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你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

    “救命——”

    被挟持回来的女人,瑟缩在角落,身子颤抖着求饶,“不要,不要……”脸蛋被打得红肿,长发凌乱狼狈不堪。

    “你们是不是想要钱,你们想要多少,我可以给你们。”

    “别碰我,走开,走开呀……”她吓得唇色发白,语无伦次地哆嗦。

    “闭嘴,臭八婆!”

    那粗壮的男人一脸不耐烦,拽着她的长发,拖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那紧闭的大铁门,被哐当一声突然拉开。

    一位身穿着黑色礼服的男人,拖拽的另一个女人刚回来。

    “两个柳依依?”

    乔宝儿被这个穿礼服的男人压制着,焦虑地抬头,正好看见这肮脏的废弃工厂中央,那个匍匐地上的柳依依,赫然一惊。

    “放开我!”

    乔宝儿挣扎着,她被那男人掐着下颌,对方明显的吃惊,眯起眸子审视着她与地上的另一个女人。

    “管它这么多,两个都办了,拍一段送给君之牧那狗杂的,他真以为我们好欺负。”

    “不要,别碰我,我求你,放了我……”柳依依看着身上这流氓大汉,心底一阵恶寒,害怕地颤抖。

    她扭动着身子,却惹得对方动作愈发急躁,在她白皙身躯上掐出一道道青紫。

    柳依依一脸泪痕,侧着头大喊大叫,“乔宝儿救我,救我——”

    “乔宝儿?”

    那位穿着黑色礼服的男人听到这个名字时,表情惊愣着。

    随即掐着乔宝儿脖颈上的手,越发的收紧力道,瞪着她,眼瞳里都充斥着红血丝。

    “原来你就是君之牧的妻子。”

    他咬牙吐出一句,那阴森的声音透着憎恨。

    乔宝儿被他狠瞪着,心口生出一份惊恐,“你们想要做什么?”她使劲的挣扎,却抵不过这个男人的力道。

    “哈哈哈……我听说君之牧娶回家的女人已经怀孕了,怀了他的孩子……”他笑得阴森可怕。

    “把视频镜头对过来……”他朝前面的男人喝斥一声。

    “我要生剖这个野种!”

    “我要把这个还未成形的胎儿尸体寄给君之牧……”他手上拿着一把水果刀,对着她的肚皮。

    废弃的工厂,静寂的黑夜里,那阴森恐怖声音不断的回荡,回荡……头顶上一盏残旧的灯摇摇晃晃,昏黄的灯光下那刀锋泛着寒光。

    那冰凉的金属触感,尖锐的刀锋,在她腹部比划着……

    乔宝儿吓得脸色刷白,浑身僵硬着,“不,不要动我的孩子……”

    不要……

    “已经确定了,柳依依最近收到的匿名信件是由周海的弟弟周通写的,他们两兄弟因为父亲周成上周在威尼斯分公司跳楼自杀而对你怀恨在心,一直在伺机报复……”

    “他们趁着今晚是集团的周年庆,绑走了柳依依,应该是为了打击你……”

    陆祈南急着赶了过来,警方的人员也紧急地大派人手四处搜查。

    不是柳依依。

    君之牧的手机收到一则短视频。

    “君少,你的手机是不是收到绑匪的消息,柳小姐被强行挟持的事……”身边的警员朝他看去。

    君之牧脸色极难看,目光狠瞪着自己手机屏幕。

    他认得这张脸蛋,无论别人整容多么相似,他都认得。

    不是柳依依,是乔宝儿。

    周海那些人真的绑了她……

    “之牧,你现在去哪儿?”

    陆祈南见他脸色难看,一言不发,坐入车内,那架势像是要急着去哪个地方。

    “君少,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线索?”

    几位特派警员也连忙跟了过去,小声提醒着,“跟匪徒谈判一定要耐得住性子,以确保人质安全。”

    君之牧没有回答他们,他的脚狠地将油门踩到底,车子飞速地驶入马道,极速地超车,险险地掠过一辆辆车子……

    “少夫人今晚确实去了酒会,有人误认她是柳依依,带着她进场……”

    而这时,车内的通讯器,不断地传来一声声汇报。

    “酒店停车场ec5620停车位留下的那滴血,经过了分析比对,确定了是少夫人的血液……”

    这些消息,让开车的人脸色一点点阴沉下去。

    君之牧紧抿着唇,紧握着方向盘,猛地一转,车子急拐弯,车轮摩擦的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吱——

    急速的刹车,车子一阵摇晃。

    而车门已经被君之牧甩开,急地跑了出去。

    陆祈南他们一阵头晕目眩,连忙开了车门,便追上他的步子。

    医院,君之牧过来这里应该是找周海。

    “君少爷,周海还没醒过来,问不出情况……”身后的警员跑到他身边,补充说着。

    他们觉得现在赶过来也不管用。

    住院大楼,电梯快速的上升,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你要做什么?”

    君之牧目光阴鸷,迈着大步直接就朝左手边第一间病房走去,这间病房前面有两位警员守护着。

    而他却突然上前,以极快地速度抢了警员腰间的一把手枪。

    另一位警员不明情况,警惕地拔枪对着他威胁,身后的陆祈南他们急急地跑来,连忙喝斥,“住手。”

    而就在陆祈南的话音刚落下,病房的门被急地,嘭的一脚踢开。

    “啊——”

    病房内有护士正在给周海更换注射液,看见君之牧突然闯进来,吓得大叫。

    “她现在在哪里!”

    君之牧左手提着病床上的周海前领,右手握着枪口抵着他的太阳穴急切地质问。

    “之牧,你杀了他也没用,他之前被你摔着失血昏迷了,你冷静点。”

    陆祈南跑进来,惊慌地看着这一幕,立即紧张地劝说。

    “君少,你这样做不合规矩……”身后的警员乍见他威胁,心底也是非常惊恐。

    “我最后问你一次,她现在在哪里!”

    君之牧眯起眸子,狠狠地审视着这病床上脸色虚弱的男人,一挥手就将周海的氧气管以及其它输液器全部拔掉,将他整个人从病床上提了起来。

    周海像是被呛着,连声咳嗽,却无力睁开眼。

    陆祈南焦虑地想要上前阻止,而君之牧却一把将周海扔到病房角落,那身躯重重地摔落,疼地周海闷声喘气。

    “君少爷,你不能这样做!”

    警员上前拽着他手臂,“我们现在最主要是救人,而不是……”

    君之牧一脸极不耐烦地甩开了身后的警员,上前一步,右脚毫不留情地踩上了周海之前受伤的左胳膊,这下痛得周海嗷叫出声,“痛——”倏地睁大眼睛。

    “你立即把她给我送回来!”

    君之牧举起那黑亮的武器,对准了他的眉心,阴戾的声音,一字一顿警告。

    周海脸色苍白,像是受惊一般。

    随即他大笑出声。“君之牧,你很在意那个柳依依,君之牧你这种人也会在意……咳咳咳……”

    他的嗓音沙哑,激动地咳嗽,眼瞳充斥着恨意直视着他,“我弟弟绑走了她,他会弄死她,你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

    嘭嘭嘭——

    “不要,不要——”

    陆祈南急躁地大叫,可是来不及阻止,子弹对着周海连续的射出,这惊恐刺耳的枪声,霎时四周静寂下去,人心惶惶。

    子弹险险地打在周海脑门侧,只要稍微偏一点,他立即脑袋开花。

    周海浑身颤抖不止,吓得胯下尿湿了……

    君之牧阴冷脸色,蹲下身子,左手狠扣着周海脖颈,而右手执着武器,里面还有最后一发子弹。

    “她在哪里!”

    深夜11点,警车在高速路上鸣笛,响彻了一片,四周路过的车辆和行人都不由探头张望,猜测着出了什么大事。

    警方来到了郊外一处废弃的工厂,迅速的将这一片区域包围了起来。

    君之牧第一个下了车,身后的警员担心对着他提醒,“别去,这里有我们……”

    毕竟是君家的少爷,这些平时只会玩乐的富家子弟,若是出事大家都负不起责任。

    “陈警官,你们留下在这里守着,我们的人会处理……”

    陆祈南对着警方的负责人说着,很快身后井然有序地跑过来了一批脸色冷然威严的保镖。

    “你们君少在前面探情况,你们伺机行动,人质安全第一,”陆祈南对着他们吩咐,不忘补充一句,“必要时可以开枪。”

    “是。”

    一批保镖分散潜入前面一座废弃的工厂,漆黑的夜里,他们依然可以行动自如,明显不是一般的保镖。

    “陈警员,很高兴你们今晚的协助,但是这里,由我们说了算。”

    陆祈南非常熟练地给自己的枪支上膛,冷冷地叮咛一声,那语气没有了平时的嘻戏,他们从来都不是什么普通人。

    他不知道君之牧这么急躁到底是为了柳依依,还是乔宝儿。

    但他知道,周海和周通不会有好结果。

    他们动了一些不能触碰的东西……

    这个黑夜注定了不寻常,那些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潜伏着,伺机而动。

    而这时,君之牧动作迅猛,翻过围墙。

    他稳健的落地,右手紧握着手枪,身子侧贴着墙壁,目光如炬透过这布满灰尘的玻璃窗口看去。

    昏黄的灯光,里面有二个男人正在前面看守,中央有三个男人围坐着喝酒吃花生,身边摆着一台dv机。

    或许这些人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么快被人找到老巢,都比较随意地聊天。

    而旧机械流水线最左侧有一个被粗绳捆绑着衣衫凌乱,浑身狼狈的女人,是柳依依。

    可是。

    君之牧眼瞳赫然一惊,右手握着手枪,蓦地收紧。

    她呢?

    柳依依被捆起来了,可是乔宝儿呢?

    她没在这里?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