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宝宝,你要听话

    乔宝儿缩身子坐在沙发边上,现在是大白天,可整个屋子的灯都打开了亮得耀眼,头顶白炽灯下的她神色焦急,手握了一部黑色的新手机不断地重复拨打同一个号码。

    依旧没人接听。

    低头,目光迷茫地看着这自动挂断的手机屏幕,心绪烦乱。

    身边的男人一直没说半句话,他安安静静地陪着她听着一遍又一遍的电话忙音,直到挂断。

    她的手机落在君家没带出来,用着唐聿的手机号给他打电话,一个新的陌生号码,也难怪君之牧会拒接。

    她的脸上隐约有一份失落转瞬即逝,扬起头,紧抿的唇角,勉强露出一抹浅笑,“不打了,还你……”

    将手机朝唐聿递了过去。

    唐聿长相极俊美,只要见过他的人肯定不会忘记,他身材欣长清瘦,黑发有些微卷十分帅气,肌肤天生很白净细腻,挺直的鼻梁,完美雕刻般的五官上还有一双非常深邃的蓝眼睛。

    他湛蓝的双眸微垂下,轻瞥了一眼她递过来的手机,像是迟疑什么。

    而这一刻,乔宝儿握着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她先是怔了一下,当视线看见屏幕上明显着君之牧回拨过来的号码,心口压抑不住地一阵激动。

    “谁准你给他打电话了!”

    乔宝儿没来得及按下接听键,背后却来一声怒不可遏地大骂,手机也抢了过去。

    “还我……”

    她快速地扭头看去,下意识地扬起手想要抢回来,却在对上顾如烟那一脸盛怒表情时,手僵在半空中也没敢动作。

    “小姨,我,我只是想……”

    她开口断续地想要解释,可是顾如烟见她这迟疑的神色,尤其是握在手上的手机还在坚持不懈的响着,听着让她更加气恼。

    “以后都不准跟姓君的人联系!”

    手一扬,手机被狠地摔到地板上,铃声也在这一瞬间消失了。

    “为什么……”

    乔宝儿心口一震,看着眼前女人,再看向这一地被摔的破碎的手机元件,低低地开口,“小姨,为什么……”

    顾如烟铁青的脸色,似乎不愿意听她说下去,一声喝斥怒骂。

    “君家人人都想要可攀的豪门巨商是么,也就是乔家那群势利眼的才狗腿去讨好奉承,你奶奶乔老太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只要能得到好处,他们乔家就可以去跪舔去巴结,他们把你打包卖了也说是为你好。乔宝儿!你现在不听我的话了是吗,还是说你就是想要那些虚荣富贵了。”

    “我,我不是……跟乔家没关系,”

    乔宝儿几乎不敢去直视这样的顾如烟,声音渐低,抿了抿唇,补充一句,“君之牧他对我很好。”

    “你给我闭嘴!”

    顾如烟气在头上,咬牙切齿地提醒她,话咬得很重。

    “那个君之牧,君家的唯一长孙,君之牧他一出生就是天之娇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多少名媛女人觊觎着他,他自小就有成群的订婚对象,你现在嫁了他,你得意很骄傲了是吗,那你又了解他多少啊,君清承跟江美丽生下的孩子能是个什么好东西!!”

    顾如烟几乎咬碎了牙,像是回忆了什么,气地身子颤抖。

    “以后不准提姓君的,一个字都不准提——”

    “还有,我告诉你,我不管乔家的人是怎么同意地这场婚事,反正我不同意,等你把肚子里的野种生下来,你就跟那个君之牧一刀两断!”

    乔宝儿急地站起身,“为什么!”

    “小姨,君家的人到底什么时候得罪你了,还是说君之牧他做错了什么事,你告诉我啊,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反对,君家的人没有外界传言那么霸道,他们对我很好……”

    “你要是觉得君家的人好,那你就别认我这个小姨,你现在就走,你滚——”

    顾如烟不想听她解释,指着门口方向,气地大吼。

    这一声冷漠的喝斥声,在这新房里回荡……

    乔宝儿没再顶嘴,抿唇,低下了头。

    自小c市首富乔家也只是她一个孩子,外公顾将军更是溺宠着她,确实是养了任性小姐脾气,但对这位病弱小姨却一直很敬重,小姨身子不好,她从不敢她在面前胡闹。尤其是离开乔家两人相依为命过着苦日子,攒着钱给小姨买药住院,捱饿受冻了她也笑着逞强。

    乔宝儿很听顾如烟的话,可是这次,她真的不明白,她不想接受这些安排……

    “多少年了,顾家已经没人了,还记得你外公吗,还记得你妈……”

    静寂的房子里,响起了顾如烟低低的声音,喃喃自语着,充斥着追忆,怀念。

    “还记得你外公一脸严厉抱着你,每次犯错了,摸摸你小脑袋吓唬要教训你吗,你外公那么疼你,当初你外公给安排的都是为你好……宝儿你怎么就不听话呢。”

    顾如烟的声音带着哽咽,眼眶已经红了一圈,轻轻柔柔的声音这才是平时的她。

    乔宝儿抬起头,一脸愕然看着顾如烟那眼角忍不住滑下的泪痕,一颗颗泪打落在这琤亮的地板上。

    她小姨哭了。

    乔宝儿忽然手足无措,惊慌地看着她。

    顾如烟眼底积压着忧伤无奈,阖上眼睛,长睫毛上的泪珠还在闪动,低弱地呢喃,近似哀求,“宝宝,你要听话……”

    【宝宝,你要听话。】

    乔宝儿整个身子僵直,那些回忆涌上脑海。

    多少年了,那是她最幸福的童年时光,肆无忌惮的任性顽皮,她母亲的怀抱很温暖搂着她,总是用最温柔的声音地哄她。

    “宝宝,不能闹,你要听话。”

    从前的日子真的很快乐,有外公,有母亲,就连乔文宇也还是个慈父,这都只是从前……

    那些回不去的从前。

    之后外公去逝,乔文宇劈腿,母亲在监狱里绝望自杀,跟顾如烟逃离乔家掰着一分钱一分钱节俭过苦日子,从那一刻起她的世界只剩下她和小姨孤苦相依。

    【宝宝,你要听话。】这样简单的几个字,一遍遍的在她脑海里响起。

    乔宝儿怔着,彻底地沉默下去。

    顾如烟像是累极了,像是将全部地勇气在这一天内都用尽了,没有再要求她,也没喝斥,一步步脚步虚浮的回了自己的房间去了。

    乔宝儿看着她瘦弱的身子板,心头一阵酸涩。

    顾如烟的性子,她小姨那么温婉随性的女人,事事谦和不与人相争,像今天这样冷漠严厉已经用尽了她心力。

    她竟然这样用尽全力地喝斥,教训,甚至哀求……

    一道身影走了过来,唐聿依旧是那样地安静,陪在她身边。

    低低的声音,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问眼前的人,“小柱子,你说我要怎么办?”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