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回去

    权柔要是不知道,那这事儿自然也就这么算了。但是江小侯爷都把这件事告诉权柔了,她就不可能坐视不理的。本来现在就已经和江小侯爷同进退了,权柔可不想江小侯爷落得一个不好的下场,因为那按照着梦中羁绊来看,江小侯爷的生死,也关乎权柔自己的生死。她可不想,成为梦里的那个样子。因此但凡发现这种对于江小侯爷的小命有点威胁的事情,权柔都不可能不管的。这可是侧面关乎到自己的小命呢!他站起身来这般说话的时候,倒是格外有底气。汇安郡主若是知道了,反正肯定会算账就是了。莲安公主却是有些想不明白的,她一边摁着自己的脑袋,一边看着面前已经把整张脸化的叫人认不出原来模样的权柔,道,“真奇怪啊。你这丫头,且不说你们是不是两情相悦的,你这还没嫁过去,甚至都没定亲,你怎么,那么担心江忱呢?”如今定亲的事情,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起先莲安公主自然是不相信的。她那么说出来,也有几分要试探试权柔的意思在其中的。没想到权柔倒是比自己想象中要表现的激烈些。而且,对于定亲的事情,她是选择避而不谈的。要是大大方方回答了,那莲安公主指不定就觉得,是真的两个人两情相悦,因此带过去了,也就算了。但是权柔像这般不回答了,反倒是对于莲安公主私下去找江小侯爷合作这件事,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之处以后,莲安公主,就很难不多想了。她的问题一说出口来,权柔也瞬间就意识到了自己方才错了。她不应该那么避而不谈的。这样子反倒是叫莲安公主起了疑心来。“定亲的事情,是父亲和郡主的决定,我和江小侯爷不过奉父母之命而已。我担心的也不是江小侯爷,是我自己而已,公主不必如此说话。”既然已经说到了,她在没有道理这般绕过去不提了。那样子不是就更加给了莲安公主一些怀疑的机会吗?权柔犯过一次错误了,就不想再犯第二次错误。她说完,便听得莲安公主笑出声来。那笑声没有半分的收敛,好在是如今大掌柜的把门外的人都支开了,否则叫人听去了,还以为他们在里边说什么好笑的事情呢,竟叫这“闵夫人”笑开怀了。权柔看着莲安公主,等着她给句话。莲安公主自己笑够了,便擦了擦眼角本不存在的泪水,道,“你倒是有趣,你父亲权系,那人会和汇安结亲家吗?若是可以,权系怕是巴不得,把你嫁给……”这话说道这里忽然间停了下来,莲安公主收了几分笑意。反倒是权柔,忽然间脑海里闪过了什么东西来。父亲,巴不得把自己嫁给谁?莲安公主这说话得语气,可不像是胡乱猜测的。权柔不禁想到了当时陆十七从薛倾宁口中套出来的那些消息。父亲和京都四大世家有些联系,而且,这联系,还很可能是血缘关系。那么当初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权系和谢韵两个人,怎么都落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来?还有,莲安公主口中权系巴不得把她嫁过去的那个人,又是谁?她眯着眼睛看着莲安公主,可是莲安公主却早已经意识到自己说过了,便收敛了情绪,那张脸上自然是什么都看不出来的。“公主,似乎知道很多东西啊。”权柔最终还是开了口,总不能,两个人就这么干坐着,谁都不说话了吧?莲安公主扬了扬唇角,“毕竟活了这么些年,我管不了自己的人生,总不能不叫我看戏吧?”这看戏的说法,很容易叫人不喜。更何况,还是从莲安公主这种语气中说出来的词汇,反正听起来就蛮叫人不爽快的。权柔也忍不住皱了眉,“公主到底想表达什么。”莲安公主,打从一开始似乎就对权系怀有很大的不满。这倒是权柔能理解些的,毕竟,她到现在为止见过那么多的人,还没有听说,谁对于权系是满意的呢。大家或多或少,对于权系这个人,都有些厌恶的。尤其是像汇安郡主那般,直接把厌恶表现在脸上的,也是蛮多的。权柔比较不能理解的是,莲安公主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呢?搞笑似乎更像是,在说谢韵啊……莲安公主对于权柔的质问,只当成没听出来的意思,笑了笑,“也不是想表达什么,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权系,那就不是什么好人。”说着她已经站起身来了,“你要告诉汇安,就去告诉吧。江忱那小子,虽然混不吝啬了些,但是他自己答应了我的事情,想来,便不会轻易反悔的。你告诉汇安也好,叫她早些做好准备,对你我都好。”“公主!”权柔也跟着猛然站起身来,“公主当真要这么绝吗?”这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要把江小侯爷给推到陈家的对立面上去。权柔听了,顿时觉得自己这些话全都白说了。那很难不气的。回去了,汇安郡主要是听了莲安公主这话,估计要直接气的跑来昭莲安公主算账了。这人还在金陵呆着呢,莲安公主就敢算计自己的儿子了?汇安郡主不闹起来,那才叫奇怪呢。这段日子汇安郡主身子骨一直都不大好,再听了这话,权柔觉得,侯府上下都要不得安宁了。虽然,最近好像也没有安宁过就是了。但是能避免的东西,权柔还是很想避免一下的。只是目前来看似乎是避免不了了。这莲安公主摆明了,想要把这件事给挑明了来说的。权柔其实眼下心底也没谱儿的,不知道这事要是真的告诉了汇安郡主,究竟会演变成什么样子了。但是也没办法,不告诉郡主的话,后边但凡出了什么问题,那可真就是补救都来不及了。像是莲安公主说的,提前给郡主说一声,有个准备,便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权柔也知道,再怎么跟莲安公主倔强下去,都不会有什么别的法子了。莲安公主根本不觉得自己这是把江小侯爷给拖下水来了。甚至于,她觉得自己做的还挺不错的。心思都已经是这样子了,那权柔说的再多,莲安公主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的。她只能压住心底的脾气,看着跟前的莲安公主道,“公主放心,我会如实禀报了郡主,至于最后会怎么处理,还请公主等郡主的通知吧。”“也好,”莲安公主露出一抹笑意来,“你帮我说了,我也就放心了,记得告诉汇安,这段日子我都会在金陵的。”这话,明明是好意的。但是权柔听在耳朵里怎么老是有一种被挑衅的感觉?她又不想继续给莲安公主说了,毕竟,再怎么浪费时间,感觉对莲安公主也没有半点作用。权柔一早便不想继续和莲安公主说了。便也没接话,只是站在原地看着莲安公主。莲安公主当然不是什么自讨没趣的人,自己戴上了原先来时候带着的面纱,朝着权柔点点头,便转身往那紧闭的门口走去了。正走到门口前头,她却忽然转头过来,对着权柔弯了弯眉眼,“权家丫头,要是真定亲了,可得小心权系啊。”这话,说的着实有些语重心长的味道。权柔眯了眯眼睛,却没再往下接话了。莲安公主轻笑一声,“我是好意提醒你,汇安有时候总想当然了些。”这话,可就是权柔捉摸不透的了,她也不想继续和莲安公主说这些云里雾里的话了,当下便道,“权柔自己会看着办,便不劳烦公主操心了。”对于莲安公主绕过汇安郡主,私下去找江小侯爷的事情,权柔还是觉得,不合适。一来是违背了当初莲安公主和自己的约定,虽然那个约定,说到底也是权柔不谨慎被人给钻了空子的。二来,莲安公主,直接把江忱给推到了陈家对立面上啊。江忱这段日子,估计都不会好过了。后头莲安公主也没再多说什么,自己低着头出去了。她毕竟是扮做闵夫人的打扮下来的,出去了,自然不能再端着公主的架子。权柔一直坐在屋子里头,没过多会儿,便见大掌柜的进来了。“姑娘可要先回府去?”大掌柜的依旧小心谨慎的关了门,上前对权柔道,“贾公子和二皇子二人都闭门不出,小的看小侯爷已经在楼下大厅等了许久了,依旧没什么消息,姑娘在这边,只怕也是干等着,不如先回去?”“也好,我正好有事要和郡主商量,便先回去,麻烦你先派一辆马车送我回去。”“是,”大掌柜的应了下来,“姑娘稍等片刻。小的这就去安排。”“麻烦你了。”权柔眼看着大掌柜的又退了出去,自己便走到了那窗边,推开看了眼外头的太阳,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今天一天便快要过去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