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心理扭曲的爱情

    第506章心理扭曲的爱情

    “吃过晚饭了吗?”

    裴昊然转了个话题,他也故意不去提她昨天任性离家出走的事,还特意吩咐家里人别再提起,免得朱小唯脸皮薄难堪。

    朱小唯还有些拘谨,只是点头。

    对于她来说,昨天破天荒的离家出走,她紧张了一整天,不断地反省,后悔,生怕自己的任性,给别人带来麻烦。

    然而事实上,无论她离开了这个家,还是再次回来,不安的只有她自己,裴家二老其实并不特别在意。

    “小朱,昨天的事……”裴昊然刚一开口。

    朱小唯语速很快,紧张地插话,“我知道的,你突然收到别人给你发的b超,这么突然的事,你太激动。怀孕这件事,我不应该瞒着你,我应该早点跟你说。”话到最后,她习惯性地向对方道歉。

    裴昊然看着这样的她,内心更加纠结复杂。

    “小朱,我们领证结婚的时候就商量过,我们再迟几年才要孩子,”裴昊然终究还是开了口,“这一胎是个意外,这脱离了我们之前的计划。”

    朱小唯苍白的脸蛋有些泛青,怔然地望着他,却又无法反驳。

    是的,他们结婚的时候就已经商量好了,暂时不想那么快要孩子,考虑到他们各自有工作,也考虑了裴忆不知道什么时候真正接受她这位新妈妈。

    “但,但是……现在已经有了。”她的声音很小。

    裴昊然似乎内心也有些犹豫,视线瞥向她的腹部,心下一狠,快速说下去,“关蕾已经搬出来住了,以后她那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向你保证我不会过多干涉,我跟她永远都只是朋友关系。”

    他觉得朱小唯的不安主要来自于关蕾,所以他此时语气郑重的承诺。

    “朱小唯,不管你信不信,我只想跟你过一辈子。”裴昊然说话真情实意。

    朱小唯不得不承认自己心里有些动容,很感动。

    她并不像乔宝儿那样天生长得漂亮追求异性众多,她上大学时谈过一次恋爱规规矩矩平平无奇,她没听过什么甜言蜜语,甚至跟裴昊然领证结婚也是稀里糊涂的。

    裴昊然也算是女性热捧的对象,她嫁进裴家算是高攀了,她一直记着裴家二老的通情达理,知识渊博,她丈夫那么优秀,这一切都让她格外珍惜。

    朱小唯低下头,没说话。

    裴昊然了解她的脾气,知道她最容易心软,继续轻声说,“……过几年我们才要孩子,我一定会很疼我们孩子。”

    朱小唯右手下意识地抚着腹部,像是一种母亲的天性,压低的头,眼底又湿润了起来。

    这一次,她没有点头,也没有反对。

    这也当做朱小唯答应了。

    裴昊然知道自己这是在强迫她,他的情绪似乎也很复杂烦躁,努力保持温柔的口吻,“今晚有些公事,我可能要晚点回来,你先睡吧。”

    说着,裴昊然转身就走,他的脚步有些快,像是连他也在逃避问题。

    朱小唯看着自己的丈夫就这么步伐匆匆的离开,他一句今晚有公事,她就没有借口留下他陪着自己,心里满满地失落,以及怨恨自己懦弱。

    其实今天晚上裴昊然并没有忙着公事,而是一个人去酒吧喝酒。

    他实在不知道该去哪里,裴家让他难以呼吸,这样的感觉就像当年得知他哥突然去逝时一样,很压抑。

    “裴昊然,你居然自己偷偷跑来这里喝酒啊。”酒吧声嚣的音乐声中,一把爽朗的声音传来。

    陆祈南一身帅气最新款名师定制的白色运动服,脸上带着阳光的笑容,很干脆直接坐在他旁边吧台的位置。

    裴昊然没有理会他,继续端起一大杯德国啤酒,皱眉努力将这酒全部喝下,像是想要把所有的烦恼都喝下去。

    陆祈南一脸吃惊,“裴昊然,你不要命了,你前段时间戒酒了这么久了,现在突然喝这么多,你想去医院睡啊。”

    “……去找别人玩。”裴昊然摆摆手,示意他别管。

    在认识的这么多朋友之中,真的最羡慕陆祈南,因为他活得轻松,家里四兄弟,他是小儿子,开公司跟玩一样没有任何业务负担,而且人缘特别好,生活总是如鱼得水,不知苦恼为何事。

    陆祈南还有一个特性就是死皮赖脸赶不走,他继续双肘撑着吧台桌面,悠悠地开口,“朱小唯整天说你胃不好,不让你喝酒。”

    提起朱小唯这名字,裴昊然脸色有些异样,抬头朝酒保示意一下,又满上了一大杯。

    陆祈南看着瞪大眼睛,怎么越劝越喝。

    “裴昊然,你大哥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君之牧从昏暗的灯光里走了出来,他的声音低沉并不大声,但吧台的裴昊然听到那些字眼,身体僵硬着。

    君之牧对着身后紧跟着保安示意,让这吧台这一排的客人都到别处去,他随意找了个空位置坐下,向酒保要了一杯橙汁。

    君之牧将这杯新榨的橙汁推到了裴昊然面前,裴昊然看着这杯果汁,并没有拒绝。

    陆祈南就像他们小弟一样,规矩地坐在最后面瞧着,心底还暗叹着果然还是君之牧办事最有效。

    随即,听到了君之牧语气很平静地开口,“你们就算要把这胎拿掉,也要跟朱小唯说清楚,裴忆是你大哥和关蕾的孩子……”

    “什么啊!”

    陆祈南的反应最激动,立即从椅子跳了起来,狠狠地瞪着裴昊然那边,“意思是你真的打算要拿掉自己的亲生骨肉?!”

    这么残忍的事情怎么做得出来,此时陆祈南就有点像乔宝儿那样义愤填膺了。

    “裴昊然,你不能这么丧尽天良啊,那是一条小生命,是你和朱小唯的亲生孩子!”

    虽然陆祈南知道裴家那些事,也听裴昊然说过结婚之后不可能这么快要孩子,也可能他一辈子都不会要孩子,但现在的意外孩子已经怀上了,看着他亲口承认想打胎,还是很不能接受。

    “当年,你大哥死的事,根本就不关你的事,是你爸妈犯糊涂了想不开……”

    陆祈南脸上带着怒意,“像之牧说得,你大哥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就算你爸妈还不愿意接受,你也不能陪着他们胡闹!”

    裴昊然的大哥裴昊仁性情很温和,标准的学霸,他的性子沉静,最大的爱好就是泡在图书馆里,专研古文物历史,同时他也特别不喜欢交际,甚至还有点社交恐惧症,基本上他的生活网络就是跟家里人相处。

    裴昊然的性格则对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完全没有兴趣,年轻时更喜欢到处出游见识。

    兄弟两性格迥异,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但在裴昊仁三十岁那年,裴家二老担心自家儿子太过内向找不到媳妇,所以就特地安排了几位女孩跟他相亲。

    关蕾正好是其中跟他相亲的女孩,裴昊仁一下子就喜欢上关蕾那张扬明艳的女人,就像是他人生中的新发现。

    关蕾的身份背景跟裴家可谓是门当户对,两家都很有心意交成亲家。

    等他们准备要结婚,快要办婚宴的时候,裴昊然被通知要赶回来参加哥哥的喜宴,裴昊然那时还年轻,他四周游历,交友识广,比起许多同龄的朋友可谓是意气风发。

    裴昊然跟陆祈南他们一起玩,认识的朋友自然非常多,其中,还包括了关蕾。

    “你给我发信息说你要结婚了,你是要嫁给我大哥?”当时裴昊然回到家里看着关蕾这位未来大嫂,内心相当震惊。

    因为一年多之前他早就跟关蕾认识,关蕾是一个非常大胆明艳的女人,追求她的男人也不少,只是她反而喜欢那些消极抗拒她的男人。

    “你大哥那样的书呆子挺好的,起码他愿意娶我。”

    “关蕾,你到底想怎样!”

    “裴昊然,你别以为跟君之牧他们一起玩就真的自命清高了,我知道我过去一年都缠着你,但是你并不讨厌我,你还喜欢我不是吗?你为什么不承认。”

    裴昊然气极,“关蕾,你疯了。”

    “我跟你分手这段时间,你真的一点也不想我吗?”

    “你只要答应娶我,我立即跟你大哥取消婚礼。”

    裴昊然对她的回答是一脸冷漠冰霜,郑重地警告,“你如果伤害我的家人,关蕾,我不会放过你。”

    他气恼地转身就走,关蕾一脸苍白站在原地。

    只要他们以前那段旧情史不被别人知道,那么就算关蕾嫁进裴家也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是,那天,裴大哥就在门外,他什么都听到了。

    裴昊仁受了刺激似的,他自己提出取消了婚礼,然后又突然出国,说要到国外去游历旅行。

    他第一个游历的地点是攀爬雪山,对于不擅长运动很少出门的人来说,攀爬雪山是件很错误的选择,裴昊然第一时间阻拦他,可裴昊然越劝,裴昊仁却越坚持。

    而结果,裴昊仁因为路途中身体不适,体力不支摔下了山底。

    当救援队们找到他时,他身上的运动服破烂不堪,身上多处伤疤,伤口的血已经凝固了,多处的骨折,冰天雪地里早已冻成了一具僵硬的尸体。

    裴昊然对着他大哥的尸体,一滴眼泪都没有流出来,他异常的沉默,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裴昊然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大哥为什么突然要出国游历,攀爬雪山,为什么他会死得这般惨状。

    裴家二老突然痛失爱子,一下子苍老许多,整个家像是弥漫了一层阴霾之中走不出来。

    但,上天给他们家一个小希望,关蕾怀孕了。

    是裴昊仁的孩子。

    “你们想要这个孩子,那就叫裴昊然娶我。”关蕾积压在心口的所谓爱情,偏执地曲折。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