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请君入瓮

    第581章请君入瓮

    “……你的意思是要带她去国外生活?”

    “我不同意。”

    顾如烟立即义正言辞,站了起身,“异国他乡风土人情都不一样,吃东西都不习惯,为什么要突然带她去国外生活?”

    她大半辈子都是单身,一直为她侄女操劳着,要带她侄女出国,去这么远的地方,她不舍得。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乔老太太也小声地开口,“宝儿去国外生活,她肯定不习惯的。老外吃的那些面包干瘪瘪的,怎么都比不上我们一日三餐……”

    “她是我的亲生女儿。”

    顾如晴脸色不太好看,媚眼如丝的双眸带着不满,“她的事情由我安排,还轮不到你们。”

    乔老太太被她这么一吼,忽然觉得心里很委屈。

    “……你给我滚出去。”乔文宇压抑着爆发式地喝斥,怒气冲天。

    想起了过去的日子,只要顾如晴在家的一天,家无宁日。

    顾如晴从未想到自己这次回来,不仅没有受到他们的欢迎礼待,反而被这样的轰赶,她随即恼怒了起来。

    她的话讲的更加直接,“我是她的亲生母亲,是我怀胎10月把她生下来的,乔文宇,你只不过是喜当爹的,我现在要带她去找她的亲生父亲,哪里有错了?”

    “……而且你们现在乔家,还剩下什么,你能给予她更多吗?”

    顾如晴的每句话,都直接抨击得乔文宇作为男人的尊严。

    乔文宇脸色十分难堪。

    “你不要这样说我爸。”乔宝儿几乎是脱口而出。

    目光直视着眼前这个端庄靓丽的女人,她的亲生母亲除了让她感觉陌生之外,没有别的感觉,现在还多了些张扬跋扈。

    以前她年纪小,总是在内心里美化自己母亲的印象,其实算起来她母亲没有抱过她。

    “宝宝,他们欺骗了你,乔文宇他不是你爸。”

    顾如晴向自己的女儿语气多了些温和,劝着,“这乔家配不上你,他们给不了你更好的生活,我带你走,是为你好。”

    “你消失了20年,现在你突然出现说要带我走,你觉得我会听你的吗?”乔宝儿也是倔脾气的,向来吃软不吃硬。

    见她对自己这个态度,顾如晴大为吃惊,顿时一把怒火迁怒,“乔文宇,你把我女儿教成这样,你跟她说了什么?”

    在顾如晴的记忆里,她女儿可乖了,而且最听她的话。

    乔文宇被这样质问,忽然脸色复杂,沉默了下来。

    这么多年,他一直被女儿憎恨、排斥,而她消失的20年,总有许多的人去怀念她。

    “姐,你不能这样。”顾如烟看不过去。

    “这些年,你跟你姐夫跟宝儿说了不少我的坏话是吧?”

    顾如晴简直怒极了,最忍不了有人损害了她高贵完美的形象,顿时恼羞成怒,“我当年执意要去找宝儿的亲生父亲,我有什么错?现在我要带她去享福,又有什么错?”

    “你们想用这桩荒谬的婚姻束缚着我。”她转头,斜睨着乔文宇,她像尊贵的女王,“乔文宇,你配不上我,想把我占为己有……可笑,而你自己也是对这桩婚姻十分不忠,你不是出轨了叶薇吗?”

    “这婚姻早就貌合神离了,我不像你们这么虚伪,我可勉强不了自己就这么过下去。我离开也是成全了你和叶薇。怎么,你还不感激我,反而在这些年还一直在数落我……你想要挑拨离间,伤害我跟我女儿的感情。乔文宇你实在太卑鄙无耻了!”

    顾如晴的怒诉,说的理所当然。

    在场的人没有再反驳一句。

    只有君之牧微挑着眉,打量得顾如晴这一身精致的妆容,她身上的服饰和首饰都不是现在市场上流通的饰品。

    “爸,你怎么样?”

    乔宝儿发现乔文宇的脸上忽然很苍白,急忙地走过去,扶住他。

    乔文宇也反手的紧紧握着她的手,他的身子有一些颤抖。

    自从上次脑中风之后,他的身体一直都不太硬朗,他高血压一直都需要吃药控制。

    顾如烟看到这种情况,心底五味杂陈。

    她心一狠,用手拽着顾如晴往门外拖去,“你走,这里没人欢迎你。”

    “你说什么?”

    顾如晴有些不敢置信,她这个妹妹在她的印象中对她言听计从,“这个家,还轮不到你赶我出去,小烟,还真把这里当成你自己的家了。”

    “你消失了这么多年,对宝儿不管不顾,现在突然回来说要接她去享福?”

    “姐,我最了解你的性格,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就是不值一文,你现在突然接她回去,你是要利用她……”

    “你这种人,真的一辈子劣性难改,如果爸还活着的话,他肯定当场要跟你断绝关系。”

    顾如烟脸色绝然,直视着她这位美丽端庄的姐姐。

    一直活在她姐的光环之下,敬佩她,羡慕她,可是她的人品实在不敢恭维。

    将顾如晴推出了房门,立马嘭地关上门。

    房门外的顾如晴从未受到这般粗鲁地对待,而且还是她亲妹妹,她重心不稳,踉跄地往前一摔,整个身子扑在了院子前的草坪里。

    她精致名贵的妆容、服饰,扑倒的动作实在太过难看,狼狈,她尖叫的在怒吼,“你们你们这些贱民。”

    屋内的人没有在理会她。

    大家此时的心情都不太好,乔宝儿劝了她爸回房间里去休息,还给他量了个血压,然后他吃了一颗降压药。

    “我不会跟她走的。”递了一颗降压药,随口又说了一句。

    她妈把她当成了以前读幼儿园的那个小孩,她有自己的想法,怎么可能就随便跟一个已经分别了20多年的人走。

    乔文宇接过那颗药服下,他一直没说话,看来顾如晴的出现对他打击很大。扰乱了他一切的思绪。这么多年平静的生活,就这样被打七凌八落,不堪一击。

    “宝儿,你妈突然出现,说要带你走肯定是别有心机的,你一定不要听她的。”

    顾如烟见她从乔文宇的房间里出来,立马拉着她叮嘱。

    就是因为是亲姐妹,所以非常了解她姐的为人。

    “下次要是她还找你的话,你离她远点,知道吗?”

    乔宝儿点点头。

    几乎是她小姨带大的,所以一直都特别听顾如烟说的话。

    “……我打算接她回君家去住。”

    君之牧朝她们走了过来,他的话,让她们都极为惊讶。

    “你是说,你打算接我姐去君家住?”顾如烟极不赞同。

    “是。”

    “你怎么能把她接道君家里住,难道你没听到她刚才说的话吗?”

    “她想把宝儿带到国外去,然后我们就看不见她了,我姐消失了二十年,那宝儿走了之后,我们怎么联系,你舍得,我们不舍得!”

    顾如烟对她侄女才是最真切的亲人感情。

    “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

    君之牧对顾如烟说话的态度向来多了几分尊敬,慢慢地说着,“她只身一人从国外回来,我的丈母娘,当然应该请她去君家居住。”

    请君入瓮。

    以其防止她会接触乔宝儿,还不如直接把她接回家,方便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君之牧更想知道,顾如晴这些年到底在什么地方生活。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