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晋升条件,操纵肌肉

    胡欢下午没去上课,不是想躲懒,他真的是在干正事儿。

    他一下午都在琢磨,如何晋升的事儿。

    胡欢现在急需提高战力。

    几乎所有的职业者在就职之后,都能渐渐感应到自己的晋升条件,尤其是进入万物之影,这种感应会加深。极少数无法感应到自己晋升条件的人,大概率是因为资质太差,根本没有晋升的机会了。

    胡欢几次进出了万物之影,他自己又是老行尊,很快就归纳出来自己的晋升条件。

    他看着自己在白纸上写下的一行字“操纵肌肉——34,晋升条件,操纵肌肉——100。”一脸的若有所思。

    凌霄晋升二阶需要八个条件比如要满足灵力值上限,比如靠自己的力量制造一张物神卡……条件繁琐的很。

    他晋升条件简单直接,就是把操纵肌肉异能开发至百分之一百,再没有第二条,简单粗暴,很符合暴徒的风格。

    他知道每个职业者的晋升条件都不一样,就算是相同的族系也不会一样。又不是每个暴徒都会觉醒操纵肌肉的异能,其他暴徒的晋升必然不会是这个条件,不然燕小希,安娜苏,还有他杀掉的那个斯塔克集团的二阶职业者,根本就没机会晋升。

    这个晋升条件几乎是,为专门为胡欢度身定做。

    胡欢对十二新法和古典法都有极深涉猎,正因为经验丰富,胡欢知道职业者的晋升有很多捷径,但唯独操纵肌肉没有。

    胡欢幽幽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我还想取个巧,但这个晋升条件,完全没办法取巧,只能硬磕啊!”

    想要提升操纵肌肉的异能,唯有一个办法,就是——锻炼身体。

    锻炼身体的方法有很多,但几乎所有最有效率的方法都指向古典法。

    因为天地元气的衰减,北宋以前,还有直接炼气入道,元明两代就变成了只有以武入道,单纯炼气已经无法感悟天地气机了。

    这些事儿,胡欢还是从太平天兵的那些老古董嘴里听来。

    胡欢下山的晚,他下山的时候,古典法修士的修为都已经开始衰落了。

    他认识的几乎所有的古典法修士,都是武功高手,精通各种姿势的体术。

    “难道要重修玄天变化术?”

    胡欢有些犯难,天地元气虽然回潮,但仍旧微薄,远不如灵力澎湃,想要靠古典法修行真气,那可真就是慢如老牛了。

    但现代锻炼身体的方式,只会还不如古典法,除非是使用仪器,仪式,各种药品和灵物,但那些东西,胡欢现在能拿到的概率异常之低。

    胡欢犹豫了好久,还是从记忆中翻出来,当年主人所传的玄门正宗道法。

    决定捡回来,自己幼年的功法修为。

    玄天变化术并非是一门法术,而是一套成体系的修行法门,当年他的主人就是靠这套玄天变化术,修炼到拔地飞升。

    胡欢最终确定了,应该选择的道路,倒也没有继续犹豫,一个动念下回到了小蜗洞天。

    他想要找一找,当年留下的药材,若是还没失效,当可用来辅助修行。

    胡欢回到了小蜗洞天,舒舒服服躺在有六百年历史的古董沙发上,随手点燃了一根世界之王雪茄,叼着雪茄,他虚虚一抓,手上就多了一瓶超过一百二十年份的绍兴老黄酒。

    胡欢曾旅居欧美多年,也知道雪茄和红酒更搭配,可是他仍旧习惯在抽雪茄的时候喝黄酒,尤其是绍兴的善酿。

    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胡欢更喜欢享受自由自在,而不是凸逼格。

    淡黄的酒液,在水晶杯中微微荡漾,胡欢伸手按住了额头,幽幽的叹了口气。

    他其实很寂寞!

    他有点想念主人,也想念自己的老朋友们,尽管他现在有了很多新朋友,仍有点念旧。

    胡欢呷了一口黄酒,举着酒杯,夹着雪茄,起身走了几步,就自消失不见。

    小蜗洞天并非只有数百平米的空间,其实这座洞天分为四层,早年他并不是住在第一层,这里是主人的地方,他住在第三层。

    第一层不过数百平方,宛如山洞,是小蜗洞天的中枢,藏有胡欢主人的道书,法宝,灵材,以及他收集的修行法和各种新法的修行笔记。

    第二层有十余平方公里,只收藏了一种东西,就是灵泉眼!

    一口灵泉眼就能生出一道灵脉,上古的门派若是没有一口品质上乘的灵泉眼,根本就没法传承下去,为了一口灵泉眼,两个门派就能厮杀的人仰马翻,千年成仇。

    后来天地灵气衰败,很多门派都消失了,被这些门派当成立派根基的灵泉眼也都一一干涸,再不会吞吐灵粹。

    这些干涸的灵泉眼,在末法时代,就好像某些资源耗尽,被人类抛弃的城市,根本无人问津。

    胡欢为了验证某个想法,先后收集了一百零三口灵泉眼。

    也亏得胡欢的主人传授过一种秘法,不然他也没有办法把灵泉眼收入小蜗洞天。

    小蜗洞天的第三层有五十多平方公里,被开垦成了千余块灵田,只是如今这些灵田尽数荒芜,所有的奇花异草,灵根仙苗不是灵气尽丧,退化成凡物,就是焦枯枝叶,再无半分生机,一片破败的景象。

    胡欢出现在了小蜗洞天的第三层,他没有去看那些当年主人和他自己煞费苦心移植的灵根仙苗,双手插袋,走了一圈,站在了一块灵田旁边,心情居然有些小激动。

    这块灵田开了一朵白白的小白花。

    在微风之中,轻轻摇曳。

    这块灵田当年种了一些不入流妖草,他也忘了是要喂什么灵兽,反正不是给人吃的,也不是给他吃的,也不是炼丹之用。

    这朵小白花的灵气驳杂,只能算妖草,其实连妖草也算不上,胡欢很确定,它对自己毫无价值。

    但是,多少年没有见过生机了?

    “没想到,灵田还能长出这么一朵妖草。”

    胡欢伸手把这朵白白的小白花连根拔了出来,把玩了一会儿,转身回去了第一层。

    胡欢虽然觉醒了记忆,但一直都不愿意下去,就是不想面对,干涸的灵泉眼,还有荒芜的灵田,以及枯死的奇花异草,灵根仙苗。

    因为他知道,自己一定会难受,非常的难受。

    小蜗洞天是主人留给他最好的宝物,这里应有尽有,但他却没能保得住,维护好,这种心情,难于外人说道。

    这一次,临时起意,下去第三层,虽然没找到辅助修行的药材,那些灵根仙苗,仍旧枯萎退化,胡欢还是有点开心。

    他舍不得自己惯用的锤纹玻璃杯,找了一个水晶杯,把手里的小白花,扔到了水晶杯里,因为小蜗洞天里没有水,还倒了半杯黄酒。

    本来毫无动静,就如一株普通的小花草,当胡欢在酒杯里倾倒酒液之后,这朵白白的小白花根须张开,杯中的黄酒晃了一下,减少了三分之一。

    胡欢大是意外,笑道“你似乎很有些酒量啊!”

    这小玩意居然还能喝酒,那就好养活了。

    胡欢也懒得琢磨这头妖草,他随手一晃,熄灭的世界之王雪茄重新点燃了,放在嘴边抽了一口,继续放空情绪。

    抽完了一根雪茄,这头老公狐狸把新摘的小白花揣入衣兜,身躯如梦幻,如泡影,如露亦如电……

    消失在小蜗洞天!

    把一个活物,放在小蜗洞天,胡欢真不大放心。

    胡欢回到了宿舍,找了洗漱用的搪瓷缸,去卫生间接了半缸水,没想到这朵白白的小白花,吱吱叫了起来,根须张开,撑在搪瓷缸的口上,睡什么也不肯下去。

    胡欢无奈,只能倒了水,重新给它换了半缸子黄酒,这小玩意才舒舒服服的收拢根须,扎在搪瓷缸里,吸啜得黄酒骨朵朵的冒泡。

    胡欢把它放在窗台上,就在床上盘膝坐好,没有辅助药材,玄天变化术还是要修炼的。

    古典法虽然进阶艰难,但却能提升身体素质,让他尽快满足暴徒的进阶需求。

    胡欢修炼了几个小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倒在了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又是一天早上醒来,胡欢在床上滚了一下,忽然就觉得不怎么开心,因为凌霄又没出现,他早饭又没着落了。

    “凌霄姐姐出了什么事儿?”

    “怎么两天都不见人影了?”

    “要不要去找她?”

    “算了,她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凌家还有好些人呢。”

    胡欢想到这里,脑海里忽然有灵光一闪,一翻身坐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他之前一直都没太多,但就在刚才,胡欢突然发现了一件事儿,那就是北京城最近,各国的职业者太多了。

    就算这里是世界最核心的几个城市,职业者也不会这么多,那些职业者绝不会,是专门为啥刺杀他而来。

    一个区区一阶,甚至几天前还是觉醒者的少年,怎么可能招惹到这么多职业者,远渡重洋来追杀?

    何况,这些人几乎都是在特二十五班开学之前,就进入了北京城。

    胡欢自言自语道;“他们刺杀我,只有可能是顺带,更像是……”

    “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反正没什么事儿干,就顺手杀我一下子。”

    胡欢可是有七百年智慧的老狐狸,他之前是没细想这个情况,但此时仔细回想,就从这一丝丝的蛛丝马迹,猜测到了一些东西。

    “京城附近,必定是要发生一件大事儿。”

    “这些外国职业者,簇拥而来,十之八九,就是为了这件事儿。”

    “要不然没法解释,怎么会有斯塔克,红日集团,天魔凌家,以及好多职业者集团,忽然在这个城市聚集。”

    “可这里要发生什么大事儿呢?”

    胡欢想了一想,他知道自己的情报不足,肯定想不明白,决定去找个人来问问。

    清晨的首都机场,一架远洋航班缓缓滑行,过了十几分钟,在一群旅客当中,有一个梳着倔犟的短发,一身高档定制西服,手里拎了一个小牛皮箱的中年人,走出了首都机场。

    他刚出了机场,就有专车来接,中年人上了专车,副驾驶位上,秘书模样的美女就问道“周先生,已经给您订好酒店,您是先去休息,还是先去吃早饭?”

    周丘生呵呵一笑,说道“直接去见老朋友。”

    美女秘书不敢多言,只能回过头去,让司机直奔海克塞尔他们红日集团所定的酒店。

    周丘生也把下榻的地方定在这里,他到了酒店,根本没去自己房间,而是很有礼貌的敲开了海克塞尔的房门。

    昨天被折腾的焦躁不堪,又没能拿回来丢失的三件灵物,海克塞尔都要疯掉了。

    她当然知道胡欢,最近关于胡欢的情报满天飞。

    第一条就是,他天生异能,能够让天魔凌家的大小姐凌霄,制造物神卡的几率提升。

    第二条就是,十几个国家和跨国组织,都针对这个少年发布了绝杀令,就连红日集团都发给了他们团队,海克塞尔也知道,自己手下的麦克斯有过出手,但是失败了。

    第三条就是,这个少年居然灭了一组斯塔克集团的战斗人员,震惊了京城所有的职业者,包括各国的官方人员,以及跨国组织的高层。

    海克塞尔十分肯定,就是因为自己昨天,在现代文学馆现身,让这个少年找到了什么破绽,确定麦克斯曾偷袭过他,这才跑过来砸场子。

    海克塞尔真是好气又好笑,她并没有觉得,一个区区的一阶暴徒能够翻什么天。

    就算胡欢有极辉煌的战绩,一个人团灭了斯塔克集团的一支战斗小队,她身为三阶顶尖的职业者,也不会害怕,她就是觉得麻烦。

    自己手下追杀过对方,失手后,被人家找上门来,这件事儿……

    真的很麻烦!

    海克塞尔听到有人敲门的时候,还以为是潜龙军派了谈判人员过来。海克塞尔打开房门,迎接她的是一张春风般温暖的笑脸。

    这张脸……

    恐怖程度,仅次于三位五阶!

    当海克塞尔看到周丘生,脸上顿时就变得五颜六色,宛如看到世界末日,具现为人形,踏落人间。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