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战斗和战争

    莲素香正在巡逻城头,就看到一个脚踏盾牌的男子迎面飘来,还笑吟吟跟自己打了一个招呼。

    “这位女将军……”

    莲素香忍不住眉头轻挑,喝道“何来浮滑浪子?与我拿下。”

    西摩一脸的懵然,心道“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他急忙辩解道“这位女将军莫不是误会了?”

    莲素香冷喝道“除非军情,无故不得兜搭巡城军,这般律法你难道不知?”

    莲素香乃是阿育陀城有名的美人儿,彼方世界的民风又极热情,当街求爱之事缕缕不绝,跟我中华古国不同。

    故而时常有人借故兜搭,她烦不甚烦,干脆都以军法处置,遇到便打上几板子,这才让情况稍微好些。

    尤其是最近,有一头来自蓝毗尼园的王族,知道只是挨板子,连续数日都来,每次被打都笑嘻嘻的不以为意,让她心浮气躁。

    此时她刚打完了那头来自莲蓝毗尼园年轻王族的板子,就又遇到西摩这种不知死活的东西,当然气愤更甚。

    几名武士冲过来,就要把西摩拿下。

    西摩心道“原来这阿育陀城,还有如此规矩,若是我被拿下了,投入监狱里,羁绊个几年,岂不是要糟糕?”

    他又不熟悉彼方世界的法律,不敢轻易就缚,急忙说道“我来自的字正腔圆,但莲素香却听得眉头一皱,喝道“此必是荒野人的奸细,偷学了错了话么?”

    他却不知道,大圣普陀罗多不但创下梵天术,还定制了一部法典,名为普陀罗多法典,七大圣城尽皆采用,故而他说自己来自优禅尼,又不懂两城通行一般的法律,便暴露了外来者的身份。

    只是莲素香哪里知道,还有从地球穿越过来的人?只以为他是荒野人,当即下令捕捉。

    几名武士各自催动梵天术,一面面或白,或红,或黄的大旗招展,使出了阿育陀城的招牌梵天术。

    这些大旗抖开,边缘锐如刀剑,翻卷五定,还有锁那捆缚的路数。

    西摩虽然实力远在这些武士之上,一时间也颇有些手忙脚乱,他正要且战且走,莲素香玉手轻挥,一面素白大旗,上头有数头异妖狰狞,漫卷了过来。

    西摩心头暗叫道“这可是六阶!”

    他抬起盾牌,迎上了莲素香的白莲素香战旗,两人交手只一招,西摩就微微感觉吃了,借势退开了数十步。

    莲素香却比他惊讶的太多,暗叫道“这人看实力,不过是个五阶,为何却能抵挡我白莲素香战旗的一击?”

    西摩虽然是刚晋升五阶,还靠的是兽神术,梵天术只修炼了一个半吊子,但在彼方世界的五阶之中,绝对是最顶尖的存在,就算是越了一阶,也只是硬拼稍稍吃力。

    莲素香大旗卷开,诸般招数精妙无双,顿时就把西摩杀了一个汗流浃背,这不是西摩不成,是他手中的盾牌太差。

    西摩潜运兽神术,捋捋破去白莲素香旗的杀招,心头暗忖道“还是赶紧逃走,这座城市不能呆了,他逃去城外。”

    他心头念头才起,就听得了一声娇叱,一个黑色人影飞起,飞出两枚灵力环,叮咚两声,套取了莲素香的战旗一角。

    这个神秘人拉住了西摩,喝道“快走!”

    西摩身不由己,就被这个小小的黑衣人给拉走了,她带了西摩不往城外跑,下来城墙,就往城内的农田中一钻,莲素香腾空而起,追了一会儿,却不见了两人的踪影。

    西摩被拉着往城内跑,本来还暗叫苦,但却见这个小小的身影,随手捏了也不知什么法诀,两人混入了农田,便自无影无踪,也不由得暗暗诧异。

    彼方世界灵气充裕,故而农作物都十分高大,普通禾苗都有两三米,农田中比树林还要茂密高大。

    西摩有心问一声,这人什么来历,为何救自己,却听得对方低声说道“跟我来,然后就掀开了一块土地,带了他钻入了地下。”

    这地下全都是四通八达的通道。

    胡欢跟周丘生一夜闲聊,刚刚天色渐亮,就让西摩去打电话约一下,两人稍稍吃了点东西,就直奔天魔凌家的主宅。

    天魔凌家人口甚多,大多数都各自有住处,只有极少数人,才有资格常住主宅,平时商议事情,也都在这一处,叫做摩尔庄园的地方。

    胡欢和周丘生驱车来的路上,却看到甚多武装警察,封锁了大多数道路,不住的盘查行人,但几乎每个警察看到周丘生的车,都直接放行,不会做盘查。

    两人到了天魔凌家的庄园外,就看到一支车队,已经封锁住了路面,根本没法过去。

    胡欢和周丘生刚下了车,就看到了一个老熟人,海妖赫伯特正在车队中,似乎还是个主脑。

    胡欢兴高采烈的打了一声招呼,叫道“赫伯特,老友,我们又见面了。”

    赫伯特早就知道,胡欢会过来,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想起来在中国遭受的屈辱。

    旁边有人问道“赫伯特先生,你跟这两个中国人熟?”

    赫伯特冷笑一声说道“如果交过手算熟,倒也能算。”

    说话的人顿时就明白了,大踏步的走了上来,喝道“双手抱住后脑,原地趴下,接受检查。”

    胡欢忍不住问道“老周,他们不认识你吗?”

    周丘生眼神里,很有些意味深长,低声说道“全球三个五阶,有两个在美国,一个是乔治·杜威,还有一个就是那边的年轻人。”

    周丘生耸了耸肩膀,说道“也不是所有的五阶都卖我面子,何况他们这里还有十好几个四阶,为了天魔凌家,他们也很下血本啊!”

    胡欢正要说什么,就听到高空上有霹雳连声,一道白虹从天而落,白虹之中,一个娇俏可喜,一脸开心的少女,美目流盼,见到胡欢,就喜不自胜。

    这个女孩身上是成套的牛仔服,显得活泼又利落,长发飞扬,青春肆意,不是白霓裳又是谁人?

    胡欢忍不住叫道“裳裳你怎么来了?”

    白霓裳落在胡欢身边,喜滋滋的说道“我在你身上有灵力烙印啊!你去什么地方我都知道。知道你跑来美国,我就忍不住也飞过来了。”

    “是不是很惊喜?”

    白霓裳见胡欢一脸的惊讶,又问了一句“你不是忘了,我在你身上有灵波烙印吧?”

    胡欢想了一想,说道“我倒是没忘,但某个作者怕是忘了。他年老体衰,记忆奇差,经常写一本书,写着写着就忘了自己是个作者,还写着一本书,不干正经事儿,去什么网站喷人玩。”

    “还酷爱把催更的读者拉黑……”

    手举冲锋枪,一身武装制服的职业者,顿时就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他当然知道胡欢,甚至也知道周丘生,平时自然不敢在周丘生这位传奇四阶面前扬武扬威,但如今后盾雄厚,不但有五阶坐镇,还有十余位四阶,这些本来是为了对付天魔凌家,就像折辱两人一番。

    让这两个人知道,什么叫美国。

    但白霓裳从天而降,一身灵力澎湃,不用猜了,美国所有职业者,除非是对世界漠不关心,都会拿到白家兄妹的资料,这位漂亮的小妞,就是实打实的五阶。

    他一时间真不知道,该不该安静的走开,还是该勇敢留下来。

    他也不知道那么多无奈,赶紧给上级发了一个请示。

    片刻后,就有数十辆坦克的主炮扬起,锁定了胡欢和周丘生,更有数百支冲锋枪指向了三人。九九九)(

    这人的耳麦中,听到了上级的指令,又复胆子壮了起来,喝道“没听到吗?双手抱在脑后,趴在地上。”

    周丘生叹了口气,高举双手,放在了脑后……

    胡欢忍不住叫道“有种你开枪,你打死我啊!”

    这人毫不犹豫的就扣动了扳机,一梭子子弹扫中了胡欢,饶是他防御力已经是a级,仍旧被打的全身窟窿眼,好在只是衣服,身体并没有被打穿。

    胡欢忍不住叫道“裳裳,他们打我!”

    白霓裳毫不犹豫就是一刀挥出,当场把这个挑衅的职业者切成了两半。

    围攻的部队,也没想到胡欢和周丘生真的敢动手,他们只以为在如此的强大火力之下,又复有高等职业者坐镇,他们只会屈服,就算多来一个五阶都没有用。

    甚至上头已经下了命令,如果有机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击杀白霓裳,绝对不允许中国有五阶。

    没有任何征兆,忽然间,所有的火力武器一起开火,数十辆坦克发出轰鸣,一刹那间就覆盖了胡欢和周丘生,还有白霓裳的所在地方。

    几乎所有人的心目中,都有一个想法,今日终于干掉了周丘生这个数学家,还能干掉一个中国的五阶,这一场战斗打的有价值。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