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羞辱的检查

    作为一个女人,如果突然听到自己怀孕的消息,先会被吓住,不敢置信,最后慢慢接受现实,冷静下来再决定怎么处理。

    “小朱,剩下那9个验孕棒都试完了,全都是两条红彤彤的红杠,你接受现实吧。”

    乔宝儿见她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吓蒙了,朱小唯右手摸着腹部,呆怔地坐在一边,沉默了起来。

    “怀孕,你不高兴吗?”乔宝儿坐在她身边,“要不,我现在陪你去医院做个b超?”

    “不用,不用。”朱小唯回过神来,连忙回拒。

    “我只是觉得,有点太突然。”

    乔宝儿身为过来人,劝着,“这很正常,等你把孩子生下来之后,你抱着小宝宝,你开始怀疑人生,从你肚皮里居然能出来一个鲜活的小生命真的很不可思议。”

    朱小唯温和笑了笑,“小生命很可爱。”幻想一下抱着自己亲生宝宝,真幸福。

    一瞬间,小朱感觉自己的人生充实了,满满地幸福感。

    “不过,”她转头看向乔宝儿,“这件事,能不能帮我先隐瞒一下,我暂时不想让裴昊然知道。”

    乔宝儿是个行动派,她正抓着手机,准备对着这两条红彤彤的验孕棒拍照,发到朋友圈去跟陆祈南他们分享喜事呢。

    “为什么?”乔宝儿收起了手机,“你怕这个是误会,怕裴昊然失望?”

    “不是。”朱小唯唇角有些苦涩。

    说着,小朱低下头,“我是怕他没有心理准备,怕他说要打掉孩子……”

    乔宝儿气地拍桌,“裴昊然想死是不是!”

    “之前我们商量过的,裴忆现在还小,怕现在生了宝宝对他心理有影响……”

    “裴忆现在都念小学了,他很聪明什么都懂的,根本不需要顾虑孩子争宠问题,你们好好跟他说,裴忆慢慢会接受的,裴家对裴忆太过分保护了。”

    朱小唯苦笑,她也是这么认为的,裴忆那么聪明,应该不至于跟小宝宝争宠吧,但是裴昊然他们很坚持,就是怕伤了裴忆弱小的心灵。

    手很温柔抚过自己的腹部,这里面躺着小生命,是她的亲生骨肉。

    “等我去医院做了b超,真正确定怀孕了,我再找机会跟他们说。”朱小唯对这突然怀孕这件事,吃惊也很欢喜,相信裴昊然他们也会欣然接受。

    既然小朱这么说了,乔宝儿也不干涉裴家的事。

    送走了朱小唯,叮咛一句,“有什么事记得跟我说啊,别傻呼呼地一味对别人退让妥协,裴家的人要是对你不好,你要告诉我。”

    朱小唯笑了笑,“知道。”

    挥挥手,小心开车离开。

    朱小唯暂时不想让别人知道她怀孕的事,乔宝儿手脚麻利地将之前使用过的验孕棒全都装进黑色袋子打了几个死结,亲自扔到楼下集中的垃圾处理箱中。

    下午的时候,方大妈告诉她,君之牧出差回来,今晚能赶回君家陪她一块吃晚饭。

    乔宝儿心里是挺高兴的,小别胜新婚,最近她跟君之牧没什么误解,她还想要跟他严谨地讨论一下二胎问题。

    她从东苑走小径去主宅用餐的路上,小青神色慌张地朝她跑来,“少,少夫人!”

    乔宝儿回头,见她跑得气喘,“怎么了?”

    小青跑停下来,双手撑着腰,大口地缓气,说话断断续续,“我,我有新发现的了,你让我注意之妍小姐那边的情况……”

    “什么事?”乔宝儿最近没怎么把君之妍放在心上。

    “我也不清楚,就看见之妍小姐很奇怪去翻找垃圾桶……”

    “她干嘛去翻找垃圾桶,她打什么东西?”

    “好像是个黑色塑料袋,我没敢上前瞧清楚,”小青脸色有些奇怪,也不顾什么主仆之分,踮起脚尖,凑到乔宝儿耳边小声说着,“我躲在假山后面,但我清清楚楚看见之妍小姐当时那个表情很……很僵硬很恐怖……”

    “怎么恐怖?”乔宝儿听着,皱起了眉。

    话刚问出口,小青还没回,突然啊,惊叫一声,“退下!”君之牧脸色阴沉,拽着女佣小青的手臂,像是压抑着极大的狂躁情绪,推开她。

    “干嘛无端端推她!”

    乔宝儿看清楚是君之牧动手,立即生气地护着小青。

    君之牧转头,脸色冷厉看了小青一眼,极力的忍耐,重复说了一句,“立即离开!”

    小青有些慌地无措,看向乔宝儿那边,明显君之牧突然过来是找乔宝儿有私事要谈,点头,立即走开。

    “发什么神经啊!”乔宝儿不明白他为什么无故喝斥下人。

    这周围是一片幽静的草坪,交错的小路径,置有石桌石椅可供小休,花卉艳丽开放,傍晚时分几支灯柱也亮了淡黄的光,此时只剩下她与他面对面站着。

    君之牧眼底翻涌着复杂汹涌的情绪,锐利的眼神,像是要将她全身上下狠狠地都看透。

    “这是怎么回事!”他将一根显示着两条红杠的验孕棒,扔到了旁边的石桌面上。

    君之牧那低沉沉的声音,却是濒临爆发的暴怒。

    乔宝儿眼瞳僵怔,硬生生的打着一个寒颤,从未见过像这样愤怒的他。

    就是,一根显示阳性反应的验孕棒而已。

    “你想说什么,验孕棒显示两条红杠就是表示怀孕,就算是怀孕了,你至于这么生气吗!”

    乔宝儿很不喜欢他这样冷厉的眼神,他对外人时常是这样冷漠疏离,但在家里很少这样。

    君之牧听到她这么说,脸色更加阴郁难看,右手紧攥着拳头,像是极力的压抑着。

    突然,君之牧面无表情,伸手拽着她的手臂,很用力,将她拖着走……

    “做什么啊!”

    “放开啊!”

    “君之牧,你放,放手啊,你抓着我的手很痛啊——”

    乔宝儿被他强势拖拽着,一路推攘他,气恼地大骂,但他不为所动,路过的佣人们纷纷注视,却也不敢上前多说半句。

    君之牧脸色很难看,拉开车门,不许她有半点拒绝,直接将乔宝儿推进了副座位,砰地摔上车门。

    车子开上了市区,车速很快,咻咻地超越了前方一辆辆车,乔宝儿看着他阴郁脸色地一言不发,再看向车窗外已经有交警鸣笛追上来了。

    “你别开这么快啊,很危险。”

    “你要带我去哪里啊!”乔宝儿是真的生气了,莫名其妙。

    “乔宝儿,我对你所有的纵容是有底线的……”他眼神冷漠深沉的直视着前方的路况,车速依旧很快,“你最好别让我失望。”最后这句很低很轻,带着犹豫不定。

    很快,车子一个急刹,在一家医院前面停下。

    君之牧快速地下了车,像是有什么汹涌的情绪积压在他的心里,迫不及待,拽着乔宝儿就往医院里快步的走去。

    “干嘛带我来医院,我不进医院!”乔宝儿下意识地身体后退,她自从上次产后遗症,很抗拒医院。

    “带她去做检查……”君之牧根本不让她拒绝,冷沉沉地直接对着医生吩咐,“验孕。”

    接待的医生如实告之,“可是现在综合大楼已经下班了,妇科b超那些要等明天……”

    “做什么b超啊,我不做!”

    乔宝儿趁机挣开了君之牧的手,很气愤,转身就要走人,不想陪他在这里胡闹。

    还没走出大门,被几位保安拦了,院方几人冲冲赶来,对着君之牧换了语气,“验孕有很多种检查方式,你们需要哪一种?”

    君之牧面无表情,冷漠,“全部,所有项目都测试一遍。”

    “干什么啊!别抓着我,放,放开啊!”

    乔宝儿被人左右架着,挣扎着像是个犯人似的,她感觉自尊受辱,被强迫去做几种检查,抽血,验b超,脱拉衣服,被这些医务人员随意摆弄。

    君之牧一直站在她身边看着,所有的检查,他都亲身陪行,亲眼看着。

    直到检验结果出来,“我们确定,您的夫人没有怀孕。”

    似乎这句话让君之牧一瞬间理性回归,他定定地看着手上一份份地检查报告,看了一遍又一遍。

    “你就是因为一个验孕棒对我大发雷霆。”

    乔宝儿从检查台上下来,她脸色难堪,“你想要知道我有没有怀孕,你可以直接问,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羞辱我,你不相信我说的,你就看见一个验孕棒,就这样莫名其妙……”

    说着,她气愤地眼眶里溢出了泪,“君之牧我不明白,你,你这种人真的很难相处!”她抓着桌面那些检查报告全摔到地板上,转身就走。

    =

    =

    =

    再见2019,你好2020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