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给君之妍道歉

    第530章给君之妍道歉

    沿着雕栏玉砌的长廊,乔宝儿气势凶凶地一路从东苑大步走到西苑尽头,乍见那一大片紫兰色艳丽花朵时,她底气更足,走到一间房门前,猛拍门,“君之妍,开门!”

    “君之妍,你立即给我开门!”

    她又狂拍着门,迫不及待要给自己澄清证明。

    在她身后还有一些人,包括裴昊然,陆祈南,连君之牧也在看着她此时的动作不由皱眉。

    西苑的下人们见到如此大阵仗,都不敢作声,有人偷偷地溜走通风报信。

    “哟,今天是什么好日子,一大群人过来欺负一个白痴啊。”

    君三姑姑也住在西苑,一听到下人说乔宝儿过来了,她就立即走出来凑热闹,说话也毫不顾忌,事不嫌大。

    乔宝儿懒得理她,继续站在门前喊话,“君之妍!”

    可是她无论怎么叫喊,门的那边还是没有动静。

    乔宝儿沉下脸,几乎快没了耐心。

    “……又要我像上次那样踹门是吗?”她咬牙切齿。

    君之牧清楚地听到她喃喃低语,眉宇皱得更紧,这也代表着她并不是头一回过来西苑找君之妍的麻烦了。

    君之牧刚想开口说点什么,这时,过道另一侧,一道匆匆地身影赶来,“之牧,你就这么任由她欺负你妹妹!”

    江美丽连头发都没有梳理好,几缕发丝垂落至脖子后,她听到下人的通知,随意加了件外套,急地赶过来。

    乔宝儿知道江美丽针对自己,率先开口解释,“……我就是想找她出来,让她说清楚一些事。”

    “你这架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旧社会的混混领着一帮人过来严刑逼供。”

    江美丽一脸恼怒,端着大家长的姿态教训。

    “之妍她是个什么情况你不清楚吗,在东苑搞得乌烟瘴气就算了,还过来我们西苑这里无法无天,大吵大闹,成何体统!”

    乔宝儿突然间说要过来西苑找君之妍当面对质,她这么气势凶凶,肯定会吓到本身就内向自闭的君之妍。

    陆祈南跟乔宝儿交情熟,悄悄拉了一下她衣袖,压低声音,“……别吓到之妍了。”

    乔宝儿紧绷着脸色,没再吭声。

    君之牧转头看向角落那边,安分站着没敢靠近的几个西苑的佣人,“……进去看看之妍在不在?”他对一位年纪稍长的张大婶吩咐一句。

    张大婶是西苑这边的管家,西苑这边平时算是很清静,没什么特别的事务,跟东苑离得远,鲜少接触君之牧和乔宝儿这两位主子。

    “是,是,好,好的。”

    张大婶对上君之牧那冷峻的眼神,有些慌乱,立即点头。

    她小步地走上前,先是轻轻地敲了一下君之妍的房门,然后拿出房备用钥匙,慢慢地打开锁,将这古式的木门轻缓地拉开。

    伺候君之妍,她们西苑的人算是比较有经验,进入君之妍的房间绝对不能突然惊扰她,否则她会因受惊而精神紧张,甚至生病。

    君之妍确实在房间里,当门拉开时,房外的人清清楚楚地能看到,君之妍缩靠在房内角落,瘦弱的身子挨着一大盆栽,她双手抱头蹲坐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一场景让人见了不禁怜悯。

    乔宝儿刚才那样突然大喊大叫的拍门,确实吓到她了。

    只有乔宝儿一个人很不屑,低声骂了一句,“……又在装。”

    知道这些人一定很同情怜悯君之妍,乔宝儿不想就这么算了,今天她一定要搞清楚,转头,有些霸道地要求,“我现在就要当面跟她说清楚!”

    “……晚上再谈吧。”

    连裴昊然看了也觉得有些不忍心,而且他一点也不相信藏红花的事跟君之妍有关。

    乔宝儿知道他们肯定不相信的,气极败坏,“外面这一大片都是藏红花,我没有说谎!”

    “那天是她自己亲口承认的,她说,她把我要送给朱小唯的那些补品都掺杂了藏红花……”

    普通人对藏红花确实不太了解,外面那一大片紫兰色艳丽的大花朵正灿烂的盛开着,花的蕊心是红色的,细长的花蕊才是入药的部分。

    “这是怎么回事?”

    君之牧确实有私心,听乔宝儿这么说,他先看了一眼这大片紫兰的花朵儿,凝眉有些深思,然后又喊了西苑的下人问话。

    “……不用问了,这片确实是藏红花。”

    江美丽的脸色很难看,她手指着院子前这片盛开的紫兰花朵,转头怒目看着乔宝儿,“这些花,早在你刚嫁进君家那时就开始裁种,已经种了有两年了。”

    “……就因为这些花,你想把什么罪过怪到之妍身上,如果真的要出事,那早就出事了,根本就是胡说八道。”

    江美丽为什么要这么极力地在众人面前帮着君之妍,因为一荣俱荣,她是君家有名无实的君夫人,她现在手上唯一能利用的棋子只有这个‘女儿’。

    “……我相信老爷子不会让你们这么胡闹,你们一群人过来欺负之妍。”

    直接把君老爷子都搬出来了,大家都知道老人一向很心疼君之妍这个孙女。

    被江美丽这么怒斥,陆祈南他们这几位晚辈忽然有些心虚了,君之妍确实是个可怜的妹妹,怎么也不该陪着乔宝儿一起胡闹。

    乔宝儿心里很焦急,所有人都不相信她。

    她拽着旁边君之牧的手,声音也低弱了下去,还是要强调,“我真的没说谎,上次之妍她确确实实亲口承认的,不信你们去问她。”

    “……乔宝儿,算了。”陆祈南有些于心不忍。

    这么些年来,能靠近君之妍又不惊扰到她的人,就只有君之牧。

    君之牧看着身边的妻子一脸‘我委屈,我没说谎’倔强表情,迈脚,走近了君之妍的闺房里,房外的人都不由眼睛睁大看着。

    君之牧还没完全靠近,君之妍像是感应到了,她慢慢抬起头,然后看着他,好几秒后,“……哥哥。”

    不用君之牧开口,君之妍率先低低胆怯地喊了他一声。

    君之牧一如既往点头,嗯一声。

    君之妍望着他的眼神很清澈,干净,很乖,像是个小学生一样耐心等着他发问。

    “之妍,你有没有跟你嫂子说过,你在朱小唯的补品里掺杂了藏红花?”君之牧语气很平淡,就像过去跟她交谈一样。

    君之妍很乖巧地回答他,“哥哥,我没有。”

    她望着君之牧,眼神清澈明亮,特别纯洁,“不是我。”

    君之牧听到她这么说,深沉的眼瞳底有些深思了起来。

    “她说谎!”

    乔宝儿在房门也听到了君之妍的答话,她激动地冲了进去。

    乔宝儿突然闯入,君之妍眼瞳受惊地瑟缩,整个人变得很无措,“我,我对不起……”好像她做错事了,害怕被大人怪责。

    “够了!”

    君之牧严肃的脸转头对乔宝儿喝斥一声。

    乔宝儿站住,深呼吸了几下,脸色依旧很不服。

    君之牧看向她,有些恼怒,“……立即给之妍道歉。”

    他不会一味的纵容乔宝儿,他这位妹妹君之妍一如往常,对他的问话,有问必答,他能从她的眼神里读出她没说谎,而且之妍从来不会说谎。

    那么,错的人就是乔宝儿。

    房门外一直看戏的君三姑姑瞧见这一幕,心里即兴奋又惊讶,第一次看见她这个侄子开口教训乔宝儿。

    房门外忽然安静了下去,似乎所有人都在等着乔宝儿开口道歉。

    乔宝儿脸色紧绷,她右手攥拳,慢慢地调整呼吸,最后吐出两个字,“我、不。”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