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山洞雨夜

    第684章山洞雨夜

    山洞外还在下着雨。

    这种雨水打在人的皮肤上会有刺激腐蚀性,乔宝儿脱下自己的旧球鞋,她脚趾丫的皮肤都破皮出血了。

    她只能用干净的清水冲洗伤口,没有药物疗伤,慢慢应该会恢复的,大概会留下疤,无所谓,这时候谁在乎美丑,小命更重要。

    “……我这还有一瓶云南白药粉。”猴子把他的私藏贡献出来。

    乔宝儿一屁股坐在这山洞黑尘的泥土上,扬起头看向他,挥挥手,直接说道,“不用给我,”说着,她往君之牧那边的男人堆看去,“他们几个伤的更重,给他们用吧。”

    “我们这些大老爷们无所谓。”

    乔宝儿大长腿伸直,活动了自己的小脚丫,“只是有点辣痛,熬过今天晚上应该没事,你那个止血圣药,留着吧,后面不知道还会遭什么罪呢。”

    乔宝儿自言自语的说着,也没有抬头看猴子,猴子拿着这棕色的小药瓶有些迟疑,其实大伙关照乔宝儿是碍于君之牧,不得不把好东西贡献出来,没想到人家不稀罕。

    乔宝儿没有矫情逞强,以她的伤势是所有人之中最无足轻重的,老鬼他们手臂手掌都出现了红肿腐肉,他们比她更需要药物。

    这场雨限制了他们的生存环境。

    如果是之前他们受了伤还可以去查一下一些消炎止痛的草药,现在外面的植被河水都被污染了,就连他们的储备干粮估计也熬不了几天。

    这个山洞估计以前是一些野兽的窝,没有他们期待的干柴,倒是有不少吃剩的猎物腐尸和骨头。

    到了傍晚的时候,外面还继续下着雨,山洞内黝黑一片,洞外雨水吹来阵阵冷风,他们勉强用那几具猎物腐尸燃烧,凑了一个小火堆。

    这火堆烧起来噼里啪啦,味道有些难闻。

    大家围坐在火堆的四周,一边嚼着肉干,一边闭目休息。

    野人族长依旧双手紧抱着一截权杖,她坐在山洞最里边的角落,命令桑巴坐在她旁边看护。

    如果真的硬要抢,君之牧他们有枪支现代的重型武器,桑巴一个野人是敌不过的。

    不过欺负老人这种事,君之牧他们有些不齿,而且现在大家都被这场雨困在小山洞里,谁也逃不出去,暂时没必要起冲突。

    比起君之牧个个休闲的模样,拉斐尔却显得很烦躁,他故意说道,“这场雨会下七天七夜,这附近有野兽,也有很多可食用的果子,野人的体格并不惧畏这场雨。”

    意思是桑巴可以在雨中自然行动,对他身体影响不大。

    “你怎么能保证,桑巴在这雨里泡久了他皮肤也会腐烂。”乔宝儿转头怼他一句。

    拉斐尔恨恨地瞪着他这个脑筋不灵活的便宜妹妹,有些气地提高嗓音,“我是说,这大野人有可能拿着权杖就跑了!”

    他是在变相提醒君之牧,野人族长是块老姜。

    乔宝儿哼一声,“桑巴才不要你的权杖,野人族长本意也没想跟你抢,她死拿着一截权杖能有什么用处呢。”

    乔宝儿知道她便宜哥哥对权杖的执着,简直是疯子的行为。

    乔宝儿是快言快语,野人族长此时紧握着权杖也不过是拿着个烫手山芋,权杖三合一才有真正的神力。这场雨一旦停了,野人族长将权杖必须归还,她根本没有决定权。

    将话说出来了,大家真正松了一口气。

    是啊,不必争抢,不必冲突,都是自己人,都不想搞得那么尴尬。

    螃蟹心情不错拍了一下旁边老鬼的肩膀,然后笑着说道,“原来咱们大嫂是个大智若愚。”

    另一头的君之牧听到了,薄唇微扬,倒是先笑了。

    少了那份争夺的气氛,大家都心情轻松了不少,人一闲下来就爱琢磨着怎么享受。

    譬如,今晚的肉干太难啃了,又柴又硬,不知道是不是放久了还有点发霉的味道。

    “……桑巴,桑巴。”

    “明早天一亮,你出去给我们摘些果子回来。”陆祈南立即打起了坏主意,指挥桑巴干活。

    桑巴虽然坐在他娘野人族长那边,但他其实目光一下瞧着乔宝儿那双受雨水伤害的烂脚丫子,桑巴还没进化的大脑里不断地思考着有什么草药可以给她治病。

    也不知道陆祈南他们那边讲了什么,只到别人好像在喊他,桑巴看了过去,大块头迷惑地点了点头。

    陆祈南激动地赞扬一句,“好兄弟!”

    老鬼跟螃蟹也很无耻地攀亲,“桑巴,咱们是自己人,好哥们!”

    桑巴能听懂他们的语言,有些不好意思,重重点头,嘀咕了一句,【我不会伤害你们】

    被卖了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第二天早上,云层积厚,雨势渐弱,天色灰蒙蒙一片,没有太阳,下着细雨。

    桑巴很主动出去山洞外找吃的,野人族长也没拦他,族长苍老浑浊的老眸望着山洞的天空,像是心如死灰一般,明白了就算她拿着一截权杖也无法阻拦拉斐尔的行动,也无法阻止灾难的到来。

    猴子告诉乔宝儿,这位野人女族长之前打算留下来跟野人岛屿共存亡,不肯跟随大队迁徙,是桑巴情急之下扛着他老娘跑地,否则这位老族长肯定死在海啸,地震坍塌之中。

    “没想到野人也有这种高尚的牺牲大义精神。”陆祈南听了,直叹呼。

    螃蟹这种俗人则呸了一声,“屁,那叫找死。”

    活着不好吗,非要寻个壮烈牺牲,那叫愚蠢。

    一群人闲着在洞里扯淡,外面那雨不停,他们可不乐意出去,反正有桑巴这种真正皮粗肉厚,脑子又愚钝的人愿意出去给他们当苦力。

    下午2点多的时候,桑巴冒着雨,从外面赶回来。

    桑巴双手双肩,连他粗膀腰上都系了好几圈藤蔓果子,还有,硕果累累,圆溜溜的……

    “这好像是椰子!”

    陆祈南这吃货一眼就瞅出来了,很殷勤的上前帮桑巴卸货。

    老鬼和螃蟹这些人精也立即冲上抢分食物,乔宝儿看着桑巴这全身被淋的湿透,他带着丰富的食物回来,她想起了曾经与桑巴一起在陨石地带的窑洞生活的日子。

    乔宝儿一开始对桑巴误会很深,多次逃跑,恶意猜测桑巴有不纯的目的,但无论她怎么个思想挣扎,桑巴由始至终只做一件事,他很努力地照顾好她。

    就算是到了此时此刻,桑巴觉得他出去外面找吃的回来也是理所当然,桑巴不会去计较这些得失,是否被利用。

    最近心情极差的拉斐尔也抬头朝桑巴多看了一眼。

    如果是以前会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桑巴,可此时,拉斐尔那双湛蓝的眼瞳里多了一分思考,似乎聪明绝顶的他遇上什么难以理解的事。

    像桑巴这样脑子没开化的野人,拉斐尔见过很多,但桑巴这野人却有些特别。

    一般的野人性情比较急躁,鲁莽行事,做事粗糙,而此时这个野人桑巴却很细心,采了大捆草药回来,给乔宝儿这便宜妹妹采摘消炎的草药了。

    一般的野人大脑愚钝,做不来深谋远虑的事情,对于被利用,利害得失,不懂深入分析研究。这野人桑巴他是不懂得失,还是他不计较得失。

    “……难道被我小妹训化了?”拉斐尔调侃自言自语。

    他不愿承认乔宝儿这个便宜妹妹,却又脱口而出而不自知。

    人终究是群居的生物,在一起过日子,潜移默化的就会互相感染,若不是曾经太过寂寞,谁又会这般冷血无情。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