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再生一个女儿

    乔家的客厅电视柜左侧摆了几个相架,除了一张乔家的全家福,其它的都是小孩的照片。

    “这个小胖妞就是乔宝儿?”

    陆祈南好奇地拿起其中一个相架,啧啧称奇的打量了起来,“这么小,参加国外的钢琴比赛,还拿奖了。”

    乔文宇对着君之牧心情很不爽,听到陆祈南在那边端详着自家女儿小时候可爱的照片,忍不住说一句,“哪有半点淑女文艺气质,是她妈逼她学钢琴……”

    嘴上是数落着,乔文宇眉宇间还是露出一分为人父亲的自豪。

    他女儿乔宝儿自小就是个美人胚子,到哪都被大人赞扬,尤其小时候还有点胖胖的更加可爱,只是他女儿越长大越不听话,整天把他气的血压上飙。

    君之牧放下手上的茶杯,视线也往电视柜那些相架看去。

    一张张照片都记录着乔宝儿的童年,她只有五岁,穿了一身英伦的红色格子裙,捧着那本钢琴比赛的奖书,虽然她望向镜头,但没抓拍到她笑的时候那样随性自然。

    “……她小时候很讨厌弹钢琴。”君之牧说了一句。

    随即君之牧抿唇,轻笑了起来。

    他又想起了,乔宝儿小时候有一段录像,她被迫练习弹钢琴,对着她严肃的钢琴老师,喊着‘我不要学’,一边擦眼泪哭着,小短手指还是很老实的在弹着,她那小模样真是引人发笑。

    可能乔文宇也是立即想起了这桩事,同时也笑了出声。

    陆祈南奇怪地看着这两男人,怎么莫名其妙都笑了。

    陆祈南看了看相架,很中肯说了句,“乔宝儿小时候长得还真的讨人喜欢。”白净漂亮,颜值又高,一双大眼睛清澈明亮,这样标致的小女孩,谁家不想要啊。

    转头看向君之牧,笑着说,“之牧,你跟乔宝儿生个女儿啊,女儿比儿子好多了,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你看这么小小的,像乔宝儿肯定特别特别可爱。”

    陆祈南激动地拿着相架努力怂恿,比手画脚。

    他们老陆家阳盛阴衰,按他老娘的说法,陆家想生个女儿比登天还难,所以女儿才是宝,他们陆家兄弟这几个儿子一天到晚被贬成牛粪了。

    生女儿好啊,现在女娃可金贵了。

    就连乔文宇也转头看向了君之牧,眼神里暗暗有些期待。

    乔文宇年轻气盛的时候一门心思都在事业上,而且那时跟乔宝儿的亲妈闹着,这些年他心里有些遗憾当时没有照顾好自己女儿。如果有个小孙女,如果性子像宝儿的话,那应该很好玩。

    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餐的顾如烟,听到他们聊天的内容,也很激动的跑了过来。

    “之牧,你和宝儿还年轻,君老爷子肯定也希望你们多生几个孩子热闹热闹……”

    跟他们一脸期待兴奋相反,君之牧脸色有些严肃,语气也很郑重,“不生。”

    “为什么啊,之牧,你不要太重男轻女,其实女儿更加可爱。”

    陆祈南第一个喊出声。

    他现在是双胞胎的干爹,如果乔宝儿有个女儿的话,他又可以再蹭多一个免费的女儿了。

    “有两个儿子够了。”并不是儿子女儿的问题,他不想再要孩子。

    君之牧声音冷冷淡淡,明显着不想再聊这个话题。

    乔文宇脸色立即沉了下去,陆祈南好像自己受了什么重大损失似的,连忙叹气。

    顾如烟知道君之牧的性子,他都这么说了,劝也是没用。

    她笑着打圆场,“有两个儿子也是够了……其实生孩子对女人身体伤害很大,多生一胎,身体就多伤一分。有些女人生多了,肚皮都变薄了,女人到年老的时候身体怎么也补不回来……”

    话说到一半,顾如烟自己似乎惊觉了什么,她立即审视看向君之牧。

    君之牧的性格向来心思细腻,有些事情乔宝儿没考虑过的,他都想周全了。

    上次听乔宝儿打电话发牢骚提起过一件事,小朱买了一些验孕棒,小朱在君家验了是阳性,结果君之牧回来看见,他以为是乔宝儿怀孕,当场就雷霆大怒,拖拽着她去医院验孕。

    按理来说宝儿怀孕,君之牧应该很高兴的。

    顾如烟试探地开口,“之牧,你已经决定了,有两个儿子就够了,不再要孩子了?”

    君之牧眼神锐利看向她,并没有说话。

    顾如烟一眼就明白,宝儿没有说不要再生孩子,是君之牧自己决定的。

    那他,他自己去医院做了结扎手术?

    想到这里,顾如烟一脸震惊望着君之牧,君之牧似乎从她的表情里也读懂了她在想什么,他眉头微皱,模棱两可的丢下一句。

    “这是我们俩人的事情,你们别干涉。”

    顾如烟见他这强势的态度,随后,笑了,“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相伴到老,身体健康确实是最重要。”

    这事之后,顾如烟对君之牧之前的那些隔阂仿佛一瞬间都消散了。

    “……君之牧确实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顾如烟回到厨房里继续准备午饭,心里十分欣慰乔宝儿能找到一个好男人相伴。

    曾经她总是觉得唐聿才最适合乔宝儿,他们一块长大,非常默契,唐聿对乔宝儿说得上是千依百顺,但夫妻的缘分,确实很奇妙。

    中午吃饭的时候,乔宝儿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她小姨竟然拼命给君之牧夹菜。

    一开始极力的反对这段婚姻,怎么突然对君之牧这么和善了?

    “之牧啊,这些菜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啊,多吃一些……”跟以前那种客套礼貌不一样,这一次顾如烟是真的打在心里了想对君之牧好。

    刚吃完饭,乔宝儿拽着君之牧到角落去质问他,“你说,你是不是给我家人塞钱了?”

    君之牧挑挑眉望着他没说话。

    乔宝儿心里焦急,“喂,谁让你给我家里人塞钱了,他们又不是没钱开饭……”

    跟君家比起来,他们乔家确实是有巨大的贫富差距,但是给钱的话,按她爸那要脸子的脾气,搞不好一会就要大发雷霆了。

    君之牧难得看她一副很操心的样子。

    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的话,他也用不着被搞得这么烦呢,现在看着乔宝儿烦的样子,心里还有点舒坦。

    “宝儿,叫君之牧到我书房来!”客厅的乔文宇突然朝他们这边喊了一声。

    乔宝儿怔怔地回头,随即更加担心,揪着君之牧的衣袖,“你看吧,我爸准备要发火了。”

    “我还是跟你一起去书房好了,要是他发火的话,有我在场他可能会给你一点脸子……”

    “哎,君之牧你怎么这么蠢呢,你明知道我爸那种臭脾气,你居然在他生日这天拿钱去砸他。”

    乔宝儿忧心忡忡,君之牧则忍不住笑了出声。

    “我没给你家人塞钱……而且你爸见你在场的话,他只会血压更加上飙。”说完,君之牧迈脚直接去了乔文宇的书房,因为正好他也有一些事情要亲自去问乔文宇。

    啥?这是啥子意思。

    乔宝儿愣住在原地。

    “乔宝儿啊,快过来,你儿子又哭了!”房间里的陆祈南十万火急地向她求救。

    乔宝儿只好赶过去房间亲自镇压她那混世魔王小儿子,刚跑过客厅,她小姨顾如烟急急地问她一句,“宝儿,你们喜欢吃什么类型的蛋糕啊?”

    “你爸生日我们还没订生日蛋糕呢,你们喜欢吃什么类型的就订什么类型的,甭管他了。”

    乔老太太直接从房间里冲了出来,十分焦虑,“宝儿啊,孩子是不是哪不舒服了,咋一直哭闹,要不要现在带他们去医院看看?”

    乔宝儿头都痛了,回乔家的第一天,真的好操心。

    乔文宇的办公的书房原本是在二楼,但是他中风腿不方便之后,将院子外的一个杂物房重新装修了成了他新的书房。

    这个房间比较小,中间摆了一张书桌两张小矮凳,后面有两排书架子,放着许多古典名著的书籍,甚至连格林童话都有。

    自从他中风生病之后,就已经看透了商场上的名利,对工作上的事情也没怎么上心了,现在的书房对他来说更像一个小图书馆,他看一些书打发时间,连孩子的童话书都买了几本,打算以后给他小外孙讲故事。

    君之牧走进这间书房里,只能坐在小矮凳上,就像跟孩子坐在一起玩小家家似的,感觉还真奇怪。

    “等孩子长大了,我抱着他们,在这给他们讲故事也不错。”

    乔文宇解释一句,他这个书房跟君之牧那种,风格截然不同,他现在已经对追逐名利没有兴趣,安心的做一个退休老人吧。

    君之牧并没有嘲笑他的意思,反而给他提议,“那你得把这个房间刷成粉蓝色,桌面摆几罐糖果。”

    乔文宇听他这么说,心情也放松下来。

    “我听说唐聿将他名下的财产都赠予宝儿,”乔文宇找这位女婿过来聊正经事,他的话顿了顿,抬眸审视他,“你对这事有什么看法?”

    君之牧听着,并没有立即回答。

    乔文宇想了一会儿,继续说着,“君家,君老爷子他们肯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唐聿这么做,你们君家是不是在揣测着宝儿做了什么事情?”

    “宝儿那脾气你也了解,这事你别去跟她提,因为她从头到尾都没往乔家讲过半句,她要是真在你们君家受了气什么的,也只有忍无可忍的时候,找她小姨发几句牢骚。那些挑拨是非说三道四的事情,我女儿从来都不屑。”

    君之牧眉头紧皱,看向他。

    “不管你们君家的人有什么想法,我就想直接告诉你,唐聿为什么突然有这样的举动我搞不清楚,但宝儿跟唐聿之间绝对是清清白白的。”

    乔文宇语气严肃,他当然不愿意自己女儿在君家遭受到污蔑,“如果宝儿跟唐聿有一点可能,他们自小一起长大,也没你插手的份了。”

    “我知道。”

    君之牧不疾不徐地回了他三个字。

    乔文宇间他这般淡定的语气倒是有些愕然,他还以为君之牧会对唐聿的事情很在意,尤其是别的男人突然给自己妻子那么大一笔钱财,说完全不在乎那肯定不可能。

    君之牧突然语气一转,“关于唐聿的事,我有件事弄不清楚,需要向你询问一些细节……”

    乔文宇扬眉,还有什么事情是君之牧弄不清楚的。

    君之牧脸色有些凝思,慢慢地开口,“唐聿最近病了,他的病很奇怪,我怀疑他的病跟乔宝儿之前捡到那枚古币有关。”

    “什么古币?”乔文宇一脸疑惑。

    “斯特罗齐家族的徽章。”

    君之牧眼神锐利起来,很郑重地口吻,看着乔文宇也时刻多了分警惕,“唐聿是不是曾经到过意大利某座岛屿,是不是接触过什么特别的人?”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