第410章我不同意离婚

    乔宝儿浑身发烫,很不舒服地翻动着身体,低低嘤一声,含糊喃喃,“我不饿……”脸颊烧得扑红扑红地。

    “前段时间在瑞士肯定很折腾很累了,中午还淋雨呢……”

    顾如烟拿了温度计给她量了体温之后,忍不住念叨她。

    “……这身子太瘦了,容易生病。”

    最后叹了口气,自小乔宝儿身体都很好,就是嫁去了君家之后才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顾如烟下楼跟乔文宇说她生病的事,这发烧39度对于成年人来说也不算特别严重,乔老太太担心多说几句,“怎么突然就生病了?”

    乔文宇一脸阴沉,心底那股莫名的怒火蹭蹭上飙。

    “攀高枝,嫁进君家,得到了什么,惹了一身病!”

    当初就反对她嫁入君家,那君之牧给了她什么,荣华富贵他们也不稀罕,结婚一年什么苦头都吃尽了。

    顾如烟脸色也有些复杂。

    “宝儿自小身体就很好,她很少生病……这要不赶紧去医院打个退烧针?”乔老太觉得去医院比较稳妥。

    顾如烟拿了些酒精和退烧药忙上忙下,探头对他们说一声,“……不肯去医院呢。”

    “应该没什么事,之牧给她擦了酒精,贴了退烧贴,现在38度,让她好好睡一会儿,应该能退下来。”

    乔宝儿有一位顾老将军的外公,只有她一个外孙女,自她出生就往心坎里疼,娇纵任性,胆子也大,但为人处事包括身体锻炼也有很高要求,所以她打小就没怎么生病,突然发烧了倒是稀奇了。

    这也惹得乔家的人心里有些怨气扯上君家,顾如烟也忍不住叹气。

    他们也没到外面去吃饭了,顾如烟随便煮些菜,大家将就当晚餐。

    “等她一会儿睡醒了之后,再叫她喝点粥吃些退烧药。”

    顾如烟正在熬粥,正好看见楼梯那边君之牧下楼,“之牧,我们先吃晚饭……”

    君之牧没应她,迈着大步打开大门,直接走出去。

    顾如烟吃惊地看着他离开,不知道他这是去哪里,也没敢去阻拦他,虽然说君之牧名义上算是乔家的女婿,但这位可是君家少爷,还能有什么不满的。

    对于他们来说攀上君家这样的高枝,真是为难。

    乔老太脸色也有些隐忍,她坐在餐桌前,看一眼桌面这些简单的菜式,心里难免有些自卑。

    那君家不是普通家庭,拿这些家常菜招待确实寒酸,尤其现在乔家不像以前那么风光,越想越觉得君之牧会看不起他们。

    老太太不由也叹了口气。

    乔文宇将筷子重重地拍回桌面,一脸怒气,“小烟,你去把大门给反锁了,别让那些外人随意进来。”

    顾如烟脸色有些纠结,她知道乔文宇这是明摆着迁怒君家,不想让君之牧进屋。

    她刚从餐椅上站起身,而这时,乔家的大门忽然被打开。

    进来一位陌生的男人,这男人穿着餐厅工作制服,双手捧着一大纸箱,动作很小心谨慎,随口又问了句,“先生,这些外卖要放在哪里?”

    “你是什么人啊!谁让你进来的。”

    乔文宇黑着脸,看着这陌生人肆无忌惮地出现在他家,他立即拿起一旁的拐杖快步走过去,怒气地吼。

    顾如烟见他柱着拐杖走得这么急促,怕他一时气愤错脚摔倒,也赶紧跑过去先是扶住了他身侧,她皱眉看着这位送餐人员。

    “我们没有叫外卖……”

    顾如烟话没说完,门那边又传来了脚步声,转头看去,又是一位餐厅服务员捧着一大纸箱走了进来,“这些是汤类的,请问要放在哪里?”

    “这是谁叫的?”

    “外面那位先生……”

    最后君之牧也走了进来,连他手上也捧着一大纸箱的外卖。

    三大箱外卖,将乔家的餐桌、客厅的茶几,电视柜两侧全都摆满满地没有了空位。

    两位餐厅的服务员将餐品摆好了之后,很快就走了,临走前还不忘热情地对他们说一句,“祝你们用餐愉快,感谢你们的光顾。”

    顾如烟有些傻眼了,这么多各式各样的烫品、粥类、炒的、蒸的、米线、包子,红豆糖水,连冰淇淋都有。

    就连乔文宇也愣着搞不清楚这是什么状况,但他也认出这外卖餐厅的标志,他那个挑食的女儿最喜欢这家餐厅的口味。

    君之牧没说什么,他径自大步上了二楼。

    乔文宇依旧黑着脸,立即催促着顾如烟,“小烟,你上去看看,她一个小发烧最后还不知道被这外人折腾成什么模样。”

    顾如烟表情无奈,这君之牧成了十恶不作的坏人了,也不敢耽误,立即也跟了上去,这忽然买这么多吃的回来,不用想也知道是伺候谁的。

    “不要。”

    顾如烟刚进房门,就听到了房内传来一声含糊喃喃,“不吃。”床上那女人继续阖着眼睛,好像连睁开眼都懒了,直接拒食。

    “先喝一碗粥再吃退烧药……”

    “不。”

    “你想吃什么,楼下都有……”

    君之牧就坐在床沿边,他凝视着床上生病的女人,声音很低柔,像是正在学习着怎么哄人一样。

    顾如烟看见这一幕,很是惊讶。

    她倒是第一次见君之牧这样温柔的样子,他积攒着耐心,不厌其烦的轻声问她的需求。

    “吃米线,汤面?”他还在她讨价还价。

    “不吃。”

    君之牧皱着眉,一直被拒绝,他脸色有点难看了,顾如烟见状赶紧走进来,她是不指望君家的少爷对女人能有多少耐性。

    “宝儿很少生病,她生病的时候就不爱理人,不用管她就行了,她自己会好起来……”

    顾如烟温和的说着,她说得是实话,可是床沿边的君之牧脸色不善地看向她。

    他那冷锐的眼神好像在讲,她都生病了,不管她死活,像是虐待了她。

    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顾如烟又叹了口气。

    床那边,君之牧继续耐心地劝食,“喝一些汤,有你喜欢的海参汤。”

    床上的女人隐隐约约地听着,她犹豫了一下。

    “吃点东西,吃退烧药就不用去医院了……”

    “我不要去医院!”

    她忽然大声反抗,然后被子一扯,将头埋进被窝里。

    君之牧隐忍着,伸手去拽她的被子,免得她被闷着,“乔宝儿,听话!”一时没压住气势,有些薄怒。

    话说出口,床上的女人微微睁开眼睛看向他,她表情有些迟钝,眼神迷茫望着他,君之牧看着她这病弱的模样,内心很是触动,立即后悔刚才语调太强势。

    他放轻了声音,跟她商量,“乔宝儿,你想吃什么,你吃一些东西垫肚子再吃药,你吃了药,我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

    顾如烟很不敢置信地看着,忽然间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想法。

    君之牧现在这异样的温柔,耐心地哄着说话,虽然他很关切,但看他好像很享受照顾她,很高兴看见乔宝儿病了之后柔柔弱弱这样子。

    乔宝儿生病了是会变得特别乖顺安静,她猜君之牧想错了,因为就算乔宝儿小时候生病了也不哭不闹,更不可能对人撒娇的。

    床上,紧裹着羽绒被子的乔宝儿只冒出一颗脑袋,她浑身的肌肤都透着热气,脸蛋,颈脖都白皙透红,枕边黑色的长发凌乱,君之牧下意识地伸手拔了拔她的发。

    可床上那女人却好像嫌他太烦了似的。

    “你不要吵我啊。”

    乔宝儿病得迷迷糊糊挥动手拍他,然后一个翻身,脸蛋直接埋直枕头里,好像要让自己安静不想受打扰。

    君之牧英俊的脸庞僵硬住。

    他记得,那些生病的女人都很脆弱,喜欢撒娇,喜欢依赖别人……

    为什么跟他想的不一样。

    顾如烟有些想笑,当然也不敢笑出声。

    她清咳一声,重复之前的提议,“量了体温,开始退烧了,让她睡吧,不用理她,过一会儿她睡醒了就知道饿了找吃的。”

    “你先下楼去吃些东西……”

    楼下买了那么多外卖,顾如烟估计着,君之牧是想着每一种都叫一份,总会有一份乔宝儿愿意吃几口的,没想到乔宝儿根本不爱理人。

    以为这男人不愿意离开,过了一会儿,君之牧脸色冷淡朝她点点头,然后他就直接下了一楼。

    顾如烟径自弯腰给床上熟睡的人扯了扯被子,侧着身,忍不住朝君之牧那背影看去。

    她是很吃惊见到他这样有耐心。

    之前她反对她侄女跟君之牧来往,除了她姐姐当年跟君清承那些荒唐事之外,还有不赞同嫁入君家这样的豪门,生怕乔宝儿被人欺凌,受委屈。

    现在看来,好像事情并不是她想象的那样。

    君之牧下了楼,原本是想着拿份海参汤上楼,再跟乔宝儿讨价还价,利诱威逼她喝点东西,加上她发烧应该会口渴,刚才他提海参汤时,她还有点犹豫就表示并不太排斥。

    然而,他刚一下楼就被乔文宇冷着脸斥住了。

    “我女儿受不起你这么大的恩惠,这些东西你全部弄走,她不吃你买的东西,不喜欢你照顾,我这里也不欢迎你!”

    乔文宇积压着怒意,毫不客气地赶人。

    君之牧脸色瞬间变得阴沉难看,直视着这阻拦在楼梯口的中年男人。

    “我和她的事,不需要你们过问。”他压抑着情绪,冷声说着。

    乔文宇怒不可遏,“怎么?你和她的事,你和她有什么事……从一开始就是你在强迫她,她根本就不该跟你这样的人有交集,都是你在背后操作的……”

    “君之牧,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你身边那些庞大利益复杂关系不适合她,还有,你们之间的孩子不是工具,你别卑鄙地想利用孩子道德绑架。”

    “她是我亲自养大的女儿,我知道她,她很独立,不依赖男人,她很坚强,不需要你这样的人去照顾她!”乔文宇怒气冲冲的声音在房子里回荡。

    楼上的顾如烟隐约听到吵闹的声音也赶紧下楼察看,乔老太太在客厅那边,也焦虑地走过来想说点好听的话缓和一下气氛。

    然而,君之牧脸色紧绷听着这一声声地责备,没有反驳半句。

    而他脑海里,却回响起之前乔宝儿对他说的那句,‘我没让你救我,我不需要你。’

    顾如烟看向君之牧这样沉默,心头有些紧张,不安。

    许久,君之牧冷锐的目光看向他们,语气却很平静,“你们有两个选择……”

    “你们要么选择成为我的亲人,要么就是我的敌人。”

    他的声音,冷沉沉地。

    顾如烟整个人愣怔着,乔文宇仿佛也没想过他这样威胁,狠瞪着他,血压气地瞬间上飙。

    君之牧像是当作之前的事情没发现,他直接越过乔文宇,到餐厅桌面找到了一份还保温的海参汤,迈着大步直接上二楼。

    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的脚步停了一下,冷冷地补充,“她是我的妻子,我们不会离婚。”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