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七、聚财天女

    这个女生使用特战英雄,提升的觉醒度跟他第一次使用仪式差不多,差距只在小数点后,已经算是难得的优秀人才。

    严苓色很快又点了一名学生,当这名学生也使用完毕特战英雄,也就差不多到了下课时间。

    严苓色倒也没有拖堂,只叮嘱所有学员,不得离开现代文学馆,待会要一个一个接受警察的盘问,便揉着眉心,离开了教室。

    警察早就在课堂外等着了,有工作人员配合,一个学员一个学员的盘查。

    胡欢他们这个小团队,算是最轻松的,毕竟他们也最“清白”。

    十几分钟后,包括了萧剑僧,张明宇,还有李心罗和苏蔷两个女孩子在内,一堆人就在胡欢的房间内凑堆了。

    胡欢很想问一声“你们是不是要蹭饭?”

    他可不想请客,小胡同学就没钱,他的钱都充当抚恤金,一笔就给付出去了。

    萧剑僧肯定是觉得,自己是正常的,张明宇不正常,他忍不住问道“你还真要跟着小胡?”

    张明宇颇为寥落的答道“除此之外,我还有别的办法,能够赔偿得起一张物神卡吗?”

    胡欢都想白送张明宇一张食气虫,让这家伙赶紧滚蛋了,但他也知道,不可能这么做。

    一旦暴露出来,他能够随便制造物神卡,这件事儿可就大条了。

    胡话有气没力的说道“你也不用总这么跟着我吧?”

    “你先回房去休息,有事儿我再找你。”

    张明宇一本正经的答道“没事儿,我以后就跟你睡一起,有什么事儿,你招呼也方便。我们家老爷子给首长当过警卫员,我还是很熟悉这方面工作的。”

    “真用不着!”

    “我这几天就能办下来手续,转到你们部队,只是按照级别,胡欢你不能拥有警卫员,不过也没事儿,再过几年,你就能堂而皇之的用我了。”

    “用啥?”

    “我不想用你……”

    “再过几年也不想用。”

    这些争执,显得很没有营养。

    胡欢正觉得尴尬,苏蔷就提了一个极赞的建议,她提议大家呆着也是呆着,晚饭还要有一会,不如一起打牌。

    张明宇虽然对扑克牌有阴影,也没严重到不能打牌的地步。

    他随口附和了一句,萧剑僧就出去拿了一副扑克牌。

    五个人就在胡欢的房间里,玩起了扎金花,这种流行于南方的玩法,跟北方的填大坑有异曲同工之妙,跟赌片里的玩法略有不同。

    这些人里头,要论玩牌和赌术,肯定是人畜无害的小胡同学最为精通,但这会儿,他也不敢展露自己的牌技了,生怕被张明宇看出点什么来。

    反而是苏蔷这个斯斯文文的姑娘,指点这群没怎么玩过的男生,如何扎金花。

    大家也没什么钱,也就没有赌资,玩了几把之后,李心罗觉得不过瘾,叫道“我们也弄点筹码吧!”

    几个人都大量了一下胡欢的房间,这种标准的宿舍,哪里有多余的东西,可以当筹码?

    胡欢正想要趁势说一句,要么别玩了,就听到李心罗叫了一声“有了,我们用头发当筹码?”

    “来!每个人先拔二十根。”

    萧剑僧和张明宇面面相觑,他们都觉得,虽然输赢也就是几根毛的事儿,但自己应该还没到秃头的年龄。

    两个男的一起反抗,苏蔷也有些忐忑,叫道“太疼了,我不敢拔,万一以后长不出来,秃了可怎么办?”

    苏蔷肚内还暗自补了一句“我可还没结婚呢!连对象也没有,真要玩秃了,以后肯定没人要了。”

    李心罗手快,已经拔了几根秀发下来,闻言也只能尴尬的一笑,把头发扔在地上,说道“那我们赌点啥?”

    “这么干玩没啥意思。”

    “要不我们赌矿吧?”

    李心罗兴致勃勃的跑了出去,拎了一个布口袋回来,她把绣着凤凰,麒麟,青鸾等祥瑞的布口袋倾倒在地上,滚落出来一堆,玉石,翡翠,金绿玉,祖母绿,海蓝宝,金水菩提等等。

    每一块都是打磨好的原石,质地晶莹剔透,就算在九三年,这一布口袋宝石,也堪称价值不菲。

    李心罗兴致勃勃的给每个人分了一把,喜滋滋的说道“就赌这个!”

    胡欢好奇的摸起来一块,不太确定的问道“这玩意应该很贵吧?”

    苏蔷点了点头,低声说道“很贵!”

    张明宇补充了一句“应该能买几套前门的房子。”

    七班长愣了一会儿,倒抽了一口冷气,说道“李心罗同学,赶紧收起来,这玩意太贵了,我们玩不起。”

    李心罗不在意的说道“没事儿,我从来不丢东西。”

    张明宇脸色刷的一下子就白了,他低呼一声,说道“我记起来了,李同学你是最神秘的命运族系,职业是……”

    “一阶的聚财天女,是职业,也是我的异能。所以我经常会在山里捡到一些好看的石头,不管我把它们放在哪里,也都不会丢。”

    李心罗傲然的一扬小下巴,说道“好多次,都有人骗我的石头,但最后各种机缘巧合,它们还是会回到我的手里。”

    “除非是我给你,不然它们从不会离开我。”

    胡欢听得咦驰神摇,心道“我要是有这个本事,能把胡一手赢得裤子都扒光。”

    胡欢非常痛恨,他父亲做的营生,但是他赌术真不及老爹胡有颜,父子俩玩过无数次,每次都是他输掉。

    张明宇有些热切的问道“你能帮我找回来那张物神卡吗?”

    李心罗嘿嘿一笑,说道“我只能找回自己的东西,你也别说把物神卡给我,让我替你找,那东西也不是你的,是凌霄同学的。”

    张明宇脸色一明一暗,沉默了好久,才低声对胡欢说道“以后,还是要拜托你了。”

    胡欢一脸的青白,心道“你要不要来一句余生请多指教啊?”

    “我特么是不是以后要供饭啊?”

    “我记得我津贴可没几个钱,难道就因为这个货,就要逼得我不得不操持祖传的手艺?赚钱来养他?”

    “毛毛皮!”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