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把权杖拆了

    第731章把权杖拆了

    乔宝儿双眸染满了诡异红光,那陌生的威严、藐视苍生的眼神。

    瞥了君之牧他们一眼,不与他们半句废话,右手的权杖一挥,那块重达数千斤形如棺材的小巨石,凌空飞起,稳稳当当地回到了它原来的位置。

    石棺归位。

    几乎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感觉,因为地磁场很明显再次发生了变化,他们连呼吸的气都瞬间顺畅了起来。

    就在这一刻,乔宝儿随手捡起一截枯枝竟然渐渐的长出了绿芽,还开了一朵小花。

    她对上君之牧那眼,露出轻蔑的笑容。

    这仿佛是在挑衅,告诉他们这些外岛人,她能控制生死。

    “乔宝儿!”陆祈南突然急地冲她大喊。

    她早已经失了心智,根本听不进去,似乎半句话也不想跟他们多谈,只是冷冷的丢下一句。

    “你们这些外岛人,自以为是,只是进化出来的害虫,既然来了,那就给我的土地当养分。”

    话落的瞬间,他们脚下的大地再一次发生坍塌。

    就好像脚下的土地凭空消失一样,让他们一时失去了几十场,整个身子只能狠狠的下坠,像坠入无尽的地狱深渊,伴随着他们所有人的惊恐尖叫,除了无能为力的堕落,根本无法施救。

    抬起头时只见,乔宝儿身姿凛然站在陨石之上,睨视着他们如同蝼蚁一般。

    以及另一处的顾如晴脸色苍白看着四周的大地不断的坍塌,她的脚下四周只留下一处不足一平米,顾如晴被孤立,她无法前进,就困在这里突兀高耸的石柱上,稍微移动就如同他们一样摔入万丈悬崖。

    顾如晴吓得哆嗦,“你,你说会放过我的!”

    “我只是说,我不会杀你。”

    乔宝儿语气淡淡地告诉她,随即哈哈大笑,她转身,昂首阔步,丝毫不带半点留恋走了。

    顾如晴面如死灰。

    她知道自己一个滞留在这高耸突兀的石柱之上,最后只会活活饿死,但她也绝对没有勇气跟随着其他人跳跃而下。

    顾如晴望着脚下早她一步归西的人群,她绝望地大笑了起来。

    至少她是最特别的,她就像受到了恩宠,她永远都是最好最幸运的那位。

    而就在他们陨落的瞬间,拉斐尔做了一个艰难的选择,他放弃了自己的肉身,而是选择紧紧的拥抱着自己的母亲,就算摔下去,活埋,粉身碎骨,他几乎是下意识的选择了要护住他母亲。

    首领还歇斯底里的大声命令着四周的人保护他保护他。

    大长老在坠落的那一刻,依旧仰起头,望着上面的顾如晴,他知道这一眼是永别,只是可惜顾如晴怎么也不可能愿意与他长埋在一起,因为他配不上她。

    君之牧也仰起头,看着上面那毫不犹豫就直接转身离开的乔宝儿,而lucy却不愿意就这么认命,她死死地抓着一棵老树的根,崩塌的山体让一棵大树的根部裸露了出来,lucy正在为她的小命挣扎着。

    lucy扬起头也看见了,上面的乔宝儿走的那样潇洒,不近人情。

    lucy异常的愤怒,一开始我她妈的就说过了,这片海岛根本不是活人该接触的领地,看看,现在都全死在这里了!!!

    他们一个个如同蝼蚁,巢穴被人捅破,一个个从高处摔落,跌入深渊的泥泞的泥巴上。这虽然不至于致命,但山体还不断的坍塌,泥土会掩盖他们的身体,会让他们无法动弹,无法呼吸,最后他们所有人都只能长眠埋葬在这。

    与lucy一样有着剧烈的情绪波动的,一直长眠的爱丽莎睁开了眼。

    或许是因为四周这么多人的情绪影响了,又或许是被她儿子拉斐尔守护着的精神所感动,她终于愿意醒过来。

    就在爱丽莎睁开眼的那一瞬间,蛇神纳伽似乎也有了什么感应。

    纳伽被咒语定住的庞大身子剧烈的甩动,坍塌下来的泥层松软,蛇神纳伽就像泥中的蚯蚓一样,挣扎着想要往上钻,它虽然瞎了双眼,却依旧非常灵敏,满心的复仇,带着它千年来的怨恨,冲破了坍塌的泥层,一把咬住了正要离开的乔宝儿手持的权杖。

    猝不及防,乔宝儿也被拽入跌落。

    愤怒地想要收拾纳伽,可纳伽已经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蛇口狠狠地咬住了权杖,即使蛇口已经被权杖熔岩般的制热温度烫伤侵蚀腐烂,也毫不松口。

    没有权杖,乔宝儿的意识仿佛迷茫了起来,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

    而此同时,刚才蛇神纳伽巨大的身子摆动,为摔入泥潭的君之牧他们争取了一小小的空间,让他们还有呼吸的位置。

    爱丽莎与蛇神纳伽是共生共死的血契,蛇神咬住权杖蛇口被严重烫伤腐烂,爱丽莎痛苦的咳出了鲜血。

    纳伽再也熬不住权杖迸发的岩浆灸热,将蛇口松开,权杖随之也落入泥潭深渊,而高处的乔宝儿也像是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力量,重重地摔了下来。

    当山体的震动渐渐的平复。

    蛇神纳伽也因为受了重伤喘息,所有的人都埋在这黑暗的泥潭之中苟延残喘。

    幸好蛇神刚才的甩动给他们争取了一些呼吸的空间。君之牧他们所有人都在这黑暗之中,只有在那漆黑的泥里那把权杖幽幽地泛着血红的光芒。

    权杖似乎受到了什么感应,在泥泞里开始抖动,他们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权杖受到了它的主人的召唤。

    而另一头的乔宝儿已经慢慢地爬坐起来,她伸出右手召唤权杖,她怒意滔天,她要亲手一个个杀了他们。

    “拆了它!”

    爱丽莎感受到了她前主人的愤怒,她知道将会发生什么,随即惊地大叫。

    对着受了重伤的首领激动地叫,“爬过去,立即拆了权杖!”

    大首领全身疼痛厉害,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却突然听到身后那熟悉的叫喊声,正急切地催促着他,他的表情迟钝,转头才注意到,无比珍贵的权杖原来就落在他身侧位置。

    “奥古斯!你这个懦夫,咳咳……你这个没用的男人!!”

    爱丽莎咳着血,愤怒地冲着他咆哮,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喊催促,“奥古斯!立即拆了这把权杖!!”

    爱丽莎非常清楚,若是错过,他们连缈小的求生机会都没了。

    那边的乔宝儿已经站了起来,她的双瞳重新染上血红色,她脸色麻木无情,甩动了一下身,她身上淤泥居然自动脱落,四周肮脏窄小的泥泞自动为她开凿出一条通道,她身上半点也不沾泥,一步步朝权杖走近。

    爱丽莎看着她,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爱丽莎看得不是乔宝儿,而是她曾经的主人。

    其它的人不仅无法触碰权杖,而且距离太远,他们看着权杖从泥泞里松动,一跃飞起,奥古斯这自私自利的首领终于做了一次有用的事,咬牙切齿忍着身上剧痛,抓住了权杖尾部,将权杖三分之一的最后一截拆了下来。

    与此同时,乔宝儿昏倒。

    权杖的光芒消失,四周再次恢复了死寂,而君之牧他们所有人同时都重重松了口气。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