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大家都是认真的

    一直都跟合衬装的像是挺亲近的,可他心里也一直很虚的。

    因为,合衬从进入噬命猎荒团开始,基本就属于那种有事情就说事情,没有事情不闲聊的人,这人也太不八卦了,甚至对除了陈谦以外的其他人其他事,都有点不太关心的样子,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是因为跟自己关系一般,所以不想分享,还是说本来就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

    他们算什么呢?

    要说算朋友吧?真的没有见过这样的朋友,把自己锁得死死的,一点也不了解他。

    但要说不是朋友吧?合衬帮他真的帮了挺多的。

    为了噬命猎荒团的利益,都可以去设计灯塔流沙那样的庞然大物。

    而直到现在……

    今天……

    此刻。

    因为一个英雄副本的跑图,他看到了合衬眼里的维护。

    才确定了,他们一定是朋友。

    而且,他恐怕还是合衬挺重要的朋友。

    即使他完全跟不上谦谦君子他们,合衬也没有感觉到任何丢脸,就很平静地站出来,叫陈谦换人就好了。

    当然,陈谦也看出了这一点。

    所以,他微笑地盯着合衬,说“不行。”

    愣了一下。

    不行?不是……他们跟如龙也没有那么多的恩恩怨怨,黑色金字塔这么重要的地图,让他进来开个眼也就算了,还带这么强买强卖的?必须要跑完的?

    “为什么?”合衬也一脸的不理解,他指着,“他明显跟我们不是一个梯队,干嘛要这么折腾人?”

    有点受伤。

    但合衬说的是实话,他们确实不是一个梯队的,换了他,合衬跟着他们反而能更流畅地跑图。

    “那我问你,在噬命猎荒团是什么水平?”陈谦停了下来,问的却是这么一句。

    “你管他什么水平呢?”合衬在皱眉了。

    “不敢说吗?”

    “这有什么不敢说的……”

    听着有点懵。

    等等,这怎么还吵起来了呢?因为他吵起来是有点不值当啊……不,主要是这吵的点在哪里啊?他完全就没有搞懂。

    合衬深吸了一口气,也是意外自己一下子情绪就被陈谦带着跑了,这人在赛场上被妖魔化,看来还真不怪别人。

    他好不容易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中沉下心来,很诚实地回答“在噬命算顶尖了。所以呢?”

    “那么,你可以想一想,当你在噬命猎荒团,带着这样一群一队玩家,去跑黑色金字塔地图的时候,你能说,换掉他吗?或者说,你还有比他更强的可以换吗?”陈谦耸了耸肩,盯着合衬的眼睛说道。

    合衬脸一下就涨红了。

    这……这叫什么话?!

    脸皮倒是厚,没有脸红,但也觉得陈谦这话也说的太不礼貌了吧?哪有这么喷人的?这又不是擂台上打到了关键分了,非要来一手情绪压制。

    为钱而狂却在旁边紧了紧手指。

    他们如龙的几个人都知道,这场跑图就是为了让跟合衬意识到,合衬坚持信守和的承诺是没有意义的,对于陈谦来说,现在这里,这就是关键分!

    当然,陈谦不可能表现出来,他冷冷地扯出了一个笑,似乎是很平静地抬起手,在队友们压低呼吸的寂静声里,指着漆黑的墓穴“你回答不出来?那我替你回答呗——你不能。你没有比更强的队友可以换。所以,如果你真的要履行你的承诺,带着噬命猎荒团去冲击海选,那你就永远不能说,不行,你换个人来吧……除非,你的承诺就只是说说而已,什么海选,你就只是带着他们划划水算了,根本不要求他们有一天能跟上你。”

    合衬被这个逻辑打得无话可说。

    要么就不能说,因为不行所以要把他换掉,要么就承认自己只是想带着他们去划一下海选罢了……

    陈谦的话是跟合衬说的。

    可是,听进去的却是!

    “别……别吵了。”伸出手在他们两个中间拦了一下。

    刚才,在训练场的门口,合衬已经清楚地告诉他,他们不可能建设成如龙这样。

    而陈谦不过是用更简单的逻辑,以及更直观的表现方式,把这件事重复了一遍。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陈谦的声音也放低了,他说“好,我在这里可以换掉啊,没问题,反正,我有的是人换。我现在把踢了直接换九木,可以啊。但是,你行吗?”

    “……”

    “你不行。”

    “……”

    “因为,你不够格啊,你又不是陈谦。”

    “……”

    看着低下头的合衬,大骂了一声“靠!!”。

    是的,逻辑没错。

    合衬不是陈谦,不是那个被九木哄着骗着得罪所有人,都要推上天狼团长位置的陈谦,不是那个上任才半年就在英雄副本里稳压了夜鹰一头的陈谦。

    现在是都懂了,在这个氛围下完全能感受到了。

    可是……

    “就算你是陈谦,你这也真的太过分了!不打了。我,合衬,都不打了。”朝着合衬使了个眼色,然后,收起了武器,“黑色金字塔我们不跟了,地图我们自己会进,自己会探索。我们走!”

    “请便。”陈谦只是微笑抬手,也没留他们。

    两道光芒顺次消失在了如龙训练场。

    白纸看了好一会儿,一双眼睛闪闪地看着陈谦,说“……说实话,我也觉得有点过分诶。”

    为钱而狂回答道“嗯,冲击力有点大,希望不要用力过猛。”

    “呃?”白纸想了一想,决定放弃思考。

    “但是……陈谦你挺厉害,是真的是能演啊。”为钱而狂笑了,这话的正确说法应该是“说得像你真的有人可换似的?如果像你跟合衬说的那样有人可换,九木随时能上线,你还费劲巴拉地要搞到合衬干嘛?”,当然,他不是陈谦,他说话可不习惯这么说……所以,就变成了,你真能演。

    “咳,我人缘没有那么差吧?在什么天狼啊夜鹰啊灯塔流沙啊……哦,现在叫路人队了是吧?挖一两个人过来,还是能做到的。”陈谦摸了摸鼻子,“而且,我们外面的一队招新工作,茶叔和战无伤不是进行得有条不紊的吗?我现在没有,我过会儿就有了。”

    “是,毕竟谦神。”为钱而狂笑得跟只加菲一样,肯定不会跟他去争个对错。

    陈谦指着墓道,问“我们把图跑完?”

    “白纸跟你跑完吧,我早上那一遍就已经都记住了。”为钱而狂说,“我出去看看招新的情况。”

    “嗯……”陈谦点点头,又看了看跟合衬消失的地方。

    好吧,他按照闻天语的步骤完成了全部起跳动作,接下来他就什么都不用做了。

    合衬的后续,以及噬命猎荒团会何其何从,全看的想法了。

    “话说,真的不会用力过猛了吧。”陈谦给合衬小小地点了个蜡。

    ++++++

    噬命猎荒团的驻地里,气得都没有办法坐下来一下。

    来来去去的玩家就看着他在走来走去。

    而最气的是,刚从如龙回来的玩家,还在他面前打了个饱咯。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气的啊,”合衬看着他这个样子都好笑了,“陈谦就是这么个德行,谁知道他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你这样不行啊。”

    “我这样怎么不行?”

    “你以后在赛场上跟他对上了,人两三句话就能搞得你长达十分钟的气抖冷,那还打毛线的?”合衬倒是很淡定地走到一边,顺手掏了一袋子从如龙顺出来的葡萄酒。

    被他说沉默了。

    合衬又说“打对战可以打不过,但吵架不能输……陈谦带天狼的时候教的。”

    顿时就又好气又好笑了。

    想不到,陈谦这人是这么一个傻叉。

    两个人把葡萄酒倒进正常一点儿的容器,又笑了“说起来,如果把你送去如龙,你不会天天都被他这么骂吧?”

    “……你说什么?”合衬皱眉。

    “其实,我们都知道,你留在噬命完全没有意义,不管是对你,还是对噬命。”苦笑地说道,“对不起,合衬。为了我一个幼稚的想法,你肯定挣扎、犹豫、纠结了很久,才做出了不背弃噬命的决定。毕竟,那是陈谦啊……所以,你去吧,你去如龙,我们整个噬命猎荒团都是你的后盾,他要是敢天天这么欺负你,我们一百个人去蹲他一个人,也会给你找回场子的。”

    “呃……你认真的?”

    “我认真的,当然,谦神也是认真的,不然,不会有今天这么一出。”抚着额说道,“多大一个神啊,至于吗?唉。”

    “我再问一遍,你认真的?”

    “我很认真!嗯,是太认真了吗?那我不认真地说……应该怎么说呢?”思考了片刻,说,“你去吧,噬命猎荒团是你的娘家?再大的神也别想欺负你?压榨你?”

    “噗……”合衬一口葡萄酒全喷出来了。

    “看吧,所以我觉得我还是认真一点说话比较好。”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