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无法触碰

    第698章无法触碰

    拉斐尔让伯爵引开白虎,君之牧跳入湖泊取湖中央那发光的物品。

    “你自己干嘛不落水!”

    老鬼他们对此很不满,一路走来什么便宜都给拉斐尔占了。

    论体能跟身手,拉斐尔的君之牧都不相伯仲,落入湖水,会洗去身上果浆的粘液,暴露了,随时会招来危险。

    不管他们怎么反对,最后还是这样决定,因为伯爵只听拉斐尔的命令。

    “小心。”

    乔宝儿提醒他,“……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之前我走到湖中央,好像会有一股无形的能量波,从那湖中央的位置向四面震动荡漾散开,号令百兽。”

    君之牧朝她点头,动作利索朝湖泊走近,四周老鬼和猴子他们手旁都放好了武器,严阵以待。

    君之牧水性很好,跳跃,轻松入水,以最快的速度游到湖泊中央,那金光闪闪的庄严竖在湖底。

    湖水冰冷,水质清澈透明,似乎没有任何的杂质,没有海藻,没有任何小鱼小虾,君之牧潜入湖底,望着看那闪光点,内心莫名的有一份说不出的祥和安宁。

    可当君之牧伸手想去拿时,他还未触碰到,手却猛地缩了回来。

    君之牧紧皱着表情,他确定这就是之前丢失的权杖,他的手指还未触碰到,就感觉到了那火山岩浆一般的超过1000摄氏度的滚烫。

    他有些焦虑地朝四周张望,没有适合的工具,心生一计,君之牧在湖水中快速地脱掉了自己的上衣,想用衬衫充当绳索系紧权杖,再将它拽起来。

    君之牧刚想用衬衫绕过权杖,系上一个结,但他还没靠近,这把权杖似乎有灵性一样,在这清澈透明的湖底形成了一股力量波,猛地将他整个人弹离退开。

    虽然这股力量不大,但君之牧还是非常吃惊,权杖似乎是拒绝他的靠近。

    在湖底抓起一块小石头,君之牧尝试地朝湖底庄严竖立的权杖扔了过去,明明还没有触碰到,石头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猛地反弹。

    此时,在湖泊上守候的老鬼他们开始担心了起来,冲着湖泊大喊,“君少,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君之牧在这湖底潜水憋气20分钟已经快到他的极限了。

    乔宝儿也紧张地凑近湖边观看,不一会儿,湖泊中央的水面冒出了几个水泡,然后突然间,一股无形的力量从湖中央猛地荡漾开来,就像一阵狂风一下子扑面而来,将站在湖边的他们齐齐地推倒摔在地上。

    还来不及反应,湖泊中央君之牧猛地从湖水中一跃而起,他赤着上身,脸色苍白,紧皱着眉宇,表情痛苦。

    “……你怎么样,快上岸。”乔宝儿紧张地朝他大喊一声。

    而几乎是在同时,他们身后的丛林里传来一声愤怒的虎啸,还有一大群野兽疯狂奔跑震动着地面的声音。

    “快上岸,那些畜牲又要来了。”

    陆祈南拿了一长竹杆递到湖水,用力将君之牧带上岸,君之牧也不敢耽搁右手抓着竹杆,同时也用力地游。而身后的丛林野兽仿佛被什么召唤,疯狂地奔跑而来,咆哮,嘶吼。

    君之牧刚爬上岸,陆祈南就看见了他的左手似乎被什么严重的烧伤皮肤腐烂,刚想开口问一句,就在这时,一道雪白的庞大身影扑袭而来,伴随着一声虎啸,君之牧还没站稳就被正面扑来的白虎扑压,重重地摔回湖水中。

    白虎像是暴怒失控一般,狂吼,张大虎口就朝君之牧的脖子嘶咬下去,千钧一发之际,一团小黑影迅猛地跳到白虎背上,伯爵尖利猫爪子干脆利索地在白虎烧焦的屁股挠了一下,瞬间就划出一道深长的血痕,血是黑色的。

    伯爵的爪子有剧毒。

    因为被这突然一袭击,白虎痛苦地嚎吼,本能松开了君之牧,立即扭转虎头追逐敌人,可白虎看不见匍匐在它背上的伯爵。

    不远处的乔宝儿看着这惊险的一幕,差点一口气没有喘下去,幸好,她提前把伯爵抓过来,涂满了它不喜欢的神奇果酱。

    趁着那一大一小的两只猫科动物,追逐厮杀,老鬼和陆祈南也赶紧将湖水中的君之牧拉了起来,君之牧被湖水呛了几口,除了他左手手掌心被烫伤严重外,倒没有别的伤处。

    而他们的身后,一群十几只成年的大豺狼,三只金钱豹子,还有成群的狐狸,大野猪,大水牛,连空中也盘旋着十几只巨大的秃鹰。听着远处的奔跑地面震动的声音,似乎还有更多的野兽被驱赶而来。

    这些突然奔跑而来的野兽,将他们包围了,看着这些巨大的家伙,陆祈南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他们无论有多少子弹也不够。

    “别动,别发出声音。”拉斐尔也被这场面震惊。

    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将这四周的野兽都召唤过来了。

    有一只大秃鹰低空在湖面盘旋,落下巨大的黑影,还有那巨大的翅膀挥动的声音,带起的大风吹得乔宝儿的长发飞扬,她紧抿唇,屏住呼吸,生怕不小心让这些野兽察觉了。

    而君之牧上了岸后,他们也及时用特殊的莲蓬果浆涂抹在他身上,乔宝儿看见了他左手心的被腐烂的烫伤,有些难受。

    被这样一大波生猛的巨兽围困,他们就像木头人一样,一动也不敢动。别说去拿武器了,怕是手没碰到枪,已经被踩踏至死。

    这里的动物似乎都不喜欢这种特殊果浆的气味,野兽们显得很烦躁,它们冲着他们站立的方向狂吼,暴躁不安地用前爪刨地。

    伯爵也很不喜欢这气味,它浑身的毛发被涂满了这种粘稠带着浓重气味的果浆,很不舒服,它给白虎挠了几下,上蹿下跳,又跑到一头野猪背上狂抓,像是发泄不痛快。野猪再粗厚的皮也顶不住伯爵那利爪子,这一大群野兽开始骚动,互相打击,嘶吼了起来。

    拉斐尔他们趁机走到湖泊那边,免得被伤及,同时他们发现,这群野兽都不大愿意靠近湖泊,也没瞧着见野兽喝湖里的水。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