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我想让你高兴

    飞机很顺利准时到达。

    所以说,君之牧他们真的多虑了。

    乔宝儿一下飞机,第一时间给家里报平安。

    因为爷爷总是怀疑她在外面会跟人打架惹事,务必让她先去联络当地的老朋友拉一把关系,说一大堆强龙难压地头蛇,哎。

    叹了口气,重复强调,“爷爷,我不会跟人家打架进警局的……君之牧也正好出差日本,这下你放心好了。”

    “他也在?”爷爷似乎不太相信。

    乔宝儿一副好笑的样子,转头看向身边这大男人,“是。”而且你孙子出差还坐经济舱。

    刚劝服了爷爷,她的三位女同事走了过来。

    乔宝儿一个激灵,摧促,“君之牧,你赶紧走。”

    君之牧侧着头,眼神沉沉瞧着她。

    “你别给我拉仇恨啊,我第一次代表公司出差,我不能搞砸它。”

    乔宝儿立即解释一通,见他大爷依旧冷着脸,服软先哄着这男人,“……我现在真的不能陪你,等我工作忙完了我再联系你。”

    她在哄他。

    君之牧冷峻脸庞有些讶异,很奇怪的感觉。

    乔宝儿哄人没什么技巧,不过正好对君之牧是非常受用的。

    君之牧如了她的意,在她那几位同事走近之际,转身迈大步走开,安宁和胖妹还好奇地远望着他的背景。

    “那男人是谁?”同事冯容容极大地好奇。

    乔宝儿面无表情,“我不认识他。”

    幸好机场吵杂,君之牧已经走远了听不到。

    胖妹应和着一声,“哦。”长叹,“这路人气质真好。”虽然没看清正脸,这身影真有气势。

    安宁站在原地,皱眉紧紧地盯着君之牧那道落入人群中的身影,她觉得,有些眼熟。

    胖妹打趣她,嘿嘿笑,“安宁,你瞧着人家眼睛也不眨一下,原来你喜欢这类型的帅哥啊?”

    因为安宁入公司以来,总是很温和,不急不慢,跟看破红尘似的,常常被调侃她最适合当道姑。

    乔宝儿护食的心态,立即扭头朝安宁看去。

    安宁尴尬地笑,没有回答,反而看向乔宝儿问,“你刚一下机就给家里人报平安,看来你跟他家人相处不错?”

    乔宝儿先是愕然了一下,迟钝地应一声,“还好。”

    “不是你老公逼你出来上班吗?”

    胖妹已经把乔宝儿当成朋友了,还脑补了许多她被虐被嫌弃地情节,“他家里人没迫害你吗?”

    乔宝儿有点心虚,“我老公家人都挺好相处的。”

    “不可能吧,难道是你的恶婆婆挑拨离间,你肯定也有一堆坏心眼的小姑小舅之类的欺负你是吧?”

    “我婆婆性格有点冷,小姑很安静。”这是乔宝儿的印象,总得来说,君家的人对她还不错。

    胖妹似乎不死心,她觉得乔宝儿这外貌基因这么优秀,结了婚突然出来打工赚钱,肯定是遇人不淑,生活所逼。

    “胖妹你小说看太多了。”

    冯容容是她们几人中的组长,声音有些傲,“别扯这些,我们还要赶时间,先去预订的酒店收拾一下,下午6点之前要到展会会场。”

    “好。”

    一行人叫了出租车,往预订的酒店赶去。

    这次出差,她们都是轻装上阵,这次与ip&g合作的直播算是个小项目,乔宝儿是主播,安宁负责随时写稿改稿,胖妹给乔宝儿定妆,冯容容这个组长是监工的。

    “设备呢,该不会用手机做直播吧?”乔宝儿疑惑问一句。

    到了酒店,将行李收拾放好了之后,正好是午饭时间,几人去了酒店三楼吃自助餐。

    “当然不可能用手机直播,你以为是个人的自媒体啊,”

    冯容容对她这种半路入行的人员,内心就不满,“ip&g在这边有分公司,设备和录制由他们处理。”也方便了她们几人不用架着重型机子出差。

    胖妹敞开肚皮狂吃自助餐,趁着喝水咽下食物之际,含糊喃喃,“ip&g对咱们公司很优待。”

    冯容容也认真思考,“听说我们公司的老板跟ip&g那边的高层有交情,不过我们公司也开了几年了,前些年怎么没有接到ip&g的项目……”

    “大老板投资的公司太多了,可能是跟今年加入股的新老板有关系……”

    乔宝儿没插话,她看着胖妹这撒欢的吃法,立即想起了朱小唯,她差点忘了给小朱报平安,小朱才是她货真价实的死党。

    她去了洗手间,给小朱打了个电话。

    “跟她们相处得怎么样?”

    “安宁有点奇怪。”

    小朱在电话那头很讶异,“安宁在公司出了名脾气很温和,怎么奇怪?”

    “没什么,”乔宝儿也理不清原因,她直觉安宁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对了,君之牧也在日本,他跟我同一趟机过来……”

    朱小唯失笑,“怪不得早上裴昊然到ip&g没找到君之牧,他秘书说他突然有重要事出差了,原来去你那里了。”

    乔宝儿想想也觉得好笑,“他越来越幼稚了。”

    “祝你们工作顺利吧。”小朱笑着跟她挂断了电话。

    晚上在会场的直播工作很顺利,乔宝儿她们几人提早赶到了会场,一开始大家有些紧张,这个发布会的主题是人工智能机械人,主要是航空领域的机械手臂,还有电子精工业智能化机械……

    “这个不错啊,可不可以买回家?”看着各个展品高科技机械,乔宝儿眼睛放亮,她很喜欢这些高端技术。

    展品员笑着看向她,“这款是工业领域应用的机械手臂,目前并不对个人售卖。”

    “你们这款机械有点像变形金刚,如果做成小型的,我可以买回家给我儿子玩。”

    柜台的操作师笑着点头,“这是个特色的市场。”

    这场直播做得很自然真实,比起死背稿子这种效果更能让观看的人置身其中,对这次展会有更大的兴趣。

    冯容容对也这次直播很满意,之前她们一直在诟病乔宝儿第一次直播会怯场,看来没这方面的问题,而且乔宝儿似乎真的对这次高端的智能化产品很感兴趣,让镜头外的人也能感受到这些酷炫冰冷的科技有着迷一般的魅力。

    “现在才10点,这钱真好赚,希望以后有更多这类项目。”

    胖妹高兴地拍拍乔宝儿肩膀,眼睛笑眯眯地,“你真的很适合做我们这一行耶,你可以存私房钱了……”

    乔宝儿回以她一笑。

    “日本温泉很出名。”

    “买护肤品,泡温泉!必须犒劳自己!!”几人商量着一起血拼购物泡温泉。

    “我不去了,我想去宵夜摊看看……”

    “乔宝儿,你自助餐没吃饱吗?”

    “我对温泉不感兴趣。”

    胖妹暧昧的眼神瞧她,“也是,你都结婚了,老夫老妻对这些没兴致。”

    乔宝儿挥手与她们分道而行。

    其实跟这些女同事一起也不错,但她现在要去旅馆接见君之牧那大爷。

    君之牧似乎知道她的行程,他已经站在旅馆门外,直挺站立,双手插着裤子,那幽深的眼神正望着她来的方向。

    “忙完了?”他朝她走近,低哑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乔宝儿扬起头,明艳笑脸,“我做得很好。”她一点也不脸红赞扬自己。

    君之牧看着她也笑了。

    两人并肩散步,朝前面一条繁华街道走去,灯光闪烁,夜市热闹非凡,食肆档口各类美食香气散溢……

    “我们要不要买什么手信回去,你说爷爷喜不喜欢日本茶具,我在展会的时候看见有一个机械手臂很智能想买回去玩……给陆祈南买一套日本的名产‘爱情动作片’哈哈哈……”

    乔宝儿心情很好,挽着他手一边告诉他生活上琐事,君之牧一路听着,深眸带了些笑意。

    “我那几位同事去泡温泉了,我觉得泡温泉人多比较好玩,下次我们约小朱他们一块去泡。”

    “泡温泉,两个人去比较适合。”君之牧忽然说一句。

    “为什么?”

    君之牧侧头望着她,想到一些事,笑着,“陆祈南说你不懂情趣。”

    他读过一本书,夫妻吵架,去温泉泡一场就和解。

    “君之牧,我们去吃那些档位的小吃。”

    乔宝儿承认自己不懂情趣,那玩意能吃吗能解渴吗,虚无主义,她这个人是很实际的,来到了一个新环境,别谈什么情趣了,先好好品尝当地美食和地域文化才是正道。

    “这些手工艺品很精致,不愧是匠人精神……”

    君之牧被拖着满街跑,这些店铺的小商品很精巧,她看得双眼亮晶晶,不过并没有乱买一通,仅仅欣赏。

    “喜欢什么?”

    君之牧忽然低声问她。

    “看一看就好了,带回去太麻烦了。

    ”乔宝儿扬起头看他,漂亮的脸颊因为激动扑红扑红,随意应一句,“我什么都不缺。”

    君之牧看着她的眼神很深邃,语气缓慢,“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我想让你高兴。”他的声音很低很轻,一句话很简单,自然。

    乔宝儿心有些悸动,商铺的玻璃映着她的脸都红了。

    她想,君之牧跟平常的男性不同,一般男性追求女人之初会很热情,什么甜蜜的话承诺说一堆。君之牧婚后熟悉了,他才会慢慢告诉你,我很爱你。

    “小姐姐,要不要买一只招财猫?”

    一道小身影跑了过来,是一位本地的小男孩,七岁左右,长相白净清秀,干净整洁的小学校服,扬起笑脸看着很讨喜。

    他小手上捧着一只招财猫陶瓷工艺品,似乎是前面一家专门售卖招财猫制品的老板儿子。

    他讲得是纯正的日语,乔宝儿听不懂,不过看他讨好的笑着,捧起这招财猫,她也猜到,这是在兜售工艺品。

    日本这个国家好像挺喜欢萌化的东西,猫之类的手工品最多。

    君之牧看出她没有拒绝的意思,很干脆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大额面币递过去,然后人家小男孩无视他,小眼神直瞅着乔宝儿等她开口。

    乔宝儿见君之牧被个小男孩无视了,笑出声,“人家不想卖给你,他要卖给我的,你别跟我抢。”

    说着,她从自己钱包里拿了张新兑的日元递过去,“一万日元够吗?”

    小男孩接过纸币,点点头,朝她灿烂一笑,然后将招财猫塞她手上。

    他笑着对她说一句,“招财猫,要小心身边的女人。”童声的日语,听起来很软萌,不过乔宝儿听不懂,只能笑了笑。

    君之牧则眉宇收扰,神情严肃看着这小男孩很有礼貌朝他们鞠躬,转身就跑了,他一直往前跑,没入人群,隐隐地辨认他的小身影穿入一条小巷……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