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失踪,乔宝儿被赶走了

    刚刚下午3点的时候,朱小唯正在裴家刷碗,她接到了一通电话。

    是顾如烟打来的,她说她给乔宝儿打电话可是手机一直没人接听。

    “今天乔宝儿自己一个人在家,我在外面呢。”朱小唯听她这么说,心里也有些着急,“我一会儿给她打个电话试试。”

    “最近乔宝儿精神状态还不错。”

    朱小唯跟她闲聊了几句,其实算起来已经很多天没有见过顾如烟,然后她主动开口约她今晚到公寓里吃晚饭,顾如烟欣然答应了。

    朱小唯挂断了电话之后,就立刻给乔宝儿的手机打了过去。

    可是只有嘟嘟的忙音。

    心头生出一份紧张不安,急忙的跑去跟裴昊然说了几句,然后简单地收拾就赶回家去。

    其实在公寓里的乔宝儿那边也并没发生什么事情,她只是去了客房找药,手机被她扔到客厅的电视柜上了。

    找到了一瓶医院给她开的抑郁症药物,直接拧开取出了两颗,没喝水就强行咽了下去,她吃药的表情很机械。

    她不想再生病,也不想让身边的人担心。

    她不能再生病了。

    ……要快点好起来。

    她缩坐在沙发上好一会儿,目光迷茫地看着这空荡荡的公寓,那充斥在胸口阴沉沉的消极情绪,好像全世界只剩下她自己,不知道应该去相信谁。

    电视柜的手机屏幕闪动了一下,显示有两通未接来电。

    她将药瓶放下走过去,正想要翻看手机,这时大门那边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

    她以为是朱小唯或者唐聿回来了,然而并不是。

    对方一进门就开始骂骂咧咧,“听说你霸占着我女儿的房子,而且还不肯交房租?”

    “看你这人长得人模人样的,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是一个60岁左右的大婶,穿着黑色碎花雪纺的连衣裙,颇有几分城里时尚妇女的风范,可她脸上涂着劣质粉底和口红整个人看起来不文不类。

    乔宝儿不认识她,想了一会儿才开口,“朱小唯的母亲?”

    “连阿姨都不会叫,你这种人,我女儿对你这么好,你有没有良心呀,是不是见小朱脾气好就一直欺负她。”

    “跟她说这么多干嘛,让她赶紧滚蛋。”

    后面还有一道身影走了进来,是马俊,朱小唯的哥哥,她继父那边的儿子。

    比起最后那次见面,此时马俊整个人显得神气许多,穿着t恤黑牛仔,头染的五颜六色,身材显得有些壮实臃肿,像是沉溺颠三倒四的夜生活,油炸香辣吃多了大肚子从那t恤中都能显现出来,看起来就是一个混混的作派。

    “喂,我说,你立即滚!”他粗着嗓子又骂了一声。

    “你家男人不是挺有钱的吗,你想赖着我妹妹这里白吃白住……”

    马俊打量了她一翻,好像心底有点顾忌,迟疑开口,“要么现在就拿五万块出来,要么立即滚蛋。别以为有男人替你出头我就怕你,这是我们家,你立即出去,出去啊!!”

    对起他们厉声喝斥怒骂,乔宝儿则一动不动,定定的看着。

    “这是朱小唯的房子。”她没什么情绪,很低地说了一句。

    “这是我女儿的房子!”

    那边的朱妈拔高嗓子,大吼,话也说得很难听,“我女儿的房子也就是我家,我们现在要搬进来住了。你不就是我女儿其中一个朋友么,跟个拖油瓶似的,死皮赖脸赖在我们家。我现在告诉你呀,这没你的位置,你赶紧收拾东西搬走,别想再占我们便宜。”

    下午4点05分,朱小唯和顾如烟刚好在小区楼下遇到,两人齐齐地进了公寓。

    然后刚一进门,就看见公寓内的东西七零八落。

    “这什么回事啊,妈,你怎么来了?”

    朱小唯看见熟悉的身影,立即急地跑过去,见她母亲正在客房里挪动着家具,“妈,别乱搬,这是我朋友的房间。”

    “什么朋友呀,你是不是犯傻了,好好的房子就这么白白的给你朋友住。”朱母一扭头,黑着脸气势汹汹骂她一通。

    “我这本来就多了一个房间,我朋友有需要,我让她过来住怎么了?”

    “你就是蠢,多一个房间里租给别人,每个月都能收房租了。你整天说穷,你到底是不是把钱给藏起来了,每个月只给我交那么一点家用,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不孝的女儿。现在是你妈重要还是你朋友重要?”

    朱小唯气极,她早就知道她妈那蛮不讲理的脾性。

    而这时门外传来顾如烟的声音,“小朱,宝儿呢,怎么没看见她?”

    顾如烟在这公寓转了一圈都没有看见乔宝儿,立即就有些焦躁了起来,“乔宝儿她是不是出门了?”

    “她今天没说要出去。”朱小唯下意识回了一句,脑壳闪了一下,立即朝她妈那边大喊,“妈,我朋友呢,你过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她?”

    朱母的表情有些闪躲,含糊说一句,“她走了。”

    “你赶她走了?”

    “我赶她走怎么了?这是我家啊,让她就这么占便宜,你傻啊。”朱母说得理所当然。

    朱小唯气地面色铁青,“她身体不舒服,你怎么能这么霸道就赶她走,妈,你太过分了!”

    朱母听着朱小唯这么大口气跟自己说话,立即就不乐意了,骂了一句。

    “既然她有病就去医院,别赖在我家里。”

    “你说什么呢!”顾如烟是听不过去了,“她只是最近身体不舒服,你别说话太难听了。”

    一时间,这小公寓内吵吵嚷嚷。

    “她手机没人接……”

    “都怪我,我不应该让她一个人在家的。”朱小唯焦急地不断重拨号码。

    朱母看她们这紧张的架势,心头也感觉有些不对劲,“那个女人该不会是个精神病吧,这种人你怎么招惹回家了,赶紧弄去精神病医院关起来。”

    “你能不能别说话啊!”朱小唯气到爆炸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做这么多不是为你好吗,刚才你哥在垃圾桶里还捡到了几个什么微型无线摄像头,你说正经人家会用这些东西吗。以后我不准你跟她来往,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朱小唯不知道她母亲说得什么微型摄像头,不过她却注意到了她家那块好久没用的白板被人拿出来放在沙发上,白板的边角处有些笔画的痕迹。

    是谁拿出来的?

    白板上的字迹早已经擦得干干净净了,就好像写了什么东西,却不想让人知道。

    “我联系唐聿,让他派人到四处去找找。”顾如烟是受不了朱小唯这样没素养的母亲了,不想与这种人多呆一刻,径自走了出去。

    朱小唯也赶紧跟上,“那我们也开车在附近转转。”

    “哎你说她去哪了,她被赶出来,都没地方可以去。”顾如烟与她并肩走着,心急如焚。

    电梯正在下行,她们直接去了车库。

    朱小唯准备拿车钥匙,手上动作顿了一下,声音有些犹豫,“我给君家打个电话……”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