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君之牧不吃醋吗

    乔宝儿向公司请假了一个月,今天周一,她回到公司受到不少冷眼。

    “以为是自己家开的公司,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如果是有钱人就别来上班,我们陪不起……只会添麻烦。”

    朱小唯在看见她时,立即冲过来拽她到茶水间去,“我发信息你又没回,裴昊然阴阳怪气地说你这段时间忙……”

    “我找到唐聿了,”乔宝儿如实告诉她,“他也是这家公司的老板。”

    “啊?”

    小朱一时没转过脑筋,“唐聿?”

    怎么莫名其妙提起唐聿,而且还成了这家公司的老板?

    朱小唯脑子一灵光,怪不得这家公司优先录取了她们两个,原来真的是靠走后门的。

    “最近一直都睡不好,君家的人还以为我有精神衰弱,天天让我吃药,看心理医生……”乔宝儿对着自己好友一顿抱怨。

    “你干嘛没告诉我啊,你怎么要看心理医生了,出什么问题?”

    朱小唯着实吃惊了,以为她只是赋闲在家,没想到出了那么多事。

    “我很正常,没问题。”乔宝儿气闷地喃喃。

    反正那枚古币被她扔出卧房外之后,就再也没碰到它了,鬼话连篇,害她被以为精神出了问题。

    至于为什么只有她自己能听到那声音,乔宝儿已经不想去追究了。

    公司的经理对乔宝儿放假的事完全没有责备,还讨好笑着跟她说,公司一点也不忙,家里有急事先去处理是可以理解的,公司一向很关怀员工。

    乔宝儿身处于同事间的仇恨之中,水深火热。

    胖妹也对乔宝儿无故请假一个月,而且还得到经理的特权赦免,心里有些忿忿,抱着一大摞文件放到她的桌面,板着脸,“这些都是你要看的方案书,明天我们组要开会用的……”

    “全部?”

    “组长说,你必须全部看完,公司不请没用的人,别给我们拖后腿。”胖妹没有表情的转告,完了之后转身就走了。

    乔宝儿皱了皱眉,“她们这是不是故意为难我?”

    “你按着日期,只看最后的两个方案就可以……之前给你安排了一些项目,因为你一个月没过来上班,所以拖延了……”小朱凑到她耳边说,“如果你们组长向你发牢骚的话你就当耳边风,千万不要反驳。”不然更加拉仇恨。

    要出来公司上班赚钱就必须要服从规矩,否则就回家吃自己吧。

    话说回来,“君之牧真的同意你继续在这家公司上班?”小朱忍不住八卦。

    乔宝儿坐在桌椅上,准备翻阅这一大摞文件,扬起头看她,反问,“他为什么不同意我上班?”

    “就是,刚才你说,唐聿是这家公司的老板……”朱小唯觉得也不好讲得太明白,这男女之间的关系不好处理。

    乔宝儿不以为意,继续低头办公,扔下一句,“陆大哥也是这家公司的老板。”

    朱小唯郁闷了,这根本不是一回事。

    “我是说……裴昊然提过,君之牧好像心情不太好。”她已经讲得很明白了,君之牧不吃醋吗?

    “君之牧,他没事了。”

    乔宝儿说得干脆,反而告诉小朱,“裴昊然最近对我有点意见……因为我之前怀疑他们几个打了唐聿,裴昊然和陆祈南觉得我不相信他们,反正他们没有查出是谁把唐聿打得那么伤之前,我暂时不去裴家找你了,免得见面尴尬……”

    朱小唯怔住的表情。

    “他们几个家伙真的打了唐聿?”

    乔宝儿刚想说,‘应该没有’,接待室那边走出来一道高大身影,陆祈南仵在她们面前,黑着脸,咬牙切齿,“我说了,我们没有殴打他!”

    乔宝儿故意不待见他,‘呵’一声,埋头继续干活看项目的文件。

    “乔宝儿怪不得你人缘这么差。”陆祈南看见她桌面这一大摞文件,就知道她是被她的同事排挤,立刻酸她。“……之妍的人际都比你好,你反省自己这臭脾气。”

    君之妍在公司里规规矩矩的上班一个月,被安排一些文职工作,查看签约的合同有没有遗漏的地方,很轻松的工作,同事们交接文件时还有说有笑,虽然君之妍并不说话,但还是会朝她们点点头。

    乔宝儿看着君之妍在那边,她乖静地低头打键盘,纯良无害的小姑娘模样……

    没想到君之妍还真的能融入公司集体。

    “……宝儿,你真的在我公司上班啊。”

    一把声音打断了她的审视,陆祈风换了一身黑色的西装革履,精英帅气,语气自然温和。

    陆祈风笑着调侃她,“公司居然招了你这只招财猫。”

    “陆大哥。”

    乔宝儿跟陆祈风并不熟,但对方口吻以大哥自居,她也从善如流。

    乔宝儿并不是什么别扭的女人,她开口问的直接,“陆大哥,你有没有记起之前那些事?”

    “还没有。”陆祈风也如实告诉她。

    他拍拍她肩头,“不过,我有一种感觉,唐聿前段时间帮过我,好像我还能留下这条小命也是因为他的极力挽回。”

    乔宝儿没想到陆祈风这样说,“真的?”

    “大哥,你别哄她了,明明就是唐聿找你帮忙的,怎么是他帮你。”陆祈南听不下去了,立即反驳。

    陆祈风转头,冷冷瞪自己四弟一眼,“你,闭嘴。”

    陆祈风身为大哥,气势压了这些弟弟们一大截,陆祈南常常被收拾。

    陆祈南识趣也不多说,只敢小声抱怨,“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一直偏袒唐聿,他又不是什么好人。”

    陆祈风吩咐公司经理,今晚他请全员聚餐,当作庆祝他这个不称职的老板这么久才回来。

    老板请吃饭,大家当然很高兴。

    连带着对乔宝儿的偏见也少了一些,办公室里的各位有说有笑的忙着。

    “唐聿把公司打理的很好。”陆祈风在公司走了一圈,发现桌椅都换新了,连茶水间的咖啡机都换了。

    公司转亏为盈,最近帐目收益都很不错,其实他也知道,他公司来了几位女贵人,裴昊然的妻子,君家的孙媳妇,连君家小姐也过来了,这真是不得了了。

    中午同事们下楼去觅食,都在谈论着晚上要去的哪家酒店吃饭,以及饭后去酒吧浪一浪,心情都很愉快。

    宽大的办公室就剩下乔宝儿继续守在她办公桌位上,左手抓了一块饼干往嘴里塞,右手继续翻着文件。

    “嫂子。”君之妍走过来喊她。

    乔宝儿本能的防备抬头,“什么事?”脚一推,椅子立即往后滑退,与她保持距离。

    她这样明显的戒备,就算君之妍内向也能看出来,怯生生低下头,许久才拿出一个打包的餐盒放在她桌面上。

    乔宝儿认得,这是君家专为她们准备的午餐便当餐盒,这大概是君家那边刚给君之妍送过来的。

    君之妍将她自己的午餐给她?

    “我不需要,你拿走。”乔宝儿直接拒绝。

    君之妍似乎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抬头,一双清澈的眼瞳里闪着紧张不安,“嫂,嫂子……”开口结巴。

    “我不要,”乔宝儿拒绝得干脆,“我就喜欢吃饼干。”抓起一块消化饼就往自己嘴里塞,表示对她送来的食物一点也不感兴趣。

    好一会儿,君之妍才收回她那份餐盒,回到她的办公桌去了,低头很安静地用餐。

    “……干嘛欺负她。”朱小唯风风火火的到下面饭堂里打了两份快餐冲回来,然后就看见了这一幕。

    君之妍那小白兔的模样,让人心生不忍,同事们跟她说话都下意识温声细语。

    “……我怕吃了之后暴毙在办公室。”乔宝儿压低声音吐槽,抓起朱小唯打回来的快餐,立即吃了起来,她是饿了,但君之妍送过来的午餐,她实在没有勇气吃下肚子去。

    朱小唯只当作是开玩笑。

    朱小唯觉得奇怪,“我不记得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那么戒备,以前的好像你跟她相处不错啊。”

    乔宝儿摇头,不想多言。

    虽然没有真凭实据,但是君之妍太怪异了,反正不想跟她接触。

    晚上公司聚餐,乔宝儿打电话回去报备。

    “今晚不回家吃饭,之妍?我不知道她……”正在跟方大妈通电话,乔宝儿扭头往君之妍那边看去,有两个女同事正站在那边,似乎也是谈着今晚聚餐的事。

    “之妍小姐在公司过得好吗?”方大妈担心起来。

    “她混得比我好。”

    乔宝儿语气僵硬,“大概也会跟我们一块去聚餐吧,爷爷说想让她多接触群体就让她去,如果她半路想回君家,我再打电话给你们。”

    “那就麻烦少夫人看着之妍小姐了。”方大妈客气地叮咛,听语气也隐约能感受到乔宝儿不太喜欢君之妍。

    一桌二十四道珍贵的菜肴,大家围坐品尝着,心情都很愉快。

    胖妹坐在乔宝儿右侧,正暴力地夹着帝王蟹的长腿子,嚼着这鲜嫩蟹腿肉,好幸福表情,“乔宝儿,这真的好好吃,你也尝一下。”

    “我中午吃太多了,现在不饿。”

    胖妹对她其实也并不特别生气,吃了一顿美餐也立即将她归为自己人了,“哎,你怎么这么傻啊,大家都明知道晚上有聚餐了,中午肯定随便吃一点就好了。多浪费啊。”

    她们的组长冯容容对乔宝儿的态度也和颜悦色了一些,探着脖子,小声问她,“乔宝儿,你跟我们老板很熟?”

    “陆大哥目前单身。”乔宝儿知道她打得什么主意。

    她们这一桌都是女同胞,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顿时兴奋起来。

    “那能不能给我们说一下他家住在哪里啊?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最喜欢吃什么?”

    陆祈风长得斯文俊气,性格沉稳,而且比他那位四弟陆祈南的风评好多了,几乎没听说过什么绯闻,如果能钓上这个金龟婿……

    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她们都有机会争取一下自己的幸福。

    “我跟他不是很熟,他家地址我不能告诉你们。”乔宝儿性格率直,也没必要说谎。

    她跟陆祈风确实不熟,至于陆家的住址,这涉及隐私也不好说出去。

    冯容容等人脸色一下子不太好看。

    其中一位酸了句,“乔宝儿,你都结婚了,别忘了自己是已婚妇女……难道你还要跟我们竞争。”

    乔宝儿不想跟她们聊下去,起身,拿着她玫红的手提包准备去洗手间,冯容容却想继续问话拉了她一把,“别走啊,坐下来继续聊聊……”

    “喂,别扯我……”乔宝儿的小手提包是开放式没拉链,被突然一扯,包包里的东西都摔了出来……

    几个女同事一眼就瞄到她包包里掉出来的化妆品都价格不菲啊,还想着从她嘴里套话呢,所以都很殷勤的替她捡东西。

    乔宝儿黑着脸也蹲下来收拾,不过当她捡起地上一枚熟悉银黑色的古币,脸色瞬间变了……

    “为什么一直跟着我!”真是阴魂不散了。

    它说,“我知道唐聿怎么受伤……”

    乔宝儿咬牙切齿,“我没兴趣……”

    “他自残。”这把声音空灵飘渺,十分坚定。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