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深夜,凌晨,喧嚣的酒吧。

    君之牧结婚了之后就很少到酒吧这边来消遣,今天难得跟陆祈南他们一起出来喝酒,他如约而至,心情却不那么轻松。

    裴昊然先一步到达,他先问起了正事,“陆祈南,你大哥那边还是没有消息吗?”

    陆祈南一想起这事,立即摆出一副苦恼的表情,摇头,“没有。”

    “早在新年之前,我大哥说要出一趟差,说一定会赶在年初一的时候回来,可后来又打电话跟我妈说,他赶不上吃团圆饭,那时没少被我妈隔着电话臭骂了他一顿。当时他苦哈哈跟我提过,临时有急事,遇到了一个朋友必须帮助他。我在问他对方是谁,他没有说……”

    君之牧径自坐下,也听到了陆祈南在诉苦。

    这时酒保也立刻迎了上来,小心翼翼微笑着问他需要什么,君之牧随意点了一支红酒,有些心不在焉的喝着。

    陆祈南则继续在说,“之后我们家人就没有再跟大哥通过电话……公司那边的经理在之后只收到了他的两份简讯,一则消息是说他还有一些事情,要两个月之后才能回公司,时间大概是一周之后。另一则消息是他将一家分公司的股运营权转给了一位新入股的股东。”

    君之牧在这时开口,“是乔宝儿现在上班的那家公司?”

    陆祈风是陆家四个儿子之中最为勤快最有干劲的一个,他喜欢四处投资一些新公司,手下占股公司不少。

    裴昊然也感觉到了一些端倪,“你大哥这头失踪了,那头就将他这一间分公司的运营权转人。会不会跟那个人有关?”

    朱小唯也在那家公司上班,裴昊然也多了个心眼。

    陆祈南闷闷地拿起桌面的酒杯,喝了一口酒,然后很俗气的骂了一句,“人家不喜欢露脸,屁都查不出来。”

    “公司的经理说那人只去过一次公司,带着我哥签名盖章受权的文件,之后他也没再去过公司,有时候公司有事要找他,也常常寻不到踪影。上次ip&g的合同也是我过去代签的。”

    裴昊然皱眉,“公司没有摄像头什么吗?”

    “当时年初公司正在整顿,把所有线路刚好就切断了,工人还在维修。”陆祈南也有些丧气。

    最近他娘不再那么急着逼他相亲了,改成了,用她老命逼他赶紧把他大哥找回来,陆祈南身负重任。

    按照现在知道的消息来看,只有找到公司那位新入股的股东,才能知道他大哥有关的消息。

    “那个经理也是个蠢的,上次他带着我哥的签名盖章的授权文件,居然没有把那份底文件留下来。”

    陆祈南忍不住骂了起来,“居然跟我说对方的身份id是意大利人,那蠢货连人家意大利名字也看不懂,只说对方不像纯粹的白人,像混血儿,五官很好看,高瘦,蓝色眼睛的……”

    蓝色眼睛。

    君之牧原本沉静的在思考,可是听到‘蓝色眼睛’,这种让他下意识的想起了另一个男人。

    “之牧,你是不是想到了谁?”

    “我哥之前提过,他说对方是他的朋友,那很有可能我们应该也都认识他。”

    陆祈南这一次是真的急了,毕竟他大哥失联也快半个月了,手机完全打不通,一起出差的员工老早就回到工作岗位了。

    虽然说他大哥一直都是个工作狂,以前也曾经发生过因为他出差拖延两周半个月才赶回来,这次真的觉得有些怪异。

    他们老陆家都十分焦急,怕他大哥遇到什么不测。

    “祈风的事,我也派人去找。”

    君之牧跟陆家交情向来不浅,“他出差最后的一站正是意大利,但当天他买了机票就返程回国了。我觉得他应该在国内。”

    “哎,我也不知道我哥在搞什么飞机。”陆祈南烦地抓头发。

    “我大哥那工作狂,他一旦忙起来,闭关修炼都有可能。我还记得我读高中那一次,我妈忽然召我回家,说我大哥可能挂了,那时我们多伤心啊。结果那混蛋不慌不忙地从我家地下室里爬出来,他一个月不见天日,在地下室那里搞什么狗屁研究。”

    裴昊然也知道这件摆乌龙的事情,失笑地拍拍陆祈南的肩膀,“你们家也不用太担心,应该很快会找到他的。”

    陆祈南想了想,自己也释怀,“搞不好我大哥下周自己会冒出来。”反正他这些不靠谱的家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君之牧,你在想什么?”

    陆祈南最近因为他大哥的事情,所以特别烦躁,但是转头看去,发现君之牧似乎比他更加心事重重。

    君之牧正有意无意的捧着一个水晶酒杯正在端详,他修长白皙的指节分明,握着这透明的酒杯与那里面暗红的酒精液体相映衬,他视线落在杯中微微摇晃的红酒中,可心思却飘得很远。

    “乔宝儿说,硬币会说话。”他嗓音低沉,忽然的开口。

    裴昊然着实吃惊,“硬币会说话?”

    陆祈南原本也想立刻吐槽地,但回想了一下,“乔宝儿之前还跟我说过,说她手上有一枚古币,也不知道是哪来的,一直跟着她……我还把她的古币扔到你们君家的荷塘里了。”

    说着,陆祈南喃喃,“她该不会真的入魔了吧?”

    裴昊然比较科学,“医生怎么说?”

    “幻听。”

    裴昊然也觉得这个比较合理,“精神压力过大,确实会出现幻听。”

    “你觉得她精神压力过大?”

    君之牧反问一句,其实他并不太相信乔宝儿会有太大的精神压力,只是硬币会说话这种太不可思议,他才偏向于‘幻听’这种说法。

    陆祈南立即抢着开口,“乔宝儿跟我说,她小的时候经常做噩梦,她说总感觉半夜有人在她床边说话……”

    他一边思考,一边讲,“其实她能长成现在这样的性格也挺庆幸,一般的人可能还会有些阴暗,她不是乔文宇亲生的,乔文宇再怎么样努力也不可能真的对她像亲生女儿一样,乔宝儿那个亲妈也是神神秘秘地,她的童年环境蛮复杂的,搞不好是自小积累下来的抑郁情绪……”

    君之牧看向陆祈南,表情渐渐凝思起来。

    听起来,乔宝儿更愿意跟陆祈南分享她的过去。

    陆祈南那二愣的,他完全没有感觉到君之牧那纠结的情绪,反而叹了口气,“之牧,我觉得乔宝儿有心事,她逞强又不喜欢求人,对别人设防比我们这些男人还要严重,八成是不信任我们才没说真心话……”

    说着,他愈发激动起来,“还有她之前产后抑郁,精神差点崩溃,多亏了朱小唯跟唐聿陪她,不然都不知道怎么样……”

    裴昊然捂额,这兄弟真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