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大长老

    第704章大长老

    一只鸟在夜间飞行,不小心撞上了一棵树死了,或许只是凑巧。

    但一夜之间,接连有几只鸟都撞上树了,就像是这些鸟不顾一切的朝大树飞冲撞击,这山谷的鸟疯了?

    乔宝儿心里有些疑虑,白虎在吃完一只死鸟后,似乎也注意到这个古怪的现象,白虎正襟危坐,蹲在乔宝儿的面前,白虎嘴边白色的毛发都沾染了那鸟的血腥,虎瞳阴森深远望着大瀑布的方向。

    这头白虎似乎也知道了,这座山谷,这片海岛,有些东西正在改变。

    “……你说权杖真的就在里面?”

    此时,在这座山谷东侧一片阴暗的丛林内,一批人马正隐匿在此,他们带齐了大批的军火武器,甚至是炸药,这些炸药足以炸毁这整座山谷。

    “没错,刚才我亲眼所见,”大长老弗斯科匆匆赶来,他的目光依旧注视着大瀑布的那个方向,慢慢道,“传说是真的,居住在大瀑布里的蛇神纳伽拥有最珍贵的三分之一权杖的首部,权杖上那镶嵌的红宝石,就像这轮血红的圆月一样,拥有迷惑万物生灵的神力。”

    “那你刚才怎么不把那些权杖拿回来!”

    “夫人,蛇神纳伽守着,当时没有机会,而且,”

    大长老弗斯科眼底有些思虑,声音故意压低,“夫人,迸发着光芒的权杖预示着将有大灾难降临,光芒四射的权杖也只有斯特罗齐的血亲才能碰触,那犹如地狱喷发的岩浆般的炙热,还有……拉斐尔死了。”

    “拉斐尔死了?!”

    顾如晴惊叫起来,语气里满满的兴奋。

    “那贱种真的死了,你亲眼看到的,他被那条大蛇生吞了么?”

    面对顾如晴这般兴奋地追问,大长老对她比了比手势,示意她小声一点,别张扬,“这件事暂时不宜让首领知道。”

    “首领知道了又怎样,他根本就不在乎拉斐尔这贱种。”顾如晴表情傲慢,不屑。

    大长老转头朝丛林的深处望去,始终有一些顾忌。

    即使他亲眼所见,首领从来没把拉斐尔当成继承人,无论怎么说,拉斐尔都是首领的亲身骨肉,唯一的儿子。

    “你还没告诉我拉斐尔那贱种是不是真的死了,你亲眼看见他断气了吗?”

    顾如晴脸色狰狞,她对此非常执着,因为她曾经无数次想要弄死他,可每次都失手了,让她非常气愤。

    “……蛇神纳伽巨大的身子将他的肉体抽打致死。”大长老如实说着。

    顾如晴听他死了,还觉得有些不解气,“真是命硬的,如果让我知道他的肉身在哪里,我一定将他火化。”

    大长老弗斯科对顾如晴失了心志般迷恋,对她的话言听计从,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托盘而出,“拉斐尔的真身,应该在第三岛屿,石棺……”

    “石棺。”

    顾如晴对眼前这个身材矮小丑陋的男人咄咄逼人的下命令,“弗斯科,你想一个计谋把那条大蛇的权杖弄来,然后我们就找石棺,找到拉斐尔的肉身,然后让他下地狱跟他母亲团圆。”

    弗斯科有些为难,他左右张望,确定这四周没有人在偷听,他压低声音,小声喊了句,“晴儿,这事,我真的没办法。”

    这么多年来,弗斯科面对这个女人早习惯了卑微,只有在没人的地方,他才敢喊她一声‘晴儿’,他与顾如晴通奸的事绝不能让其它人知道。

    他爱她,想保护她,想给她更多,不管顾如晴有什么要求,他也习惯了听从讨好。

    “你做不到!”顾如晴眼神立即尖锐了起来,如同喝斥下人一样,“你做不到,我要你有什么用!”

    “不是我畏惧蛇神纳伽,而是那截权杖,只有斯特罗齐的血亲才能拿,拉斐尔已经死了……”弗斯科的声音渐低。

    “……除非让首领亲自去。”

    “不行!”顾如晴立即变了脸色,一口拒绝,“这么危险的地方,你怎么可以让他去!”

    弗斯科丑陋的脸容望着她,气氛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弗斯科似乎觉得已经没有内容需要向她汇报了,他转身想要离开,顾如晴不蠢,她突然伸手拉住了这个卑微的老男人。

    “弗斯科,有一件事我忘了跟你说。”

    弗斯科听到她声音温柔与自己说话,他立即满心雀跃的扭过头去。

    顾如晴此时脸上带着笑意,告诉他,“我的女儿,她也在这座岛上。”

    弗斯科听到这里,一脸的震惊,很久以前他就知道顾如晴为首领生下了孩子,那孩子留下岛外。

    “你上次离开岛屿,你将她带回来了?”

    斯特罗齐的血脉本应该留在岛屿上生活,顾如晴以前没跟人提起,她自己口中声称是为了保护孩子,首领的女人太多了,勾心斗角,胎死腹中,活不过童年的比比皆是。

    “没错。”

    顾如晴脸上满是自豪,“我的女儿,她拥有斯特罗齐的血统,她对我这位母亲非常依赖言听计从,我让她回来,她就跟我回来了。”

    “我的女儿,她可以去拿大瀑布的权杖。”顾如晴笑靥如花。

    她很高兴,仿佛她生下来的不是一个女儿,而是一个听话的工具。

    而此时,黑暗之中,陆祈南忍不住低骂一句,“这女人真不要脸,乔宝儿什么时候听她的话了,呸。”

    嘘~老鬼立即对他比了一个手势,让他别出声,生怕让这位长相丑陋的大长老察觉到。

    原本他们是疲于逃命,但君之牧叫了他们两人一起单独行动,跟踪这位大长老看一下会不会有别的发现,其他人则在别的地方安顿好人太多,反而容易露出马脚。

    这下真的有重大发现,原来这个大长老跟他们的夫人有奸情。

    君之牧对他丈母娘的奸情没有兴趣,他的目光一直看着另一个角落的炸药,他要将这些炸药偷走。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