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酒后吐真言

    酒过三巡。

    几个女人都喝地有点多了,朱小唯脑子醉地有些迷糊了,趴在桌面上左右张望,忽然间发现乔宝儿不见了。

    她立马打起精神,“乔宝儿去洗手间是不是很久了?”

    胖妹喝个半醉正嚼着肉丸子,嚷着不能浪费,迟钝地回一句,“不知道啊。”

    “之妍也不在……”

    “之前好像看见乔宝儿拉着君之妍出去,好像要逼问她什么?”

    胖妹打了个酒嗝,“乔宝儿跟那个娇娇女是什么关系,感觉她们很熟,但是又好像很冷淡。乔宝儿刚才跟讨债似的,冲着那可怜的娇娇女不知道在说什么啊,我蛮同情她的。”

    朱小唯酒醉头痛,脚步不稳,赶紧去洗手间找人。

    找了几个隔间,也没有发现她们。

    顿时觉得这下糟糕了,刚好,安宁从另一头出来,“乔宝儿喝地有些多,我刚才看到有个人架着她们把人接走了。”

    安宁手指的窗户那边,朝窗口看去,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快速地驾驶离开。

    “谁把她们给拐走了?”朱小唯的酒醉顿时清醒了一大半。

    这下真的糟糕了。

    朱小唯翻找着自己的手机,正在脑子里盘算着该给谁打电话,把乔宝儿和君之妍给弄丢了,这可是很麻烦的事情。

    胖妹倒是觉得这没什么,“是不是突然遇见什么熟人就走了,你也知道乔宝儿不靠谱,而且她性格不容易吃亏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不用太担心了。”

    “她们俩的包包还在这里。”安宁回包间,拿着乔宝儿和君之妍俩的小提包,觉得这可能是被人突然接走。

    朱小唯现在更加急了。

    第一反应是给裴昊然打电话,“我们一起聚餐……乔宝儿喝地有点多,她去了洗手间,不知道谁把她给接走了。”

    “车牌号太远了,没看见……好像是保时捷……”朱小唯脑子也不太灵光,努力的想着提供信息。

    “裴昊然你现在赶紧过来啊,帮忙找人……还有之妍也不见了。”小朱在电话里催促他。

    君之牧要是知道乔宝儿跟她一块聚餐的时候走丢了,那……朱小唯精神压力巨大。

    胖妹再怎么迷糊,看出了小朱这态度这事好像有点大条。

    “她们俩该不会是什么有钱人,然后被人钻了空档,给绑架了之类吧?”胖妹就随意猜测猜测。

    朱小唯表情直接崩溃了,“不会吧,千万不要啊。”

    胖妹愕然,真有可能被绑架?!

    十五分钟后,裴昊然赶了过来,而他的身后,君之牧也来了。

    胖妹和安宁第一次看见这两男人时,脑子有些震惊和混乱,首先是他们的衣着,还有很明显的是他们谈吐气质,尤其是后面进来的那位,乔宝儿的丈夫……

    “那个真的是乔宝儿的老公?”

    胖妹感觉自己喝多了,脑子混乱所以这一眼看过去,这男人气质冷艳的高不可攀,这场面很不真实。

    比她们公司的大老板都要高阶好多个级别,可远观而不敢亵玩焉。

    安宁则直接呆愣了好几分钟,她坐在角落位置愕然看着。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好像是……君家那个,君之牧。

    以前小时候她安家还算是名门,曾经参加过一些宴会,她在很远的角落也看过君之牧,他每次出现就像众星捧月一样成为大家视线焦点,那些同年纪的小哥哥们都喜欢去凑近他,但是君家这位长孙对外人的态度向来很低调冷漠。

    “乔宝儿的老公是君家的这位……怪不得小朱那么紧张。”安宁喃喃自语。

    安宁和胖妹很有自觉缩在角落,不敢打搅君之牧他们。

    君之牧就站在那里,他没说话,脸色阴郁难看,这家餐饮店的老板额角冒着冷汗来回跑了好几趟。

    “……我们店的摄像机坏了。”为了节约成本,所以坏了之后一直不管不顾,但现在突然说要调取录像,好像在查找什么失踪人口,真是把他给吓倒了。

    “你们的店铺是怎么拿到许可证的?”君之牧声音很冷,低缓地反问。

    这吓得老板哽着不敢回答,他们店是正规经营的,只是一时疏忽。

    裴昊然理解做生意赚点小钱,一时疏忽也不是什么大罪,但小门店如果遇上巨头那就只能成炮灰。

    他猜测开口,“会不会是唐聿派人把她们接走了?”

    朱小唯站在他们后面,很小声很小声的说,“之妍也不见了。”

    如果是唐聿要派人接走乔宝儿,这还算是比较合理的,但是,君之妍的话,怎么也被人弄走了。

    君之牧的手机适时响起,他很不耐烦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号码,似乎不想接听。

    而对方好像很了解他的脾气,又传了一条短信几个字。

    【乔宝儿在我这。】

    君之牧这才眼神一亮,立刻回拨了过去。

    “怎么回事!”君之牧那声音冷若冰霜。

    lucy顶着巨大的压力,立即解释,“真的不关我的事,不是我故意要把她弄走。”

    “是乔宝儿她们喝的太多了,然后刚好,我和老鬼他们几个过去那边准备打火锅,我们只好把她扛到俱乐部这边来了。”

    lucy很清楚君之牧对手下不讲私情的脾性,免得受到牵连,“让乔宝儿喝了一些解酒的药……”

    原来只是虚惊一场,被自己的人接走了,射击俱乐部距离这里确实很近,只不过300米距离。

    朱小唯知道之后,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shit!”lucy那边挂了电话后,直接爆粗口,咬牙切齿,“……我已经通知了老大了。”

    老鬼在一旁碎碎念,“你敢晚一点告诉他,小心等一下他过来把你给灭了。”

    lucy很不爽,看着在角落捡回的醉猫,他们今天晚上本来是很愉快的要去打火锅的,结果,这女人真的是个祸害。

    “乔宝儿,你记住,你欠我一顿火锅!”lucy账目一向非常分明。

    乔宝儿一般情况下喝醉了之后不会乱说话乱发酒疯,但是今晚她眯着迷离的眼睛,看着眼前的lucy,倒是有一些想法,突然伸手就拽着她。

    含含糊糊地要求,“你一定很擅长去调查别人的隐私,你帮我查一下君之妍。”

    lucy听她这么说一下子来了兴致,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在公路边乔宝儿对着君之妍警告,不要害她的朋友之类,反正特别奇怪,乔宝儿居然要吓唬这个手无寸肌之力的娇娇女。

    “我看,也只有你欺负她的份,你怎么要调查她,你对君之妍很提防?”

    “你帮我查君之妍,我给你钱。”乔宝儿是真的醉了,丢下一句,合上眼睛就呼呼的睡着了。

    lucy十分不屑。

    给钱,以为给钱她就会去干活。

    一开始如果不是因为她欠了君之牧的大人情,她也不会过来这边受苦受难。

    君之牧和裴昊然很快就赶了过来。

    他们先是发现坐在柜边正在喝的解酒药的君之妍,她脸色苍白,整个人很虚弱,很难受的样子。

    君之妍根本不会喝酒,跟她们几个聚会被闹着,没办法就喝了几口,看她现在样子很不适应。

    “哥哥……”君之妍感觉到君之牧走近,立刻像个孩子似的就抱着他,可能是因为喝了酒身子暖呼呼的,有点撒娇的感觉很依赖。

    君之牧看她这脸色难受的样子也没推开,就拍拍她的肩头,低声说一句,“不会喝酒,以后就别喝。”

    裴昊然看着君之妍这模样,瞬间也起了怜悯之心,“……有乔宝儿这样子的嫂子肯定会被教坏。”

    抬头,看向沙发那边,乔宝儿那个罪魁祸首正靠着沙发侧躺着睡得沉沉地。

    君之牧下意识的想要推开君之妍就往那边走去,可是君之妍今天晚上好像是一个倔脾气的孩子,一样就赖着他,“哥哥……”

    喝醉了,所以胆子就大了。

    要是平时的话,他这个妹妹连说话都是小心翼翼。

    君之妍抱着他,无论如何都不肯松开,还哭了起来,“哥哥,我害怕,我很害怕她……”

    裴昊然皱眉,提议,“之牧,你先抱之妍回车里。”君之妍很敏感,太过自闭,不喜欢跟别人太亲近。

    她哭得眼泪连君之牧的衬衫都湿了,很害怕无助,没有办法,也不忍心强行推开,抱起她回车里去。

    转身间,君之牧回头,看一眼乔宝儿那边。

    反观那边的乔宝儿平时虽然特别能闹事,但是她一旦喝醉了就会很安静的,她自己会找个角落睡着。

    喝太多酒醉让乔宝儿白皙的脸蛋红扑扑地,唇瓣特别艳红,合着眼睛呼吸均匀地睡着,不哭不闹,像是累了安睡的婴儿特别乖静。

    酒后吐真言,酒后也能看出一个人的真性情。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