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她与他的血缘关系

    虽然是迟到了,乔宝儿还是去了一趟公司。

    公司的同事瞧见她自然没好眼色,一天到晚请假迟到,不过经理还是笑得谄媚,正巧陆大哥也在公司里,喊了她进去办公室。

    乔宝儿刚一进门,陆大哥就直接跟她谈公事。

    “宝儿,最近有些机构想找我们合作,是一些山村的助农项目,那些橙子梨之类的农产品想要通过互联网直销模式销售,这能让农民的收益增加,然后我想派你下去做直播……”

    乔宝儿有些愕然,打断他的话,“陆大哥,我可能不太适合。”

    “这些项目主要以公益为主,公司不拿他们任何提成,当做一桩善事,当然了这能帮助公司提高行业名气,也算是一举两得。”

    陆大哥不愧是个工作狂,一口气将事情说完,努力说服她,“前些天你不是陪着之牧一起参加慈善晚会吗?我都瞧见了,那几位圈里名媛推举你当慈善主席,虽然工作性质不一样,但这也是一份公益……”

    “还有ip&g下来的新项目,南非钻石展会,我也打算派你过去。你到那边可以长很多见识,新的环境,可以给你很多新的不同的生活体验……”

    乔宝儿表情有些为难,“陆大哥,我可能要辞掉这份工作了。”

    很显然,君之牧打电话替她辞职的事情,陆大哥还不知道。

    陆祈风皱了皱眉,“君家的人不同意你抛头露脸?”

    他当然也知道这些豪门里的规矩,不过他陆家一向门风开明,不屑于禁锢女人在家生孩子当保姆的事情,他还想着给乔宝儿多派一些新项目,可以让她多长见识。

    乔宝儿尴尬一笑,耸耸肩,“我感觉我也不适合坐班,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员工。”

    陆祈风起身,拍拍她肩膀,给她讲解,“不用那么死板,天天宅在公司里坐班也没必要,无论哪个行业,做得好有业绩就行了。”

    既然不谈公事,陆祈风整个人谈话节奏也慢了下来,他到柜子里拿了些收藏的红茶出来。

    “听我四弟说,你很喜欢喝红茶。”

    陆祈风亲自沏茶,泡茶洗杯子的动作非常专业。

    “我外公喜欢喝红茶。”乔宝儿是随了她外公的习惯。

    陆祈风给她倒了一小杯清澈金黄茶水,随意说着自己家的事,“我喝红茶一开始是被逼的,小时候我们家几个孩子都特喜欢喝可乐,我爸想了个法子跟我们玩游戏,输了喝茶,赢了才能喝可乐,从此我就没赢过哈哈……”办公室内茶香气四溢。

    乔宝儿看着陆祈风脸上温和随意的笑,瞬间觉得自己要是有一个哥哥就好了。

    “我还以为你跟我四弟祈南一样,野猴子坐不住呢……你如果辞职了,整天闲在家里,会不会很无聊?”陆祈风还真的说到她心坎的糟糕事了。

    乔宝儿没作声,陆祈风也没再劝她,毕竟是君家的家事,外人不好插手。

    “虽然我们是自己人,但事情还是要公事公办,你就算要离职,也要等我们找到适合的人代替你现在的工作,大概要一个月时间才能正式让你离职,公司里没什么事你可以不用过来坐班……”

    乔宝儿闷闷地点头,“知道。”

    陆祈风见她不太高兴的样子,笑着建议,“之牧应该很忙吧,你要是闲着慌了就尽管去找我四弟打发时间,他整天闲着蛋疼。”

    乔宝儿没有去找陆祈南,公司里也没什么事,需要等聘请了新的主播再回来交接,于是她又回去了无比压抑的君家。

    这几天乔宝儿很安分,连东苑的大门都没有迈出去。

    期间家里的女佣偷偷地向她汇报,三姑姑脚伤的事已经确诊了是骨折。

    但也并没有那么严重,打了石膏,估计要三个月才能走路,不过三姑姑依旧在医院vip病房里鬼哭狼嚎,哭诉自己多么惨。

    三姑姑现在逮到人就说是她害的骨折,还传话说不敢回君家了,怕小命不保……

    乔宝儿完全没有要去探病的心思,“呵呵,正好可以清静一段时间。”

    反正现在各持一词,乔宝儿坚持自己没有伤她,三姑姑却死口咬定就是乔宝儿干的。

    虽然事情没有定论,但大家心里隐隐地对乔宝儿多了些偏见。

    这一个星期君之牧都在国外,他的工作行程很紧密,乔宝儿很少会主动打电话给他,一来是她不喜欢打扰别人,二来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可能是乔宝儿太规矩,方大妈于心不忍问她要不要出去走走,别闷坏了。

    “如果你们不说我不守妇道的话,我一直有个地方想去。”乔宝儿有些自嘲。

    她收到莫高发来的一则短信,关于唐聿的。

    【如果你还念旧情,就过来唐聿的公寓一趟】可见莫高心里在生她的气,发个短信都那么赌气。

    方大妈当然也没说她什么,只是看着乔宝儿一个人开车出去,心里寻思着要不要向老爷子或者君之牧汇报一下她的行程。

    “你去跟他们说,我一个已婚妇女去一个单身男人的公寓!”乔宝儿最近太压抑,气在头上,冲着车窗外的方大妈大喊,有几分发泄的意味。

    她真的很讨厌这种被监视的感觉。

    莫高给了她一个住址,乔宝儿开着快车赶过去。

    “唐聿最近身体反应很迟钝,而且我怀疑他渐渐丧失了味觉,今天给他吃的东西太咸了,但是他没反应。”

    在公寓门外,莫高压低声音告诉她一些实情,虽然他的嗓音粗犷有力,但也能听出他语气里满满的担心。

    “失去味觉?”乔宝儿听到这事很吃惊,同时心底也担心了起来。

    “我也不清楚他身体出了什么问题,你知道的,他什么都不肯说……”莫高很无奈,说着,他推了她一把,“快进去看看他,现在他还不准我进屋了……”

    “小柱子。”

    不知道是不是熟悉她的步伐,她的气息,几乎在她踏入门的那一刻,一个人呆坐在沙发的唐聿抬头望向了她,哑声地唤了她一声,“宝宝……”

    乔宝儿一听他这把声音,顿时皱眉,“是不是又发烧了?”

    唐聿因为小时候受到后妈欺凌,他的体质很容易发烧。

    他低下头,没说话。

    乔宝儿径自坐在他身边,即使没有贴近他的身体,也能感觉到有一份热气从他的体内隐隐的冒出来,她叹了口气。

    “我说了多少次了,你发烧了就要吃退烧药知不知道啊。”她曾经陪着他度过了多少个高烧不退的日子。

    曾经她耐着性子劝他,凶他,骂他,但还是会陪着他。

    乔宝儿站起身,准备要去屋外找莫高买些退烧的药回来,可她刚站起身,唐聿却伸手拉住了她,他泛白的手掌却非常冰凉,紧紧地抓住她手腕。

    “宝宝,我好像真的病了……”他的嗓音依旧沙哑干燥,无力。

    乔宝儿怔在原地,望着他湛蓝的眼瞳蕴着复杂情绪,有些迷茫……

    他说的,病了,并不只是发烧,而是很严重的病。

    乔宝儿懂得他想要表达什么,但她看不懂他眼瞳里为什么有些不舍得,像是濒死的人对这世间留有的最后执念……

    乔宝儿忽然眼眶有些热,她重新坐在他身边,咬牙克制情绪,问他,“小柱子,你跟我老实坦白,你上次的伤……是不是你自己弄的?”

    她不想用‘自残’这种字眼。

    “我问你,你给我老实说!”

    乔宝儿双手拽着他肩膀摇晃,她对他最没耐心,“小柱子,我要你说,到底怎么回事,快说!”

    就像每个人对自己最亲的人都是这样最坏脾气,因为无论你对他多么凶恶,你知道,他不会生气不会远离。

    “宝宝……我,我觉得有点热……”他慢吞吞地开口。

    乔宝儿冲着他这病弱的俊美脸庞大骂,“你傻啊,你现在都发烧了,当然会觉得很热,跟你说了多少回了,生病了就要自己去找药吃。”

    乔宝儿鼻子一酸,双手揽抱着他清瘦的身板,头靠着他肩头,这家伙一直都是这样,根本不会照顾自己。

    “这么多年,一直给我玩失踪……”

    “你再不跟我说实话,我一辈子不理你……别以为我会心软,我说到做到……”不知道为什么,她凶巴巴地骂着,哭了。

    最近过得太压抑了,她觉得自己活得很糟糕,很迷茫,她身边的人怎么也是这样呢,她一直觉得他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的。

    唐聿湛蓝的眼瞳一怔,清瘦的身板僵硬,他感觉到有些湿润的眼泪浸湿他的衬衫。

    他一瞬间有些慌了,“我,我不是特别清楚发生了什么,月圆那天……很痛,身体被硬生生的撕裂,是很痛的感觉。”

    乔宝儿震惊地扬起头,望着他。

    唐聿似乎不想被她这样看入眼底,他垂下眼眸,敛去了一半的真实情绪。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甚至让他想要用自残的方式去抵缓痛楚,或者直接死了算了。

    这样的话,他没说出来。

    “……宝宝,我要去一趟意大利。”他沙哑的嗓音很轻很坚定的告诉她。

    意大利?

    “为什么突然要去意大利?”乔宝儿瞬间大脑联想起了什么。

    唐聿对她很坦白,“不知道。”但他觉得,他应该要去一趟意大利。

    “等,等一下……我给你看一个东西……”乔宝儿激动地去翻找自己的包包,“你要去意大利,它也一直让我去意大利……”

    【呵,还真是有情有义。】乔宝儿在包包里掏出了古币。

    “小柱子,你看,是不是这……”

    唐聿瞥了一眼她掌心的古币,再看向她,眼神里明显有些迷惑。

    他拿起这枚银黑色的古币,仔细打量它的繁复纹理,“是斯特罗齐家族的徽章……”

    “是不是它把你害成这样的?”乔宝儿顿时义愤填膺了起来。

    【你这蠢女人。】它很生气。

    “你听不到它的声音吗?”乔宝儿讶然。

    唐聿凝思,望着她,然后摇头。

    “为什么会这样?”乔宝儿喃喃自语。

    【没有血缘关系,听不到我的声音。】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