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乔宝儿被禁足了

    第531章乔宝儿被禁足了

    乔宝儿被禁足了。

    原因是君老爷子得知她竟然去西苑大闹,欺负君之妍这乖乖孙女,盛怒之下,“抄一百遍道德经,什么时候抄完什么时候才能走出东苑大门,谁都不准帮她!”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

    啪的一声。

    乔宝儿怒地拍下钢笔,“凭什么罚我!”

    爷爷那老古董还要罚她亲手抄一百遍、一百遍这种古言,禁足,不准她离开东苑。

    “……你宝贝外孙女才有问题,为什么不罚她,明明就是君之妍说谎!”

    原本老人的用意是想让她抄些古代圣贤的书,平心静气,但乔宝儿越抄越火大,没人相信她,连君之牧也要她道歉。

    她偏不。

    房门被敲响,方大妈双手端着餐盘走进来。

    “少夫人,刚切了一些水果,桂花糕……”将三个精致的瓷盘盛装的樱桃,切成块的芒果摆放好,桂花糕,还有小盅厨房刚做出来的燕窝。

    说是要给乔宝儿禁足,要她搬到一间新的客房一个人好好反省,可待遇根本没有降过,厨房一天五餐给她送吃的喝的,一点儿也不敢怠慢。

    “……中午的饭菜怎么都没吃。”

    方大妈一脸忧愁,顺手将已经冷干掉的饭菜收拾带走,扭头看向书桌那边的乔宝儿,缓声问一句,“想吃什么,下午我让人早点送饭上来。”免得中午没吃,饿坏了。

    乔宝儿右手抓着笔,正埋头奋斗地抄写,像一个极为专注的学生,没有回应,手掀开另一页纸,继续又接着抄……

    方大妈叹了口气,也没再打扰她,轻手轻脚走了出去,替她关上房门。

    想了想,还是去跟老爷子求情说一下,免得乔宝儿这倔脾气地绝食抗议。

    乔宝儿是有想过要绝食抗议,但厨子做的饭菜色香味俱全,她抗不住诱惑,又偷吃了一块肉。

    “……偷吃我的桂花糕。”

    方大妈出去了之后,乔宝儿暴露本性,把钢笔一扔,转身看向茶机那边,瞧瞧又送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却看见那只黑猫。

    她走了过去,“怪不得,昨天的牛奶我明明没喝,怎么少了一半。”

    “小偷。”乔宝儿怒目指责它。

    “喵~”

    这黑猫一点也不怕人,它正在一点点吃着盘子中的桂花糕,傲骄地扬起它猫脑袋,金黄的猫眼瞳闪着诡异的光,它的叫声尖锐,很不满意被她称为‘小偷’。

    “你不经我的意愿,偷吃我的东西,不是小偷是什么。”乔宝儿无聊地跟一只猫吵起来。

    不过,想想,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溜进来的,这里是东苑五楼的客房,家具设备齐全,但平时没人住,阳台的玻璃门锁坏了开不了,只能打开两个小窗户透风。

    五楼,这么高,这猫居然能爬上来。

    “你还吃,还吃……忘恩负义。”

    乔宝儿自己干脆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拿着一小盘樱桃扔进嘴里嚼着,一边对着一只猫发牢骚,“上次你明明也看见了,听见了,君之妍自己亲口承认是她下的藏红花,她那天溜出去不知道还干了些什么缺德的事,全世界都不相信我,你作为证人是不是应该表态一下……”

    她说的都没人相信,谁会相信一只猫呢。

    此时,另一边二楼的书房,陆祈南看着电脑屏幕,好大感慨,“啊,完了完了,居然对着一只猫自言自语。”

    乔宝儿被君老爷子关了7天,陆祈南溜过来想看看她那一百遍道德经有没有抄好,顺便带她出去兜风发泄一下,结果她乔小姐整整7天只抄了一遍,分明就是在消极抵抗。

    还以为君之牧也真的不管她的死活了,原来是每天在书房盯着那边的摄像头。

    方大妈之前语重心长地提过了一下,担心乔宝儿不敢吃东西,闹绝食抗议,哪门子绝食抗议了,她屋里头好吃好住,搞不好禁足一个月还能长胖几斤。

    “……这猫怎么会在君家?”

    君之牧看着屏幕,目光专注凝视着那只有些眼熟的黑猫。

    虽然说每只猫除了毛色,都长得差不多,他的记性不错,这只猫,分明就是上次他们在新月城偶遇的那只。

    陆祈南没有想那么多,“乔宝儿无聊,自己在外面带它回来养吧。”瞧着那只通体毛发黝黑的猫,总觉得有些不自在,黑猫,感觉有些不详。

    君之牧按了通讯键,“喊方大妈进来……”

    他老婆在外面交朋友,要查清楚,养只猫,也要问清楚来历。

    有时候陆祈南觉得乔宝儿是挺没自由,而且,她在这种环境下,怎么可能性格‘成熟’。

    “……我稍微管一下她,你们一个个都跑来给她求情!”

    北苑,君老爷子那边,方大妈跑了过去,好说歹说,“老爷子,少夫人她还年轻,慢慢调教。”

    “……等我死了之后,还要指望她当家主母,这君家都不知道乱成什么样了。”

    老管家也在场,一边沏茶,嘴多也提了一句,“老爷子,你让她抄的那份老子的道德经主要是讲‘无为而治’……”

    “好了,你们一个个焦急什么啊,我让她抄点古书就是虐待她了,哼,她要当我君家孙媳妇就得学!”

    君老爷子拿起白玉小杯浅啜了一口红茶,气哼警告,“下回她要是敢再胡闹,我让她去跪祖宗。”

    老管家正在思考着什么,直言,“老爷子,少夫人昨天到之妍小姐那边去闹,也有可能……”

    话差点说出来,老管家及时低下头,闭嘴。

    “你先下去。”君老爷子突然开口,让方大妈退下。

    方大妈也是半百的老人了,见君老爷子这态度,她也不敢再逗留,连忙退下,明显有些事不想让她知道,那她自然不会多过问半句。

    北苑的竹林,风轻轻地吹过一片竹林摇曳,下午太阳渐渐下山,坐在这竹林间的石桌石凳上,喝着香醇的茶,享受一阵阵淡淡的竹叶清香。

    君老爷子对自己的老人生活一直很知足,孩子都长大了,没什么需要他特别挂心的,他的孙媳妇乔宝儿没点正经端庄,他那个不孝孙自己选的媳妇,以后君之牧自己去操心。

    反而是君之妍这个抱养的外孙女,让他有些担心。

    “阿容,你让人在西苑那边盯紧点,如果之妍她真的出什么事了,你立即通知我。”

    老管家点头应声,“知道。”

    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了,“老爷子,这事要不要跟之牧少爷也提一下?”

    “暂时不需要,”

    君老爷子摆摆手,一双浑浊的老眸望着天边西下的太阳,人老了,心态也变得祥和,宽容。

    “……之妍在我们君家生活了这么多年了,她本性是好的,如果她没有做什么大错的事,别逼她。”

    君老爷子严肃归严肃,心是柔软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