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滚下楼梯

    第523章滚下楼梯

    医院,住院大楼。

    病房的门被敲响,房内的朱小唯有些紧张地往门那边看去,因为下午这个时间已经没有针水要打了,医生护士进来并不会敲门,裴家的人这个时候应该都没空。

    “……怎么脸色这么苍白难看,昨晚受惊过度了?”

    裴昊然一手拎着一大袋饭盒,进门见她一惊一乍的模样,放下饭盒,走到床边关心问她。

    见来人是他,朱小唯脸上露出欣喜,平淡地解释,“昨晚没什么,是我自己想太多了,那些藏红花的量那么少,医生说影响不大……”

    “对了,这个时间点,你怎么没在公司啊。”现在才下午两点钟。

    裴昊然大掌轻轻地拍了拍她脑袋,他了解她胆小的个性,昨晚忽然感觉不到胎心,藏红花的事肯定把她吓着了。

    补品中掺杂有藏红花,这件事有些离奇,他直觉跟乔宝儿无关,但那些补品始终是乔宝儿送的,到底是什么错综复杂的原因,过几天君之牧回来了再详细商议。

    “别人都说,怀孕的人特别容易饿,所以我就决定跷班陪老婆。”

    裴昊然也不提乔宝儿和藏红花的事情,温柔一笑,“……我专程当苦力给你送饭来了。”

    “……有一份干贝瘦肉粥,一份甜醋排骨饭,看看喜不喜欢吃?”

    朱小唯望着他,满心满眼的幸福。

    “我最近比较喜欢吃酸的。”她像小女人一样撒娇。

    裴昊然笑了笑,摆好了病床上的餐台,替她打开了甜醋排骨饭,他也记住了这些小细节了,朱小唯怀孕的孕吐反应很强烈,稍油腻的东西她闻着都会想吐。

    “……老人家都说咸男酸女,这一胎可能是女儿。”

    裴昊然坐在病床边,望着朱小唯一小勺一小勺地吃饭,悠闲地跟她聊天。

    朱小唯听他忽然这么有兴致跟她聊起孩子的事,心理有些复杂,怕他不喜欢女儿。

    “裴昊然,如果是女儿的话,你觉得……”

    “女儿,哈哈哈……”裴昊然心情很好,他似乎幻想着他亲生女儿出生的可爱小模样,然后他还有些孩子气地对着朱小唯说,“如果是女儿那陆祈南那一家子就天天望着我们女儿流口水,羡慕死他们。”

    “……还有君之牧,看他整天说不生二胎,说只要有双胞胎儿子就够了,到时我们捧着女儿过去让他们瞧瞧……”裴昊然说着,很爽朗地哈哈大笑。

    朱小唯见他这么高兴,也跟着眼睛弯弯地笑了起来。

    这简直太好了,之前因为她意外怀了这胎,裴家各种担忧顾虑,她甚至还很极端地想过可能要闹离婚了,她是舍不得裴昊然,以后她孩子出生了,家庭关系肯定会更加温馨和谐。

    裴昊然的手机响起。

    这突兀急促的铃声,一遍遍响着。

    朱小唯没说话,她眼角瞄到手机屏幕显示着‘关蕾’两个字,裴昊然原本不想理睬,因为关蕾在他的印象中并不会有什么大事,拒绝接听了之后,没想到手机再次响起。

    “……可能有急事。”

    裴昊然对床上的朱小唯淡淡地说一声,他随即从椅子上站起身,往阳台那边走去。

    这才按下手机接听键,“什么事?”他开口语气平淡自然。

    丈夫的前妻频繁地找他,朱小唯再怎么体贴大量,心里也有些膈应。

    然而,关蕾那边似乎真的出了大事。

    不一会儿,裴昊然拿起手机,脸色也随即紧张了起来,“你现在就在这家医院,儿科?”他的语气里充满了焦虑。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下去。”

    裴昊然没给朱小唯解释半句。

    他一手拿着手机,脚步急切,大步走了出去。

    朱小唯望着他焦虑不安的背影,开口想喊住他,却又不敢打搅。

    似乎在这样荒乱的一刻,才真正地让她意识到,谁才是裴昊然内心最在乎的人。

    她不是要争第一,只要他别表现得太明显,她可以假装自己很幸福。

    坐在病床上,看着这盒著名饭店的甜醋排骨,没了食欲。

    如果乔宝儿怀孕生病了,君之牧肯定会陪着她,不会突然就离开。

    朱小唯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她习惯拿自己跟乔宝儿对比,然后,她更加觉得自己很卑微,很差劲。

    “……他刚才说就在这家医院,儿科。”她自言自语,忍不住往门外看去。

    儿科,那可能是裴忆生病了。

    也只有裴忆出事了,裴昊然才会这么慌张。

    想到这里,朱小唯也顾不得吃关蕾的醋了,她也关心裴忆那小家伙,难道出了什么大事。

    朱小唯连忙下了病床,按着指示牌找到了儿科的楼层,然后一间一间病房去找。

    果然,在一间双人病房内看见了裴昊然和关蕾的身影。

    “……都怪我。”

    “……是我这个当妈的太不称职了,都怪我给他吃太多雪糕才会害裴忆突然盲肠炎……”

    关蕾很自责,低着头,很坦白向裴昊然说清实话,说着说着,她哭了起来。

    病房内的关蕾没有了平日艳丽浓妆,她上衣是休闲浅紫昵子连帽卫衣,一双长腿穿着深蓝色牛仔裤,简单高高束起马尾,因为之前太过匆忙,她额头的头发有些凌乱,掉落了几缕发丝,脸上眼影也哭花了。

    当一个强势的女人也学会了示弱哭泣,很容易取得男人的怜悯,尤其关蕾本来就是个大美女。

    关蕾真的改变了很多。

    “没事了,盲肠炎,小手术很顺利。”

    病房内的裴昊然声音很温柔安抚她,手轻轻地拍了拍她肩头。

    “裴昊然,你为什么总是一直原谅我,你应该要骂我的。”

    关蕾泪眼朦胧,哭得更加厉害,扑到他怀里,双手紧紧的揽着他的后背,低低地哭诉。

    “一直以来,我不断挑衅你勉强你,你为什么一直对我这么好……我才控制不住,我真的很爱你……”

    这些话,含着眼泪,哽咽地说出口,她在忏悔,而且全都是真情实意,是她最深情表白。

    门外的朱小唯整个人石化了一样,一动不动。

    她的这段婚姻,不管裴昊然与关蕾如何纠缠、离婚,她更像是无法插足的第三者。

    而就在朱小唯伤感之时,她的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紧捂着她的口鼻,那力道之大,朱小唯脸颊都被紧捏得变形,呼吸也瞬间觉得难受,她本能地挥着双手挣扎,想要呼救。

    朱小唯惊恐睁大眼睛看着病房内的裴昊然,咫尺之间的距离,此时她的眼瞳里满满都是恐惧、无助。

    “唔唔……”她却只能发出微弱的支吾声。

    朱小唯整个人被拖着往后走。

    她手脚并用努力踩踏身后的人,手肘去顶去撞,但对方却没有丝毫减缓,反而按捂着她力道更大,另一只手则粗暴地拽着朱小唯的头发,头皮剧烈疼痛,像是要直接将她皮都扯下来,下手狠绝一点也不留情。

    朱小唯连回头看清对象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她连害怕哭泣的机会也没有,对方强行拖拽着她到医院的安全楼梯通道……

    一瞬间,像狠地扔弃垃圾一样,将朱小唯推了下楼。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