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墙壁上的刻字

    第622章墙壁上的刻字

    这里的野人好像很高深莫测。

    陆祈南他们到达了野人岛屿,被森林里的坑摔得屁股开花,看见了打火机,铁锅,储水石瓮,已经不敢小看这座岛的土著野人。

    “……啧啧,野人做的烤肉比我们弄得香,好像还加了什么香草。”

    螃蟹是个吃货,不怕死地从那火堆里捡了一串烤雉鸡,吹掉上面的灰土,直接嚼着吃。

    这鸡褪了鸡毛,内脏也去得干干净净,烤鸡外皮金黄香脆,肉质鲜嫩,虽然没有调味料,好像加了什么香草,越吃越有劲,麻麻香。

    陆祈南和老鬼立即围捕他,三个男人很幼稚地打了起来,螃蟹护食,死活不从,烤鸡狂塞进嘴里。

    陆祈南和老鬼勉强地抢到了一个鸡翅膀和一个鸡头,扔进嘴里嚼了嚼。

    他们脸色奇怪,对视一眼,这烤肉真的好吃。

    莫非这里的野人智商真的比他们高。

    他们彻路不眠的赶路,现在太阳已经升起来,这坡地向阳,明媚的光线刺眼,但也架不住他们此时的疲倦,不管什么野人了,先休息一会儿再算吧。

    这处坡地有三个窑洞,第一个窑洞最大,可以容纳三十几人挤一挤勉强能睡上一个好觉。

    第二个窑洞似乎是储藏室,里头还放了不少干柴枝和几张兽皮,还有三条有些长霉的野猪腿。

    第三个窑洞最小,像十平方的小房间一般,地上放了好几大把干草,还有好几条的麻绳落在地上。

    “……这个最小的窑洞应该是圈养活动物的。”猴子与君之牧两人没有睡意,继续在四周仔细巡察。

    干草明显是给动物的饲料,猴子他们的嗅觉特别灵敏,能闻出这个窑洞里有一股动物骚味儿,还有一些……说不上什么味道。

    “这种麻绳是森林里老树垂落的树根,应该是用来捆绑动物……”他们捡起地上的麻绳,一边观看,一边分析。

    君之牧眉头微挑,说一句,“这切口很整齐。”

    这些麻绳是用刀具磨断的。

    猴子表情复杂,“这里的野人还能熟练使用刀具?”

    他们一开始以为的原始荒岛,现在看来,这岛屿已经是半现代化,也代表着他们在这里执行任务行动会有更多潜在危机。

    “……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先好好整顿休息,君少,这个小窑洞留给你休息。”

    猴子话刚说完,他正打算走出去。

    “桑巴,雷纳,女族长。”君之牧低沉复杂的嗓音,嘴里喃喃着一些奇怪的名字,突然转身拽着猴子手臂,严声吩咐,“立即叫拉斐尔过来!”

    猴子愣着,目光看向窑洞的左边泥土墙壁上,那用刀刻出来的几个汉字名字,【桑巴,雷纳,女族长。】

    有人在这个窑洞里刻字,而且是汉字。

    猴子也立即激动了起来,赶紧跑出去找拉斐尔。

    拉斐尔向来清高,他独自一人原本在背阳的岩石下坐着闭目休息,猴子吵吵闹闹要他过去窑洞,听到提及‘墙壁有刻字’,这才不情不愿地站起身随他过去查看。

    拉斐尔也有些吃惊,竟然真的有人在墙壁上刻字。

    “……这些汉字绝对不可能是野人刻的,是我们的人。”

    陆祈南听闻猴子他们那边的发现,也八卦地跑了过来,兴奋地大喊,“肯定是乔宝儿留下来的线索!”

    【桑巴,雷纳,女族长】

    “肯定不是野人,但不一定是乔宝儿,也有可能是同机的其它人,有可能是lucy。”

    “如果真的是乔宝儿在墙壁上刻字,她写这些是什么意思?”

    “前面两个应该是人名,可能是当时掳走她的人,也可能是其它她遇到的人……女族长?这破地方也有族长吗?”

    陆祈南他们因为这重大发现,全无睡意了,热火朝天地讨论着。

    君之牧双眸紧紧地盯着这土泥墙上刀刻的字体,虽然不像铅笔钢笔那样勾勒出字迹,但他内心已经激动不已。

    他能认出来,这是乔宝儿刻的,是她的字迹。

    君之牧右手紧握成拳,脸色冷漠如常,转头看向拉斐尔,沉声却又急促地开口,“这些代表什么意思?”

    “应该是野人的名字,不过,我不认识。”

    拉斐尔见他这紧张的表情,慢吞吞说一句,“……原来我小妹被野人捉了啊。”他故意将尾音拖长,分明就是在幸灾乐祸。

    君之牧听他这语气,脸色变得很难看。

    陆祈南他们则表情大惊,“真的是乔宝儿?”

    “她被野人捉了,就关在这个窑洞里,那她现在在哪里?”陆祈南焦急地问拉斐尔。

    可拉斐尔却一点儿也不急,“不知道。”

    “你跟她不是有血缘关系吗,你不是可以看见她现在所在的处境吗……拉斐尔你他妈的是不是想耍我们!”

    见拉斐尔依旧是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陆祈南急地骂他。

    拉斐尔确实有能力窥视乔宝儿现在的处境,但很伤心神体力。

    说白了,他只在乎自己的事情,君之牧却不肯兵分两路替他办事,他也不想管他亲爱的小妹是死是活。

    君之牧压抑着复杂的情绪,问一句,“被野人捉了之后会怎样?”

    拉斐尔也知道君之牧不是好脾气,只是还没超过他底线,该说的,他还是会配合,“被野人活捉的,一般带去集市卖掉。”

    “卖掉?”

    “乔宝儿被野人卖了!”陆祈南和老鬼他们表情紧张了起来。

    拉斐尔见他们的表情,戏谑地大笑起来,补充一句,“也有可能被野人圈养起来当媳妇。”像是很期待什么好事。

    野人是母系社会,女野人很少,很值钱,男人想要娶媳妇可不容易。雄性野人如果捉到雌性搞不好一时冲动。

    野人那庞大的体格,他的小妹真是‘艳福’不浅,不知道熬不熬得住呵呵。

    君之牧脸色阴沉地难看,紧攥地拳头青筋暴跳,正要给拉斐尔一拳头,老鬼他们熟悉他的脾气,立即几人涌上前拦住,“君少,别把这妖孽的话当真,他是故意这么说的……我们出去好好商量商量。”好说好劝地推他出去。

    “君少,那只黑猫不见了,我们仔细找了一圈也没见着它,肯定是被拉斐尔派去找少夫人了。”

    他们几人出了窑洞外,走到烤肉的火堆平地围着讨论事情。

    “拉斐尔自从踏入野人岛屿,他就变得特别积极,这座岛屿肯定有他想要的东西。”

    “拉斐尔需要我们的帮助,大费周张地引我们进岛,我猜他原本在这座上的地位很高,可能突然遇到了叛变,顾如晴很可能就是他的死对头。”

    “拉斐尔既然有求于我们,他就不可能放弃少夫人这张牌,他之前也提过兵分两路,让伯爵去找人,看来,他是想先控制了少夫人,再跟我们谈判。”

    老鬼和猴子他们虽然平时打打闹闹,但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整件事情利弊他们看得清楚。

    现在就希望他们君少不要冲动,毕竟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他们七嘴八舌地分析,大局为重,现在不宜与拉斐尔交恶。

    君之牧阴沉的脸色渐渐平静下来,他当然知道这些道理,只是刚才拉斐尔提及乔宝儿时那戏谑的眼神,让他一时气极。

    大局为重,理智分析,可他不是神,只是个普通人,人都有情绪。

    “所有人员,留在原地整理休息两天,”

    君之牧恢复了平常的沉着冷静,低声下命令,话顿了顿,语气加重地补充,“……向天空发射彩色烟火信号弹。”

    陆祈南和老鬼听到这个指令,表情有些复杂,一般他们不会向天空发射信号弹。

    白色的烟火信号弹代表求救。

    而彩色的烟火信号弹仅仅是为了让队友知道自己大概所处的位置,但同时也会向敌人暴露了行踪。

    君之牧下令发射彩色烟火信号弹,是希望乔宝儿能看见,他来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