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八节 不就是报个警而已,有什么大不了?

    “是的。”

    韩铸的神情同样严肃:“这事儿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昨天接到火警电话的时候,队里刚好做完日常训练,战士们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第一时间发车赶到报警地点。可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起火点,最后才知道是有人报假警,把大伙都气坏了。”

    “你说怎么会有这种闲极无聊的人,拿着我们消防队消遣呢?俗话说得好:防火安全是大事。虽说市里有好几个消防队,分布在不同的地区。可每个消防队的人员、设备都是有限的。我们队有五台车,平时都是确保至少要留下一台机动,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现特殊情况。保证人民生命财产是第一位啊!结果被这么一搞……唉……”

    虎平涛神情严肃,微微点了下头,认真地问:“韩队长,那你们对这次有人报假警的事情,是个什么态度?”

    韩铸毫不犹豫地说:“追查,追责,而且要严查到底。这事儿的性质实在太恶劣了,搞得战士们昨天回来的路上情绪一直很糟糕。抛开占用公共资源不说,他们都是些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干消防这行可不容易,随时都得冒着生命危险,没想到被别人当做傻子耍着玩……所以无论是谁打电话报假警,我们这次绝不放过,必须让他为此付出相应的代价。”

    虎平涛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帮忙把这个人找出来?”

    韩铸面色阴沉地点了下头:“军警消防都是一体的。我们在电信那边也有人,虽然在民事方面没有执法权,但我们通过电话号码大体上知道这个人的所在位置。”

    谭涛在旁边好奇地问:“这个报假警的人住在我们辖区?”

    韩铸解释:“据我们从电信那边得到的资料,他当时打电话的时候就在坤通商场附近。在此之前,他的很多通话记录显示就在那一带,从早到晚不同时段,所以我们估计他就住在附近。”

    “虎所长,这事儿您一定得帮帮我们,把这个人找出来。”韩铸的语气很诚恳:“说实话,我们消防队在这方面没有执法权,就算把人找到了,顶多就是对他说服教育。可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从前年开始,几乎每个月都有电话打进来,说是哪哪着火了,要我们赶紧过去灭火。”

    虎平涛理解地点点头:“你们也难啊!”

    韩铸叹了口气:“还有更离谱的。什么有人跳楼,要我们过去帮着救人,结果到了现场一看,是小两口闹着玩。”

    “还有家里下水道堵了也是打我们消防队的电话。可他在电话里不这样说,只说家里的燃气灶着火,一直灭不掉。等我们到了现场就立马开口,说火已经灭了,问题是马桶也被堵了,让我们给他通一下……这简直就是把我们当做免费的修理工啊!”

    “最可气的就是有一次某个小区屋顶漏水,住户装模作样说是水管爆裂,出现大面积渗水。等我们去了,要求我们帮忙补漏……有时候我真的是被这些乱七八糟电话搞得怀疑人生……尼玛的,我们是干消防的,不是专职打杂啊!”

    他愤愤不平,虎平涛这边却听得感觉忍俊不禁:“韩队长,您这怨念也太深了吧!”

    韩铸也觉得之前那些话有点儿不合适,不过看着虎平涛和谭涛都是警察,他也没太计较,摇头自嘲:“其实我知道,你们干警察的也不容易。要说报假警,你们这边接的电话比我们多多了。”

    谭涛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都难……现在的工作都不好干。”

    虎平涛拿出香烟,递了一根给韩铸:“这样吧!您把那个电话号码留给我,我们先查,找到人再说。”

    韩铸接过烟,“嗯”了一声,认真地说:“我是想好了,必须要杀一儆百,否则这种事情以后会越来越多。”

    虎平涛扳开打火机给他点上,笑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是孩子闹着玩,未成年的那种,该怎么办?”

    韩铸想也不想就张口回答:“那就找他父母,该罚款该教育,给他好好做个全套。”

    看得出来,他心里这股火的确是憋了很久。

    ……

    有电话号码,有基本上可以确定的范围,找起人来就很简单。

    现在的手机号与身份证挂钩,无论本地居民还是外来租户,通过电脑一搜就很清楚。

    下午,人找到了。

    虎平涛带着崔文赶到地方————就在坤通商场旁边的城中村,根据电脑录入资料找到村里的出租户,找到这个名叫潘文仙的女人。

    房东在外面敲了半天,房门终于从里面打开,一股酸腐难闻的气味顿时从房间里涌出,站在最前面的房东连忙抬手捂住口鼻,很不高兴地连声叫道:“你到底在里面搞哪样名堂?为什么这么臭?”

    站在旁边你的虎平涛也皱起眉头,侧身避开这股难闻的臭气。他看着房东将房门用力推开,小跑着冲进去打开窗户,让门窗气体对流,等到房间里的臭味散了一些,这才抬脚迈了进去。

    与所有的城中村出租房一样,房间面积很小,除了一张床,一张小桌子,一个简易梳妆台,再没有别的家具。

    一个身材肥胖,穿着一件拖到膝盖深蓝色罩衣,光着双腿的女人坐在床边,打着呵欠。

    房间里到处都是垃圾。主要是快餐饭盒,有方的,也有圆的。有些吃完了以后扎起塑料袋,往墙角一扔。有些只吃了一半,隔着半透明的塑料盒子,还能看见里面残留的食物早已发霉变质,盒子里布满绿色霉斑,有些甚至已经长出了虫子,密密麻麻来回爬着。

    看到屋子里这般景象,房东呆了片刻,心底顿时涌起一股无名鬼火,她转身走到女人面前,冲着她怒声喊叫:“你到底在搞哪样名堂?我好好的房子租给你,咋个被搞成这样?”

    坐在床边的女子之前应该是在睡觉。她呵欠连天,头也不抬,很不高兴地回答:“你急什么啊!我会找人来打扫,到时候给你整干净就是。”

    “我又不是没给你房租,你叫什么叫?”

    两句话,把房东呛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胖女人抬手顺了一下脏兮兮的长发,露出半边面孔,虎平涛这才发现她其实很年轻,与电脑资料上的实际年龄相符。

    潘文仙,纹山人,今年十七岁。

    往床的方向走了几步,虎平涛闻到一股与之前截然不同且难以形容的臭味。

    那是长期没有洗澡,大量汗液在体表干涸,然后与腋窝、胯下等部位混合之后,在空气中自然飘散的浓烈体味。

    还有脚臭……她趿着一双拖鞋,脚趾肥大,颜色很深。虽然穿着罩衣,只能看见小腿,但就露在外面的部分而言,皮肤相当粗糙,而且长期没有清洗,表面附着厚厚的一层污物。

    “你是不是潘文仙?”虎平涛强忍着想要转身快步跑出房间,到外面好好透透气的冲动,认真地说:“请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证。”

    潘文仙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用警惕的目光盯着虎平涛:“你要整哪样?”

    “我是警察,现在对出租房进行安全检查。”虎平涛随便找了个借口,因为对方实在很邋遢,他言语上就没那么客气:“把身份证拿出来。”

    潘文仙有些不太情愿,可面对警察她也不可能拒绝。以极其缓慢的动作站起,摇摇晃晃走到梳妆台前,拉开小抽屉,拿出身份证,递给虎平涛。

    仔细验看过证件,虎平涛直截了当问:“昨天下午,是不是你拨打火警电话一一九,说坤通商场这边的楼顶着火了?”

    潘文仙没有否认:“是啊!怎么了?”

    “怎么了?”虎平涛对她的态度感到有些不可思议:“难道你不知道这是报假警?”

    “那又怎么样?”潘文仙不认为这有什么错,很不高兴地说:“不就是打了个电话而已,我又咋个了?”

    虎平涛皱起眉头,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很不客气地说:“把衣服穿好,跟我们走一趟。”

    潘文仙下意识地问:“去哪?”

    虎平涛的回答简单明了:“坤通商场,去那边指认现场。”

    ……

    韩铸接到电话,早早就等在商场顶楼。

    看到虎平涛和崔文带着潘文仙除了电梯,韩铸快步迎上来,问:“人找到了?”

    虎平涛抬手指了一下潘文仙:“就是她。”

    韩铸将视线转移到潘文仙身上,深深皱起眉头:“昨天是不是你打电话报警,说这里着火了?”

    潘文仙面无表情,“嗯”了一声。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韩铸语气开始变得激烈起来:“就因为你一个电话,我们在这里耽误了一个多小时。火警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们接警就必须出警,到了地方必须查明问题,消除隐患才能离开。你想想,就这么一个电话,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麻烦!”

    潘文仙脸色很难看,她将头偏朝一边:“我就是随便打个电话开个玩笑,谁知道你们会真的来啊?”

    “开玩笑?你把这种事情说成是开玩笑?”韩铸顿时来了火气:“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一点儿社会公德心也没有。”

    潘文仙闷闷不乐地说:“那你想怎么样?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就是觉得好玩打了个电话。我也没叫你们来啊!是你们接了电话自己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虎平涛在旁边实在听不下去,走过来对潘文仙严肃地说:“你这话就不对了,什么叫你不是故意的?你的行为已经扰乱并占用了公共资源,你必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他没有说狠话,是觉得这女的年龄实在太小,才十七岁。

    潘文仙颇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是了,知道了。那不好意思,我不应该打一一九。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虎平涛连忙叫住她:“你要去哪儿?”

    “我要回去睡觉。”潘文仙想也不想就张口回答:“我约了朋友打王者,赶着回去组队。”

    虎平涛实在难以理解对方的想法:“你好像还是不明白这事儿的严重性。你谎报警情,本身就是一种违法行为。”

    韩铸也在旁边说:“你别走,先等等,这事儿还没完。”

    潘文仙没理他,转身就走。

    韩铸急了,三步并做两步冲到前面将其挡住:“跑什么跑啊!都说了事情没完,你不能走。”

    潘文仙怒视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大老远的把我找过来说那么多废话,不就是打个电话而已,什么法不法的……我一个女孩子,我又不懂法。再说了,好多人都打电话报警,为什么你们偏要抓我?”

    虎平涛也来了气:“谁打电话报警了我们没抓?”

    “我朋友,有好几个。”潘文仙脱口而出。

    虎平涛打开笔录本:“说,一个一个的说,不准漏掉。今天你要是说不清楚就别想走。”

    潘文仙顿时变得有些迟疑,语气也变得哼哼哈哈:“我……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都是平时在一块儿玩的。”

    虎平涛也想要为难她,语重心长给她普及着相关的法律知识,认真告戒:“说实话,今天这事儿可大可小。如果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们可以从轻处理。可如果你继续胡搅蛮缠,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那对不起,我们该抓人就抓人,直接送看守所。”

    韩铸在旁边也点点头:“情节轻微的我们批评教育,情节严重的我们要已发拘留。别说我没告诉你啊!再这样下去,你会留桉底的。”

    潘文仙没再继续嘴硬。她一声不吭,看似老老实实。

    可就在虎平涛和韩铸两人都说完,她本人也签字画押后,顺口回了一句:“我知道了,我以后会注意的。”

    说完,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她转身朝着电梯走去。

    商场里有两部电梯,平时都是交替停留在一层和顶层。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