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妖皮人心

    “一清仙长饶命,妾身并非妖盟长老!”

    胡九悦感应法力恐怖,再结合骑牛道人,顿时知晓周易身份,连忙解释道。

    “妾身与天妖盟只是合作关系,他们答应寻找夫婿转世之身,妾身将一些妖王罪行、踪迹传给天妖盟!”

    “云洲有这么多妖王?”

    周易暗中掐算,胡九悦并未说谎。

    云洲妖王都在朝廷有记录在册,即使几百年不出山,册封山神水神后也无处可躲。

    “有时候数量不够了,妾身也会从域外骗些妖王来大乾。”

    胡九悦无奈道“寻找转世之身所在方位,需要顶尖卜算高人。辨认转世具体为何人,亦须佛门顶尖高人。”

    “妾身祈求狐仙不成,只得答应天妖盟主,为其寻得一定数量妖魔。”

    “那些妖王就任你欺骗?”

    周易目露奇色,他从未听说有人妖,今天竟然见到了妖人!

    胡九悦解释道“妾身是上代狐仙之女,在青丘还是有些名望。”

    周易放开法力禁制,问道“你这么做岂不是背叛族人?”

    胡九悦身形一闪,落在郑盂身旁。

    “妾身与相公夙世姻缘,数百年来,寻到三次转世之身阴差阳错不能在一起。。如今正好,妾身为了相公,宁愿舍弃一切!”

    “你这狐妖说什么姻缘,原本郑盂长命百岁,前途远大,与你厮混一起寿元大减,又受人指指点点!”

    敖荣嘲讽道“这哪是什么姻缘,分明是孽缘!”

    胡九悦面色苍白,她修行妖法有成,根基已定,怎么也遏制不住妖气害人。

    “相公,待你身死,妾身也不独活!”

    郑盂按住胡九悦颤抖的柔荑,安慰道“娘子,死后我们合葬一处,来世共为人,再续姻缘。”

    胡九悦重重点头,愈发确定自己与郑盂深情。

    敖荣冷哼一声,在他看来郑盂就是入了魔障,需以大法力降服。

    佛门度人经正好合适,也不知仙长懂不懂佛法,修行到这般境界,一般佛道神魔都懂一些。

    周易沉思片刻,若是人族有叛族者,管他什么狗屁浪漫爱情故事,定将他夫妻双双送入忘川河,洗一洗脑子。

    妖族出个为爱情叛族的家伙,周易觉得还能抢救一下。

    “贫道有办法,可以让你们名正言顺在一起!”

    胡九悦面色一喜,连忙躬身施礼“还请仙长指点迷津!”

    “大乾律只是严禁人与妖相恋,若你是道门灵兽,就不在管辖范围内。”

    周易缓缓说道“本座可以施法洗练,帮你洗练妖气化作清气,并拜入云霄道宫做护山灵兽!”

    胡九悦立刻跪下拜谢“仙长大恩,无以为报……”

    “不,你必须报恩!”

    周易打断胡九悦说话,吩咐道“你且回青丘,探查各城妖兵动向,待大战结束后再为你洗练妖气。”

    “妾身这便回青丘,随时汇报青丘妖兵动向。”

    胡九悦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什么族人大义,在它看来都是虚妄,唯有与郑盂的情谊为真。

    周易冷声道“什么传位外人,据贫道所知,狐仙临死前受穷奇妖神镇压,才被当今狐仙吞了。”

    胡九悦悚然一惊,母亲死前它在外寻觅郑盂,回去后胡灵儿已经接受传承。

    仙长没理由骗自己,所以母亲确实是胡灵儿害死,如此家仇在身,背叛族人更加理所当然。

    “仙长放心,妾身虽未继承狐仙之位,在青丘仍颇有地位,探查妖兵动向轻而易举。”

    周易微微点头“贫道会让道宫,收郑盂为弟子,上山修行道法,也不损郑家凡俗名声。”

    “拜谢仙长!”

    郑盂感激涕零,由于与狐妖相恋,他已经和父母亲人决裂。

    拜入道宫修行,既可与胡九悦长相厮守,还能修复父母关系。

    “你且先回家中,过些时日,自会有道人登门收徒!”

    周易说罢,拍了拍神牛,转身离去。

    敖荣在一旁看得啧啧称奇,仙人行事天马行空,不拘一格,事后应仔细参悟好生效仿。

    胡九悦目送仙长离去,忽然耳边响起一道声音。

    “你可认得佛门弟子?”

    “禀仙长,妾身曾遇妙善神僧,经他施法才恢复前世记忆。”

    胡九悦传音回复,它本就有宿慧,只是记忆零散不成体系,经过佛门轮转秘法点化,彻底恢复记忆。

    周易闻言,不禁赞叹佛门度化神通,将原本胡九悦化去,只留下了记忆。

    今生与前世记忆混乱,胡九悦已经成了妖皮人心。

    与胡九悦类似之人,周易曾经见过。

    食梦貘梦境世界中,活了数十年的马老三,一朝清醒后,记忆交融混乱,自诩穿越异界之人。

    敖荣亲自送周易出了临江县地界,眼见真仙离去,张了张嘴没有说出口。

    仙缘难求!

    仙长出手帮自己了结郑家事,已经是大恩大德,哪能妄求更多。

    敖荣回到江底龙宫,取来纸笔将遇到仙人的经过,逐字逐句写下来,尤其是仙长说过的话,一个字都不能差。

    参悟许久,敖荣恍然大悟。

    “仙长早有指点,这两棵树就是提示!”

    “其一定然是积攒功德,另一棵树是什么呢?”

    敖荣又与神道同僚、龙族亲戚打听过,结合一清真仙的所作所为,悟出了第二棵树代表的寓意。

    “斩妖除魔!”

    周易怎么也想不到,敖荣血脉天赋寻常,悟性却是逆天,硬生生的拼凑出了封神需求。

    敖荣姓名已经签在封神榜上,周易并没有刻意提示。

    封神榜上获得签名的人,已经有十几个,其中大部分是颇有潜力的斩妖校尉。

    受封神榜影响,这些人气运远超常人,若是能坚持斩妖除魔,直至积攒足够人道功德,便会立地封神。

    张诚作为周易至交好友,唯一的优势就是有仙人提点,同样要冒险除妖。

    周易知晓自己占了斩妖司大因果,必须偿还。

    斩妖司镇压云洲妖魔五百年,屠灭妖魔数以百万计,蕴含的人道功德反噬起来,真仙也难以承受。

    骑着牛走在官道上,周易忽然心生感应,取出了一叠书册。

    通讯录。

    云山讲道结束后,三悟请祖师收下传讯灵纸,有什么吩咐直接下令。

    其他道门真人,有样学样,纷纷取出传讯灵纸,祈求仙长收下。

    传讯灵纸祭炼复杂,属于罕见的传讯灵物,但是能以此与真仙留下联络方式,再珍贵十倍也要奉上。

    周易将传讯灵纸炼成一叠,取名为通讯录,不过除了第一页,其他的都没有收到消息。

    真仙岂敢传讯骚扰,要么等待真仙传讯,要么宗门大难时候祈求真仙出手。

    通讯录第一页,并非真仙号段,而是周易与三悟闲聊所用。

    周易翻开第二页,见到三悟传来讯息。

    ——拜见祖师,弟子打算为祖师举办真仙大典,广邀佛道高人于五龙山庆贺。特意询问祖师,可否举行庆典?

    周易思索片刻,回复道。

    “可以,定下时日,本座会准时去!另命道宫弟子,去安龙江临江县,将名为郑盂的书生收入道宫修行!”

    消息刚刚传出去,立刻收到了三悟回复。

    ——弟子办事,祖师放心!听闻祖师喜好灵酒,弟子特意去域外,从一老猿那里寻来了千年猴儿酒。

    周易噗嗤笑出声,回复道。

    “善!”

    说罢,一道分身驾驭阴阳二气,向五龙山方向遁去。

    此去青丘了解恩怨,胡灵儿与妖神有联系,很难请来本尊助阵,至少也有一两道妖神分身降临。

    玄黄分身必须随身,先立于不败之地。

    周易施展一气化三清神通,将阴阳二气瓶炼成阴阳分身,去应付真仙庆典。

    真仙降临,祖师归来,场面必须热闹些,也能削弱许多戒心。

    “当年贫道还须心狠些,否则哪有这般麻烦!”

    周易骑着牛,慢悠悠继续南行,捧着天机殿的典籍推演修行。

    短短两三个月时间,将大部分典籍参悟通透,号称最难的《易断天机》也悟透了七七八八。

    周易的修行天赋原本只是寻常,然而架不住仙躯蜕变,神通加持,高屋建瓴,如今也称得上天赋异禀了!

    途中遇上城池村庄,周易操起老本行,举着长幡不挂算命。

    手指头动动,轻而易举的解决了许多麻烦,有时候遇上邪祟害人,摇身一变又成了除魔天师。

    任你什么妖魔鬼怪,什么美女画皮,一巴掌就能拍死!

    事后收获一大批围观群众,高呼道爷玄妙、见着神仙了、仙人万福云云。

    修仙不归显“圣”,如锦衣夜行!

    期间遇上不少人间惨剧,或妖魔作祟,或人心为孽,周易心中又记上几笔,待去了青丘多斩几尊妖王。

    日升月落,过客匆匆。

    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三四个月时间,南征在即。

    ……

    顺京。

    原本是蛮族巫神部,经过改造,与原本顺京城有七分相似。

    真神施法调整地脉平整山川,修士出手改造建筑,速度远超蓝星最顶尖建筑集团。

    唯一缺陷,便是人口不足,偌大城池显得有些空荡荡。

    红鸾星君的神像已经传至大顺,朝廷一心想要增长人口,请示过行瘟使者后,对此大力欢迎。

    此时。

    大顺百官汇聚太和殿。

    徐烨端坐上首,听下方百官争论。

    殿中没有内侍、婢女,大顺人口匮乏,徐烨以身作则,删了内侍宫刑之类的律法,并带头生了十几个儿女。

    修士施法,生男生女随心所欲。

    只是少有人如此做,等于孩子一生下来,修士就有了因果业力。

    今天百官议题只有一个,如何应对大乾国书,该不该开山借道,支持大乾南征青丘。

    这是大乾第一次,对大顺发来正式国书。

    之前大乾都是称呼伪顺,绝不承认大顺立国,多次叫嚣发兵讨伐。

    弘德帝一上任,就发来国书,让大顺官吏看他顺眼了许多。

    大顺国小人少,上朝的官吏不过十几个,简单的六部构架,各种繁文缛节的部门由礼部兼管。

    礼部何尚书支持借道,说道“这是缓和两国关系的最佳时机,无论大乾南征胜败,日后我朝与大乾地位平等!”

    户部、工部同样支持,因为大乾答应,可以将一部分后勤供应交于大顺。

    大顺本就脱胎于大乾,在座官吏自然清楚大乾潜力,千年积攒的底蕴,莫说数百万大军,再翻几倍也无需大顺支持后勤。

    如此做法,只是委婉的交一笔借路费。

    大顺国朝初立,即使吞了蛮族残余财富,国库中仍然能饿死老鼠。

    刑部、吏部表示支持陛下决议,对大乾借道之事,亦可亦不可。

    “数百万大军借道,谁知道是不是另有心思?即使现在是借道南征,何大人又怎么保证,大乾会不会顺带南征我朝?”

    “大乾屡屡试探我朝边疆,与我等数次交战,倚仗山深林密才忽悠胜负。”

    “一旦开山借道,岂不是又来一次先帝大破蛮族的计谋?”

    兵部官吏则是坚决反对,几名将军喷的文官们抬不起头来。

    大顺以龙骑军为骨架建立,军中武将地位,远高于文官。有时候道理辩不过了,便抡拳头打过去,以蛮力决定对错。

    徐烨面目表情的看着下方争吵,心中不断思索,如何在大乾借道过程中,趁机壮大大顺。

    昨日收到国书,徐烨就收到了瘟神神谕。

    “同意大乾借道南征,此事有大能参与,切莫生事!”

    仅仅一句话,徐烨就明白,大乾南征已成定局,任何人都不能阻挡。

    下方吵的差不多了,兵部武将得意洋洋,看着几个眼圈乌青的文官,冷嘲热讽,言称大顺是龙骑军之大顺。

    文官敢怒不敢言,他们确实是后来者,想要搭上大顺朝国运立命。

    “咳咳!”

    徐烨咳嗽两声,下方声音顿时安静。

    自从徐烨登基之后,已经施展各种手段,将军权攥在了手中。

    一些不服徐烨的军头,运气好的贬为平民,运气差的封在牢中,勉强算是没有违反,当初答应先帝的诺言。

    徐烨没有说借道之事,冷眼扫过几名将军,说道。

    “竟敢朝堂殴打同僚,当朕不存在吗?李将军,牛将军……你们几个回家,闭门思过三月!”

    几名将军神色一颤,不敢反驳,连忙躬身领罪退出太和殿。

    “崔爱卿,卢爱卿,朕平日里对他们疏于管教,你们受苦了!此番大乾借道,便有你们二位统管,莫要失了朝廷威仪!”

    大乾境内的崔家卢家,已经没落成了三流世家,其中一支已经成了大顺顶梁柱。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