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3章君之牧的初恋校园(30)

    第783章君之牧的初恋校园(30)

    “我们学校今天不是开放日,外面的车不能进入校园。”校警见他将车子堵在这门口,立刻不满地走过来。

    救护车已经疾疾地开远了,君之牧一直扭头望着那消失的方向,他很确定刚才看见了那个女生。

    君之牧将自己的教师证递了过去,语气有些急躁地问,“那救护车怎么回事?”声音冷沉沉的。

    校警看了一眼他的教师证,确定了他是本校的老师,可能是因为君之牧此时的脸色冷厉,校警不太敢直视他的眼神,有些紧张地汇报式地说道,“就是,今天高三举办校联赛,有两个班打了起来,有学生骨折了,要送去医院……”

    没听他说完,君之牧脸色阴沉,把车头一转,一阵疾风追了出去。

    校警大伯怔怔地站在原地,望着绝尘离去的名车,这么年轻的老师是什么来头,他们的校长也开不起这样的车啊。

    乔宝儿推着轮椅上的司马安,去ct室拍片,验血常规,忙前忙后地缴费。

    “我回去再拿钱给你。”

    司马安见她为自己这么奔波,心里暖暖地,感觉自己这腿伤了也划算。

    乔宝儿刚打印好了ct片跑回来,皱眉瞪他一眼,“当然要还钱!”她已经免费给当他工人了,难道还有她贴钱的道理。

    司马安听她这语气,反而嘴角翘起笑容更浓。

    医院人满为患,乔宝儿将ct片塞到他怀里,然后推着他去找医生,有些埋怨了,“我晚上还要到奶茶店上班,你大爷能不能给你家人打个电话?”

    乔宝儿平时路见不平也会拔刀相助,可是她本质上也是个凡人,而且是一个穷苦的凡人,她要读书要打工,瞧着司马安也不是很严重,这家伙真是一点儿也不识趣,干嘛不主动通知家人过来接替她。

    司马安心里一万个不情愿她走了,当然不想给家人打电话,装傻似的,好似没听到。

    不过司马安的父亲还是匆匆赶来了,学校的大校长就是他弟,一个电话讲清楚了来龙去脉,担心儿子的伤势,丢下手上的工作,赶到医院。

    “爸。”司马安在门诊候等室外看见熟悉的身影。

    “脚伤的怎么样?”司马安的父亲直接问道。

    “没什么事,拍了片,没有骨折,脚踝韧带撕裂,医生开了些消炎药。”

    “韧带撕裂了,这还叫没什么事。你叔那学校到底怎么回事,你转过去不到半个月就搞成这样,我还没跟你妈说呢……”

    这位父亲一脸恼怒打算这事一定要追究到底,却听到他儿子很高兴地喊一声,“学姐。”

    司马安坐在轮椅上,脸带笑容,高高摇着手,乔宝儿刚去排队拿药过来。

    “爸,这是我现在的同班同学,也是以前初一给我当家教的那位,她陪我来医院,帮我拿药。”司马安对他爸快速说介绍乔宝儿。

    司马安的父亲表情怪异地看了一眼自己儿子,再拧眉审视着乔宝儿,这眼神有些凌厉。

    “你好。”

    乔宝儿被这位父亲看着有些不自在,她顺手将手上的药扔给司马安,想要开口说一句,她要走了。

    不料司马安的父亲更快地开口,“这位同学,谢谢你照顾小安,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回学校吧,剩下的事我会处理。”这口吻有些冷淡。

    乔宝儿虽然算不上心思细密,但也能听出这话里的排斥。

    这位父亲以为她是特意要留下来照顾他儿子,图什么呢,她也不是愿意的啊。

    乔宝儿半句也没有多说,直接转身就朝医院大门走去。

    “学姐!”倒是司马安立即焦急了,下意识想站起身去追,可他腿伤,一崴差点扑倒,司马安的父亲连忙按着他坐回轮椅上。

    “爸,你怎么能这样跟她说话!”司马安冷着一张脸,声音桀骜不驯。

    司马安是独生子,最受他母亲和奶奶宠着,连他爸平时也得惯着他,自小养成了无法无天的霸道性格,不过前几年开始收敛了许多,但对着家人还是以前这任性的脾气。

    “现在的女生有很多心思。”

    为人父母总是觉得子女被人坑骗。

    司马安却一脸急躁,怒道,“我以前交过几个女朋友,我知道,我的事不要你们管!”他就这样冲着他爸发了一顿脾气。

    等他母亲赶过来医院,见司马安脸色难看,以为他脚上的疼的太厉害了,心疼的要命,一边安抚着儿子。

    转头黑着脸,跟丈夫商量着一定要让学校那边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非闹到不可收拾。

    “我说了没事,你们好烦!”

    “韧带撕裂了会自行恢复,我不转学,我就喜欢在那所学校。”司马安态度坚决。

    “小安,你现在脚肿的这么厉害,咱们先请假一个星期,先回家好好休养,你待在那学校营养跟不上,那边也没人给你照顾……”

    “你喜欢那所学校就继续在那里上学,你现在得听你妈的先回家。”

    这父母软硬兼施,才把他儿子哄上了车。

    司马安被父母当小祖宗供着,乔宝儿就悲惨很多,医院没有直达学校的公交车,她要走路半小时到下面的新兴市场那边搭车。

    司马安父亲刚才那嫌弃的语气,她也没放在心上,反而有点羡慕起司马安,他爸对他真好,想想她自己的父亲,一时有些伤感,低着头走路。

    身后,一辆黑色低调哑光的玛莎拉蒂开得很慢,紧随其后,车内的君之牧眼底有些复杂情绪,一直望着车窗外那道身影,感觉她今天的身影都失落了几分。

    平时乔宝儿忙着奔波生活,根本不会去悲春伤秋,突然被司马安的家人刺激了,觉得自己就是爹不疼娘不爱没人要的孩子。

    一通电话,打断了她难得的忧愁,“乔宝儿,你是不是陪司马安去了医院,你什么时候回来?要不要给你打饭留着?”

    是朱小唯打来的,“司马安伤得很严重吗,该不会要动手术吧。”

    “他没什么事,没有骨折,只是伤了韧带,就是脚肿的跟猪蹄那样。我现在在等公交车回去。”

    乔宝儿一下子就恢复了平时惯有的爽利。

    “那就好……吓死我了,刚才他们打架乱成一团,25班那几个家伙有心挑衅,不过现在听说都被严肃处理,好像要开除。”

    “哦。”乔宝儿对这件事情兴致缺缺。

    “我要糖醋排骨,两个卤鸡翅,一个鸭腿。你帮我打了饭菜放在宿舍,我回去就吃,我现在饿狠了。”

    “这么多你能吃得下吗?”

    “我突然想好好善待自己。”乔宝儿突然提高嗓音,好像自己跟自己怄气。

    挂断了电话,就听到身后有些吵闹的声音,她转头看去,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就停在她身后那大道十米处,后面的车子排了长龙,司机们暴躁地大骂,前面的豪车堵着不动是出来晒命吗。

    乔宝儿原本就心情不好,看一眼这辆豪车这么缺德,可惜特殊玻璃看不见车里面的人,她板着脸,气吼一声,“赶紧开车滚蛋,以为这路是你家修的!”

    被她骂了,君之牧在车内能清清楚楚得看见她这生气的模样。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