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陆公子寻个伴侣

    凌晨1点。

    衣架上的西服外套口袋内的手机一直在响着,乔宝儿通常是不会去查自家老公的手机,但这手机一直响着,很烦。

    “君之牧在煮夜宵。”她拿着手机,开口第一句直接了当。

    手机那头的人听到她的声音,先是怔了一下。

    随后陆祈南贱兮兮地笑话她,“乔宝儿,最近整天让之牧给你煮夜宵,你们小日子过得挺和谐……”

    “陆祈南你这单身人士要嗨要玩别带坏他,公司最近特别忙,君之牧明天还有几个会议,他没空出去,就这样,再见!”

    手机被乔小姐挂断了。

    他话还没说完呢,这么护食,居然防着不让君之牧外出。

    陆祈南很郁闷,“君之牧还整天纵容乔宝儿这奸妃作威作福,哪天她都要成精了。”

    裴昊然坐在他旁边位置,他们几个以前常常白天疯狂工作,晚上出来喝酒放松心情,可最近一段时间君之牧都窝在家里。

    “成了家的男人果然有归属感,陆祈南你也赶紧找个人结婚,多生几个娃,增产报国啊。”

    裴昊然笑着调侃他。

    “你看君之牧最近心情大好,他家有娇妻,还有一双可爱双胞胎,工作再忙碌,内心很充实……”

    陆祈南抓着半杯白兰地喝了一口,吐槽,“乔宝儿能称得上是娇妻吗,祸害还差不多……君之牧这辈子太顺利了天怒人怨,所以上帝指派一个乔宝儿去虐他。”

    其实大家知道,君之牧煮夜宵给乔宝儿吃,然后他再吃了她,哈哈哈……

    不过想着想,陆祈南真的丧气了。

    “裴昊然,你说,君之牧明明性子最冷漠最不近人情的,按理来说,他应该听长辈安排娶个大家闺秀,从此相敬如冰。”

    偏偏君之牧就是过得那么幸福,一副自愿受虐的样子。

    一开始陆祈南幸灾乐祸,可是时间久了他发现,像君之牧这样有个老婆挂念挂念也不错,然后内心就有点羡慕了。

    “为什么我这么英俊帅气温柔体贴的男人都找不到媳妇啊,你说,这还有天理吗!”

    “你陆公子的女朋友还少吗?”

    “那些女人不一样,那些压根儿没想娶回家的,你情我愿,她们跟我一起无非就是为了钱……”

    裴昊然见他自个儿喝个半醉,好像真的挺感触的,猜他是被陆母逼婚逼狠了。

    难得发挥一点兄弟情谊,拍拍他肩膀,“下周裴忆生日,我叫小朱介绍几个贤慧的给你认识……”

    裴家每年都费心费力给他们家宝贝孙儿办小生日,君之牧也非常给面子领着乔宝儿一块出席。

    裴家是传统的书香世家,一座古朴的四合院外摆置了许多彩色气球,在家里开小派对,很喜庆。

    裴忆那班的小同学都来了,整个院落充满了孩子天真的童声欢笑。

    乔宝儿下了车,随着君之牧走入,看着院内一个个小萝卜头嘻笑跑来跑去,不禁一笑,一大群小家伙个个小公主王子装,很可爱活泼。

    请了好几个穿着玩偶熊的人过来,端着汽水甜品招呼这些小家伙,大家都很高兴。

    “君阿姨。”

    裴忆这小寿星,今天穿着一套正儿八经的黑色小西装,还配了一条红色小领带,看起来特别精神帅气。

    裴忆见乔宝儿就直接扑了过来。

    乔宝儿将手上一份超大的变形金钢玩具递给他,“生日快乐。”

    裴忆一双短手紧抱着礼物,帅气的脸蛋腼腆一笑。

    裴家二老也亲自走了过来,先是跟君之牧打招呼,然后看向乔宝儿与她握手,裴家二老笑得亲切。

    “我们小忆常常念着他君阿姨,他特别膜拜你……上次在瑞士遇到雪崩,真的很感谢你救了我们小忆。”

    “不用客气。”乔宝儿回以一笑。

    门外,一把敞亮的声音传来,“裴忆,你陆叔叔来了,赶紧出来欢迎我啊。”听这声音就知道是陆祈南。

    大家也不由笑了起来,裴昊然和朱小唯也走了出来。

    陆祈南也非常豪气,带了好几份生日礼物过来,“这是我送的,这是我妈送的,这是我爸送的……”说完不忘将裴忆帅气的发型揉乱。

    大家看着他这大份小份的礼物派送,好几个孩子双眼亮晶晶看着他,陆祈南还有一着杀手锏,转头示意司机抱了一大桶巧克力糖,乐哈哈地跟一堆孩子到边上去分食。

    “陆祈南每年都会提前准备一堆孩子的礼物,他就喜欢像个圣诞老人派礼物,就差没穿着一身红彤彤地粘些白胡子了。”

    裴昊然笑着,“他那些巧克力都是德国专门的糖果工厂买的……”

    乔宝儿赶紧去凑热闹也抢了二块巧克力,含在嘴里,香醇入口即化,果然是贵货。

    递了一块给君之牧,君之牧不怎么吃糖果,见她这么高兴,咬了一小块,很甜。

    陆祈南正忙着派糖果派得不亦乐乎,小朱见他热络气氛,失笑,“瞧他陆公子跟派喜糖似的。”

    裴昊然毫不犹豫出卖兄弟,“他就是想派喜糖,春天来了,发情。”

    一群人又是一阵大笑。

    他们认识的几个兄弟里,陆祈南脾气最好,而且他最喜欢小孩子,严格来说,他们陆家家教比较特别。

    孩子们在院子里玩着,君之牧他们这些大人们就进客厅内坐着喝茶。

    乔宝儿趁着陆祈南没在,小声询问,“陆祈南他爸妈是不是很严格?”

    裴昊然含糊地说,“陆伯母是个很有趣的人。”

    刚说着呢,陆祈南就匆匆忙地拿着手机凑到裴忆耳边,是陆母要跟裴忆聊几句,裴忆规规矩矩地感谢送来的礼物,陆奶奶每年都送礼物给他。

    “四儿啊,裴忆说还没切生日蛋糕,我打算跟你爸现在赶过去……”

    裴忆将手机递回了陆祈南,陆祈南一听,立即警惕了起来。

    “妈,你们不请自来会给人家带来困扰,总不能让那么多人等着你们才切生日蛋糕吧。”

    陆母想了想,也只好作罢了,“那算了,下次我再去。”

    “君之牧两夫妻有没有在场,你记得要跟他们讲,他们家双胞胎宝宝咱们陆家也有一份的,你好歹也混了个干爹的称号,叫之牧两夫妻找个时间带着双胞胎一块来咱们陆家作客,记得一定要带孩子来啊。”

    陆母太激动了,那嗓音从手机里喊了出来。

    大家好奇朝陆祈南看去,陆祈南一脸丧气,答应,“我知道了。”

    他们陆家人员结构非常简单,一位陆爷爷,陆爸,陆妈,陆大哥,陆二哥,陆三哥,陆祈南排行第四。

    陆家向来阳盛阴衰,就连陆祈南那几位伯父叔叔都是公的,连个姑姑都没有。

    陆祈南他娘不信邪,咬牙切齿生了四个,结果全都是带把的,愤怒之下差点想将小儿子一剪成女儿。

    “四儿,现在你娘只能指望你了。”

    陆母隔着手机也能感受到她的怨念,“你那个不孝的大哥跟块石头一样,一天到晚只知道工作出差。老二呢,前段时间居然说他可能喜欢男人。还有你三哥跑去埃及挖古墓,说什么对女人没兴趣宁愿娶一具木乃伊……”

    “四儿啊,你看你都成老黄瓜了,你还要拖到什么时候啊……”

    陆祈南气结,不知道怎么回答,哪有自家母亲说儿子是老黄瓜的,哎。

    “你那些兄弟大部分都娶妻生娃了,你如果今年再不娶老婆,你娘我就不行了,医生说我可能会得抑郁症……”

    陆祈南深深地叹了口气,“妈,今天裴忆生日,咱们先别谈这么沉重的问题,没事先挂了。”

    “陆祈南,你跟你母亲感情真好啊。”乔宝儿见他挂断电话,立即笑话他。“四儿啊,老黄瓜啊,哈哈哈……”笑得非常嚣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陆祈南这个‘四儿’小名,简直跟乔宝儿那个‘宝宝’小名不相上下,同样肉麻。

    陆祈南无比羞辱,臭着脸瞪她。

    他排名第四,所以他娘总是习惯喊他四儿,陆祈南每次一听这小名就起鸡皮疙瘩,可惜他多次抗议无效。

    不过陆祈南好脾气,很快想通了,幸好,他不是排行第二,否则天天被喊得老二,怪不得他二哥自小就阴阳怪气。

    裴昊然见他家兄弟这憋屈模样,实在忍不住笑出声,“陆祈南自小被他娘收拾得没有脾气了。”

    乔宝儿抱着身边君之牧的手,大笑地身子颤抖。

    君之牧也跟着笑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