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 白骨之树

    “好生自信!”

    李柃,万寿尊者和洪雷俱皆生出这样的想法,但却并没有怎么感觉不对。

    这才是天庭巨头,谪仙一般人物的风范。

    李柃心中不免感叹:“是否在其他大能高手眼里,我也是这样对付起来稍有麻烦,但若当真下定决心,还是能够干掉的卒子?”

    不过想到自己曾经和血海魔尊,幽天化身交手的经历,又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我和巴山君终究还是不同的。”

    念想间,司辰元光星君安排了众人的任务。

    “我打算让狮族先行出手,找出巴山君出战的机会,来个一锤定音!

    关键在于,敌在明我在暗,出其不意,必能得手。

    惹来妖族那边多少高手强者并不要紧,我担心的始终是与魂道相关的东西,或有可能令其神魂遁走,转化鬼仙。”

    “原来如此,司辰元光星君真正担心的是冥宗之人把巴山君转化为鬼仙,接引到冥界去,他对自己实力很有自信,但却缺乏封锁神魂的手段?”

    李柃等人隐约明白了几分。

    然而出乎李柃意料之外的是,司辰元光星君说完之后,特意把狮族妖皇支开,只有李柃,万寿尊者和洪雷几个留了下来。

    他的神色渐渐凝重下来,传音对几人道:“你们知道我为何支开他们吗?”

    万寿尊者传音回应道:“星君,对付巴山君之事另有玄机?”

    司辰元光星君道:“不错,我方才所说并不尽实,至少还有一桩关键未曾道出,狮族那边也不知是否知晓。”

    这就颇有几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意味了,李柃面上露出讶然之色,问道:“星君,你指的关键是……”

    司辰元光星君道:“那是关于巴山君力量来源,以及他所尝试证得道果之物。你们可曾听闻,巴山妖国有神树?不仅仅只是巴山之巅那棵通天古树,还有山下四方之子树。”

    这还真是巧了!

    李柃心中这样说着,开口道:“晚辈恰好对此有所耳闻。”

    他当然不会告诉司辰元光星君,这是因为自己打神鸟山反魂树主意,而是说成是恰好。

    他恰好看过一些古籍,恰好又从具肓这样的妖王口中得知一些传说故事,那不就是巧了么?

    绝对不是去过神鸟山,偷采过圣果,才对此有所了解。

    至于万寿尊者和洪雷,本来就是聚窟洲人,自然也不会没有了解。

    万寿尊者对司辰元光星君道:“妖国之内多大山,其中巴山有通天树,神鸟山有反魂树,,盖忘山有无忧树,昼水山有仙鸣树,室辞山有不老树。”

    司辰元光星君道:“那我就不多费口舌解释了,只问你们,这几棵古树,你们认为哪一棵价值较大?”

    万寿尊者有些不明其意,但却还是答道:“从古代的历史和神话传说来看,当然是通天树,它是古代飞升之途的重要阶梯,据传沿着此树树干攀爬,可以抵达上界,功比飞升。”

    司辰元光星君不置可否:“飞升之道已然断绝,今人就算真的能够上去,也未必见得能修正果,而且严格说来,通天之梯是所有建木之属共同的能力,生长至一定年限,自然而然就会获得,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李柃道:“那剩下几种,应属反魂树功效最为神奇,它可以滋养阴魂,返魂归窍。”

    他最近才从当中获得招魂法则,补全了自己的返魂香,回去之后,必有改良,所以认为这东西价值颇高。

    司辰元光星君道:“你大概有所不知,这些树木早在本纪之初就已经失却灵蕴,再也不能结出具有法则之力的果实了,所以巴山妖国这边都已经把神鸟山上那棵反魂树的果实分给妖王享用,这在过去,可是连妖皇都难得机会享用的妖族圣果。”

    李柃知道他说得对,道:“那我就不明前辈所指何意了。”

    司辰元光星君自己揭晓了谜题:“其实,反魂树也好,无忧树也罢,甚至仙鸣树,不老树,都是同样一般的状况,这个时候,比较各自价值就不是看出产,而是树木本身的神异了。

    我之所以在这时候提及它们,是因据线人提报,巴山君和冥宗之人正在尝试利用其中一棵神树扎根地脉,汲取阴煞借以养鬼!”

    “嗯?”三人讶然,“还有这种事情?”

    司辰元光星君道:“这种神树是建木之种,上穷碧落下黄泉,树冠可以生长至外域虚空,其根脉,自然也可以扎入九幽,与黄泉冥河贯通。

    倘若再得当中法则之力运作,便能打通人间与冥界的通道,形成真正的人间鬼域。

    巴山君亦可凭此构建专属于自身的法域洞天,成为一方域主!

    你们可以把它理解成为冥界在人间的投影,我方才所言并没有欺瞒,但却隐去细节,未曾提及冥宗之人想要帮巴山君进行的运作是要通过这种东西来实现,所以此行的关键根本不是什么对付巴山君,而是把他那耗费大量心血和财富精心栽培的神树给砍了!”

    万寿尊者道:“那他所利用的,究竟是哪一棵树?”

    司辰元光星君给出答案:“是盖忘山的无忧树。

    其实,它在古代的真正名号乃是阴槐木,其树根沟通幽冥,自蕴小轮回,可以蓄养鬼魂!

    整棵树实际上就是一个特殊的虚空界域,巴山君早已经偷偷将自己命魂注入其中,尝试与之融合。

    寻常之法是杀不死巴山君的,一旦妄动,他在神树那边复活,立刻就能转化鬼仙,甚至以冥界大能的形式重获新生!

    那棵树底下埋藏了不少被其偷偷杀死的受害者尸体,也早已经转化成为伥鬼,正在蚕食此树神异,剥夺其能力。

    它实际上已经被蛀空,真正的底蕴都转移到了巴山君所豢养的伥鬼大军之上,所以才会突然拥有那么强大的自信,敢于和其他妖皇闹翻。

    据我猜测,巴山君为了这一天已经蓄谋上千年之久,还差一至两具元婴修士的神魂作为座下伥鬼,便可凑齐典仪所需,彻底剥夺神树之能力,但具体到如何实现,暂时还未得而知,真正保险的办法也不是什么阻止他继续残害生灵,掠夺魂魄,而是砍倒那棵神树。”

    天庭密探所做的事情不少,除了冥宗动向之外,竟然还知道具体哪一棵神树才是维系巴山君道业与成果的关键之物。

    唯有一点,具体到如何运作此树,如何满足晋升的条件和举行助力蜕变的典仪,暂时还不得而知。

    所以司辰元光星君才会说,干脆把那神树给砍了,一了百了。

    “这件事情有可能引来巴山上面的妖神关注,所以仍然还是我亲自出手,你们不必多管,但根据我所查阅的典籍,还有此前见识过的一些类似法门猜测,必须要在砍倒此树之前阻止他们把其他妖皇,甚至巴山君自己葬于树下!

    我有可能会被虎族强者拖住,甚至陷入与妖神的对峙,所以这件事情得靠你们三个。

    大体上,仍然还是之前所安排的那样各自对付敌人,但需切记,神树本身才是关键。”

    “原来如此,我等明白了。”

    ……

    静谧的林海中,忽的传出几声虎啸,那饱含悲愤,绝望的情绪如同实质,震得远方百兽都瑟瑟发抖。

    事发之地,几名狮族高手和豹族高手却是面含冷笑,以极尽残忍的方式残虐对手。

    被他们困在中间的是一名虎族的妖王和十多名大妖,个个身上带伤,鲜血淋漓,目睹着同伴一个又一个接着倒下,但却无可奈何。

    “我们虎族……不会善罢甘休的!”

    受困妖王犹自不甘,恶狠狠的威胁着出手的敌人。

    几名狮族和豹族的妖王冷笑道:“这话还是留着让活的虎妖说吧,你马上都形神俱灭了,还逞什么强!”

    血影闪过,那虎族妖王带着不甘倒了下去。

    这些狮妖和豹妖即刻把他大卸八块,以残忍而又野蛮的方式分而食之,现场留下狼藉一片。

    其他的虎族大妖自然也没有办法幸免,先后步其后尘,落入敌人腹中。

    这是狮族应司辰元光星君要求主动出击,接连杀了多个虎族大妖,甚至还有一名妖王境界的高手。

    巴山君那边得闻,果然大怒。

    他们此刻还未掌握天庭动向,并不知晓已经有司辰元光星君那样的顶级强者涉入了此间局势,仍旧还在筹谋着正常的报复。

    于是,虎族很快有所应对。

    他们本着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态度加以回击,着实斩杀了几名狮族和豹族的高手,但紧接着,狮族和豹族又再在高层的授意下强硬回应。

    这场妖国内乱不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平息,反而愈演愈烈。

    伴随着这些冲突而来的,是阵营双方的大量死伤,愈来愈多大妖小妖,甚至偶有妖王葬送在战争中。

    寻常修士对此并无太大感触,只是觉得局势终于乱起来了,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不是那么好过,但有心人却明白,这是战争双方有意推动所形成的结果。

    对于巴山君和冥宗之人而言,甚至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

    又一日,西方盖忘山,千百妖修运载货物,于崎岖山路七转八回,艰难行进了一整天,终于得以跨越最后一道屏障,成功运载上山。

    数名大妖托起那些装在巨大货箱里面的神秘物件凌空而起,跨越千百丈峰峦,往着上方飞去。

    高山飞度不易,即便是他们这般的超凡生灵,来到万丈之后也感受到了几分艰辛,但安排此间之事的主事者显然早已有所准备,半山腰处早已准备好了一些接替的人手,又是数名大妖将其搬运上去。

    如是数次,飞越六十余万丈,终于把这些东西搬到了山巅一棵高达五万余丈的巨大的古树前。

    一名身穿黑袍,身上萦绕着阴寒气息的男子带着几名差不多气质的修士亲自过来接货,跟随在侧的,还有一些虎族的妖王境高手。

    不难看出,当中有鬼仙,有人修,俱皆都是冥宗所出的修士。

    “曹长老,此次共计一十一具妖王境冤魂,一百二七具大妖境冤魂皆已带到,其中保全尸骨者三十七具,余者为骨瓮,衣冠等怨虞寄托之物……”

    负责此番押运的头领是一名虎族的妖王,颇为客气的向来人行礼道。

    曹长老呵呵一笑:拱手道:“诸位远道而来,辛苦了。”

    虎族妖王道:“都是为了陛下,不辛苦。”

    这是真正的虎族精英,巴山君的亲信部属,自然明白这些人在干些什么,不敢有丝毫的怨言。

    寒暄过后,曹长老亲自验货,继而命人将这些寄托着冤魂的尸首和怨虞埋藏到指定的位置。

    不久之后,众人跟随着曹长老来到不远处的一座土丘上,土丘高耸,如同塔台,正好把下方情景尽收眼底。

    但见巨大的古树下,空旷土地如同坟场,树立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墓碑,巴山小妖正在冥宗弟子的指导之下将那些尸骨埋入到指点的位置,这些位置似乎极其考究,隐隐然间对应着地脉节点和天上星辰,包含着森罗万象的天地至理。

    此时刚好时近黄昏,负责押运的虎妖头领看着远方最后一丝余晖坠入山岗底下,天色变暗,无来由的竟感觉四周空气都变得萧瑟起来,陡而光影交错,另外一个异度空间突兀展现出了宛若海市蜃楼的身影。

    他仿佛看到了,巨大古树不知何时枯萎,化作一株巨大的白骨之树,无数枝桠上面生长着血淋淋的腐肉,一具又一具的冤魂如同枯叶,正在上面哀嚎不止。

    这颗巨大的白骨之树上,数尊庞大的身影被串在其中,高高悬挂起来。

    痛苦,怨恨,憎恶……

    浓郁的负面情绪仿佛化作粘稠的液体,正在随着白骨枝桠上面的血水滴淌。

    “那是……”

    虎妖头领惊惧之中,精神险些为之迷乱,幸得山风吹过,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他惊疑不定,再次定睛看去,那一幻象却又已经消失不见。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