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复活的祭祀

    第728章复活的祭祀

    第一夫人爱丽莎的肉体凌空的飞了起来,漂浮在半空中。

    大首领,七位长老们,以及跟随过来的侍卫们都仰起头,表情惊愕,不敢置信。

    原本幽暗潮湿的水帘洞,此时山壁都漂浮着一朵朵血红色的火苗,诡异的火光照亮了整个山洞,水帘洞的中央位置站着一道熟悉而陌生的身影。

    “爱丽莎。”

    乔宝儿手持着权杖,她的眼瞳变成了血红色,从她的喉咙里发出苍老、低沉的嗓音。

    她像是回忆什么,怀念地重复念着这个名字,“爱丽莎。”

    第一夫人爱丽莎的肉身,横向漂浮移动到了她面前。

    她手持着权杖,身姿挺拔,有一股王者之姿,她血红的眼瞳打量着爱丽莎肉身,从头到尾的仔细打量,那是一种男人注视女人的目光。

    “……真是令人怀念。”

    数千年过去了,曾经忠诚的仆人爱丽莎依旧这样青春美丽。

    她的语气带着疑惑,“纳伽的尖牙。”

    爱丽莎如同一具被保鲜的尸体,面容苍白无血色,紧闭着双眼,左胸口的心脏处,刺入了纳伽的尖牙。

    “是谁将爱丽莎杀死了?”

    握着权杖的乔宝儿突然一转身,她血色的眼瞳没有任何情绪的环视着四周的人,沙哑的嗓音,缓慢地问道。

    没有人回答她。

    大首领他们一众人都有些被吓得傻怔了,害怕地屏住了呼吸,唯独大首领脸面目狰狞的对着她大声呵斥,“将我妻子放下来!”

    大首领习惯的命令语气,盛怒地大吼,他不允许任何人未经他的同意触碰他的夫人。

    “你的妻子?”她思考地喃喃。

    于是,漂浮在空中爱丽莎的肉身更加靠近,她低下头,闻了闻什么气息。

    随即恍然道,“爱丽莎已经不是处、子了。”

    “爱丽莎承诺替我永生永世的守护我的岛屿,我赐予她不生不死的神力。”

    “……竟然跟一个凡人结合。”

    她冷笑,“真是愚蠢。”

    水帘洞所有人都听到她的自言自语,这位自称是岛屿真正主人,手持着权杖,气势不凡,连双瞳都染着血红色。

    大首领脸色阴戾,转身对着一众僵硬的侍卫大喝,“开枪!”

    侍卫们反应迟钝,似乎都忘了自己手上携带着重型的武器,大首领率先拔出自己腰间的短枪,瞄准了中间的乔宝儿,毫不犹豫的开了一枪。

    四周无数的枪支弹药都朝她射去,以乔宝儿为中心四周形成了一个看不见的结界,这些枪支弹药根本无法接触到她,全部被反弹了回去。

    啊啊啊——

    水帘洞内不断回荡着失心裂肺,痛苦的嗷叫声,那些侍卫被反弹的子弹射中,纷纷倒地中枪,痛苦哀嚎。

    大首领用自己枪里的子弹都射光了,他惊悚地看着,他身边的侍卫中弹倒地,那些枪支弹药被那股无形的能量墙挡住,反弹。

    他似乎也被此情此景吓着了,说话有些断续,但是依旧硬着头皮大吼道,“你、你敢忤逆我,我才是这片海岛的主人,我是这里的大首领!”

    那几位文弱的长老们躲在大石头后面身子哆嗦着,不敢出来送死。

    那些持枪的侍卫立即像是见鬼似的,惊恐的丢掉自己手上的武器,因为他们射杀的子弹越多,死的越快。

    所有人都变得惊惶失措。

    只有大首领依旧在挣扎想要回他的地位身份,看着中间那明明就是他有一半血缘的女儿,她拿走了他的权杖,所以才拥有这样的能力,这原本属于他。

    “孽女,把权杖拿过来给我!”大首领命令乔宝儿。

    站在山洞中央的乔宝儿,她美丽的脸庞露出一抹孤傲,嗓音沙哑苍老,“你就是爱丽莎看上的男人。”

    同时,水帘洞内一块巨大的黑色碎石,足有上千公斤重量。

    巨石凌空飞起,猛的一下,在她话音刚落下的时候,就狠地朝大首领那边飞砸了过去。

    大家被惊吓地尖叫,“首领,小心。”

    “小心啊!”

    大首领此时此刻像是吓呆了,他的脚僵得无法移动,一位忠心的侍卫不顾性命,迅猛地朝大首领冲撞了过去,两人摔倒在一旁。

    上千公斤重的巨大碎石与他们擦肩而过,轰隆一声,在山壁上砸下了一个巨大的石坑。

    山体也跟着振动了一下。

    所有人望向那山壁的深坑时,都不由捏了一把汗,大家沉默地看向那边已经被吓得脸色苍白,七魂不见六魄的大首领。

    若是刚才大首领被这飞冲过来的巨石撞中,肯定粉身碎骨,当场毙命。

    连苟延残喘的拉斐尔,也侧过头去看向他的父亲,真是命大,不由在心里冷笑着,他的父亲在这种时候竟然还为了自己的面子叫嚣,这是真正的愚蠢。

    原本是想再次将这位愚蠢自称大首领的人杀死,可她发现了有趣的东西,疑惑的喃喃着,“圣杯?”

    拉斐尔一直随身携带在身上用布袋包裹着两只圣杯,圣杯突然凌空飞了起来。

    她饶有兴趣,让两只圣杯漂浮到自己的面前,仔细打量。

    “你是爱丽莎的儿子?”

    她重新审视拉斐尔,语气冰冰冷冷,问他,“你想救她?”

    圣杯,确实可以救活爱丽莎。

    拉斐尔极为艰难的爬坐起来,他实在没有力气站立,后背靠着山壁,喘了几口气,缓慢地开口。

    “我要救活我的母亲。”毫不掩饰他的想法。

    拉斐尔很清楚虽然眼前这个女人是乔宝儿,但是跟他说话的这位不是。

    这人或者真的有可能救活他的母亲。

    “我当然有本事救你的母亲。”

    她直视着他的眼瞳,像是有读心术一样,立即明了他的想法。

    拉斐尔为她的读心术而内心感到恐惧,同时也非常惊喜于他的话。

    真的可以救活他的母亲。

    那边的大首领被刚才巨大的碎石,吓的现在还有些腿软,听到他们的交谈,想复活爱丽莎?

    大首领脸色变成有些奇怪,他狐疑地看着他儿子拉斐尔,再偷偷地看一眼手持权杖的乔宝儿。

    她睨了一眼大首领那愚蠢的脸色,冷嘲道,“你那愚蠢的父亲似乎也很渴望你母亲能复活。”

    这话倒是让在场人都吃惊,尤其是拉斐尔,他的父亲可能渴望他的母亲复活,当年他的母亲之所以会沧为活死人,都是他父亲一手造成的。

    大首领脸色古怪,却没有开口反驳。

    “你们想救她?”

    “爱丽莎却不想醒来。”

    她冷笑道,“她说,她后悔了,她宁愿永远的闭上眼睛,也不愿意看见那个男人。”

    大首领听到这里,情绪崩溃一般,大跳如雷,“你、你给我闭嘴,不准胡说八道!”瞬间就忘了自己与对方的力量悬殊,刚才才险险地险回一条性命。

    她并不怒,反而仰天大笑。

    她一点也不在意爱丽莎的男人,她的家庭,她的丈夫儿子。

    从爱丽莎那里了解的所有事情都是关于后悔嫁了这个男人,亏欠了自己的儿子,怨恨其他那些女人的嫉妒。

    “爱丽莎你所有的思想里,你竟然忘了,你对我曾经做出的承诺。”她仰天大笑过后,脸色突然冰冷了起来。

    拉斐尔顿感不妙,生怕她会伤害他母亲的肉身,“我的母亲已经替你守护这座岛太久太久了……”

    “是吗,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吗。”

    “爱丽莎之前确实做得不错,可惜了。”

    而就在这时,水帘洞山狭窄的通道入口冲跑进来一道猛兽,传来一声虎啸。

    白虎威风凛凛地朝乔宝儿狂吼,连白虎也知道这人不是乔宝儿。

    “……自从我离开之后,岛屿里的灵兽越来越少。”

    她手持着权杖,神情傲慢凝视着白虎,白虎也不傻自知打不过对方,并没有莽撞的扑咬过去。

    “这具肉身女人是你的主人,你要守护她?”她没有出手伤害白虎,反而与白虎交谈起来。

    “曾经我也养了一只灵兽,”她在怀念着很久很久以前的日子,话停顿了一下,突然喊一声,“纳伽。”

    “纳伽,你被我困在这大瀑布里是不是心生怨恨?很想冲破出去?”

    那一直蜷缩着巨大的蛇身在角落的蛇神纳伽,有些犹豫地伸出蛇脑袋,颤颤巍巍的蛇瞳往她那边看去。

    蛇神纳伽的目光与她对视,仿佛瞬间一切回到了遥远的过去。

    纳伽巨大的蛇身开始慢慢的蠕动,它虚无飘渺的声音传来,“……我被困了千年。”

    “我已经不惧死亡了。”

    “是吗?”她倒是笑了,一如曾经的他生气时诡异的笑容。

    蛇神纳伽立即像是受惊一般,求饶,“……我确实曾经试图想冲破大瀑布,可是被困了千年实在太过难受,我以前犯过的错都已经赎罪了不是吗?我并没有要背叛您的意思……”

    如此巨大的蛇神,用着卑微的语气求饶。

    但它的话没说完,蛇首像是不受控制似的,猛地冲了过来,然后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摁在地上,巨大的蛇头不能动弹。

    蛇神纳伽在惊恐之中,失去了双眼。

    蛇神纳伽那双妖异清澈如泉水的蛇目,不断地流出血。

    漂浮过去的两只圣杯,接了满满的两杯血。

    一杯血倒入爱丽莎僵硬苍白肉身的嘴里,另一杯泼向了蛇神纳伽蛇头。

    这般诡异,血淋淋的场面,完成了一场复活的祭祀。

    爱丽莎左胸心脏处刺入的尖牙自然掉落,她身上的伤立即愈合了,原本死尸般苍白的肤色,渐渐浮现起微微的淡红气色。

    爱丽莎被复活了。

    蛇神纳伽瞎了双眼。

    “从此以后,爱丽莎与纳伽共生共死。”共用一条命。

    爱丽莎与纳伽永生永世都是他的仆人奴隶,没人可以背叛他的誓言。

    大首领,拉斐尔所有人都看呆了。

    而站在山洞中央的操控者却面无表情,对这一切视若无睹一般。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