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乔宝儿装病

    第630章乔宝儿装病

    桑巴给她喂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草药,也不知道是哪一种草药起作用了,乔宝儿麻痹的身体四肢开始渐渐有感觉,嗓子已经可以正常说话。

    “……瞎猫碰上死耗子。”乔宝儿很无奈地自嘲。

    前几天她万念俱灰,以为自己死定了,颇有些看破红尘,置之生死以度外。

    现在她脑子清醒过来了,她当然是惜命。

    仔细到底是吃了什么东西导致中毒,全身突然失去知觉,像植物人一样麻痹不能动弹,一定要好好思考这个问题,乔宝儿可不想再遭一次罪。

    “……应该不是从天而降的大鸟。”

    昨天桑巴还喂了她吃几口,桑巴自己咬了一些焦黑部分吃。

    思来想去,只有两种比较可疑的植物导致她这次中毒。

    一种是多肉植物,树株半米高,不会开花,嫩绿叶片茂盛,叶片宽厚多汁,像仙人掌一样长了很多毛刺,不过毛刺是软的。

    这一带有许多不同品种的多肉植物,有些可以食用,大部分乔宝儿也不知道有没有毒,上次摘来吃,想想也太过心大了。

    另一种是跟小番茄外形非常相似的果子,果皮是枣红色的,一颗一颗晶莹水嫩挂满了矮树上,模样看起来很精致,可是口味却很酸涩,难以入口。

    她摘了一颗,试了一口,只吞了一半进肚子,剩下都被她给扔了。

    想着等她完全恢复了之后,一定要采摘这两种植被,好好研究一下,究竟哪一种是有毒的,避免下次再误食。

    而且有毒的植物,其实也有价值,比如对付敌人。

    桑巴依旧打横抱着她赶路。

    “……我不要再吃草药。”

    桑巴又抓了一把不知道是什么藤蔓的植被,想要往她喉咙里塞,乔宝儿现在已经可以说话了,立刻闭上嘴巴,拒食。

    虽然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但是今天早上她偷偷地活动了一下四肢关节,感觉自己的脚趾头能够弯曲,看样子再过几天,应该可以自行走路。

    桑巴表情严肃的看着她。

    桑巴很高兴她可以发出声音,见她渐渐有精神,可是这劝崽又开始挑食,不愿意吃草药。

    为了她的身体着想,桑巴将手上的草药,直接塞到她嘴里,强行喂食,可没想到,这幼崽居然咬他。

    虽然被她咬着不疼,但是看见她双眼冒火,很明显就是在生气。

    桑巴满脸胡须,脸相凶恶,但他的眼神露出一抹无奈的情绪,最后没不再强行喂药了。

    这种草药又涩又辣,乔宝儿将喉咙的全都给呸了出来。

    桑巴想要为她好是一回事,她可不想再吃这些奇怪的草药了。

    乔宝儿的身体天天渐好,可她每一次都趁着桑巴不注意的时候,才偷偷地伸展一下自己的四肢胳膊。

    乔宝儿很阴险地继续装病。

    她正在蓄谋欺骗桑巴。

    桑巴对此全然不知,依旧每天都给她喝水吃肉,小心翼翼,亲力亲为。

    怕她吃的食物不够,白天赶路的时候,桑巴会将她放在岩石上,他自己会跑开一段时间去抓了一些野兔之类的小动物,然后做烤肉,大部分都是给乔宝儿吃。

    乔宝儿嚼着这肉丝,确实有些良心过意不去。

    可是她不得不这么做。

    因为她能猜测出来,桑巴大概是觉得她生病了,所以也要带她去野人集市里找别人给她治病。

    现在他们正赶往野人集市的方向。

    “……如果他知道我病好了,肯定不会去集市的。”

    乔宝儿无耻地欺骗着桑巴,就这样,被桑巴小心翼翼的护着,接连赶路走了三天之后,他们到达了野人的集市。

    乔宝儿内心很激动。

    她真的来到了野人集市了。

    如果是她自己走路去的话,肯定要多一倍的时间,桑巴身形庞大,脚程也比较快。

    不过,乔宝儿有点不明白,桑巴为什么到达集市之后,就显得有一点鬼鬼祟祟,东躲西藏。

    桑巴仿佛是怕遇到了什么人。

    “雷纳和女族长?”乔宝儿的脑袋里立马想起了这两个野人。

    她清楚地记得,上一回雷纳和那个很尊贵的女族长谴人轰赶桑巴,好像下令了不准桑巴到达集市这边。

    “可恶,那两个野人凭什么欺负桑巴,以为有钱有权就了不起吗!”乔宝儿内心为桑巴感到愤愤不平。

    越是这样,乔宝儿良心就越不安,若不是她生病了,估计桑巴真的不会再踏足集市这片土地。

    桑巴是为了救她,才过来的。

    集市依旧非常热闹,许多野人在这里交易生活日常品,打火机依旧非常抢手。

    桑巴抱着她,在集市内七拐八弯,走入了一条很僻静的小道,这周围有不少用草木搭成的房子,看样子就像那些非洲人的土著房子一样,很简陋的草屋,不过也能遮风挡雨。

    很快,桑巴给她找到了一位‘医生’。

    乔宝儿面无表情地打量着,眼前这位年迈的老野人。

    不知道这位老成的野人年纪有多大,他脸上的胡须毛发脱掉了,黝黑的皮肤有许多的皱纹,很沧伤老态,脖子、头上、腰间都挂满了各种奇奇怪怪的贝壳、羽毛装饰,右手还紧紧地握着一根木棍。

    这老野人看起来更像一个土著巫师。

    桑巴小心翼翼将她放草屋中间的木板上,这位老野人巫师似乎是觉得乔宝儿被什么不好的邪灵东西护体了,巫师神叨叨对着她一顿念咒,居然还拿木棍往乔宝儿的头脑袋上狠敲了几下。

    “哎哟——”

    乔宝儿疼地实在受不了了,她自己爬起来,拔腿就跑。

    “干嘛打我啊!”她几乎忘记了自己在装病的事实。

    而桑巴见她终于可以走动了,非常激动地对这老巫师表示了感谢,还双手送给人家一块黄金。

    乔宝儿站在一旁看着,她忍着,很想抢回那块黄金。

    那是桑巴好不容易攒到的金子,居然这么白白送给了这个野人巫师了,可是她又不能解释,更不会说这土著语。

    乔宝儿捶足顿胸。

    被桑巴带出了那老巫师的草房子后,桑巴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带她一起回坡地。

    桑巴脑子逻辑很简单,觉得她的病治好了,所以现在他们要回家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