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清清白白的小胡同学

    胡欢再次回到现代文学馆,是扛着如山一般高的衣服回来的。

    胡欢也搞不懂,凌霄为什么就能买这么多衣服,其中还有包括他的几件,当时也都没来得及拒绝,就已经付过账单了。

    “真需要买这么多衣服?”

    “咱们宿舍放得下吗?”

    “哎呀,我都忘了,我在附近买了个房子,咱们放那边去,宿舍怎么能放得下。”

    胡欢的脸都绿了,他好容易扛回来,现在还要继续扛,就算他力气不小,这会儿也有些疲不能兴了。

    胡欢这会儿,早就把食气虫群,换成了蛮力巨猴群,食气虫群的e级力量,肯定扛不住这么祸害,只有蛮力巨猴群的b级力量,才能应付裕如。

    胡欢并不知道,他和凌霄半夜回来,并没有回宿舍,又很快离开的事儿,传的比下午两人一起出门还要快,而且传播的内容,已经有些离谱了。

    十几分钟后,当胡欢终于把所有衣服扔下,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瘫在凌霄买下的公寓沙发上,整个人都流露出一种“老子不想动”的气势。

    凌霄开了一罐可乐,也扔给胡欢一罐,他有样学样,拉开可乐的拉环,一口气灌了个爽。

    “凌姐姐,我们回去宿舍吧!”

    “这么晚还回去干嘛?我这套公寓,还有个房间,你就睡那间。”

    胡欢也没多考虑,他实在真不想动了,一口答应了下来。

    萧剑僧下午偷了懒,晚上正美滋滋的在房间看电视,就有人敲门,他起身过去,却见是几个政工人员。

    “胡欢跟海外凌家的凌霄,关系为何变得密切,你知道吗?”

    “我怎么知道?”

    “胡欢是否有海外关系?”

    “应该没有,已经调查过祖上三代了。”

    一通询问之后,萧剑僧讪讪的问道“胡欢会有什么事儿吗?”

    一个工作人员,笑了一笑,答道“没什么,就是例行询问,他身世……”

    这人犹豫了一下,心道“家里开赌场的,真不能说身世清白,但这小子也没什么事儿,毕竟才初一。”

    他委婉的换了一个说法,说道“回头你叮嘱他一下,多跟凌家的人来往,但有什么事情,尽快汇报,就由你来负责这件事儿。”

    萧剑僧并不太清楚,凌家究竟是什么来历,他多嘴问了一句,工作人员也没有回答,只含糊让他把这件事重视起来。

    胡欢今天可是累坏了,脑袋挨枕头,就睡过去了。

    凌霄去洗了个澡,等她裹着浴巾,走出卫生间,隐隐都能听到卧室,胡欢的轻微鼾声。

    凌霄微微一笑,走到了公寓的窗户前,望着繁华的京城,她的头发已经沾了水,变得顺直,脸上的化妆品也都洗掉了,一张精致的小脸,就好像传说中的精灵一般清纯。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忽然就小嘴一张,喷出了一口黑血,本来浴后红润的俏脸,也浮现了一层黑气。

    凌霄全身不住的颤抖,从一个香奈儿的小包里,抓住了一个金属药盒,匆匆打开,去了一粒胶囊吞了下去。

    过了好一会儿,凌霄的脸色才恢复了正常,她心有余悸的自言自语“五毒心蟾的反噬越来越大了。”

    “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彻底融合这头异妖的力量,完美的掌握一阶。”

    她把金属药盒放回香奈儿小手包里的时候,心思微动,取了一枚戒指出来,戒指的戒面,是一块极少见的蓝琥珀,在这块蓝琥珀戒面里,一直张牙舞爪的雪白蜘蛛,就好像被凝固在时光。

    凌霄叹了一口气,把戒指扔回了包里,她没有再喝酒,而是换了个杯子,倒了一杯清水,一饮而尽。

    月光悠悠,灯火阑珊。

    少女的脸上,全没有了白天的四海和豪迈,反而有一种淡淡的哀愁,煞是惹人怜爱。

    胡欢这一觉,睡的十分舒坦。

    早上起来,只觉得身下柔软之至,弹性十足,他扭了一扭,确信自己从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床垫。

    他在家里,睡的还是木板床,只是多垫了几床褥子,在特殊事务行动管理局省局大院的那栋宿舍,睡的也是普通的木床。

    至于现代文学馆的宿舍……

    他还没去睡过。

    “真是有点舒服,好想再多睡会。”

    胡欢在床上扭了一会儿,还是恋恋不舍的起身了,他还记得自己不是在家,也不是在宿舍,是在凌霄买下的公寓。

    胡欢起床之后,他知道这里没有自己的洗漱用具,正要跟凌霄说一声,先回去宿舍,就听到有门铃声。

    胡欢稍微犹豫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去开门合不合适,就看到凌霄跑了出来,打开门,从门外拿过来一个包装的非常精致的多层饭盒。

    她笑嘻嘻的对胡欢说道“前门馄饨侯家的早点,知道你们战士族系都能吃,所以我点了好多。”

    胡欢惊讶了一下,问道“京城的馆子,还能送餐上门?”

    搁在二十几年后,送餐上门,不过是寻常事尔。但现在,这玩意可真是石破天惊,就好像有跟你说看小说不要钱,还能倒领钱一般稀奇。

    凌霄撇了撇嘴,答道“馄饨侯哪有!这是我家里的司机,去前门买过来,又开车送过来。”

    胡欢除了瞪目口袋,再无旁的言语,万恶的资本家,在这个年头还未成为流行语,他脑子里想的都是高大尚的形容词,比如牛逼,真牛逼,卧槽真牛逼……

    凌霄把饭盒放在桌子上,还摆了两副碗筷,胡欢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位凌姐姐长的不一样了。

    凌霄的头发虽然还是染黄,但却因为洗过,变得柔顺清滑,垂落在腰间,平添了几分娴静的气质。

    没有了化妆品的荼毒,这位少女嫩滑如美玉的肌肤,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如画的五官,在如此肤色映衬之下,宛如执掌花卉的小仙子。

    让胡欢看的呆了一下,脱口而出“凌姐姐你今天怎么这么好看?”

    凌霄嫣然一笑,反问道“昨天姐姐不好吗?”

    胡欢很诚实的回答“昨天化妆太浓了,我没看清你长啥样。”

    话出口,胡欢就感觉不妙,暗叫道“这顿早饭怕是吃不上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