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游船,暴风雨

    第605章游船,暴风雨

    整艘游轮都在剧烈的晃动。

    天边原本的蓝天白云,霎时间风云变色,翻腾的乌云像黑洞一般不断的扩大,吞噬着整片海域,狂风骤起,海平面的海水像是受到地震波一般疯狂地摇晃,整片天空都变得灰蒙蒙的,人心茫茫。

    天空开始下起了雨滴,由于开始密集的小雨,渐渐加大,啪啪啪的雨点声,凶猛地雨水打落下来,雨滴拍打在身体上都觉得疼痛。

    狂风席卷,雨水不断往轮船四面八方冲击,游轮的玻璃、金属的外壳都发出咚咚咚剧烈地敲打恐怖的声音,明明是中午时分,外面的天色却漆黑的一片,风声雨声像鬼哭狼嚎一般肆虐咆哮。

    “啊——”

    朱小唯被吓得脸色苍白,“发,发生什么事了。”唇瓣都哆嗦了起来。

    5分钟前,老鬼通过广播急促的声音,立刻呼喊着:“紧急通知,紧急通知,全员立刻回舱,不得在船外、甲板位置停留,立即回舱!”

    朱小唯他们几人听到这急促通知,知道事态紧张,也不敢耽误,立即返回船舱入口。

    可一切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还未等他们回到舱门入口,船身四周,席卷而来的狂风骤雨,如同天空开了一扇黑暗地狱的大门,突降而来,吞噬着一切。

    突然的暴雨,剧烈的狂风,将他们几人吹得摇晃七凌八乱,手死死地抓着护栏,她害怕地呐喊声音被疾风吹得扭曲,“……裴,裴昊然,后面,小心你的后面。”

    甲板上原本放置有一些凳子,椅子还有太阳伞,供人娱乐休息,原本这些都是被金属固定焊死在甲板上的,可是被这狂风吹的连螺丝都松动了,其中一把巨大的太阳伞正朝他们的方向飞了过来。

    天色昏暗,巨大的云层挡住了太阳,犹如黑夜一般,朱小唯看着这一切心害怕极了,像触目惊心一般,“裴,裴昊然,你靠左边,快,往左边去。”那把太阳伞朝裴昊然的后背冲击过来。

    大声呐喊,急地眼泪都流出来,“快,快躲到左边,左边啊——”

    裴昊然正抓紧一根金属柱子,他看不见身后的情况,但能隐约听到朱小唯焦急的呐喊声。

    他想往左边移动,可是风太大了,他根本挪不开步子,若是他稍一放开身边的金属柱子,恐怕会连人飞上天空。

    陆祈南也在他们附近位置,他一扭头,惊慌地睁大眼睛,看着船上许多杂物如同一件件庞大钝器飞扑而来。

    冲着裴昊然焦虑喊道,“蹲、蹲下身。”

    裴昊然快速的蹲,下身重心压低,他右侧身一件黑色看不清的庞然大物就与他擦肩而过,太阳伞的把柄伴了他的脚踝,这剧烈的冲击力,疼痛使他手一放松。

    游轮的船身正在激烈的倾斜,晃动,裴昊然整个人也随之倾跌,滑行。

    朱小唯眼睁睁的看着他快要坠入深海,心提到了嗓子眼,这样一瞬间,她惊恐地连尖叫都喊不出来。

    陆祈南紧绷着脸色,一个跳跃,右手抓住了他。

    裴昊然整个人像是彻底茫然,感觉到了陆祈南抓着的手劲,这才慢慢回过神来,他以为他要死了。

    “用脚,蹬,向前爬……”陆祈南声音很艰难,他左手抓着游船的护栏,右手抓着裴昊然的手,显得非常吃力。

    “……不要松开他。”朱小唯忍不住哭了出来。

    那一刻,她真的很害怕,一条生命在大自然的灾害中显的多么渺小,脆弱,前一秒活生生人,下一瞬间死绝了,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心里难以承受,幸好陆祈南抓住了他。

    但陆祈南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朱小唯清楚地看见了陆祈南强忍着一股气,拼尽了全力,可他左手抓着护栏手指关节泛白,一点点松开,两人最后都会坠入茫茫的大海。

    “别过来!”

    裴昊然感觉到朱小唯想过来帮他们,立即抬头喝斥一声。

    狂风肆意,海平面剧烈的晃动,所有的一切东摇西摆,昏暗的天空暴风雨袭来,还有那些可怕的电闪雷鸣。生命面对自然时有多么的脆弱。

    疾风的暴雨,愈加猛烈,冲击着他们连眼睛都睁不开了,陆祈南也觉得,这死期到了。

    裴昊然想要挣脱他的手,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死要强。

    “我可不想一辈子都做噩梦!”

    陆祈南紧绷脸色极难看,咬紧牙关忍,用尽死力两边抓着,冲着他大喊。

    “我不会替你照顾裴家的人!”

    “就算我们掉进海里等待救援,我也会游泳,你抓着我至少咱们多活几分钟也算是赚到了!”

    裴昊然听到他的话,眼眶有些湿热,这样生死关头忽然又有些好笑,不敢轻言放弃,上身靠陆祈南抓着,他双脚使劲力气瞪着船身,拼命向上爬。

    陆祈南已经做好了要坠海的准备,老天怜悯,支援的人及时赶到。

    君之牧腰上系了安全绳,他手上还带了三个连绳的挂钩,沿着船身倾斜的节奏方向,朝一个方向奔跑,就在船身倾向另一个方向时,他立即俯趴抓住护栏,就这样,以最快的快速来到了陆祈南他们身边。

    君之牧看着他们时,立刻二话不说,首先将手上的一个连绳挂钩缠在陆祈南的腰上,将扣子扣上的那一瞬间,陆祈南简直激动地到快要哭了。

    他们两人一起合力将裴昊然拖拉了起来,快速用绳索缠上他的腰处,这勉强算是保住了性命,后头的人员在看到手势暗号后,立即将他们拖回船舱入口。

    朱小唯也被老鬼他们救了回舱。

    被狂风暴雨洗刷过后,所有人全身湿沥沥的极为狼狈,朱小唯脸色苍白焦虑地张望,在看见裴昊然时,猛地扑到他的怀里,哆嗦着身子,激动地说不出话。

    刚才,生死只在一瞬之间,便是永别。

    朱小唯忽然明白了,自己之前所有的抱怨,所有的怨恨都是多余的,在死亡的面前,那些悲伤都不重要了。

    活着,只要能活着就好。

    “……我没事。”裴昊然脸色也有些受惊苍白,他拍拍她的肩头安慰,“别怕。”

    朱小唯放声哭了出来。

    大家都全身湿透了,男人们大抵不会说什么矫情的话,也不会轻易哭泣,但人都内心都是一样柔软。

    外面的狂风依旧在肆虐,风声雨声,鬼哭狼嚎,男人们都显得很安静,低头收拾着自己的衣服,解开自己腰上的绳索,耳边是朱小唯低低的哭泣声。

    她的哭声反正让他们的内心渐渐地安宁下来,仿佛她在替他们将内心的惊恐哭了出来,发泄了出来。

    因为整艘船只有朱小唯一位女性,他们当然并不会嘲笑她,外面依旧风雨交加,他们的心也很忐忑不安。

    君之牧解开了腰上的绳索,往裴昊然和朱小唯那边看一眼,眼底的思绪更沉重。

    乔宝儿她一个人现在怎么样。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