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 杀之

    广平侯越战心越凉。

    此时没有后悔的余地,想什么都没用处。

    广平侯索性也不要自己这张脸了,扯着嗓子高喊一声:“大家给我并肩上,谁能杀了太子妃,我赏他白银万两。”

    陆明玉冷笑一声,气运丹田,高声呼喊:“广平侯领兵造~反,是诛灭九族的重罪。你们现在放下兵器投降,我可以饶你们不死!再这样下去,你们死路一条,还会牵连到自己的亲人。”

    “放下兵器!”

    “投降不杀!”

    太子妃亲兵们同时齐声高喊!

    孟家军虽然悍勇,厮杀了一整天,锐气也被消磨得差不多了。再者,造~反是领头武将们的事,普通士兵未必人人都想做“逆贼”。

    陆明玉这一番话,很快动摇了军心。

    不知是哪一个士兵,真的扔了手中长刀,跪了下来:“我投降……”

    话还没说完,就被身边人挥刀砍了头。

    头颅骨碌碌地滚了一圈,鲜血喷了一地。这等惨状,震住了士气退散想跪地投降的人。可涣散的军心低落的士气,再难鼓舞了。

    四皇子听到前方传来的“放下兵器”“投降不杀”的口号,立刻有了主意。也领着身边人一同高呼起来。

    很快,如山如海般的声音响彻宫门内外。

    放下兵器!

    投降不杀!

    有十数个孟家军士兵,忽然转头跑了。还有一些,扔了兵器,跪了下来。到底不是谁都有砍了身边同僚的狠辣,稍微一个犹豫踌躇,身边或逃跑或求饶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广平侯身上又添了两道血痕,眼中迸射出愤怒的寒光。

    这一刻,他恨极了陆临,恨极了陆明玉。

    如果不是他们父女两个,他早已领着孟家军冲进皇宫了。

    功亏一篑!

    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就算是死,他也要拉一个做垫背!

    陆明玉,我今晚就和你同归于尽!

    广平侯怒喊一声,任由陆明玉一剑刺中自己的胸膛,长刀迅疾劈砍过去。

    陆明玉早防备着广平侯狗急跳墙两败俱伤,略一侧身,左胸处一痛,鲜血飞溅。她面不改色,长剑刺透广平侯的胸膛。

    广平侯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惨呼,直直倒了下去。

    不知闭眼的那一刻,广平侯心里会有多少悔恨和遗憾。

    不过,现在没人在意这些。

    “广平侯已死!”陆明玉高喊一声。

    身边亲兵也跟着高声呼喊:“广平侯死了!快些投降!投降者不杀!”

    广平侯亲兵十分忠心,没人肯降,反而因主子的死被激起了同归于尽的愤怒,一个个赤红着眼冲了过来。

    此时,才是陆明玉最危险的时候。

    她和广平侯交手的时间不算长,消耗的体力精力却十分惊人。而且,她的胸膛受了不轻的刀伤,鲜血不停涌出来,迅速浸染了大片衣襟。

    她身侧的亲兵死伤不少,现在还能动手的,约有五十人。他们紧紧围在她身边,抵挡着四周疯狂的进攻。

    很快,这五十人就只剩三十个。

    保护她的圈子,又缩小了一圈。

    这样下去太危险了!得立刻冲回去!

    陆明玉用力握紧长剑,正要杀出去。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耳中:“二嫂!我来了!”

    竟是四皇子领着兵来了。

    四皇子一边挥刀杀敌,一边匆匆瞥陆明玉一眼。顿时被陆明玉胸前的大片血迹惊住了:“二嫂,你的伤势如何?”

    陆明玉面色泛白,忍着剧痛,也未用手去捂伤处,声音依然冷静:“我能撑得住。广平侯死了,危局已解。不必惊慌!”

    四皇子忍不住又看陆明玉一眼。

    二嫂这般厉害,让他这个做小叔子的,简直无地自容啊!

    广平侯一死,孟家军军心涣散,转身逃跑的一个接着一个。扔了兵器跪地投降的,也一片接着一片。

    天已经彻底黑了。

    全仗着宫墙上的风灯散出的光芒,勉强能看见周围十数米处。

    陆明玉失血过多,手脚发凉,眼前有些眩晕。可此时还不能动,她用尽全身的自制力,右手中的长剑刺入地面,以此支撑着自己稳稳站立。

    身边的亲兵看她这副模样,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从身上摸索出一个药瓶,哆嗦着说道:“娘娘,这是小的平日用的伤药。我给娘娘洒一些止血吧!”

    陆明玉右手接了药,往胸前伤口倒了半瓶伤药。涌出来的鲜血立刻将伤药冲散。

    陆明玉脸更白了一些,手还算稳当,将另半瓶药也倒了上去。

    就在此刻,地面颤动起来。

    这熟悉的颤动,令喜悦油然而生。

    不知是谁喊了起来:“援兵来了!荥阳军到了!”

    陆明玉转头看去。

    荥阳军的雄鹰旗在风中猎猎飘荡。

    大姐夫郑重骑着马,亲自执着军旗,不停地晃动高呼:“荥阳军来了,孟家军立刻扔了兵器,跪下投降不杀!”

    陆临也骑在骏马上,急切的目光四处搜寻。几乎立刻就看到了陆明玉。

    父女两个隔了数十米,看不清彼此的面容和神情,心里却同时一松。

    爹(小玉)安然无事就好!

    陆临飞身下马,拎着长刀,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沿途根本无人敢拦。

    孟家军已经彻底溃败,还在疯狂冲杀的是广平侯亲兵。四皇子领兵和这些发狂一般的广平侯亲兵杀成了一团。四皇子身上也多了两道伤。

    陆临随手砍翻了几个亲兵,快速冲到了陆明玉身边。目光掠过陆明玉被染红的衣裳,陆临的眼也红了:“小玉,谁伤了你。”

    陆明玉鼻间满是酸意,虚弱无力地挤出一个笑容:“是广平侯。不过,他已经被我一剑杀了。爹想找他报仇也不可能了。”

    都这时候了,还有心情耍贫嘴。

    陆临心疼得快要滴血了,正要说话,就见陆明玉身体晃了一晃。

    陆临大惊,不假思索地伸手,将受伤的女儿搂进怀中:“小玉。”

    陆明玉全身阵阵发凉,眼前渐渐模糊。在昏厥之前,她拼尽全力挤出几个字:“爹,我能撑得住。”

    陆临的泪水夺眶而出。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