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百兽奔逃

    第665章百兽奔逃

    就在乔宝儿他们望着夜空,百无聊赖,在感慨的时候。

    其实此时野人岛屿这边的情况比他们那边更加糟糕。

    君之牧和乔宝儿他们在出发之前,已经得知了野人岛屿上的传染病其实可以用回香草治疗,回香草主要生长在陨石地带,这种细长的神奇小草生长在陨石的石缝之间,可以有效的治疗多种疾病。

    由猴子领队,桑巴带路,他们一趟一趟地采回了许多回香草到野人市集免费分发给野人,以及分发给宫殿里得病的佣人们。

    这种恶性的传染病终于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但还没等他们缓过口气,野人岛屿却发生了一次地震,这次地震并不强烈,震动时间不过一分钟左右,很快恢复了平静。

    一开始猴子和裴昊然他们都没太在意,直到地震过后的第2天早上,清晨的浓雾总是比较重,直到太阳出来了之后,雾就会散去。可这雾似乎散不开,阴沉沉的暮霭笼罩着整片天空。

    而且空气中那刺鼻的味儿越发浓烈,让人闻着喉咙和肺部都觉得难受。

    这之后大家都尽量减少出门。

    就连集市的野人也好像感受到了呼吸不舒服,也减少了外出。

    可就这么过了三天之后,情况不仅没有得到缓解,反而越来越糟糕。

    “……森林里的动物好像疯了一样。”今天负责出去外面收集食物的队伍早早就回来了,他们空手而回。

    “植物和草地都枯黄了一片一片,兔子也不吃草了,成群的野兔还有野猪狐狸都开始迁徙……”

    裴昊然和猴子听到这个汇报,都惊讶地不敢置信。

    “动物迁徙?”

    他们确实有听说过一些大雁迁徙南飞,可是这些野猪野兔怎么会呢,而且现在这个季节离冬天还远着呢。

    “真的,这些动物成群成群像是大队伍一样,穿越了森林,一直往西北的方向,像逃命一样。”

    “是啊,那些雉鸡甚至扑棱的翅膀,拼命往前冲,疯了一样……”

    从外面返回宫殿的人七嘴八舌,个个表现的非常激动,同时语气里也压抑着一种慌张。

    现在君之牧不在,他们留下来的人总感觉没了主心骨一样,各各心思不定。

    裴昊然和猴子一时也没了主意,找来了十几人快速地开了个会议,决定不管这些动物是不是大迁徙,他们首先要解决储备食物的问题。

    “……我们一方面,找人去问当地野人族长,问清楚了这些动物迁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异常。”

    “另一方面我们不管这些动物跑去哪里,我们必须派人去拦住,能抓多少都先杀了放血做成肉干。”

    之前他们为了解决饮水安全的问题,裴昊然他们将河里的水彻底烧开,再用另一个大锅倒挂提取蒸馏水,用这种方式尽量过滤水中的重金属污染物。

    好不容易解决了传染疾病,解决了饮水问题,不能再出现食物短缺了,否则熬不到君之牧他们回来。

    “君少他们也不知走到哪里,什么时候回来?”留在野人岛屿的人总是盼望着君之牧他们尽快能带回来好消息。

    朱小唯也听着他们开会商议,她现在主要的工作帮助烧水,这些天都不敢出门。

    “……我想跟过去野人族长那里看看情况。”朱小唯的野人土著语学得快,她有很强的语言天赋,已经可以流畅地跟野人交流。

    裴昊然板着脸,第一个反对,“我们会派别的翻译过去,你留在宫殿。”

    “我知道其他人也能做这个工作,但是我想亲自,出一分力。”朱小唯站得笔直,目光坚定,“我会将野人族长所说的话详细记录,回来反馈给你们……”

    “不需要。”

    裴昊然没再看她,径自否决了。

    随即看着猴子,“你跟桑巴一块去找野人族长,尽可能的多问一些详细情况。”

    那野人女族长就是桑巴的生母,让桑巴一块过去应该会有所帮助,另外,“你多派一些人潜伏在野人女族长的草屋四周,万一发生什么冲突意外,也有个照应。”

    现在裴昊然代替了君之牧之前的位置,大小事情都由他调派决定。

    猴子对他所说的没有意见,耸耸肩,心里尽管对裴昊然不太服气,但也没有发生利益冲突,规规矩矩的按他的去办了。

    而桑巴自从知道了乔宝儿离开了宫殿之后,没再回来,他一直情绪有些消沉。

    他好几次向猴子打听乔宝儿的情况,猴子完全听不懂他那野人土著语嘀嘀咕噜个什么劲,每次都故作深沉的摇头。

    这害得桑巴表情大惊,随即更加消沉。

    这一趟猴子找他去野人女族长家里打听动物迁徙的事情,桑巴显得不大乐意,他最近很操心细崽的事情,而且桑巴跟他生母相处不太好。

    “你怎么来了?”就在猴子烦恼着叫不动桑巴的时候,朱小唯却偷跑了过来。

    裴昊然在宫殿里代替了君之牧的话语权之后,朱小唯就没怎么出宫,若不是她主动要求帮助干活,裴昊然几乎不让她多劳累。

    裴昊然偏袒宠着自己媳妇也是正常的,不过猴子他们总是心里有些不服,当时他们君少也没给乔宝儿什么额外的照顾,凭什么朱小唯过得比他们正牌的大嫂还娇贵。

    “我跟桑巴说说话。”朱小唯笑容亲近,手指着房里边那闷坐着的大块头,她早就注意到了桑巴这些天情绪不好。

    朱小唯土著语好,猴子也没拦她。

    也不知道嘀哩咕噜的讲了些什么,桑巴那傻大个的大块头居然一下子站了起来,点头答应,带他们去找他的母亲野人族长。

    猴子激动地立即叫齐人手,他们风风火火地赶去野人族长家里,从宫殿出发,穿过野人集市,还要走接近一小时的路程才到达。

    而这短短的路程,其间大地再次震动了起来,猴子和朱小唯他们都脸露惊惧之色。

    这次的震动较上次要强烈一些,持续了五分钟,周边的大树在摇晃,有些树像连根拔起一样,弯倒地上,而不远处的那些野人草屋因为本身结构并不牢固,也开始发出吱嘎吱嘎随即要崩塌的声音……

    就在他们余惊未定,地震暂停之际,森林里传来百兽狂躁的吼叫。

    动物们疯癫了似的,拼了命地奔逃。

    朱小唯脸色有些发白,抬头看向桑巴,紧张地催促道,【快点去问清楚女族长,这到底怎么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