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四、萧哥,你年纪比我大,道理都懂

    胡欢换牌手法之快,就连萧剑僧,李心罗,苏蔷都没发现,面皮白净,挺斯文的男子和他身边的人,亦不曾有任何反应。

    胡欢其实很好奇,为甚这人会来骗自己,这个学习班都是有来历的人,几乎每个人都接受过政审,绝无闲杂人等。

    他就连吃饭的时候,都在想这件事儿,显得神不守舍,还多吃了两碗饭。

    胡欢,萧剑僧,李心罗和苏蔷吃饭的时候,现代文学馆却来了一辆黑色轿车,一个秘书模样的人,捧着一个桃木匣子,小心翼翼的下了车。

    面皮白净,挺斯文的男子笑呵呵的迎了出来,说道“还要劳烦罗叔叔亲自跑这一趟。”

    秘书模样的人微微一笑,答道“物神卡事关重大,交换的礼物也珍贵至极,我怎么能不跑这一趟?”

    “对方觉察到你骗他,必然要闹起来,没有等价的赔偿可不行。”

    面皮白净,挺斯文的男子瞧了一眼桃木匣子,很有些舍不得,他可是知道里头是什么,论珍贵之处绝不输给一张物神卡。

    他能够骗来物神卡,却并不能就此耍赖,把这东西克扣下来,只能在对方觉察之后,做出相等的赔偿,才能把这件事圆转过去。

    “可惜了,这东西比物神卡可能还珍贵些许。”

    面皮白净,挺斯文的男子接过了桃木匣子,把衣兜里的卡牌取出,递了过去。

    秘书模样的男子,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卡牌,笑容就僵硬在脸上,他脸色铁青的把手里的卡牌捏住,问道“小宇,不要跟罗叔开玩笑。”

    面皮白净,挺斯文的男子,看清楚了罗秘书手中的扑克牌,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一股寒意从背后冒了出来,叫道“怎么会是张黑桃a?”

    他急忙在身上摸索来去,几分钟后,终于确定,自己把事情做纰漏了。

    罗秘书还算沉稳,见张明宇如此表现,不是作假,他也不信对方敢私藏物神卡,急忙把桃木匣子先拿了回来,紧紧抱在怀里,这才问道“你确定拿到了物神卡?”

    张明宇很笃定的点头答道“有十多个人看着,我的确拿到了物神卡……”

    他说到这里,整个人就一股冷气,从后脊梁冒了起来。

    “罗叔,真不是我吞了物神卡!你要相信我!”

    罗秘书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相信你也没用,有十多个人能够证明,你的确拿了人家的物神卡。”

    “没有物神卡,我不能把这件东西交给你。”

    “至于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也没什么办法,要先跟领导说一声,让他来做决断。”

    罗秘书抱着桃木匣子,匆匆钻入了黑色轿车,轿车发动起来,喷出轻轻的尾烟,转瞬就离开的现代文学馆。

    张明宇整个人都呆滞了。

    他脑海中不断泛起,各种各样的念头。

    他见到物神卡的一瞬间,就立刻起了异样心思,下课后就给父亲打了电话。

    父亲让他一定要不择手段,拿到这张物神卡,自己会帮他收尾。所以张明宇才亲自出面,骗走了胡欢手里的卡牌。

    按照他父亲的计划,罗秘书会送来一件灵物补偿给凌霄,这件事儿就能强行压下去。

    毕竟这件灵物的价值,还稍微高一点,不管凌霄闹到任何地方,张家父子都不亏礼数。

    但张明宇居然把金蜈蚣卡牌给弄丢了,这可就是件大事情了。

    张明宇终究是年青一代,比较出色的人物,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转身就直奔食堂。

    他冲到了食堂,大吼一声“谁拿了我的物神卡,马上交出来?”

    刚才跟他一起去找胡欢的那几个人,都被满脸狰狞的张明宇给吓到了。

    一个女生怯生生的问道“那张卡牌不是在你衣兜里吗?”

    张明宇喝道“不在了,被人换成了扑克牌!”

    “绝无可能是胡欢拿错,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金蜈蚣交给我,你们都亲眼看到了,所以只能是你们中的谁,从我这里偷走了金蜈蚣。”

    “今天交不出来金蜈蚣,谁也别想走。”

    “你们都知道,物神卡是什么价值,弄丢了它,谁也脱不开干系,知趣儿的,立刻交出来,我既往不咎。不然等天魔凌家找上来,你们谁也顶不住。”

    张明宇都快疯了,他十成十肯定,就是自己身边的这几个人,窃走了他的金蜈蚣。

    张明宇在食堂里大吵大闹,很快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就算是食堂的大师傅们都把远远的丢过来几道视线,想要瞧个热闹。

    胡欢和萧剑僧,李心罗,苏蔷他们吃完饭回来,食堂里仍旧沸反盈天,就连一楼都听得清清楚楚。

    张明宇堵住了食堂的出口,不让任何人离开,非得让人交出,那张不存在的物神卡。

    胡欢虽然听得地下的食堂吵吵闹闹,却没怎么上心,他只想回去宿舍,舒舒服服的躺一会儿。

    萧剑僧想要跟他好好谈一谈事儿,也没关注地下食堂的事儿。

    李心罗和苏蔷更是没有看热闹的理由,两个女孩子一起去了苏蔷的房间,也不知道去干些什么去了。

    萧剑僧跟着胡欢到了他的房间,先把门关上,然后才语重心长的说道“你年纪还小,有些事情把握不住!”

    胡欢就是一个愣神,反问道“萧哥是有什么事儿,想要嘱托我吗?”

    “你不是不用退伍了,何须这种交代后事的语气?”

    萧剑僧气急败坏,叫道“不要打岔,我说的是你和凌霄的事儿。”

    胡欢有些诧异的问道“凌霄姐姐人不错,你想要跟她处对象吗?”

    “你们俩……这个,好像不大般配啊!”

    “不是我说你,萧哥!你明显跟苏蔷,或者李心罗更合适一些。”

    “凌霄是归国的华侨,你是军人,对外婚姻很麻烦的……”

    萧剑僧满头黑线,他也不知道怎么,这次聊天就变成了,胡欢苦口婆心劝他,不要满脑子都是处对象,也该干点正经事儿……

    “萧哥,你年纪比我大,道理都懂。你不能离开了家乡……好吧,你也不是我们省的人。”

    “到了京城,就只想处对象啊?”

    “咱们可是有学习任务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