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男人越来越幼稚了

    “你跟唐家那个私生子什么关系!”君三姑姑看见她,一张嘴就严声质问。

    乔宝儿倒是被问得有些糊涂。

    君三姑姑见她不说话,以为她心虚了,语气更加自信,“你还想藏着掖着,我有认识的熟人,早就知道你们之间那些事了。”

    “我和唐聿什么事?”乔宝儿对上她那张挑衅的脸,顿时怒气勃升。

    “唐家那位,委派的律师帮你成立了信托基金,他把他名下的所有财产都过户赠予给你了,你如果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肮脏勾当,他会给你这么多钱啊!”

    君三姑姑气势汹汹的质问,语气简直就是气爆了,那么多财产,为什么这么好的事会发生在她身上,嫉妒的语气尖锐上扬。

    乔宝儿总算是听明白了,是上次唐聿委托律师办理财产赠予的事。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尤其是在上流社会,透过关系许多就算是机密,也很容易被知道。

    乔宝儿回敬她非常直接,沉着脸,怒一句,“关你什么事!”

    君三姑姑瞪她,气结。

    刚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不敢置信,又气又恨,嫉妒死了,平白无故得到这么大一笔财产。

    客厅里,君老爷子,江美丽,君之妍都在场。

    原本应该要到餐桌那边用早饭的,但因为君三姑姑一大早风风火火跟他们爆料,几人听着这些事,都各有心思。

    君老爷子老眉紧皱,往乔宝儿看一眼。

    年经人的私事,老人通常是不会干涉,乔宝儿是否愿意接受唐聿的赠予那是她的个人决定,但这次涉及的财产金额过于巨大,就算是君老爷子心里也有些不自在。

    君家的孙媳妇接受外面男人那么巨额的财产,有点不像话。

    但是,就算是长辈也无权开口让乔宝儿拒绝接受这笔财产。

    “爸,我知道我去查她的隐私是我不对,”君三姑姑忽然软下语气,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看向君老爷子,“但是啊,这么大的事情她好歹也该跟咱们提一下,暗地里搞这些,不知道存了什么心思。我也是为了她和君家着想。”

    乔宝儿刚想反驳,君三姑姑立即来一句,火上浇油,“……外面的人以为我们之牧养不起老婆。”

    居然敢说君之牧养不起自己老婆。

    乔宝儿看着眼前的几人,忽然觉得好笑。

    君老爷子还是沉默深思着什么,君三姑姑一脸兴风作浪的得意模样,还有保持端庄安静却眼底幸灾乐祸的江美丽。

    最后她抬头看向君之牧,乔宝儿也不想说什么了。

    清晨的温馨,似乎一瞬间就荡然无存。

    对于唐聿给他转赠财产的事情,乔宝儿从一开始就是拒绝接受的,但是被委托的律师似乎特别死心眼,急着想要做成这单生意,一直给她打电话让她签字。

    乔宝儿跟这名律师通电话,简直气得想揍人,“我跟你说了,我拒绝接受,别搞这么多,退回去。”

    “退不了,唐先生那边已经授权了。”

    律师好言相劝,一副为她着想的样子,“乔小姐,你现在只要签个名一切就正式办妥了,其实就算你不签名,也已经替你成立了信托基金。”

    “……等这些财产都正式到你名下之后,以后你想再转赠回谁都可以,”律师不忘讨好的补充一句,“以后你有什么财产转移事物,随时也可以再找我帮你处理。”

    ——嘟嘟嘟,电话被乔宝儿挂断了。

    这些人利欲熏心,为了钱全力以赴,简直气炸了。

    心中有怒火难消,于是找她的死党朱小唯打电话。

    “我最近已经很克制了,是君三姑姑鸡蛋里挑石头,总是喜欢找我麻烦……”乔宝儿上拿起手机一通抱怨。

    朱小唯像平常一副温温和和,“这位君三姑姑真是标准的小人啊,不过你也不用烦太久,毕竟她不可能一辈子住在君家。”

    “你别说,我看她样子是想要直接在这里住下来了。”

    乔宝儿一想起君三姑姑就心烦,“上个月君之牧送了我一套房子,200多平独栋的,比起君家那边好打理,我都准备好了带孩子潜逃到那边去……”

    朱小唯一顿大笑。

    乔宝儿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君家的人怎么会让她带着孩子往外头住。

    “唐聿现在身体怎么样?”小朱不忘关心一下男神。

    乔宝儿叹气,“上次他弄得自己浑身是伤,把我给吓着……”

    “现在变得谁都不理,连我也不搭理了,财产转赠的事跟他说了就当空气,他现在就像是看破红尘的一尊佛,不问世事了。”

    别人都说唐聿将那么大笔财产转赠给她,肯定有什么巨大的利益阴谋,但谁知唐聿压根没把这些钱财当一回事,就像把家里白菜送人一样,他一点也不惦记。

    “……下一次月圆我再过去看看他情况怎么样。”乔宝儿神色凝重,喃喃。

    她随口问一句,“对了,小朱,明天我爸生日,我打算带双胞胎一块回乔家住几天,你要不要一起来,顺便到c市走走。”

    朱小唯语气有些为难,“我,我有点不方便。”

    乔宝儿忽然明白过来,“哦,差点忘了你怀孕初期不能乱跑动,”小朱怀孕是件喜事,乔宝儿也替她高兴,开玩笑,“裴昊然估计也不肯放你跟我回乔家玩。”

    提到裴昊然,朱小唯暗暗叹了口气。

    小朱勉强一笑,“是。”口是心非。

    “小朱,你应该已经跟他说过你怀孕的事吧?”乔宝儿怀疑着她那怂包的个性。

    朱小唯立即应一句,“说了,说了。”

    乔宝儿问她,“那裴昊然应该也很高兴吧?”

    小朱继续笑着回应她,“挺高兴的。”

    乔宝儿又问,“裴家的人都很兴奋很期待吧?”

    “是啊,都很期待的。”

    小朱那笑声渐渐有些低下去,不想再谈这个话题了,立刻找了个借口,“乔宝儿,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挂断了,我在厨房里煮红豆粥快要糊了。再见。”

    乔宝儿想多问一句,电话就被小朱给挂断了。

    感觉有点奇怪。

    朱小唯绝对不是那种随便挂断别人电话的人,她一般都是礼礼貌貌的,要等别人挂断了才会按下结束键。

    “小朱好像结婚之后都不那么开心……”

    乔宝儿坐在床边,心里头正在气着君三姑姑今早挑拨是非,连带着君之牧都被记恨上了,“都是臭男人,女人为什么要结婚呢,单身一辈子更潇洒。”

    一整天心里憋了一口闷气,加上昨晚没睡好,临到睡觉的时看见君之牧在床上很不客气地踹了他一脚,君之牧猝不及防,真差点摔下床底了,一整夜连碰都不让碰一下。

    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乔宝儿被君之牧摇醒了。

    “不要吵我!”

    还没睡够,乔宝儿一个翻身,不理他,包裹着被子继续睡。。

    君之牧提醒她,“今天要回乔家。”

    乔宝儿迷糊的脑袋渐渐清明起来,差点忘了。

    立即被窝里冒出半颗脑袋,含糊地说,“你工作忙,我自己带宝宝回去……”

    君之牧眉头一皱,语气偏重,“起床!”

    “干嘛一大早就凶我!”

    乔宝儿听他语气不善,气呼呼地立即就爬起身,“回乔家,我不用你陪。”昨天早上君三姑姑在客厅里说三道四,君之牧也没出声说半句。

    “这不是你决定的。”今天君之牧并没有沉默,而是难得开口跟她吵了起来。

    乔宝儿臭着脸,瞪他,“我回我家,还要请示你们君家!还有,我家里人本来就不欢迎你,我爸生日你还是别去扫兴。”

    一大早刚起床,她直言直语,话说出口之后,乔宝儿有点后悔,可能这话说的有点伤人了。

    君之牧在乔家确实不受待见,之前她爸还赶他出门,虽然他本人并没有提起,但也伤他自尊。

    “你爸生日必须请我过去。”君之牧的语气自然,听起来却依旧那么专制。

    而君之牧本人对于乔家是否欢迎他,根本不在他考虑的范围。

    然后他很平静地扔下一句,“你想要带上宝宝,就得带上我。”

    乔宝儿错愕在原地。

    她正在梳妆镜前整理自己的衣服,手停顿了一下,有点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扭头,对上君之牧那一脸神色严肃。

    顿时,她内心五味杂陈。

    ……你想要带上宝宝,就得带上我。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君之牧会说这么幼稚的话。

    无语抚额,现在的男人越活越回去了。

    乔宝儿发现想要继续跟他怄气,好像也气不下去了。

    其实那是因为君之牧在他结婚之后,深刻的领悟到跟乔宝儿的斗气,只会把自己气的内伤。

    乔宝儿见时间不早了,快速收拾行装,问一句,“你跟爷爷说了,我们要带宝宝回乔家吗?”

    “没有。”

    君之牧很淡定,然后补充一句,“……陆祈南正抱着孩子在车库里等我们。”

    “啊,陆祈南来凑什么热闹。”

    果然,在车库里看着了陆祈南正努力地逗着双胞胎儿子玩。

    “我太久没见我干儿子了,所以想跟你们一块去c市玩玩。”陆祈南面对乔宝儿的质疑,勉强编了一个借口。

    其实陆祈南是昨天临时被君之牧通知,临危受命。

    八成是君之牧跟乔宝儿闹别扭,陆祈南感觉自己彻底沦为了一个调节气氛的工具。

    乔宝儿看见陆祈南通常话会比较多,立即就吐槽他,“哎,我真不明白爷爷为什么让你当我孩子的干爹?”陆祈南那么不靠谱的干爹。

    “我当你儿子的干爹很失礼!”

    陆祈南一下子被惹怒了,“你看你这个亲妈根本不称职,宝宝都快一周岁,他们还没学会说话。”作为干爹的陆祈南都开始发愁了。

    “孩子语迟,必有出息。”乔宝儿搬出了爷爷那套理论。

    陆祈南很粗暴扔一句,“放屁!赶紧带宝宝去做检查,自己家娃,你怎么一点儿也不上心。”

    “谁说我不上心,爷爷早就给他们从头到脚趾尾都做了检查,但是都没问题啊,他们就不爱说话。”

    乔宝儿日常跟陆祈南抬扛,气氛也热络了起来。

    车子平稳的行驶。

    加长的布加迪内,乔宝儿跟陆祈南坐在最后一排,君之牧今天倒像是位称职的奶爸跟宝宝并坐中间一排,前面的司机小心谨慎的开着车。

    君之牧早前就让人在车上安了两个婴儿座椅,听着车内熟悉热闹的吵架声音,他很从容地低头,跟他两儿子对视一眼。

    宝宝今天外出似乎很兴奋,挥动着小短手,似乎能跟他爹地心灵沟通似的,吖吖叫应和了两声。

    君之牧揉揉孩子脑袋瓜子,欣慰地喃喃,“你们干爹还是挺有作用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