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阶

    胡欢全身灵力涌动,就是一发灵光炮!

    序列士兵基础攻击为b级,但胡欢现在可是在使用三途火车,这张物神卡的基础攻击是a级。

    这一记灵光炮,把这头怪异类的异妖,给轰的全身一颤,洒落了大片血雨。

    凌霄反应也算够快,发动了摩托车,向胡欢开了过来,两人之间的距离,在极速缩短。

    被灵光炮轰了一记,这头怪异的异妖,被炸出了一个大洞,它全身放出浓厚的血光,身躯的破损迅速修复,血光在身体的边缘,化为丝丝缕缕的下垂,这些宛如丝缕的血光,轻轻滑动,让这头异妖速度骤然加快。

    胡欢稍稍凝转体内的灵力,暗叫道“算上物神卡,也只能发射十发左右灵光炮,应该可以重创这家伙,但杀不死。”

    “瞧这家伙的速度,只怕不输给三途火车,我和凌霄姐姐来不及汇合了。”

    “需要换个战术。”

    胡欢再次射了一发灵光炮,阻挡这头异妖扑向,同时大喝道“老朋友,帮我!”

    灰蒙蒙的雾气卷过,凌霄和哈雷摩托一起消失,那头异妖扑下,却什么也没扑中,在地面扑出了一个深坑,又复转折飘荡上了天空。

    胡欢远远的看到,这头异妖身上除了浓厚的血光之外,还有一层薄薄的灰雾,忍不住骂了一句“老朋友,你太不给力了。”

    安第斯山的彩虹,究竟是主动,还是故意,胡欢都不用去想,他只能怪叫一声,全身生出青白的翎羽,亦腾飞上了高空。

    这头异妖并不恋战,掉头向远方飞去,胡欢也只能紧紧追赶,他连续又发射了两次灵光炮,虽然每次都能重创对方,但这头异妖全身都是各种生灵,宛如一头究极缝合怪,哪里破损,血光一涌,就把哪里修补好。

    区区重创!

    简直不值一提。

    胡欢觉察到此点,就没有继续攻击。

    以他的经验,这头异妖如此怪异的躯体,必然有个中枢的核心,才能操纵如此多生灵杂凑起来的躯体。只有毁去了那个中枢和核心,才能杀死对方,继续攻击不过是浪费灵力。

    胡欢几次疾扑,靠近这头异妖,尝试催动虚影之爪想要抓回骨笛,但他几次出手都无功而返。

    老巫师不断的散发灰雾,似乎在给他指点目标,但胡欢才不信,这个老朋友没点别的心思。

    他都能够看到,这头异妖的身躯上,被灰雾缭绕的部位不断的萎缩,不断的需要催动血光,涌动血肉去修补。

    胡欢很是叹息,他觉得这个老朋友,怕不是为了复苏图腾柱,快要疯掉了。

    之前安第斯山的彩虹,并没跟他抢夺异妖,但这一次,老巫师真就是把“谁先下手就算谁的”的理念给贯彻了。

    “这么大的异妖,你吃不下!”

    “老朋友!快快离开,至少你把我凌霄姐姐放出来,我可以让你跟这头异妖一起去。”

    胡欢喊的声嘶力竭,老巫师却微微一笑,法杖在地上轻轻一点,对目瞪口呆的凌霄说道“我就是胡欢背后的老爷爷。”

    “哦,对了,这个时候还没有那种网络小说,你不知道这个梗。”

    老巫师意气风发的说道“我就是胡欢的老师,他的一身本领都是我教的。”

    “你也可以叫我老师,看在胡欢的面子上,我会把一身本领悉数传授。”

    凌霄忍不住问了一句“他惯爱蹭饭的本事,也是您教的?”

    老巫师老脸一红,急忙辩解道“那个不是,那个是他祖传的。”

    凌霄回想了一下,关于胡欢的资料。

    胡欢不是什么背景遮拦,家族雄浑的人物,所以凌霄轻松就把他调查了一个底儿掉。

    凌霄想了想胡欢的家世,烂赌棍的父亲,喜欢用菜刀砍人的老娘,似乎还真有培养出喜欢蹭饭的儿子的土壤。

    这个家教,也真是没谁了。

    不等凌霄继续追问,老巫师就赶紧补了一个bug,他笑吟吟的说道“我是他们潜龙军在美洲执行任务,带回来中国的。因为跟胡欢相性相合,就把我分配给了他作老师。你也知道,我们这边都是配给制,很多东西都是分配的。”

    凌霄顿时就相信了,这位自称安第斯山的彩虹的老巫师的确是胡欢的老师。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简直是真传一脉。

    一个印第安的老巫师,居然能出现在中国,还收了一个潜龙军的年轻战士做徒弟。

    这其中的曲折之处,简直无法逻辑融洽,自圆其说。

    但这位老巫师就能说的信誓旦旦,就好像真事儿一样。

    凌霄并不想去探究胡欢的秘密,胡欢想要跟她说,就一定会解释,不想跟她说,自己问了也没用,反而会闹很多不愉快。

    凌霄虽然表面性格叛逆,在家族也是有名的大小姐,做事风格大胆泼辣,但她本人也是接受过高等教育,以及大家族教育的现代女性。

    绝对不会被冲昏头脑,也不会去做耍性子的事儿。

    老巫师不想纠缠这些糟心的问题,他伸手一指图腾柱,说道“这是我们安第斯一脉的巫术图腾,你只要跟这些图腾缔结契约,就能获得它们的力量。”

    凌霄好奇的打量了一会儿,这些高高低低,形状各异的图腾柱,问道“能够如此轻易的获得力量,它有什么缺陷?”

    老巫师赞许的点了点头,说道“力量本身没有缺陷,但这些图腾属于安第斯部落,缔结契约只是借用,并不能彻底占有。”

    “只要你拥有六种美好品质之一,并且誓死保护安第斯部落,就能任意使用这些力量。但你一旦失去了这六种美好品质,又或者跟安第斯部落为敌,这些图腾就会收回力量,离你而去。”

    凌霄仔细想了一下,说道“胡欢不太像有什么人类美好品质的样子,他是怎么获得图腾力量的?”

    老巫师咳嗽一声,差点把自己的历史投影呛死。这位老巫师仔细思考了一下,还真觉得没发现,这头老狐狸有什么人类美好品质,他甚至都不是人。

    不管是从身体上,还是心理上。

    这头老狐狸,当年那就是个魔鬼,为了追求新法的意义,无所不用其极。

    老巫师甚至想起来,自己当年是怎么被这头老公狐狸折磨,两人是真心交朋友吗?并不是,那是俗称打出来的交情,他被打了,不得不交情。

    安第斯山的彩虹忍不住喃喃自语“那还真是不堪回头的往事,以及不堪入目的友谊啊!”

    “他还是有些美好品质的,比如……诚实。”

    老巫师替胡欢辩解了一句,凌霄越发的相信,他的确是胡欢的老师了,没有这种不要脸的老师,教不出来满嘴胡话的徒弟。

    老巫师若是说,胡欢有其他的美好品质,凌霄还真就相信了,但说她的胡欢弟弟诚实……

    就算她是个恋爱脑,都不敢相信这么扯淡的玩意,何况凌霄大小姐真的不是恋爱脑,她知道胡欢说了无数的胡言乱语,谎话连篇,只是不想揭穿。

    再有七年,会有一个姓周的歌星,唱红一首上上签,里头有会有一句歌词我得承认男人有时蠢话连篇,多亏有你处处留了颜面……

    凌霄真的给胡欢留了颜面。

    老巫师忽然有一种感觉,这个女孩子应该是安第斯一脉巫术的最好继承人,他咳嗽一声,说道“安第斯神鹫就要复苏了,你可以尝试跟它沟通一下,看它愿不愿意把力量借给你。”

    “我觉得你身上,肯定有人类美好的品质。”

    胡欢把虚影之爪反复施展,只恨这项异能只有五十米的距离,本来他觉得五十米就已经够了,普通手枪的有效射程,也就是这么远。

    但从地面战,升级到了天空战,距离动辄就是几公里,稍稍一个转折,五十米就不够用了。

    他也尝试了激活飞鳞,但并不能增加三途火车的速度,又尝试换回了许久没用的壳28,如今他灵力充沛,灵力子弹倒是能瞬息充满,威力虽然不如灵光炮,但胡欢计算了一下,自己的灵力切换成灵力子弹,最少能射出去两百发。

    低烈度的战斗,壳28比灵光炮更合适,而且壳28的攻击也是a级,以三途火车的虚冥火催动,威力亦有小小的增幅,虽然远远不到s级,但至少也有a+。

    胡欢一口气打了五六十发的灵力子弹,想要把骨笛给炸出来,但那层灰雾就好像附骨之蛆,说什么也不脱离。

    这头异妖从头到尾,似乎都没有恋战,虽然也几次反扑,但攻击欲望却并不强烈,而且也不像是拥有智慧的样子。

    胡欢跟它一路追逐,兜了一圈,又远远的看到了灵泉眼。

    但这一次,却有些不同,胡欢远远的就感应到了,一股极其强烈的灵力,冲破云霄。

    胡欢毫不犹豫就收了化羽奇术,落在地面,改换了噩梦纺织者,直接钻入了地下。

    他知道凌霄有老巫师保护,一时半会没有危险,这头异妖不断在灵泉眼附近游弋,就算一时跟丢了,也能找得回来,只能先以保住自己的小命为优先。

    灵泉眼的上空,一个身材雄峻的男子,全身鳞甲片片,都是从皮肤下生出来,他望着灵泉眼,眼神里充满了愤怒。

    灵泉眼里的灵泉少了太多,而且那口伴生的元气之泉也不见了。

    他远远的看到了那头异妖,伸手一招,这头异妖就焕发炽烈虹光,渐渐缩小,最后化为一口血色长剑,剑身之上,似乎有无数脸孔,阵阵若有若无,凄厉的惨嚎在剑刃上缭绕不散。

    雄壮的男子,微微讶异,看了一眼剑刃上镶嵌的骨笛,伸手一抹,取了下来,随手扔到了灵泉眼里。

    过了一会儿,神秘的少女付出了灵泉,抓住了骨笛似乎很有些好奇,叽咕咕咕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雄壮的男子慈爱的微微一笑,落了下来,伸手抚摸了一下,神秘少女的头发,看着神秘少女取出来一根细细的银色锁链,把骨笛穿上,挂在了腰间。

    老巫师这会儿,可就有些绷不住了,连灰雾都不敢放出去,他虽然只是一段历史投影,但却也能深切的感应到,外面有两头五阶,雄壮男子的气息恐怖至极,老巫师从来没有想过,世上还有如此恐怖的生灵。

    神秘少女的气息,虽然极淡,但悠远空灵,亦是货真价实的五阶,两头化为人形的异妖,简直能够翻天覆地,翻江倒海,翻山塌岭……

    总而言之,老巫师后悔了。

    他不断的用秘法,传递消息,试图联络上胡欢“老朋友,在吗?在吗?你在吗?”

    “回答我,应应我啊!”

    “老朋友,我不该贪心,现在我知道错了。”

    “这可是落在五阶的异妖手里,还是两头五阶,比我们那的恶魔可恐怖多了。”

    “老朋友?”

    “你回应我啊!”

    胡欢这会儿,借助噩梦纺织者,深入地下几百米,这才略略安心。

    他是真没想到,灵泉眼居然会诞生两头五阶异妖,而且还是人形异妖。

    这可是大事件!

    全球有几个五阶?

    没错,就只有三个。

    胡欢虽然不喜欢政治,但也知道一旦确定,这里有两头五阶异妖,绝不会是全球三大五阶联手,配合一堆四阶的职业者,前来降妖除魔,大家都只会为了保存实力,直接放弃这一处城市。

    国家和国家之间,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

    也没有任何国家,会为了别的国家,牺牲自己的战略力量。

    胡欢相信,一旦这个这消息传出去,恐怕就要出大事儿了。

    至于是什么级别的动荡,那可就不是他所能预料。

    胡欢现在也没得空,去考虑那种人间大事儿,他就想赶紧救出来凌霄,至于安第斯山的彩虹,那个老东西,让他去死。

    如果不是老巫师贪恋四阶异妖的血肉,如何会遇到这种大麻烦?

    “老朋友,在吗?在吗?你和我凌霄姐姐怎么样了?能不能脱离那头四阶异妖?”

    “你回回我,回应我啊!”

    胡欢也开始尝试各种传音秘法,从古典法到新法……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