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密道暗室

    第676章密道暗室

    这是人工开凿,一座大山都挖空了。

    石壁上,满的画着各种壁画,记录了曾经在这里居住的原始居民,古老的野人祖先他们的日常生活,喜怒哀乐、庆典、祭奠丧事。

    壁画粗糙的勾勒出了当时的野人祖先生存的智慧,他们能在山间劳作、种植、杨帆出海、采集果子,丰收的季节,围在火堆前跳舞,敲鼓庆祝。还有送别死去的老者所举办的集体葬事。

    君之牧他们被墙壁上这些壁画所震惊,这些可能有数千百年历史,甚至更久。

    “这么多的壁画是什么人画的?”连在山洞的山顶部都画满了,看着做画的风格,应该是同一人所为。

    老鬼和螃蟹高举的火把,认认真真的欣赏着这些古文明的遗址。

    乔宝儿和陆祈南往那墙壁上瞥了一眼,两个都没啥文化内涵的人,对这种死板的壁画文物没兴趣。

    两人贼眉鼠眼的连忙加快脚步,往前面走去,他们觉得这种地方啊,肯定有很多黄金宝藏,金子,他们喜欢金子。

    “别乱走。”君之牧喊住他们。

    乔宝儿还一本正经地回一句,“我们跟上前面的拉斐尔……”

    她的话刚喊出口,这头的老鬼和螃蟹还蛮有兴致地讨论着壁画的事,“这山洞里的人不用打猎找吃的吗,怎么这么闲的没事干画了这么多壁画。”

    螃蟹胡乱说一句,“……有没有可能是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闲着没事打发时间。”

    就在此时此刻。

    他们在山腹内的所有人几乎同一时间听到了,轰隆隆地剧烈声响,连带着整个山体发出了轻微震动。

    猛地一回过神来,君之牧脸色大变,第一个大喊道,“入口的石门关上了。”

    呸,这乌鸦嘴。

    老鬼和螃蟹他们已经没有心情观察这些壁画,连忙往回跑去。

    正好也听到了留守在入口外的伙伴们焦急的大喊,“你们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君少,入口的石门关了!!”

    这么沉重的巨大石门,他们是无法通过人力再次打开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入口关闭,整个山洞内显得更加的幽暗,窒息。

    这一瞬间,他们所有人全然没有了之前欣赏这些古文物的心情,同时都紧张不安了起来。

    很快君之牧他们反应过来,发现原本就他们前面的拉斐尔已经不知所踪了,而且老鬼发现这座山腹里头其实有许多机关。

    “这是一块活动石砖。”老鬼将火把靠近一面墙体上,仔细瞧能瞧得出,在密布的壁画之间有许多这样暗藏的活动石砖。

    不用怀疑,肯定是拉斐尔启动了某个机关,将入口关闭,阴了他们一把。

    “这狗娘养的!”螃蟹他们气愤的破口大骂。

    拉斐尔这种死变态根本毫无诚信可言,只要逮到机会就立刻给他们来阴的。

    而忽然之间他们发现他们的人数不够,少了两个人,乔宝儿和陆祈南呢。

    君之牧脸色十分阴郁,不需要他开口,老鬼他们立刻分成几个小队,两人一组,赶紧在四周寻找他们。

    越是往这山腹内走去,才知道原来这个不只是单纯的山洞,内有玄机,好几条过道摆在他们面前,不知如何选择去路。

    “乔宝儿、陆祈南……”在这山洞里大声的喊话有悠悠的回音。

    庆幸的是他们很快听到了,“我们迷路了!”是乔宝儿的叫喊声,可能是她怕被骂,立即急着补充一句,“我们跟着拉斐尔,不用担心。”

    跟着那变态肯定是最安全的,在乔宝儿看来,拉斐尔肯定能找到出路,她和陆祈南现在还不知道入口被关闭的事。

    君之牧他们欣喜的同时,也很困惑地看着眼前几条分叉小道。

    “乔宝儿!”

    “你们刚才走的是哪条道!”螃蟹试图大声地与她交流。

    可是这一次,似乎乔宝儿那边已经走远了,她没听到,也没有再回话。

    这让他们都急了起来,他们各自凭着感觉认为最左侧的两条通道有像传出声音的方向,但无法确定。

    这两条通道,到底是哪条?

    现在原先的入口被拉斐尔故意关闭了,乔宝儿和陆祈南虽然跟上他,但他们两目前不知情,不想被困在这座山腹之中,必须要尽快找到拉斐尔这无耻小人。

    “……兵分两路。”也只有这个办法让他们不错过任何的机会。

    因为一旦进入了其中一条通道,也不一定能原路返回,只能分头行事,只要他们其中一方找到拉斐尔,就能解决问题。

    君之牧带着几人朝最左的通道快速前进,老鬼和螃蟹带着其余的人走另一条通道。

    君之牧带着几人徐徐奔跑的脚步声,这让前面慢步行的乔宝儿很快也注意到了。

    “身后有人。”她对身边的陆祈南说一句。

    “是君之牧他们吗?干嘛跑得这么急促,该不会在山洞里遇到什么危险了吧?”陆祈南想着就有些紧张了起来。

    陆祈南可是很了解君之牧,若不是遇上急事,他肯定不慌不忙的,绝对是出事了。

    而走在最前面的拉斐尔此时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心想着他们还真有点能耐,这也能追得上来。

    黑猫伯爵似乎跟他的主子有心灵感应,金黄的猫眼瞳往他们那边看一眼,立刻知道他主子想要干什么。

    几个猫步跳跃,咻一下小黑影消失在这幽暗狭窄的过道中。

    乔宝儿虽然没有她哥拉斐尔聪明,但是她看着伯爵这么突然加速奔跑,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她几乎是身体本能,迈开脚就朝伯爵消失的方向跑去。

    “蠢材!别碰那个石砖!”

    一直很淡定从容的拉斐尔莫名地急躁冲着乔宝儿大骂一声。

    乔宝儿没明白过来,她已经一脚踩了下去。

    几乎就在这样一个瞬间,身后那急促的脚步声渐行渐近,君之牧已经赶到了,才看见乔宝儿和拉斐尔他们……

    这窄小的石壁过道,突然天旋地转,巨大的石门轰隆地开启声,乔宝儿惊叫声,四周的石壁机关转动。

    只是一瞬之间,最后砰的一声,尘埃落定。

    他们同时都被关进了暗室机关内,分成了两边,一边是君之牧、陆祈南他们,另一边是乔宝儿和拉斐尔。

    他们都狼狈的吃了一脸灰尘,君之牧立即重新点开打火器,清点人员,立即焦虑地对着厚重的石壁大喊,“乔宝儿!”

    “我在你们对面。”乔宝儿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原本他们都在狭窄的过道,可能是她脚踩着一个活动的石砖开关,巨大的石壁立即将他们旋转入两侧,所以此时他们两批人,都困在过道两侧的暗室内。

    要有人重新开启刚才那个开关,才能将他们带回原处。

    “你的猫呢,让你的猫把我们带出去!”乔宝儿与拉斐尔独处,急地冲他大喊。

    拉斐尔的脸色很难看。

    他原本是让伯爵将机会开启,他要把后面追来的君之牧关起来,可他也没有料到自己这个猪队友小妹就这么误打误撞的给他使了这么个阴招。

    “你最好不要说话,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拉斐尔怒不可遏,眼神里已经起了杀意。

    乔宝儿知道自己此时就像跟一匹野狼独处,身处险境,硬扛是打不过他的,但她也不笨,“你立刻把刚才那个机关复原,不然要死大家一起死!”

    乔宝儿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她很快又发现了一个活动石砖机关,提脚在威胁他,“这一踩下去不知道又有什么陷阱,搞不好有一排长钉砸下来,把我们两一起砸死了。”

    拉斐尔狠狠地瞪着她脚下那机关,他是第一次进入这座山腹,他自己也不清楚这些机会的分布,伯爵知道一些情况,可现在伯爵也不知被刚才那启动的机关转哪了。

    对上她那倔强的表情,真是越想越气。

    乔宝儿发现他那眼神好像越来越恐怖,有点怕他,但气势不能输。

    她扯着嗓子提高声音,继续威胁,“我告诉你,我不怕死,可你怕,你不是无论如何都要得到权杖吗,你甘心就这么死在这里吗……立即把刚才那机会复原了,喊你那只臭猫过来!”

    “你当我是神吗!”拉斐尔难得有些孩子气地火冒三丈的大骂,“你这个蠢才,不是你一脚踩到那个机关,我们会被困在这里吗。”

    意思是他也不知道如何复原那个机关。

    乔宝儿恍然明白,是她自己太高估这变态了,还以为他是无所不能的。

    乔宝儿被他这样凶恶的目光注视之下,渐渐有些心虚,不过她昴首挺胸,大嚎一声,“……那你权杖不要了吗?”她就不信这变态这么轻易放弃,他肯定有很多办法的。

    拉斐尔从未想过他的父亲居然生了一个这样德性的女儿,气得牙痒痒,正要开训。

    “权杖在我们这边!”对面的暗室传来声音。

    拉斐尔立即脸色狐疑了起来,很有可能是君之牧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担心他动手伤害乔宝儿,故意说谎。

    君之牧继续对着他们这边大喊,“……拉斐尔,你要的权杖就在我们这边,权杖发出亮光,它悬浮在半空中不动,这边的石壁画都刻了许多关于权杖一分为三的故事……”

    听到这里,拉斐尔脸色微变,他似乎有些半信半疑了,这个山腹内果然有着许多他要找的真相。

    而不等拉斐尔思考着怎么跟君之牧谈判,这边乔宝儿突然拽着他,往后面躲,惊地大叫了起来,“哎啊,有死人啊!”

    因为这四周都是昏暗一片,光顾着跟她哥吵架,一个没注意摸了一把身边那玩意,挺光滑的。

    火光移过去一看,是一个死人头骨,立刻吓得她脸色都变青了。

    “这里,曾经有人来过……死了。”这阴森森的白骨。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