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7章圣杯

    第677章圣杯

    他们都被困在山腹机关的暗室内,虽然山体缝隙间有微弱的风吹灌进来,空气依旧闷沉,伸手不见五指地漆黑一片。

    乔宝儿很倒霉与她这个便宜哥哥拉斐尔困在一处暗室,正与他争执,手触摸到旁边有一些异样的东西,将火把往身边一照,是一具死人骨头。

    “哎啊,有死人啊!”她惊叫一声。

    下意识地往拉斐尔身后躲,这是什么鬼地方,比起眼前的‘唐聿’,乔宝儿更怕这些。

    拉斐尔横她一眼,刚想开口让她闭嘴别大惊小叫,另一头却传来连声的喝斥。

    对面暗室的君之牧他们不清楚情况,只听到她突然很凄厉的大叫,以为是拉斐尔把她怎么了,立即怒道,“拉斐尔,你别动她!”

    “你这死变态啊,你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拉斐尔你别以为耍着阴谋诡计,把我们困在这暗室里,我们就奈何不了你。你现在的处境众叛亲离,你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外面还有人,野人岛屿也有后援,别以为这片破群岛有多么神秘,我们同样可以把外面的人都带进来,几颗原子弹能让这片大陆不复存在!”

    君之牧他们撩下狠话,也没什么他们做不来的事,拉斐尔一旦跟他们决裂,一切都有可能,他们也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的人。

    这边,拉斐尔听着他们一群义愤填膺地骂着他,脸色十分难看。

    他当然知道以大局为重,权衡利弊,也知道君之牧他们的本事,否则他不会大费周章引他们进岛。

    他暂时还不打算跟君之牧他们决裂,但听着他们这么吼吼谩骂,十分不爽。

    “……他们觉得,我是先把你先奸后杀,还是先杀后奸呢?”拉斐尔扭头恶狠狠地瞪了身后的女人一眼。

    乔宝儿对上他凶恶的眼神,有点心虚,“……是你自己平时太缺德,人品太差。”所以她随便叫一声,君之牧他们才会以为他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拉斐尔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呵斥道,“离我远点!”

    乔宝儿脸上也没好脾气,冷哼一声,立即退离他三大步远。

    乔宝儿也不是主动要凑近他的,只是被吓着了条件反射,他抢了唐聿的肉身,她下意识地感觉与他较为亲近而已。

    拉斐尔的眼底并没什么亲情可言,眼前这个便宜妹妹也不过是个棋子,血亲这种东西在他看来只是一种滑稽可笑的玩意。

    反正此时他们困在一个暗室里,就是大家互相看不顺眼。

    乔宝儿怕君之牧他们担心,扯着嗓门朝他们那边喊了几声,表示自己暂时安然无恙。

    “……我们所有人困在这里,死在这里,也还没轮到你,你命硬,死不了!”拉斐尔阴阳怪气的开口嘲讽她。

    乔宝儿瞧瞧这四周昏暗的环境,因为还要指望着他带自己打开机关,只敢在心里咒骂他。

    拉斐尔将手上的火把高举,沿着墙壁往后走,他正寻找着活动的石砖机关。

    而乔宝儿则不时回头去看那具森然的白骨,她刚才瞧了一眼,那具死人骨头是坐着的姿势,说明这人死的时候也是坐着,头颅仰起来,一直看着对面的墙壁。

    死的最后一刻也注视着对面的墙壁,不知道在看什么。

    乔宝儿走三步一回头,心里总惦记着那死人骨头。而拉斐尔没那闲心情理她,对一堆白骨更没兴趣,像这种山腹地洞有几具死人骨头也是很正常的。

    事与愿违,这个暗室的空间比他想象的要小,一个方向走到尽头也没有寻到可疑的机关。

    拉斐尔突然停下脚步思考,乔宝儿心不在焉,“……喂,这里到底是不是墓地?”话刚问出口,她一鼻子就撞上了他的后背,哎哟一声。

    “你给我闭嘴,不准发出声音!”拉斐尔凶恶地吼她。

    若是别的女人,可能会怕他,偏偏乔宝儿不吃一套,她向来吃软不吃硬,凶悍地反驳,“……我偏要吼怎么样!”

    乔宝儿觉得自己有点探索精神,喜欢多问一下,这人就这么不耐烦了。而且还要顶着唐聿的脸这么跟她说话,越想越生气。

    拉斐尔有自己的教养,又不是被气的不行,他也很少这么没礼节大声的吼人。

    要教训一个人,不必大吼大叫,在他看来这是很低级的动物行为,他通常仗势欺人,威逼利诱,吓唬。

    “这里就是墓地,有很多死人,你在这里大吼大叫,打扰了他们的安宁……”拉斐尔语气放缓,似乎他之前只是好心提醒,后面的话故意不说下去。

    乔宝儿脑补,开始胡思乱想。

    她最怕死人的,拉斐尔这是打蛇打中了七寸。

    乔宝儿顿时安静了下来,呼吸都不敢太用力,黑暗中拉斐尔挑高了眉,偷瞄了她一眼,心底骂一句‘蠢才’。若是自小有这么蠢的小妹陪伴,也很有娱乐性。

    “……那边那个有没有可能是我们的祖先,骨骼看起来不像野人。”乔宝儿小心翼翼地问一句。

    因为路走到了尽头也没有发现,拉斐尔举着火把只好往回走,路过她口中提及的‘祖先’,兴趣缺缺地反问,“刚才你有没有认真看它下面,这祖先是男的,还是女的?”

    乔宝儿一本正经回他,“我看了,是男的。”

    拉斐尔愕然,笑了出声。

    他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平时他那皮笑肉不笑都带着嘲讽这个世界的意味,不像此时是真笑了。

    “……顾如晴那样聪明的女人生了你这样的女儿哈哈哈。”

    这明摆着是在嘲讽她,乔宝儿已经懒得追究他这语言攻击了。

    “我是认真的,那具骨头,死的时候是坐着的,不知道是不是死不安息……”乔宝儿径自说着,语气还很严肃,“他的头颅靠着后面的墙壁,高高仰着,到死了也望着对面的墙。”

    拉斐尔开口要继续嘲讽她的智商,但听到她后半句,他手持的火把,立即朝对面的墙壁照亮。

    拉斐尔表情惊讶,这如同山腹主体那记载满满的壁画,这也画了许多,这暗室里画的不是野人的日常生活,而是他想要的答案。

    原来,在这里。

    这面壁画满满的记载着关于第三岛屿,关于这片群岛,曾经岛上的陨石流大灾难,石棺,三截权杖……

    乔宝儿没去看那墙壁上的壁画,而是壮着胆子,再次将火把挪向这具白骨身上,没错,这具白骨身旁有两个杯子,此时已经布满了灰尘,看不清是什么材质。

    临死前也紧紧地握着这两个杯子,肯定是很重要的东西。

    乔宝儿弯下腰,小心不碰到这些骨头,把这两杯子拿了起来想仔细瞧瞧……

    “你找到了什么?”拉斐尔听到声响,猛地一转身,他发现他这个傻呼呼的小妹脑筋不好使,运气却总是好地惊人。

    “没什么。”乔宝儿下意识地警惕他。

    “拿出来!”拉斐尔立即变脸,语气瞬间阴冷下去。

    “……不是金子,就两杯子,我拿来看看没想偷它。”

    乔宝儿心虚地慌乱转身,然而这密室实在太狭小了,她脚一踹,那具先人的白骨哗地散落一地……

    乔宝儿全身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拉斐尔趁机抢了两杯子,他用手肘的衣袖将这布满灰尘的杯子擦了擦,杯身露出那熟悉却仅存于传说中的图案,他僵怔,“圣杯。”

    传说圣杯,可让人死而复生。

    两只圣杯,一命换一命。

    乔宝儿可没心思搭理这些,她哆嗦拽了拽拉斐尔的手,“喂,你说,你说要不要把他骨头拼回去?”

    妈啊,现在她可不管这些什么死壁画,杯子了,她得罪先人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