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你若如初,我便安好

    吱——

    尖锐的刹车声非常刺耳,一直蔓延开去。

    直到君家主宅的正道上出现一辆黑色的迈巴赫,众人才反应过来,谁这么大胆子堂而皇之地将车开入君家……

    车门被打开,走出来一道欣长的身影。

    “唐聿。”

    陆祈南错愕着,率先喊了一声。

    只是一道侧影,这淡漠绝尘的气质,除了他还能有谁。

    而在听到这个名字时,君之牧搂着怀里的女人那手劲迟疑了一下,乔宝儿几乎就是在这个瞬间挣脱了他的怀抱。

    “小姨。”她扑到了地板上顾如烟的身前。

    顾如烟一脸焦虑,看着眼前乔宝儿眼底有些欣喜,又很惶惶,双手牢牢的抓着她的双肩,像是怕她会逃掉,紧紧地抓住她。

    转头看向了唐聿那边,声音急切地断断续续,“唐聿,唐聿快,带上宝儿,我们走……”

    “唐聿!”

    “真的是你,唐聿……”

    耳边有许多杂乱的声音,都透着震惊,不敢置信。

    乔宝儿没有抬头看去,可是她知道是他。

    脑子混乱地不能思考,她感觉自己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而顾如烟抓着她非常用力,仿佛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勒着肩胛骨都有些发疼,疼痛告诉她这一切是真实的。

    ……唐聿终于回来了。

    ……小姨很生气。

    ……小姨不能接受她怀了君之牧的孩子。

    可是为什么。

    “宝宝。”这温润的声音,轻轻柔柔就在她耳边响起。

    唐聿将她搂起身,动作非常温柔亲昵,却很自然,她与他在很早以前就这样熟悉彼此了。

    没有人说话,大家仿佛都哑然了,只有顾如烟仓促不安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展开双手挡在了乔宝儿身前,生怕她被什么人抢走了似的。

    “唐聿,快,我们走!”

    顾如烟终究只是一个小女人,面对眼前这么多人,心早就紧张不己,压低了声音,焦急地催促。

    乔宝儿的身体很听话跟着往后退,这就像是本能的反应。

    只是在她扬起头时,对视上君之牧那双深沉眼瞳,乔宝儿脸色一阵白,脚步也不由地僵住了。

    君之牧就那样站着,他没有上前,也没有开口说话,更没有了之前那凌人的盛怒,伫立站着挺直,反而像是局外人似的,很平静地看着她。

    看着她就这样,跟着别人离开。

    陆祈南和裴昊然他们面面相觑,一时没了主意,当车门被甩上,就连君老爷子阴沉的脸色也自始至终没有开口多说一句话。

    他们那么多人,偌大的君家,就这样看着他们开车离去,竟没有人阻拦。

    因为他是唐聿。

    “唐聿你好样的,商场上玩这么多阴招,现在还过来打亲情牌,你无所不用极致,我以前真的小看你了,混账东西!”

    最后是陆祈南忍不住对那飞驰离去的车尾,气恼地大骂。

    原本喜庆,好端端地一场聚会吃饭,怎么会想到呢……

    车子一路往西行驶,让乔宝儿意外,一路都那么顺畅,没有半点阻挠。

    唐聿在驾驶位,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平稳地开车,而后座就是她和顾如烟,他们谁都没有说话,车内非常安静。

    乔宝儿穿着淡粉樱花图印的孕妇连衣裙,她一直低着头,双手五指收紧拽着两边的裙摆,神色有些拘谨迷茫。

    她能感觉到身边顾如烟打量她那灼热的视线,尤其是当那目光看向她明显凸起的腹部时,恼怒情绪特别明显,她小姨真的很生气。

    她很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这一刻在这车内狭小的空间里,所有的语言都被淹没在喉间。

    忽然无力去面对。

    我做错了什么?

    脑子里乱成了一片,车窗那一道道飞驰后退的车影不断的闪过,有一瞬间,她很逃避在想着希望这车一直开下去。

    可是大概二十分钟左右,车速慢了下来,进入了一片开阔的富人区别墅群。

    这是a市城东市中心,地价值千金,而这里,应该是唐聿的新居。

    她以为唐聿会带她回f市,没想到居然离君家这么近。

    仿佛他毫无忌惮。

    这地方的保安非常完善,车子停在车库时,她透过车窗遥遥的看见了几位当红的一线明星路过,这地方真的非富则贵才住得起,心头第一个想法,唐聿真的不再是以前那个弱小被欺负的男孩了,他已经足够强大,他长大了。

    300多平的独立别墅,自然是比不上君家占着整个半山腰数万平米的山庄,但这里装修格局都非常精致,不那么奢华富丽,却很温馨。

    前面的唐聿拿出了钥匙,打开了门,顾如烟冷着脸,一声不吭,拽着她右手腕一步步走了进去。

    乔宝儿看着房子内装潢,竟有些熟悉的感觉,像以前的乔家。

    其实唐聿比她更清楚,她恨乔家,可是内心最舍不得乔家,她恨乔家的人,却时常会梦见小时候。

    人总是矛盾的生物,越恨那个东西,却越不舍得,只是有时候不愿意承认罢了。

    然而乔宝儿看着这样熟悉的装潢,还有眼前熟悉的亲人,她不知道怎么了,感觉很陌生,很紧张不知所措。

    好像被围困了起来,等待一场严厉地质问。

    咔嗒一声,大门被关上。

    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扭头朝门的方向看去,神色有些拘谨,唐聿是个很温柔的人,就连关上门把也很轻,像是知道她在害怕,不想惊吓她。

    而顾如烟却忽然很气地甩开了她的手,用力地踏着脚步,没再看她一眼,直接回了左手边的客房。

    她小姨没有质问她,只是带了她来这里,然后……只有一脸的冷漠。

    乔宝儿坐在前面的沙发上发呆,神色茫然。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离开君家,只是她小姨要她走,那么她就要跟着走。

    可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这么生气。

    是因为怪她一直没胆告诉她意外怀孕改嫁君之牧的事么。

    她不知道,脑子好乱。

    “我,我想要手机。”忽然,她抬起头就喊了一声。

    她知道唐聿就坐在她对面,安静地陪着她。

    对面的男人湛蓝的眼睛一直落在她身上,他不像顾如烟那么充斥着盛怒,几乎没有情绪,只是盯着她看,连目光都那么温柔。

    唐聿没有说话,也没有过问,就直接将自己西装内的手机拿了出来,递给她。

    乔宝儿知道的,他总是这样,只要她开口要的,他都会直接拿到她眼前。

    ……他跟以前一样。

    心头有些酸涩,看入他这双清澈湛蓝的眼瞳,她有好多话想问他,问他这些年跑哪去了,问他这些年过得好不好?

    可是,接过手机,她脑海里存着另一张冷峻脸庞,挥之不去……她现在满脑子只想给君之牧打电话,想告诉他……

    想告诉君之牧,她跟着她小姨离开,只是暂时离开……

    因为她答应过他,要留下来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