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我有一枚古怪的硬币

    这次公司出差给她们订的是经济舱的机票。

    同行的三位女同事,其中两人为此颇有怨言,“不是说有新老板入伙吗,公司里的新咖啡机都十几万一台,怎么我们出差不能大方点给我们订头等舱……”

    乔宝儿对这些待遇则没什么想法。

    她一如既往不太会跟女同事打交道,一路沉默地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快速地过安检,找了个座位在候机室等待。

    身后的同事走得比她慢了许多,从今天的精致妆容来看,大家都挺期待这次出国,漂亮的衣裙,穿着最新款的高跟鞋,搭配着品牌的丝巾手袋包包,每个步伐似乎都要迈出一种高贵出来。

    当别人都想抢着要争风头的时候,稍微学会逊色些,这真的可以积攒人缘。

    这些与人相处之道,朱小唯相当有远见,老早就叮咛了乔宝儿这几天不要穿带大众品牌的衣物鞋包,免得又有是非。

    几人在候机室等待,乔宝儿最近在她们公司风头正盛,打量审视的目光自然落在她身上。

    乔宝儿黑色的小型行李箱,不是品牌的,比不上她们的路易威登、范思哲。

    乔宝儿穿着普通深蓝牛仔裤,白色简约的衬衫,外套也看起来普普通通驼色的韩式呢子大衣,连后衣领的小牌子都找不着。

    跟她们套装的香奈儿、普拉达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女人们总是习惯为了一些小胜利的攀比而喜悦,开口说话的语气也温柔许多,“乔宝儿啊,你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乔宝儿对这些女人没什么敌意或感情,一问就一答,“做过一些兼职,我结婚了,家里有两个孩子。”

    这才注意到乔宝儿左手无名指上确确实实戴了一枚婚戒,非常普通的款式,连一丢丢钻石都没有。

    女人们的大宗旨,没有钻石,就没有爱情!

    她们望向乔宝儿那眼神似乎多了些同情,她老公连钻石都不舍得买给她,小日子肯定过得不咋滴。

    身材微胖圆润的女同事直接叹了声,“乔宝儿你长得这么漂亮,可惜了。”

    “是啊,你干嘛这么早就结婚,现在的女人都没那么傻了,谁愿意结婚生娃当黄脸婆啊,光是生孩子就牺牲很大,身材变形坐月子喂奶那些简直惨无人道,那些臭男人哪里会心疼我们啊,只会讲我们女人在家里不赚钱,连孩子都带不好……”

    聊起来,大家一下子就很有感慨。

    “你老公是不是说你在家里不赚钱,家务活做不好,所以逼你出来上班啊,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看看乔宝儿那明艳漂亮的脸蛋和高挑身段,为她不值似的。

    乔宝儿正襟危坐,神情微惊。

    谁说她人际关系不好,谁说她不会跟同性相处,看看,现在她们简直当她是好朋友似的愤愤不平。

    感觉此时气氛高涨,再笨也知道,现在不宜破坏这种氛围。

    乔宝儿因为心里没好意思讲君之牧的坏话,很心虚地朝她们点点头。

    “你两个孩子现在多大了?”

    “是双胞胎,他们快一岁。”

    “哎啊,乔宝儿那你就一定要小心,”突然被那微胖的同事凑近,好紧张告诉她,“我表姐刚结婚那一年跟她老公整天腻在一起,谁想到,那男人长得斯斯文文,结果结婚才第二年,儿子刚一岁,他就在外面偷偷摸摸找女人,还说我表姐在家里不会赚钱,说他自己上班养家多么辛苦……”

    讲地咬牙切齿,“现在我表姐死活不肯离婚,她就是不甘心,不想成全那对狗男女。”

    乔宝儿听到这些八卦挺震惊,“你表姐不离婚,不是更亏吗?”

    胖妹激动地挥挥手,解释,“哎,你现在不懂的了,如果你的男人变心了离婚连房子都算计着不分给你,他那么狠心,你装得了大方吗,你都不好过了,那他也别想过得好!”

    乔宝儿不理解她们的想法,人生那么长,干嘛败在一个渣男手上。

    眼瞎遇到一个人渣,那么最应该做的是及时止损。

    “讲了这么多,我有点口喝耶。”

    候机室那边有一台自助鲜果榨机,胖胖的女同事性格比较开朗,她一个箭步跑到机子前想买一杯现榨果汁。

    扭头,大喊一声,“喂,你们谁还有一块的硬币啊,我这还差一块钱。”

    “你别喊那么大声,别跑行不行啊,很丢脸知不知道。”

    妆致精容的女同事冯容容捂脸,走了过去,压低声音,“我们是出国出差,谁会这么小气巴啦带几块的硬币,你直接用大额的纸币去找零就好了。”

    “不好意思,我习惯了,出去我会注意的。”

    胖妹反应过来看见有几道外国人目光朝她看来,一时也感觉挺尴尬的。

    “那现在怎么办啊,我都已经丢了十几个硬币进去了,就还差一个。”胖妹对着这部榨汁机很苦恼,她正在研究着怎么把零钱退出来。

    “我真是服了你,出差居然也带了十几枚硬币,你以为去菜市场。”

    女同事冯容容后退一步,几乎不想跟胖妹站得近。

    一直很安静的另一位女同事,她叫安宁,朱小唯说过,安宁的脾气很好,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去找她。

    安宁走到胖妹面前,声音温和抱歉地说,“我也没有硬币。”

    冯容容受不了这么磨蹭,嗓音有点尖锐,“我都说了,谁出国会带硬币,我的天啊,胖妹你怎么这么蠢……算了,十几块硬币你还不舍得么,这点小钱不要了,一会儿我们就登机了,飞机上有饮品。”

    “我这有一块钱。”

    乔宝儿原本也没想搭理这桩小事,她也明知道自己身上不可能带硬币,所以站在后面看着,无聊地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

    她的口袋居然有一枚硬币呢。

    胖妹看也没看,直接拿过乔宝儿的硬币,塞进这台榨汁机里,只想着赶紧解除这尴尬的处境。

    然而,机子很快又将乔宝儿那枚硬币吐了出来。

    【无法识别】

    乔宝儿和胖妹同时低头看去,这才注意到,这并不是一块钱硬币,仔细瞧瞧大小厚度跟咱们的一块硬币是很相似,但花纹明显不同。

    “啊,乔宝儿,你别整我啊。”

    胖妹绝望了,远处好几个人盯着她这边看,她脸皮薄最怕被别人打量的目光。

    “我也不知道。”

    乔宝儿表情很诚恳,她也没想到这并不是流通硬币。

    再看了一眼这枚暗银带些黑色纹理的硬币,有些年代,边缘残留些黄土,像是远古出土的硬币玩物。

    她向来没有收藏古玩的癖好,也不知道是谁放她外套口袋里的。

    出于好奇,乔宝儿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里里外外地翻找了一遍。

    除了这枚奇怪的硬币也没什么别的东西了,这件是新衣服今天方大妈才交给她的,应该没人穿过,怎么会有一枚硬币。

    乔宝儿没有多想,很干脆把硬币扔进垃圾桶了。

    安宁站在她身边,眼神似的一下子很惊讶。

    她没有注意那枚硬币,而是盯着乔宝儿这件驼色的呢子外套,这类的衣服都是欧洲那边设计师专门设计的,没有品牌,但是外套内里会有设计师的签名,相当于艺术品。

    安宁小时候出身是极好的名门大家,严苛的家教,她见识很广,就算家道败落,她也能识别哪些人是假装的从容大方,还是真的有任性的资本。

    安宁对乔宝儿多了些好奇。

    看起来不像娇贵的千金,难道真的她丈夫对她不好吗?

    胖妹的鲜榨果汁最后在机场人员的帮助下解决了。

    比起胖妹脸红成猪肝色对工作人员不断道谢,乔宝儿则站在一旁逮着工作人员问,“这些橙子几时放进去的,新不新鲜,喝了拉肚子机场会不会负责……”

    胖妹当下拉着她飞奔往登机口跑去,越闹越多人来围观,好丢脸,乔宝儿怎么就不怕惹事啊。

    似乎经过一闹之后,几个女人之间也熟络了起来。

    胖妹问,“乔宝儿,你的座位号是多少,你要不要跟我坐在一块?”

    胖妹对她挺有好感的,主要觉得这个乔宝儿好像特别大胆,跟她一块比较有安全感啊。

    “我昨晚看了个灾难电影,好死不死就是讲空难的,飞机遇到强气流,舱内气压剧升片里的那些主角都死光了,我现在有点怕……”

    冯容容经过她们身边,睨了一眼胖妹,鄙夷,“没见过你这么怕死的。”幸好没跟她坐在一块,丢脸。

    安宁好脾气,嗓音如流水温和,“这趟飞机大概二个半小时,很快就到了,别想太多。”

    “应该不会那么倒霉遇上空难,”乔宝儿见胖妹那小可怜胆怯怯的模样,安慰一句,“我爷爷出门时还担心我去一趟日本就打架进人家警局,就是神经敏感……”

    乔宝儿认真想了一下,严肃补充,“如果我们真的遇上空难,那也是命。”

    “啊,乔宝儿你不要再讲了。”

    胖妹觉得她根本不会安慰人。

    最后胖妹选择跟安宁坐在一块,免得被乔宝儿说些话吓得半死。

    乔宝儿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她脱下外套,正准备坐下,然而她的外套口袋似乎有些小东西轻轻地响了一下。

    她表情愕然,从右口袋里抓出一枚硬币。

    这暗银色黑色纹理的硬币,“刚才不是扔垃圾桶了吗?”

    她怔站着,空姐走进来提醒乘客们安静坐好,飞机准备要起飞了,乔宝儿这才一屁股坐下,目光依旧落在手掌心这枚古怪的硬币上。

    她不明白,这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隔壁座位一把低沉的嗓音问一句。

    乔宝儿立即转头,吃惊地看着隔壁英俊的男人,“君之牧,你为什么在这?”

    她震惊地连手上的硬币都忘了。

    君之牧一点也不脸红,很平静地说,“我出差日本。”

    乔宝儿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望着他,只觉得好笑。

    然后他严肃地说,“乔宝儿,如果遇到紧急情况我会带你跳伞……”

    “君之牧,你什么时候也变得那么爱胡思乱想。”

    乔宝儿没忍住手勾着他脖子,扑在他怀里,肆意地大笑起来。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