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我和她的婚礼取消

    “长得真像……”

    身后的人看着乔宝儿和前面那突然出现的柳依依,都是一脸吃惊。

    “乔宝儿,你有双胞胎姐妹吗?”就连陆祈南也好奇地凑近她,问了一句。

    乔宝儿没理他,抬头朝君之牧那边看了一眼,耳边隐约传来他们细碎惊叹,心情突然涌出一份失落,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是一个仿次品。

    因为前面那对重逢的男女深情搂抱在一起,君之牧那冰块,他此时凝视着怀里那女人,目光竟是那么温柔。

    窝在君之牧怀里的纤瘦女人像是感觉到了乔宝儿的目光,她眼睛含着泪,扬起头朝她看去。

    仅仅是一秒,就连柳依依也震惊着两人容貌如此相似。

    乔宝儿还是僵着一张脸,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摆什么表情。

    忽然间,对面那女人却突然身子虚软,闭上了双眼。

    “依依……”君之牧摇晃着她,一脸焦虑。

    “柳依依身体很虚弱,”另一部直升飞机也停下来,裴昊然跑了过来,朝君之牧催促道,“立即送依依回医院,医生不让她离开,她却坚持要第一时间过来看你。”

    君之牧听裴昊然这么说,连忙将她打横抱起,快步朝直升机走去。

    随行的人员,不敢迟疑立即打开机门,君之牧小心翼翼将怀里苍白虚弱的女人放入座位。

    乔宝儿站在后面,定定地看着他。

    直升机立即启动,急切地朝医院飞去,乔宝儿看着这直升机起飞,右手微微收紧……

    低下头,眸底涌上一份失落,他把我忘记了……

    他抱着他最爱的女人,急切地离开。

    却把我忘记落在这个地方。

    “刚刚他才说过,要带着我一起离开这里的,他这么快就忘记了……”她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左手掌,温存着他紧握着她那份力道。

    怪不得他对我这么好,原来,这所谓的关心一开始就不属于我。

    她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什么,眼底压抑卑微失笑,“我在想什么呢,被易司宸已经伤得够深了,我才不会犯傻呢。”

    而此时,已经升空的直升机窗口处,君之牧突然探出头,目光深沉朝她那边看去,只是乔宝儿低着头,并不知道。

    “走啦。”

    陆祈南像是感觉到她情绪有些失落,故意用手重重地拍打她肩膀,“发什么呆,赶紧呀,老子不想留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陆祈南拽着她手臂,带着乔宝儿一块上了另一部直升机离开。

    “喂,陆祈南,刚刚那个女人……”

    上了直升机,直接朝a市飞去,乔宝儿低声好奇询问一句,“她好像跟君之牧感情挺好的。”她那语气淡淡地,像是在谈论一个陌生人的八卦而已。

    陆祈南坐在副机位,扭头朝她打量一眼,“你不介意?”

    乔宝儿被他审视着,反而有些尴尬,气吼一声,“介意什么,我只是觉得君之牧脾气那么臭,怎么会有女人这么爱他呢。”

    “你不喜欢之牧?”

    陆祈南听她这嫌弃的语气,倒是吃惊,对于女人来说,要爱上君之牧这样的男人太容易了,起码他知道那些花痴名媛多得数不过来。

    “我为什么要喜欢君之牧这种不讲道理的冰块!我喜欢暖男。”不知道为什么,乔宝儿情绪有些激动反驳。

    陆祈南见她像是真的不在意,耸耸肩建议道,“乔宝儿,你生了孩子就识趣让位吧,你跟人家柳依依真的没有可比性,你争不过她。”

    “我又没说要争。”她小声低喃,“我只是好奇……”像君之牧这种冷冷冰冰的男人原来也懂爱情。

    “不过说真的,我也很好奇,”陆祈南突然也激动了起来,“这个柳依依明明死了,怎么会又活过来了呢,如果不是大白天我真以为见鬼了。”

    “乔宝儿,我跟你说,柳依依是之牧在美国认识的女朋友,他们两感情很好,三年前他们已经准备结婚了,一起去了法国巴黎拍婚纱照,可是那天不知道遇了什么事,柳依依失足掉塞纳河里,君之牧当时十分着急,找了关系让法国政府也帮忙援救,可是一直没找到人……”

    乔宝儿听到陆祈南说话,心口有些说不清的触动。

    原来他们都快要结婚了,怪不得感情这么好。

    陆祈南见她在发呆,手肘碰了她一下,提醒一句,“乔宝儿,你现在虽然跟之牧领证了,不过……总之你自己看着办,别自作多情,最后倒霉的是你自己。”

    陆祈南那忠告的声音依旧在耳边响起。

    【别自作多情。】

    “我也不喜欢冰块。”她小声反驳一句。

    直升机将她送回了君家,管家见她脸色有些苍白,立即叫了私人医生过来,逮着乔宝儿去做检查。

    她知道,她在君家存在的意义,就是生孩子的工具。

    “这大年初一,君之牧滚哪去了!”

    第二天依旧是清晨五点到君家大厅陪君老爷子用早饭,看着君家闪亮的新家具和大红喜庆装潢,乔宝儿这才惊觉原来今天是年初一。

    “我让你们去一趟乔家,怎么折腾了这么久?”君老爷子老眸深思看着对面的乔宝儿,立即反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乔宝儿被这老头犀利的目光看着,一时开口有些结巴,“那个,我,我们……”

    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告诉老爷子自己不顾他宝贝曾孙跳江里,应该会被骂惨了。

    “爷爷,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保证没有下次。”

    上次君之牧那么生气在医院骂了她一顿,她确实是没有作为母亲安全意识,郑重地向老人保证。

    君老爷子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不过板着老脸,却有些恨铁不成钢教训她,“一点志气都没有!”

    “大年初一,你的男人被别的女人拐走了,你就这样无动于衷!难道不会争取一下!真没用——”老爷子非常嫌弃朝她气哼一声。

    乔宝儿被老人教训着表情有些懵住。

    爷爷好像不知道她英勇跳江的事,网络上那些热搜视频突然被全部撒掉了,虽然她不知道是谁下命令,但乔宝儿非常庆幸。

    “老爷子,需要等少爷回来再开饭吗?”管家朝老人询问一句。

    这一问,老人脸色更臭了,咒骂道,“这姓柳的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又活过来了,阿容,你去派人仔细查清楚,又在玩什么花样!”

    “老爷子,柳依依的事,少爷素来不乐意我们插手。”管家表情有些为难。

    “这姓柳的戏子有什么好!长得一副妖狐子模样!”君老爷子一脸厌恶唾弃,转眸灼灼地看着对面乔宝儿,带着深思。

    乔宝儿被这老头看着心底有些紧张,尤其是老爷子刚刚那句,长得一副妖狐子模样,她自己跟那个柳依依长得这么像,这算不算变相也在嫌弃我?

    “赶紧吃早饭,”老爷子朝身边下人催促一句上菜,说着,幽幽地命令一句,“一会儿,你到医院去……”

    “什么?”乔宝儿正用匙子扒着干贝粥,怔着看向老人。

    去医院干嘛?

    君老爷子见她这没志气的模样,板着脸教训,“大过年的你丈夫在医院陪那狐狸精,你难道不应该过去示威吗!”

    乔宝儿这下彻底傻眼了。

    what!!去医院找那个柳依依示威?

    她根本没反驳的机会,扒着半碗粥,就被打包塞入车里,直接送去医院……

    乔宝儿坐在车上看着车窗外飞驰景物,心情忐忑不安。

    “爷爷好像很不喜欢那个柳依依……”她喃喃自语,随即一脸苦逼。

    “死老头,自己看不顺眼那个柳依依干嘛让我上战场呀,我哪敢跟她叫嚣……”

    给乔宝儿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跟君之牧的爱人叫板,她也没那个资格。

    她一直在想着,一会儿到了医院要怎么跟君之牧解释,可是心绪凌乱,什么都没想出来。

    她只知道,君之牧将柳依依送去医院之后,一直都留下陪着她,寸步不离。

    车子平稳停下,乔宝儿只好硬着头皮上电梯。

    当她按着病房号来到一间特殊宽敞的vip病房前,里面传出一些声音。

    “之牧,你还是先回去吧,我一个人没事的,今天是年初一,你爷爷肯定很想你回去陪他。”这是柳依依的声音,人如其声,这声音真甜。

    男人沉默看着病床上的女人,缓缓地坐一旁的椅子上站起身……

    柳依依见他真的要回去,却突然伸手一把拽着他手臂,像是非常紧张,“之牧……”她声音饱含深情唤着他的名字。

    乔宝儿就杵在病房外,她想了想,自己站在这里偷听有些缺德。

    想着他们生死重逢肯定有很多情意绵绵的话要说,转身,老实呆在走廊角落等君之牧出来。

    可是下一秒,柳依依那略显激动地问话,却让乔宝儿移不开脚步。

    “之牧,我,我听昊然说,你已经跟一个女人领证结婚了……”她的声音毫不掩饰的伤心消沉,手却将君之牧握得更紧一些。

    君之牧听到她的问话,脸庞怔了一下,“是。”他淡淡应了一声。

    柳依依听到他说是,纤瘦的身板轻颤了一下,像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那,那你们的婚礼肯定很盛大……”

    柳依依对他强装微笑,可是声音却哽咽压抑着痛苦,想起自己曾经与他拍摄着婚纱照那段美好回忆,眼角的泪忍不住滑下。

    君之牧看着她憔悴伤心的模样,垂眸想了一会儿。

    “婚礼取消!”

    门外的乔宝儿表情错愕了一下。

    突然君之牧脸色一沉,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转头,声音冷厉喝斥一声,“谁在门外!”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