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晋城城主,大周鬼蜮

    繁华的城池中呈现出热闹的景象。

    跟城外的穷乡僻壤完全是两个极端。

    “这就是传闻当中的晋城!”

    有身着青衫的青年,看着面前的城池,脸上神色不由自主的凝重起来。

    晋城!

    但凡是江湖以及朝堂中人,几乎没有谁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如今大秦横扫八荒六合,天地间诸般妖邪尽数灭绝,就算偶尔有妖邪孕育而生,都会马上被大秦派遣强者灭杀。

    直到现在。

    天地间妖邪基本上都已经不复存在。。

    就算是天灾,也都差不多被灭了个干净。

    如今真正存有天灾的地方,就只剩下两个。

    第一是大周,第二就是这里了。

    深吸口气。

    青年看着晋城,高声喊道“我乃大秦镇魔司使者江左,奉人皇命令前来晋城,希望能得见晋城城主一面!”

    声音浩大。

    已是传遍了整座晋城。

    在他声音传开的时候,晋城内嘈杂的声音骤然而止,好像刹那间成为了一座死城。

    城外。

    江左面色凝然。

    他虽然没有真正踏足晋城,不算进入天灾领域。

    但是——

    晋城天灾,早已不是寻常天灾所能媲美。

    哪怕是身处天灾领域外面,也未必就是百分百的安全。

    时间一点点流逝。

    好像是过去了很久,又好像只是一个刹那。

    忽然间。

    有一个中年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江左遥遥作揖“原来是大秦使者,我家城主有命,请贵使入内一叙!”

    “多谢了!”

    江左略显迟疑,但还是迈动脚步,向着中年人走去。

    他奉命前来。

    如果还没进城就被吓走的话,那镇魔司的脸面可就丢大了。

    来到近前。

    江左看着眼前的中年人,以其如今的实力,可以感知的出来,对方不是真正的活人,或者说不是真正的人。

    神魂!

    他脑海中冒出一个这样的念头。

    天灾领域内。

    没有任何一个活人。

    所谓的活人,实则都是天灾昔日所掌握的百姓灵魂而已。

    只是如今天灾将其释放出来,再得领域力量蕴养,本该普普通通的百姓灵魂,逐步演变成为了神魂,拥有种种非凡的力量。

    “敢问阁下是?”

    “我乃城主身旁的一个小小管事,贵使唤我洪侯便是!”

    中年人拱手笑道。

    洪侯!

    听闻这个名字,江左神色微变。

    “前辈广源府三百年前的铁拳宗师洪侯!”

    “铁拳宗师——”

    洪侯眼神有些追忆,继而摇了摇头。

    “这个名号,我已经很久没有听闻过了。”

    “果然是洪宗师!”

    江左面色微变,随后郑重的抱拳。

    铁拳宗师洪侯!

    广源府三百年前的一位宗师巅峰强者,不对,以现在的境界划分来说,应该算是大宗师层次的存在了。

    对于洪侯的了解,他还是在镇魔司的卷宗上看到过。

    对方于三百年前成名。

    后二百多年前妖邪祸乱广源府,这位宗师就曾经庇护一城百姓,斩杀来犯妖邪,最后力竭而亡。

    同样的。

    在洪侯死后,一城百姓都是尽数葬送于妖邪手中,仅有极少数者逃生。

    正因如此。

    铁拳宗师洪侯的名号,再一次传遍大秦,从而被镇魔司所收录入卷宗里面。

    只是让江左没想到的话,这位三百年前的强者,竟然会出现在晋城里面。

    仔细一想。

    心中却也释然。

    虽然这些事情有些不可思议,但天灾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同寻常的。

    然后。

    江左就跟在洪侯的身后,向着城中走去。

    在踏入城池的刹那,他浑身本能的一寒,就好像是冥冥中有什么可怕的目光,正在注视着自己一样。

    但以其实力,却根本找寻不到目光的来源。

    很快。

    那个目光消失不见。

    江左紧绷的心神瞬间松懈了下来,背后不知不觉已是被冷汗浸透。

    “贵使怎么了?”

    洪侯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江左回过神来,不由摇了摇头“没事,我们走吧。”

    “好,贵使跟我来。”

    洪侯也没有询问太多,径直在前面引路。

    江左跟在对方身后,同时默默打量着晋城内的一切。

    只见城中人来人往,又有贩夫走卒叫卖,热闹非凡。

    如果不是清楚晋城的来历,他都要以为眼前的城池,乃是大秦境内某一府地的府城了。

    毕竟。

    就算是大秦各府里面,能拥有这样规模的城池,都是屈指可数的。

    但越是如此,江左的心中便越是震惊。

    他早就不是曾经那个小小的玄阶除魔使,外出游历的许多年间,得到了不少的机缘。

    可以说。

    虽然自身不是天下间顶尖的那一批强者,但江左自信,能比他强的,实则也没有多少个。

    就算是这样。

    以自己的实力,都没有看出晋城的半点虚实。

    这座天灾领域的可怕,可见一斑。

    跟在洪侯身后走了许久,一座规模不小的殿宇,就是出现在了江左的视线当中。

    殿宇前。

    守卫森严。

    在看到门前护卫的时候,他的脸色又是微变。

    极境!

    每一个护卫给江左的感觉,都仿佛是堪比极境的强者。

    对于自身的感知,他没有半点怀疑。

    正因没有怀疑,江左心中才倍感震惊。

    极境强者,放在大秦里面,都是一等一的强者了,可在晋城里面只是守护眼前这座殿宇的一个护卫而已。

    很难想象。

    晋城中究竟还拥有多少这等层次的护卫。

    压下心头震惊,他跟着洪侯进入到了殿宇里面。

    大殿正中。

    有白衣儒生正手捧书卷,聚精会神的看着,就算是两人入内都没有让他挪开半点目光。

    洪侯躬身一礼,沉声说道“尊上,大秦贵使江左已经带到。”

    闻言。

    白衣儒生方才放下手中书卷,平静的眸光看向下方两人。

    见此。

    江左适时躬身作揖“大秦镇魔司江左,见过莫城主!”

    莫子晋!

    晋城城主!

    当今天下间唯二的两头天灾之一,实力深不可测,据镇魔司猜测,对方的实力很有可能企及到了传闻当中的神境。

    他脑海中涌现出了相应的信息。

    在来晋城以前,江左就对这位晋城城主做了一些深入的了解。

    “没想到大秦这次竟然让你这等境界的高手过来,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应该处于武道中的天人境界吧!”

    莫子晋温和一笑。

    但是其平静的眸光,却仿佛能把对方给完全看穿一样。

    闻言,江左心头一震,但也没有过于震惊。

    “城主慧眼如炬。”

    “我观你骨龄不算太高,大秦里面能在你这个年纪就拥有如此境界者,只怕是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不过要跟沈兄相比的话,你倒是差了不少。”

    莫子晋淡淡笑道。

    他所说的沈兄,江左自然明白指的是谁。

    “沈镇守乃我大秦第一强者,上任秦皇亲自册封的大秦镇守使,实力天赋都是堪称举世无双,又岂是常人能够企及的。”

    “你说的很对,就算再过万年,都未必能出一位跟沈兄比肩的强者。”

    莫子晋深有同感的点头。

    大秦里面强者虽多,但真正能入他眼的没有几个,东方诏也只能勉强算是半个而已。

    古玄机也算半个,但奈何对方已经陨落了。

    沈长青的话,则是大秦中唯一一个值得其重视的存在。

    或许是江左出自于镇魔司的缘故,莫子晋的态度也是温和不少“大秦这次让你前来,不会是无缘无故的,说一下你来此的目的吧!”

    “人皇推测,妖邪一族的进攻也许会提前,以我等现如今的实力,一旦妖邪一族全面进攻的话,必将是一场没有退路的战争。

    所以大秦希望莫城主也要有些心理准备,积蓄力量,以应对接下来的变故。”

    此话一出。

    大殿内的温度骤然下降了许多。

    莫子晋面上笑容收敛不少,眼神有了微不可查的变化“妖邪一族进攻提前,可有什么证明?”

    “并无证明。”江左摇头“但蛮族蛮神以及我大秦人皇,皆从气运中感知到变动,所以一致认为气运变动必定是跟妖邪一族有关。”

    蛮族蛮神!

    大秦人皇!

    听闻这句话以后,莫子晋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不见。

    气运一说,他虽然不甚了解。

    但既然蛮族跟大秦都保持一致的意见,事情的真实性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半晌。

    莫子晋脸色平静至极“你回去告诉秦皇,晋城早已做好准备,只要妖邪敢于踏入此方天地一步,我便让他们有来无回!”

    “好,莫城主的话,在下一定带到!”

    江左脸上终于是露出了释然的笑容,要是对方拒绝的话,他都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所幸的是。

    这位真如镇魔司所了解到的那样。

    心中对于大秦颇有不满,但是立场却始终站在人族一边。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只从对方称呼古兴为秦皇,而不愿称人皇就能看得出来,这位显然对于大秦代表整个人族很不认同。

    谷不过。

    这些事情在江左看来都是小事。

    只要这位愿意出手,那就足够了。

    “若无别的事情,在下就不打扰莫城主了,先行告辞!”

    “等等。”

    “莫城主可还有别的事情?”

    “镇魔司如今可有沈兄的消息?”

    莫子晋沉声问道。

    沈长青离开天地寻求出路的事情,他也是清楚的。

    在对方离开以前,后面还来过小丘山一次,顺便告知了自己一些有关于天灾后续的事情。

    正因如此。

    自己才能在短时间内,成长的如此迅速。

    江左说道“沈镇守至今没有消息,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沈镇守并没有什么陨落。”

    在莫子晋询问这件事的时候,他也没有任何隐瞒。

    刚开始的时候。

    大秦对于沈长青离去的消息,都是隐藏的很好,担心暴露出来会引起一些动荡。

    但到了后面。

    武院稳定,大秦内强者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再到东方诏晋升神阶镇守使,使得大秦的局面愈发稳固以后,沈长青离去的消息便没有刻意隐瞒了。

    毕竟对方十几二十年没有出现,难免会引起一些有心人的猜测。

    在大秦有把握完全稳住局面的前提下,把消息泄露出去,也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听闻沈长青没有消息,莫子晋也失去了再次询问的意思。

    随后,江左就告辞离去。

    ——

    另一边。

    东方诏却是亲自前往大周。

    成为神阶镇守使以后,他对于空间已是有了一定的掌握,就算是大秦国都跟大周相距甚远,真正到来也没有花费多少时日。

    只是当走出陨圣关,踏入大周疆域的范围时。

    东方诏的心中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浑身有些不太舒服,周遭的空间隐隐传来排斥感,好像自己就是一个不被接受的外来者一样。

    强行压下内心的不适。

    东方诏面色不变,依旧向着大周深入。

    天地间唯二的两大天灾中,大周天灾牧神通可谓是最灭绝人性者。

    对方活着的时候,为了给自身谋取长生的机会,便能献祭大周亿万百姓。

    如今死而复生,更是不简单。

    所以。

    寻常情况下,镇魔司都不会派人进入这里,毕竟一个不慎,就可能有来无回。

    换做平时,就算是东方诏自己都懒得踏足这里。

    不是畏惧。

    仅仅是厌恶而已。

    但这一次不同。

    如果妖邪一族真的大举来攻,牧神通要能出手的话,就为大秦承担一分压力。

    这等情况,大秦就必须要派人前来洽谈。

    然而。

    牧神通喜怒无常,成为天灾以后尤为暴虐,寻常人进入这里不要说洽谈了,能否活着离开都是个问题。

    考虑到这一点,东方诏才会亲自前来。

    脚下仿若缩地成寸,每一步迈出都能直接出现在千里开外。

    不多时,大周国都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黑褐色的城墙,仿佛是鲜血干涸后留下的颜色,昔日繁华的大周国都,如今只剩下如同死亡般的枯寂。

    站在国都面前。

    东方诏好像看到的不是一座城池,而是一头匍匐在那里的可怖凶兽一样。

    这样的感觉。

    跟其他天灾截然不同。

    “看来大周有了些镇魔司不知道的变故!”

    他眼神微眯。

    就在这时。

    紧闭的城池大门忽然打开,低沉阴冷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既然来了,为何不入内一坐?”

    “周皇相邀,我怎会拒绝。”

    东方诏微微一笑,举步向着城内走去。

    就算真是一头吃人的巨兽又如何,在他面前也始终得乖乖趴着。

    这不是狂妄,而是对于自身实力的绝对自信。

    入城以后。

    没有任何百姓的行踪,整座城池从里到外都透露着死寂以及衰败。

    按理来讲。

    天灾的存在,理应就是这样才对。

    可东方诏却清楚,任何一头天灾领域,都不会如同眼前这般景象,因为天灾乃是怨念的结合体,只要天灾所在的地方,就会有源源不绝的怨念散发出来。

    那些怨念一旦散发出来,就会呈现出生前的影像。

    尽管在某种程度来讲,这样的影像只是虚幻,但纵然虚幻,也不会如眼前般死寂。

    对此。

    他愈发断定了,大周肯定有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变故。

    片刻不到。

    东方诏就已经踏入了国都内的皇城,径直来到宝殿里面,见到了身着黑色长袍的牧神通。

    跟曾经的周皇相比,如今的牧神通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诡异的阴冷,黑白分明的眼眸深处有微弱的猩红隐现,落在人身上就好像藏在暗中的毒蛇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东方诏,我们有许多年没有见面了吧!”

    见到来人,牧神通缓缓开口。

    他说话的声音尤为嘶哑阴冷,好像很久没有开口一样。

    东方诏闻言,平静说道“我们的确很久不见了,没想到周皇如今却已是这番模样。”

    “桀桀,你所处的位置是理解不了的,朕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自朕成为周皇以来,此时此刻才是最好的状态!”

    牧神通嘴角流露出阴冷的笑容。

    说话间。

    他上下打量着下方的人。

    那种眼神,就好像是在打量着食物一样。

    “周皇莫不是想对本座出手?”

    东方诏神情淡漠,随着他一步迈出的时候,偌大的殿宇内就充斥有可怖的威压。

    在感受到那股威压时,牧神通眼眸深处的猩红色中,透露出几分凝然。

    紧接着。

    他就是摇了摇头“看来这些年不见,你的实力也是增长了不少,本皇倒是险些小觑你了。”

    话虽这样说。

    但牧神通也没有真的感到畏惧。

    尽管震惊于东方诏如今透露出来的气息,但他仍然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姿态。

    “说吧,你来这里究竟有何事情,希望你能给朕一个满意的回答,否则的话,擅自闯入朕的疆域,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

    话音落下。

    大殿内血色狂风骤起,伴随有可怖至极的冤魂哀嚎,呈现出一番鬼蜮般的景象。

    两人都没有出手。

    但只是气势上的碰撞,就爆发出可怕的波动。

    轰隆隆!!

    空间扭曲震动,寸寸泯灭开来。

    处于风暴的中心,东方诏神色如常,好像眼前发生的一切,都不被其放在眼中。

    “本座来此,是告诉你一件事情,妖邪一族的进攻会提前,周皇需提前做好准备才是。”

    “妖邪一族的进攻提前!”

    周皇眼神微变。

    那股血色狂风,都是瞬间消失不见。

    “不可能吧,据朕的了解,如今天地通道的封禁力量,应该还能维持一段时间才是,未来几年不可能出什么问题。”

    他如今对于天地通道的时候,已经是有了不少了解。

    东方诏说道“蛮族蛮神以及我大秦人皇,都在气运中预感到了变故,就算眼下封禁力量犹在,但也不排除妖邪一族是否有别的后手。

    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妖邪一族进攻提前的事情,不会出什么差错。”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半晌,牧神通才冷声开口“你所说的提前,是提前多久?”

    “可能明天,也可能一两个月,这个时间上谁也说不好,本座来此只是让周皇做好准备,免得被妖邪一族杀个措手不及。”

    “朕知道了。”

    “既是这样,那本座就先行告辞了。”

    东方诏颔首,说完就转身离去。

    半点都不拖泥带水。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牧神通眼神阴冷犹如毒蛇一样,深处的猩红色涌动,好像是在渴望,又像是在忌惮。

    等到东方诏完全离开国都范围以后,他脸上露出遗憾的神色。

    “可惜了,现在不是跟大秦翻脸的时候,不然的话,要能将其吞掉,朕说不定能再次做出突破!”

    想到东方诏身上蕴含的力量。

    牧神通愈发的眼馋。

    他渴望吞噬生灵,特别是吞噬生灵中的强者。

    吞噬的强者越多,自身的实力就能越强。

    但可惜的是。

    眼下大周疆域已经没有什么人踏足了,一年下来,能不能有十个活人踏足这里,都是一个问题。

    长时间没有生灵踏足,让牧神通对于血食极为渴望。

    如果不是有大秦震慑的话,他早就想办法掠夺生灵血食了。

    这一次。

    东方诏直接出现在面前,让其有了直接出手的冲动。

    但是——

    在感受到对方的实力以后,牧神通却放弃了出手的打算。

    无他。

    真要出手的话,他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留住对方。

    这位大秦镇魔司的掌权人,短短一二十年间,成长的速度也是尤为可怕。

    “妖邪一族!”

    牧神通眼中杀意迸现,殿宇内血色狂风再次涌起。

    如果说他对于大秦厌恶的话,那么对于妖邪一族就是滔天的怒火。

    鬼圣欺骗自身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

    如今鬼圣虽然已经陨落了,但妖邪一族仍在,所以这个恩怨就得落在妖邪一族的身上。

    “有些事情,看来要到清算的时候了!”

    大殿内阴冷的声音响起,随后就沉寂了下去。

    另一边。

    东方诏已经完全离开了大周疆域。

    刚刚见到牧神通的那一幕,让其脸色有几分凝重。

    “牧神通有些不同寻常,跟莫子晋相比,他的威胁要大上许多,若是任由其成长下去的话,日后于我人族而言,只怕是麻烦不小了。”

    为您提供大神白驹易逝的人族镇守使最快更新

    第一百九十二章晋城城主,大周鬼蜮免费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