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君之牧很好哄

    “我觉得日子过得很苍白。”乔宝儿对着自己的好友说了一些心事,“小朱,你说我这种想法,是不是有点太不知足了?”

    朱小唯看着她,觉得乔宝儿从前都是精神奕奕,神采飞扬,看她现在像歇菜一样,怏怏地。

    “你觉得在君家的生活太固定化了,太无聊吗?”

    乔宝儿低头搅拌着自己的奶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讲。

    “就是好像……觉得我这一辈子都是这么过了,譬如做那种慈善,我不喜欢……但君家孙媳妇就该接触那些人,好像我就要一直这么强迫自己。”

    最后她低声自语,“……这真的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但她现在已经过得很好,应该要知足。

    “双胞胎呢?”朱小唯突然跟她提起了孩子的事,建议着,“你可以多花一些时间照顾孩子,就不会想这些东西。”

    嫁进君家应该是让很多女人艳羡的事,确实应该知足,不过看乔宝儿总是少了一些神采,闷闷不乐。

    乔宝儿气闷,“你想要逗孩子玩,想都别想。”

    “爷爷遵从他继承人的教育模式……说母亲不应该过多接触孩子,会受影响什么性格不够坚韧之类的,现在顶多就是偶尔去看一下。”

    她对爷爷的教育方式也没有特别大的意见,君之牧也是这么成长的,他现在这么优秀,孩子以后长大了像君之牧更加有好处吧。

    乔宝儿戳着她桌面的慕斯蛋糕,想起了一些事,抬头看见小朱。“你这段时间整天带着蛋糕去公司给同事,你这么闲吗?”

    “小朱,你在裴家过得怎么样啊?”

    乔宝儿很少听小朱在抱怨什么,她的性格比她成熟多了。

    听她这么问,朱小唯笑了笑,“挺好的。”

    “对了,你那么喜欢小孩,你和裴昊然干嘛不计划一下备孕?”这一点乔宝儿是有些不理解。

    “赶紧生个孩子啊,我告诉你生孩子这种事情,既然结婚了,领证了,早生早超生,反正都是要痛一回的,趁着年轻熬过去,不然年纪大更加受罪。”

    小朱依旧笑得温文,但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些难过,然后低头假装去包里掏一些纸巾,这才抬起头,又是撑着脸上的微笑。

    “没什么,我们打算过几年再要孩子。”

    乔宝儿问她,“其实我觉得你上班也没什么热情呢,我还以为你更加愿意当家庭主妇了。”

    被看中了心事,朱小唯搅动着咖啡杯,喃喃着,“是啊,其实我更想留在家里当家庭主妇。”

    乔宝儿忽然觉得其实她在裴家也并不那么开心。

    “是不是有什么事?”她关心多问一句。

    小朱犹豫了一下,这么久没有跟乔宝儿一起出来坐着聊天了,憋在心里的心事,憋久了也觉得难受,干脆今天爆发就全部说出来。

    “关蕾现在就住在裴家。”朱小唯低低说着。

    乔宝儿脸上满是惊讶,“什么?”

    “不是吧,你是说裴昊然那个前妻关蕾现在就住在裴家,这是什么意思啊?”关蕾一个前妻,还住在裴家里,太离谱了。

    “其实没有那么复杂,只是听说关蕾跟她前男朋友吵架,那男人喝醉了酒之后会有暴力倾向,两人起了争执打架了,还进了所里,叫了裴昊然去接她出来。怕那男人纠缠她生事,所以就安排她暂时住在裴家里。”

    朱小唯语气淡淡地说着事情的经过,脸上隐忍着没什么情绪。

    乔宝儿却皱着眉,觉得这事有点不妥当,“无论怎样,关蕾是他的前妻,你已经跟裴昊然领证了,怎么不去外面找个房子安顿她。”

    一个前妻,一个现任妻子,这样两个女人挤在一个家里,见面肯定很膈应。

    朱小唯像是很懂事似的,笑了笑,“没什么的。”

    “现在我都要忙着上班,原本家里是找了个保姆的,然后关蕾最近说想要学习一下怎么做饭那些就没有用保姆了,她现在在家里帮忙一些家务活,所以我最近也特别闲……而且裴忆也很喜欢她。”

    咬住唇角有些苦笑,像是自我安慰,“大家都开心就好。”

    乔宝儿看她样子就知道她心里憋着不舒服,她总是习惯了委曲求全。

    “你跟裴昊然都领证了,裴家现在也是你的家,没有必要一味的忍让。”

    乔宝儿教她应该强势一点,“你才是那屋子的女主人,你也要为自己着想啊,如果你不想让关蕾在家里,你就跟裴昊然提一下,在外面给关蕾找个房子去住也行啊。”

    乔宝儿是真的不明白。

    关蕾只是前妻而已,为什么裴家的人那么善待她,一次次给关蕾收拾烂摊子。

    朱小唯沉默着喝了一口苦咖啡,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如果一旦她要开口,好像要硬生生分开裴忆跟关蕾母子,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其实在结婚之前,她就有一种插足破坏了关蕾和裴忆家庭的罪恶感,可明明就是裴昊然跟关蕾已经离婚了合不来,主要是裴家对关蕾的态度一直断不了不舍不弃。

    她这个现任妻子反而像个外人。

    “如果我叫关蕾不要住在裴家的话,可能他们会觉得我有点自私。”朱小唯把头低下,其实表情里也很多困惑。

    乔宝儿很不满,“这是个屁啊,关蕾那才叫做自私,根本没有顾及你的感受。”

    乔宝儿直言直语,然后想了一下立刻建议,“我觉得你还是赶紧跟裴昊然生一个自己的孩子,这样子的话,裴家的人就不用整天以裴忆和关蕾为中心了,你现在才是他家媳妇。”

    关于生孩子这个事情。

    其实朱小唯真的很想要自己的孩子。

    只是裴昊然之前提过,他说现在裴忆读小学还小,如果生一个弟弟妹妹的话,怕裴忆接受不了,所以才一直避孕……

    为了自己小小的幸福,争取一下,看着乔宝儿坚定的眼神,朱小唯也鼓励了一下自己,“好,今天晚上我再跟他商量商量……”

    这时,乔宝儿的手机突然响起。

    “唐聿公寓的钥匙在哪里?”

    是莫高打来的电话,他说唐聿不让他进门,他想要找乔宝儿要钥匙。

    自从乔宝儿去搞慈善项目之后,她就一直忙得晕头转向,今天才有空跟小朱出来聚一下,也好几天没有过去唐聿那边了。

    “钥匙我放在小区下面的一个储物箱里,密码是1314xx,唐聿这几天有没有发烧了,我给他找电话,他敷衍我……”

    乔宝儿在这头问着,可莫高似乎很不待见她,冷声冷气,“不劳烦你君家少夫人操心。”

    然后,莫高就挂断了她电话。

    乔宝儿气恼。

    气呼呼地骂他,“莫高这表叔都半百老头了,这年纪了还是这副臭脾气,怪不得找不到媳妇。”

    朱小唯在一旁听着,先是笑了,随后问起了唐聿,“我也好久没有见到唐聿了,他表叔好像一直都特别关心他。”

    “唐聿身边没什么人……”乔宝儿低低喃喃。

    虽然有时很气莫高那臭脾气,但还是很感谢有莫高这位表叔陪着他,不然他肯定更加孤僻。

    “明天我要去一趟唐聿公寓看看他。”

    朱小唯听她这么说,明天是周日,她不用上班,脱口而出,“那我也跟着去……”小朱对唐聿这男神很膜拜,大帅哥特别养眼看着特别享受。

    不过,“唐聿他会不会不让我进他公寓啊?”朱小唯可是跟他接触过一些时间,知道这位男神有很多怪癖。

    乔宝儿不假思索,直接答应,“没事,我带你进门。”

    朱小唯顿悟,是啊,乔宝儿拎她进门,那唐聿肯定没法拒绝的。

    自从认识以来,唐聿对乔宝儿的一切有求必应。

    他们俩真的是一对很特别的青梅竹马,女的凶巴巴,男的乖乖听话。

    朱小唯忽然地一笑,她想明白了,为什么乔宝儿最近莫名其妙要参加那些慈善了,如果是以前的话,君之牧肯定不会答应的。

    这八成是因为唐聿的出现。

    哪个丈夫会喜欢自己的妻子,总是往一个男人家里跑呢,就算再怎么大方心里总是会不舒服,尤其是乔宝儿和唐聿这样的青梅竹马,有许多外人无法插足的童年共同回忆。

    “乔宝儿,如果你不想参加那些名媛的活动,你跟君之牧提起之前……你要花点小心思哄他。”

    朱小唯觉得很有必要跟她聊聊驭夫之术,“哈哈,大家都知道啊,把家里的男人哄高兴了,然后事情就好办了。”女人还是要学会服软比较好。

    乔宝儿不以为意,哄男人。

    想了想,不用这么麻烦,“……君之牧很好哄。”

    离开了咖啡厅,叫了出租车往商业街那边去。

    “买一些日用品,还有裴昊然那把剃须刀被裴忆玩坏了,我要给他买一个新的。”

    朱小唯问她,“乔宝儿你有什么要买的吗?”

    “家里的日用品,管家会负责安排……蔬菜水果每天都有人定时送过来……”简单来说,乔宝儿是个大米虫,毫无贡献。

    朱小唯恍然,这难怪她说在家里太无聊了。

    家,如果不需要亲自打理,就像住高级星级酒店,会少了一些归属感。

    朱小唯又问,“君之牧婚后没让你帮忙打理他的衣服着装那些吗?”

    乔宝儿如实告之,“他衣服都是定制,每个月都会有人送过来,君之牧的日常由方大妈打理。”

    朱小唯失笑,“那你每天怎么安排你的时间……”

    看来,君之牧在外面工作能力无论多么强悍,生活中的这些婚姻琐事,他还真的不擅长处理。

    如果想要让乔宝儿有归属感,喜欢当妻子这份工作,其实只要让乔宝儿亲自负责料理家里的一些简单事情就行,不必让她到外面去参加什么慈善跟那些女人格格不入。

    君之牧也是费了心思去算计自己妻子,这应该也无伤大雅吧。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