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唐聿遇到一只黑猫

    早上8:30,车子终于回到了君家。

    君老爷子认真检查了他的宝贝金孙,确定宝宝身体无恙,完好无缺之后,才哼一声,“我没说让你们这么快就赶回来,你们要住到明天也可以。”

    一开始知道君之牧那孽障,把他宝贝金孙给偷走了,老人气地差点想要摔杯子。

    但是知道是乔文宇生日之后,他也是通人情味地,勉强借他宝贝金孙回乔家住两天吧,还以为乔宝儿会打电话回来跟他讨价还价赖着不肯回来呢,这么快就赶回来,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乔家那边有事情忙着,下次再去。”君之牧随意地回一句,他一边给他手下打电话,迈脚就回他的书房去了。

    似乎君之牧也有些急事要去处理。

    君老爷子望着君之牧这性情冷淡的孙子,转头看向乔宝儿,“乔家怎么了?要不要我们帮忙?”

    亲家要是出了什么事,别说他这个老头不尽人情,他也是很乐意帮忙的。

    乔宝儿看着君之牧背影步伐匆匆,她也不明白,“不知道。”

    君老爷子当下叹气,“你整天跟他睡到一起,你怎么不知道他想什么,怎么这么蠢。”

    乔宝儿一点也不跟着老头客气,“你还养了他几十年呢,你咋不知道他想什么。”

    管家脸上带着笑,给他们端了一盘水果,招呼着陆祈南坐下用茶,“我们老爷子一天没见着少夫人他们,他其实心里也是惦记的,哈哈……”

    一家人吵吵闹闹的,总比见面客气寒暄的疏离要好。

    当天晚上11点的时候,君之牧在书房里接到了乔文宇的电话。

    “我让宝儿的小姨在顾家老宅里找到了她妈以前留下的日记……”

    “老房子太久没人打理了,那边很潮湿,日记本的字迹不清。”毕竟事过境迁,也算是年代久远。

    太久没人记起顾如晴这个名字了,他自己也一直藏在心里,不愿意掀开过去的事。

    这次是因为君之牧突然提到宝儿的生父,乔文宇这才不情不愿的去寻找他的日记,看看有没有记录着关于那个男人的事情。

    “她的日记本里确实记录着那个男人平时定居住在一座岛屿上。”乔文宇声音平稳说着关于他前妻的旧情史。

    顾如晴当年还年轻,她写这份日记的时候就像情窦初开的少女,连字迹也能看出,她当时有多么的兴奋,爱慕那个男人。

    “按着她的描述,那座岛里的生活与世隔绝,岛屿的植被绿化非常好,但并不荒凉,岛屿的中心,建筑物都非常现代化,车辆私人飞机,大量的机械武器都有。她描述的里面有大量的佣人,似乎大部分是周边的穷苦渔民将子女年幼时就卖身进去打工,岛屿内部生活配备设施非常完善……”

    乔文宇只能用‘她的描述’,因为这些有可能只是顾如晴被骗,只是听那个男人道听途说,她自己是否真的到过那座岛屿,不得而知。

    这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奇怪的人,喜欢居住在岛屿上吗?

    他内心深处更倾向于顾如晴当初是被一个喜欢说谎的骗子给骗了,那样的话,至少她会回心转意,可事实上这么多年过去了,顾如晴并没有回头,她已经找到了那座岛屿,找到了那个男人了吗。

    君之牧握着手机认真的听着乔文宇所说的一字一句,按着顾如晴日记里所描述的情况,跟他之前派人去查的内容正好吻合。

    “日记本里有没有提及那座岛屿的位置?”君之牧有些在意地问一句。

    “没有。”

    乔文宇直言,他的语气也变得沉重了起来,反问,“你有没有察觉最近有些奇怪的人故意接近宝儿?”

    “或许早几年前,他们已经派人跟踪调查过她……”乔文宇心情很复杂,同时包含着愧疚。

    他作为父亲真的很失职,连他自己的女儿这些年有没有被人跟踪调查,他也根本没注意,以前他总是太过于沉溺对顾如晴的恨,根本没有闲暇和心情去考虑乔宝儿的生活。

    “如果按照顾如晴的日记所写,那个男人并不会让自己的骨肉流落在外,他的权利似乎很大,他们家族办事很低调,隐藏的很深。”这也正是女人们,包括顾如晴当初对这个男人的神秘所倾慕之处。

    “如果有人故意接近宝儿,采过她的血样指纹,那你要注意。”

    乔文宇作为父亲,现在他已经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一切都告诉了君之牧。

    他清楚,自己现在已经没有能耐,也没有本事与人相争,但他的女儿,他还是想竭尽全力地护她周全。

    “君之牧,我拜托你照顾好的女儿。”最后,乔文宇语气深长地跟他说了一句。

    就算嫁出女儿时,真正发自内心的将自己的孩子交给另一个男人。

    君之牧嗯了一声,算作是答应了。

    乔文宇听到他点头,在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有君之牧这样的男人守护着他的女儿,他算是安心了。

    君之牧让他把顾如晴的日记快递寄过来给他,他想要让他手下的人做一些鉴定,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线索。

    只要那座岛在地球上,他就有信心把它找出来。

    结束了与乔文宇的通话之后,君之牧也没有心思去处理集团的那些事物,他很快将书房的灯都关掉,随后就去卧房休息。

    大床上的女人已经熟睡了,他放缓了脚步不想惊搅他妻子,掀开被子的一角,轻轻的侧躺在她的旁边。

    他的双手从她的后背拥抱着她,紧紧地搂着。

    君之牧觉得这样抱着她,他的心很容易能冷静下来。

    关于那座岛屿的事情,就连是他也觉得很奇怪,就像那是他从未接触过的一个领域,未知的事情,让他甚至也有些不知所措。

    尤其是看见唐聿现在的病状,他的心弦紧绷,不敢放松下来。

    君之牧承认自己是私自的,唐聿得了这样的怪病,他同情,但如果是乔宝儿得了这样的怪病,他会很抓狂。

    “啊,不舒服……别抱,抱着我。”可能是君之牧搂着她太紧了,乔宝儿睡得迷迷糊糊,扭动着身子挣扎反抗了一下。

    君之牧稍微松开一些,他探起头,看着她侧睡的容颜,小声温柔地问一句,“乔宝儿,你有没有接触过什么可疑的人?”

    乔宝儿半梦半醒间也能模糊的听到,君之牧好像在跟她聊天。

    床头淡黄的灯光映着她白皙的脸颊,乔宝儿秀眉皱了起来,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语气颇为不满,“最烦你三姑姑了,她是不是更年期到了,一天到晚找我麻烦,她是在烦我,我要她好看。”

    君之牧先是低笑,然后他的头慢慢更加凑近她耳边,更加低柔地诱哄,“有没有接触过什么可疑的人呢?”

    这一次乔宝儿是听清楚了,但她脑子还是很混沌,困,只想继续睡。

    敷衍地回一句,“我觉得,我觉得最可疑的就是君之妍。”

    “……君之妍真的好奇怪。”

    随后,她呼吸平稳的入梦睡了。

    君之牧并没有摇醒她,他眉头紧锁,一整夜都心思沉沉地,对于乔宝儿一直提防着之妍这件事,他真的不明白。

    同样一个深夜,怀里疑虑,无法安眠的还有另一个男人。

    唐聿发现了一件怪事,最近有一只黑猫总是跟着他,神出鬼没似的一次次出现在他的视野范围内。

    深夜的广场,周围很清冷,人们都已经陆续回家休息了,广场很宁静,除了附近的几盏路灯,四周都一片昏暗寂寥,唐聿正坐在树下一张木质的椅子上,夜风吹来有些凉意,他的短发被撩动一下,静静的坐着,他湛蓝的眼瞳正看着对面草丛的一个方向。

    广场中央有一个大时钟,咚咚咚的响了12下。

    “喵——”

    就在这时,一只黑色的猫从草丛里走了出来,它的毛发黑亮,似乎之前被主人圈养的非常好,皮毛很是柔顺,猫的眼珠子是金色的,它不胖不瘦,身形非常匀称,尾巴很长。

    它能很好的融合在黑夜里,而且这只猫似乎非常有耐心,它很长时间能静止的在一个地方蹲着,一动不动,就像那些善于深谋远虑的掌权者。

    它是因为被唐聿发现了,所以才走出草丛。

    唐聿蓝色的眼眸底蕴着更加多的疑虑。

    他定定地审视着眼前这只黑猫,看着它竟然极有灵性地一个猫步一个猫步地朝他走来,而它的不疾不徐,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贵族优雅气息,像是被专业训练过的,跟着他的主人学了这份气质。

    这只黑猫停在唐聿三米远处,它非常端正的蹲坐,抑起它的猫脑袋,一双金色的猫瞳与唐聿对视,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这一人一猫就这样互相打量着对方,保持着距离,谁也没有动作。

    “你在找什么?”

    过了大概十分钟,唐聿似乎对它已经不在感兴趣了,他从椅子上站起身,目光也没再看向它,只是随口问出一句。

    这样深夜里,周围没有半个人,只有一只黑猫,唐聿这似乎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那只黑猫依旧非常警惕,它继续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见唐聿起身要离开广场,它甩了一下尾巴。

    唐聿的性子只会对外界的事物保持三分钟的新鲜感,好奇过后,把它就当空气了。

    唐聿往他公寓的方向走,唐聿的身材清瘦,欣长,他黑色的卷发,白净漂亮的五官下一双湛蓝清澈的眸子,看淡一切,一步步走着,静夜的路灯拖长了他的影子。

    黑猫有些不习惯被人这样无视,它迟疑了一会儿,随即踏着猫步又跟了上去。

    这一人一猫,一前一后,两道影子。

    唐聿一路走着,他并没有回头,好像也没有反对被一只猫跟踪着,直到他来到自家公寓门前,他踏入屋内,那猫望着他。

    “我不喜欢养宠物。”唐聿的声音懒懒地,有些低哑,很好听。

    砰地一声,把门甩上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