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家有萌宝

    第548章家有萌宝

    “裴昊然,你知道当时我有多痛吗?”

    她的声音没有抱怨,没有责备,没有半点怨气,就这样像个局外人一样很平静地反问他。

    裴昊然无法回应,他心口钝痛,整个人像是僵麻了一样,从未想过会是这样一个原因,他甚至不敢去直视她的眼睛。

    对于他们两人来说,似乎不再有任何话题,沉默以对。

    原本裴昊然想好了许多求和,示好,求她原谅的话,通通都哽在喉咙里,他无法说出来,朱小唯说得对,他不该打扰她在巴黎的新生活,因为他没有资格。

    脑海里不断重复着她的话,一遍遍地重复,内疚惭愧,恼怒痛恨,交织在一起。

    【只是二米距离,你在病房内,你跟关蕾拥抱在一起。】

    【我在病房外,我害怕地眼泪都流出来了,拼命地挣扎反抗,想呼救,我多么希望你能转过看见我……】

    【我被人突然捂住嘴鼻,拽着我的头发,被拖到医院楼梯通道,推了下去。】

    许久,朱小唯推开椅子,她站了起身。

    一切都结束了,她和他形同陌路人,不会再任何交集,她不愿意再愿到任何伤害,她不想再做曾经那个懦弱忍让卑微的朱小唯,她在巴黎过新生活,她一定会改变的。

    “是谁?”

    就在她静默地起身,想离开时,裴昊然从喉咙里挤出了两个字,干哑沉重。

    朱小唯站直的身子,没有回头,也没有为他停止脚步。

    仿佛听不到他的问话,她继续转身,表情淡然地张望着这巴黎美丽的街景,看向大街道,在寻找一台出租车。

    她只想离开,远离这个男人。

    “我不会再缠着你。”

    裴昊然急切地也站了起身,下意识地伸出手想去拖她,倏地惊悟自己没有资格,他的大手停在半空中。

    语气缓和下来,像是跟普通朋友说话一样,言词恳切祈求,“朱小唯,你告诉我,是谁把你推下楼?”

    “你告诉我,是谁害了我们的孩子?”裴昊然强忍着激动憎恨的情绪。

    他知道她不会原谅他,他也不敢再靠近伤害她,他是个非常失败的父亲,这些年,他代替他大哥假装当一位父亲,尽心尽力地教育裴忆,让裴忆喊他老爸,但自己的亲生孩子,却落得这个下场……

    就算,结束了这段婚姻,他也一定要知道是谁害死了他的孩子。

    前面,正朝着大街道一步步走远的朱小唯听到了他的话,她脚步停了一下,依旧没有回头,裴昊然追了上去,他不敢催促她,也不敢去看她此时的脸。

    “不知道。”

    她只给了他这个回复。

    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朱小唯似乎不打算再与他有过多的交谈,她有脚步有些虚浮,但她踏步很坚定,拉开车门,坐入。

    “为什么?”

    “我也有权力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到底是谁害了我们的孩子!”

    裴昊然见她坐入车内离开,心急如焚,奔着追赶,拍打着玻璃车窗。

    但车子已经继续向前行驶,车速越来越快,最后他追不上了,气喘地望着那车影,就在自己眼睛渐渐离去消失。

    从外面看进去只是一片墨色的车窗特殊玻璃,裴昊然不知道,车内的朱小唯早已经哽咽地泣不成声,她没有去擦拭脸颊上的泪,任何它流淌,泪流止不住。

    今天,她用尽了所有的坚强,告诉自己,她来到这了一个新的地方,她已经不再懦弱,她可以面对的。

    但是,一提起她去逝的宝宝,所有倔强的坚强都崩溃了。

    是谁,害死了她的宝宝。

    那个人是谁,谁跟她有这么大的仇恨。

    那段时间,她只沉溺于失去孩子的痛苦中,无论是什么过程,结果都是一样,她的孩子没了。

    她真的没有力气,没有勇气,再留在那个地方寻找答案。

    眼泪一颗颗地打下。

    巴黎的早晨,正好是a市的午后,临近傍晚时分。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正在宝宝房间逗娃的乔宝儿,头也没抬,她正忙,似乎还有点嫌弃君之牧今天这么早回家。

    “在做什么?”

    君之牧语气较平时温和许多,每次他都喜欢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他的妻子,他的孩子在一起,乔宝儿总会跟孩子们讲很多有趣的小故事,或者折腾他们。

    乔宝儿确实又在折腾她儿子,正在摆弄着她两儿子的小衣服。

    她给他们买了二套绵羊衣服,两只一岁大的宝宝排队趴在她面前,萌宝宝晃着明亮的大眼睛,白呼呼的小身子,任何他们妈咪给换新衣服,非常配合。

    “哎,为什么这个绵羊耳朵好像歪了。”

    乔宝儿看着变成两只小羔羊的儿子,白白绒绒的一团,他们只露出白嫩小脸蛋,大眼睛清澈明亮,小粉嘴弯弯地笑了笑,十分可爱。

    君之牧看着,不自觉地也扬嘴浅笑。

    “方大妈,这衣服质量不行啊。”乔宝儿扭头喊一声,她很不满。

    “少夫人,小绵羊的耳朵就是长这样的,这衣服在设计前是按着这个码数,小少爷这段时间吃得多一些长得快,超过预期,衣服小了半个号,绵羊耳朵看起来有点偏。”

    意思是说,她儿子吃得太多,一下子长得太胖了,超过人家设计师的预估码数。

    方大妈非常有耐心给她解释,这都是些没营养的聊天内容,但他们君家上下都特别重视。

    “大胖,小胖。”

    乔宝儿随手,抱起一团绵羊,笑着给他们又取了个小名。

    他们君家小少爷的乳名简直花样多出,乔宝儿想到什么就喊他们什么,宝宝当然是没有权力反抗的,只要是听到乔宝儿的声音,不管是啥,都抬起憨憨的白嫩小脸,眼睛亮晶晶,腼腆一笑。

    君之牧对他老婆这种无良形为没有任何意见,他爷爷坚持要给孩子取正名,等他们上小学再算,这几年,乔宝儿什么蔬菜水果都随便喊,高兴就好。

    “儿子,爬过来,爬过来吃草啰。”

    乔宝儿让女佣给她拿了一颗西兰花,她故意走到了门口,摇晃着手上绿色的西兰花,哄着屋内的二只绵羊爬过来。

    君小小被他娘强迫穿得这身连身的绵羊衣服,因为他很胖,勒着他有些不舒服。

    他小屁股扭了一下,绵羊短尾巴也跟着扭动,他望着前面他妈咪,想爬过去,但很拘紧,爬了两步,就开扁嘴了。

    ‘吖吖’的叫,君小小爬不动,宝石蓝的眼珠子水汪汪的,很委屈的样子。

    “哥哥,加油,加油……”

    乔宝儿见旁边她大儿子很有坚毅力,一步步朝她爬过来,真乖。

    君大大像是能听懂他妈咪为他助喊,‘哇呀’一声,很兴奋很高兴,两只小手很努力往前,两条小脚使劲地蹬,越爬越有劲。

    可怜君小小泪眼含糊的望着他哥的绵羊屁股,越过了自己,乔宝儿一把抱起君大大,还表扬了哥哥。

    君小小不干了,他干脆趴在光洁实木的地板上不肯动了,然后哇的一声,哭出来。

    乔宝儿正抱着大儿子,脚往君之牧一踹,“去抱弟弟。”

    君之牧挑挑眉,他最近发现,乔宝儿很偏心,她好像比较喜欢哥哥。

    那是当然的,因为哥哥学会喊她妈咪,乔宝儿每次听到都春心荡漾,激动到不行,弟弟只会呆呆地望着她,弟弟目前为止只会学猫叫。

    当裴昊然站在君家婴儿房门口,看见眼前这一幕时,他内心很复杂,羡慕嫉妒,还有愤怒情绪交加。

    “……打扰一下,我有很重要的事需要问你们。”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