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野人岛屿的诅咒

    第654章野人岛屿的诅咒

    当陆祈南他们准备出发外出寻找草药时,发现,乔宝儿和桑巴没在宫殿,他们俩偷跑了。

    严格来算,也不算偷跑,乔宝儿好歹留了张纸条。

    【草药你们弄,我和桑巴找水源,别捉我回去】

    最后那句表明了她的决心。

    陆祈南立即拿着这张字迹去找君之牧,君之牧看着,想开口,又沉默了下来。

    这几天外出找草药,君之牧并没有一起同行,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

    他手上有拉斐尔想要的权杖三分之一部分,金黄权杖上的古文字图案需要解密。还有拉斐尔上次提及的‘野人的歌谣’,这事也必须要了解清楚。

    所以君之牧真的很忙,事情大小都要向他汇报。

    无论是在这样的荒岛上,还是以前在君家,君之牧确实都忙着别的事情,很少有时间陪她。

    乔宝儿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她也根本不需要他的陪伴。

    沉默了许久。

    “各自去忙。”君之牧低沉地就说了这一句。

    陆祈南倒是很意外,这么放心她跟那个野人在外面乱搞,不像君之牧的行事风格。

    此时,乔宝儿和桑巴已经走路步行了二十公里,他们天没亮溜出宫殿,一直沿着大河上游行走……

    乔宝儿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太阳,太阳初升,估计陆祈南他们也知道了她和桑巴外出的事,她也是没办法才先斩后奏。

    君之牧那男人很强势,但总感觉他患得患失。

    乔宝儿不喜欢被掌控的人生。

    桑巴见她走累了,给她递水壶,乔宝儿对桑巴摇摇头,现在干净的淡水很珍贵,不到真的很渴都不舍得喝。

    他们的左手边是大河,清澈的水流滚滚,之前河里的死鱼已经都全部打捞,这水是活的,水流一直从上游流下。

    太阳之下,这河水看起来没什么异样,水质很清澈透明,但河水中已经没有了鱼虾,水里没有任何生物存活。

    乔宝儿停下了脚步,她注意到临近河边的植物似乎有些枯黄。

    她往河边走近,桑巴惊吓一般,一把拉住了她,仿佛那边河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不让她走过去。

    “……没事,我就想拔几棵河边的草。”

    桑巴听懂了她的话,连忙一个大步走过去,大手胡乱拔起几棵小草,连根拔起,小草根部带了些湿泥。

    乔宝儿仔细瞧了瞧,这几株野草连根部都有些腐烂了,怪不得草叶枯黄。

    “连植物都受影响了。”

    如果是以前,长在河边的植物水份足,更加茂盛苍绿,“这河水是有毒吗?”

    这岛里没有化验机械,不知道河水里现在有什么成分,老鬼他们现在办事也只能用些原始方法瞎试。

    “桑巴,我昨天看见了,你给你自己水壶里装的就是河水。”乔宝儿忽然问他。

    自从河里出现大量死鱼之后,通知了所有人,包括野人,不能饮用河水。只能吃一些多肉植物解渴,或者去森林里湖取水。

    “你现在水壶里的是不是河水?”乔宝儿直接上去要抢他系在腰间的大水壶。

    桑巴受惊,连忙后退。

    桑巴好像被人发现了什么大秘密一样,紧张地要命,他庞大的身躯僵硬绷直,表情很拘谨,手足无措,不敢看她。

    仿佛他做了什么错事,桑巴没有否认,但他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大水壶,不让她拿走。

    乔宝儿那死心眼那会这么轻易放弃,用她的小手继续掰,想抢过来。

    若是平时有什么好吃的,桑巴肯定会第一时间跟她分享,而且桑巴这野人的大脑也争不过她,只要乔宝儿讲话逻辑通,就算是歪理,桑巴也会觉得是对的。

    但这大水壶,桑巴死活都不给她。

    “不给我,我就不会就地取材吗。”乔宝儿抢不过。

    她直接跑到河里去,弯下腰,双手掬了些河水,直接喝了。

    桑巴吓得大吼大叫,连忙跑过去,大手一把拎起她后脖子衣服,急得不行。

    “……桑巴,你如果能喝这河水,我应该也能喝。”乔宝儿模样很无辜,被他大手提在半空中。

    她不可能存心找死。

    因为昨天发现了桑巴饮用河水的秘密,且他没有毒副反应,今天才想溜出来搞清楚这河水到底能不能喝。

    桑巴不管她讲什么,甚至还想伸手指去扣乔宝儿的喉咙,让她把刚刚喝进去河水呕出来。

    “喝进去了,呕不出来……应该没事。”她几个挣扎,从桑巴的大手中逃开。

    桑巴一副悲痛欲绝的表情。

    好像她又要死了。

    乔宝儿深深叹了口气,有些气又觉得好笑。

    “死不了,死不了。”她摆摆手,模样特精神。

    乔宝儿喝了刚才那河水,是苦的。

    如果不是她亲自尝过,真不敢相信,她刚进岛之前都喝这河水,清凉甘甜。岛上没有工业化,这里的一切自然生态都很原始,无污染。

    河水变苦了,而且舌尖有些麻,整个口腔都很不舒服,仿佛喝了重工化学染品,还有些硫磺和其它刺激的味。

    乔宝儿对化工元素不了解,但这河水绝对是被大量的有毒物质污染了。

    河里的鱼虾都死了,河边的草木也开始枯黄……

    所幸的是,乔宝儿暂时没有身体不适。

    “桑巴,我现在强壮了,不用担心我。”

    乔宝儿安慰道,还抡起手臂比了比大力水手的动作,她进岛之后,身体比以前更加灵活,肌肉也更结实,在这里生活比任何现代健美还要有效。

    桑巴倒是觉得,前段时间乔宝儿被隔间关了两周,她皮肤又变白皙了些,桑巴担心了好久,觉得她又变丑了,身体又差了。

    乔宝儿很无奈,她已经解释了好多遍,她皮肤天生就比较容易恢复透白。

    桑巴每次都只用同情目光望着她。

    在桑巴看来,只有黝黑的皮肤才是健康的。

    她深深地又叹了口气,转移话题,“……我们带这些枯黄的草回去,必须告诉他们,岛里的植物也开始有变化了。”

    现在岛内的情况,大家储存的淡水快喝完了,森林内湖的水源有限,而且这片大陆似乎不怎么下雨,乔宝儿在岛上这么久了就没见下雨的。

    原本他们的方案,在解决疾病问题之前,尽量选择食用植物解渴,比如多肉植物虽味道不好,但水份足,可现在连植物也开始有变化了。

    一切变得更加严峻糟糕。

    “……不知道之后还会发生什么事?”乔宝儿望着蔚蓝无云的天空,心头惶惶。

    而此时,君之牧带着之前被关押的雷纳,到了女族长的家里。

    他们在屋里头秘密交谈。

    君之牧表示,他可以放了雷纳,但有条件。

    女族长并不喜欢君之牧,外岛人野心勃勃,多少年来一直欺负他们土著野人,现在她最重要的黄金权杖也交了出去,看见君之牧过来,女族长愤怒但又无可奈何。

    雷纳被关押了一段时间,早之前被揍的外伤好了许多,大吼着要他母亲救他。

    “问她,关于这座野人岛屿的事,那些歌谣、传说、诅咒……”君之牧让翻译询问。

    女族长一开始不愿意开口,但雷纳吼叫地大声,像是责备他母亲不肯救他。

    【……河水变苦了,森林枯萎了,人们都病了,天空落下火球,黑暗的时刻降临,再也看不见太阳了。】

    这是一首短歌谣,女族长用她沙哑苍老的嗓音唱了出来,无尽的悲伤。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